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黎尤】特别治疗

原本是写来打算在前年送给秀秀做生日礼物(……)的肉,但是快写完的时候MacBook被偷了,伤心得好长时间都没法振作(不要找借口)。没想到今天登上已经忘记了账号的Evernote发现……天啊怎么这里面居然有前半部分?!

于是不管怎样先发出来再说,至于后半部分……也会努力写的!嗯!

==========================


“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这里真是好厉害啊。”

最先进的大型高速巡洋舰「卡雷贾斯」,作为军官学院的学生,光是得到能够参观它的机会就已经足够让人兴奋了,何况现在突然之间就享有了它的使用和指挥权,真可谓是梦幻般的事。首先要做的,自然是仔细将全舰上下巡视一番。
此刻,黎恩就是在巡视的过程中,发出了不知第几次的感叹。

“指挥室、会议室和训练室之类作战必备的场所就不必说了,连医务室都这么大呢,面积和托尔兹的医务室差不多,完全看不出是在战舰上……而且医疗设备也很齐全的样子,真是令人放心。”

“嗯,毕竟确保伤兵及时得到治疗也是战争中重要的一环。”在他身边,金发的同伴则用不同的态度冷静地评价道,“可惜现在这里似乎并没有合适的人在负责,如果出了事,恐怕难以及时派上用场吧。”

“哈哈……不要说这种丧气话嘛,皇子殿下不是已经提供了不少学院生的情报给我们吗?照这个势头去联络大家,一定很快就能找到擅长医疗的同学负责这里的。”
“说的也是……那么我就姑且期待着吧。”
“一定没问题的啦。在那之前,真有什么情况发生的话,也可以麻烦班长吧。上次在巴利亚哈特,她给我包扎和上药的手法可真是相当的高明。”
听到这里,同伴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态。
“啊,抱歉,提到这件事绝对不是因为在怪罪尤西斯……”
“不是那个……”尤西斯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是不是应该现在就请班长来给你检查一下。毕竟你刚刚逃离的可是那艘帕坦古艾……从那种怪物遍地的地方,很难令人相信可以全身而退吧——真的没受什么伤吗?”
“怪物遍地……这说法还真是毫不客气耶。”黎恩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不过真的完全没有受伤啦,就像先前说过的那样,平心而论,我在帕坦古艾上受到的可以说是贵宾级的待遇吧……逃离的时候也是很幸运地没跟那些棘手的人物发生什么正面交锋。”
“唔,真是那样就好……”尤西斯的眼中仍然有些怀疑的神色。
“真的就是这样啊。再这么担心下去,尤西斯也要变得像马奇亚斯一样啰唆了哦。”
“什……!”受到这样的刺激,尤西斯终于露出了黎恩所熟悉的那种尖锐的眼神,“哼,还真敢说。明明担心你到睡不着,你却在帕帕古艾上吃喝玩乐,这不是挺享受的嘛。”
“唔……抱歉。”话说到这个地步,黎恩也惟有低头认输,开玩笑的心思瞬间就消散殆尽。驾驶着骑神飞向帕坦古艾的那一刻,尤西斯爆发出的凄厉叫声至今还隐隐在耳边回响,仿佛要将自己的心脏都撕裂一般。
“……啧,别露出那种表情。”尤西斯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转过脸望着他,“又不是你的错。”
“啊……没关系,我只是想起了那时尤西斯喊我名字的声音而已。”黎恩笑了笑,“其实,我也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恋人明明那样担心我,我在那艘战舰上却只是在享受贵宾级的待遇……坦白说,要是真的遭受了什么严刑拷打,心里大概反倒会好受些吧。”
在一时冲动之下喷涌出的近似自弃的言语,黎恩几乎在说出口的瞬间就感到了后悔。果不其然,尤西斯眼中闪动着怒火,气势汹汹地揪住了自己的衣领。
“说什么傻话!”
“对不……”
然而随即迎面而来的却不是拳头或者别的什么,而是对方的嘴唇。
一个凶猛而热烈的吻。
“唔……!”此情此景之下,黎恩即使还有什么想说的,也统统被迫吞回了肚子里。尤西斯泄愤般地啃咬着他的嘴唇,一面迫不及待地将舌头伸进来毫无章法地搅动。黎恩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的腰。不停地交换着唾液和体温,头脑逐渐变得一片空白,然而与之相对的,恋人的思念却源源不断地传达了过来,在心底愈加清晰。
是啊,如今回想起来,两人的恋爱历程可谓灾难重重:才在后夜祭互通心意,第二天就因为内战的爆发被迫分离,忍受了对方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的一个多月,历经艰难再度聚首,却立即就不得不眼睁睁地目送对方深入敌营……
虽然这一次,分开的时间只有一天,但这一天对两人来说,都比十年还要长久吧。大概就是在这样的情感折磨之下,才情不自禁地说出了那样的蠢话。
当然这不是什么像样的理由,必须得诚心诚意地道歉才行……
黎恩将尤西斯抱得更紧了。
好不容易分开了几乎黏连在一起的嘴唇,尤西斯的脑袋埋在了黎恩的肩膀上。
“大家都只希望你平安无事,事到如今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一点……”
“对不起……”黎恩抚摸着恋人的头发,终于完整地说出了自己的歉意,“是我太不注意了,不该说出那么任性的话。”
“哼,你知道就好。”尤西斯一如往常,有些别扭地移开了目光。
按理说,进展到这个程度,这个事件也就算是解决了。接下来两人就不必再拘泥于此,应该回到正轨上来,继续巡视卡雷贾斯才是。然而,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原因,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毫不动弹。
正值青春期,身体躁动的少年,在和喜欢的人进行了这么一番亲热接触过后,怎么可能没有产生反应呢。
更何况重逢过后,两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品尝过了身体结合的喜悦。也正是因此,黎恩在帕坦古艾上的那一夜才过得分外难熬。如今冒险归来,与恋人相对,其实欲望早已在暗中蠢蠢欲动,普通地并肩行走时还能靠理性压制,可是这会儿相拥在一起……在悠米尔休憩时那两天两夜的回忆立刻不受控制地疯狂涌入脑海。黎恩注视着尤西斯表面上若无其事的表情和渐渐红起来的耳根,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啊!黎恩严厉地斥责着自己。再怎么说这里可是医务室,并不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地方,虽说恰巧旁边就有床铺,挺方便的就是了……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啊!!!如果在这里有什么唐突的行为,尤西斯绝对会生气的吧!没错,这种时候就该自我克制,等下一次在悠米尔停泊休息的时候,再……

黎恩一面尽力平复着汹涌的内心,一面心不在焉地计算着卡雷贾斯下一次需要补给的日子。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尤西斯的声音。

“去把门锁上。”

一如往常的指使般的语气,可落在此刻的黎恩耳中,那内容又是如此的难以理解。

“……诶?”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不出意料地,尤西斯不耐烦了起来,“快去把门锁好,毕竟要……做那种事,要是被人发现就不得了了吧。”

“……”
直到锁好门,爬上床,重新搂住恋人的肩膀,黎恩都一直是那副如在梦中不相信世界的表情。尤西斯受不了地捅了捅他的腰。

“我说,你到底要发愣到什么时候。”

“啊,抱歉抱歉。”黎恩终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其实我也……从刚刚就想做了,但是总觉得在这种地方有点不合时宜,担心尤西斯会生气,所以想拼命忍着的,没想到反倒被尤西斯抢先了,这才吓了一大跳。”

“在说什么蠢话。”尤西斯不满地叹了口气,“渴望恋人的心,任谁都是一样的吧……我当然也不例外。”

“……”

“……又怎么了?”

“不,没什么,不管多少次都觉得……尤西斯实在是太犯规了——只是再一次体会到了这个事实而已。”黎恩说着,终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一面伏下身舔了舔尤西斯的锁骨。

“那么,我开动了。”



其实用不着说也知道,会愿意在这样的场所做这种荒唐的事,实在是和自己平日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尤西斯自嘲地闭上了眼睛。黎恩的手指在他的胸口腰腹灵活地流连,霎时间尤西斯便感到全身暖洋洋的,仿佛又泡在了悠米尔的温泉里一样——前两天的记忆不受控制地跃入脑海。
和黎恩他们一同通过精灵之道离开巴利亚哈特后,尤西斯很快就如愿以偿地在夜里逮到了正独自一人在泡温泉的黎恩。才相互告白就被迫离别月余的情侣终于获得了独处的机会,眼里心里都好似要冒出火来,更何况还是在温泉这么一个能将人理智蒸腾干净的环境里裸裎相对——很快,那把火就从心里烧到了身上。
随后的两天虽然大家都背负着思考未来该何去何从的重担,两人也因此再三告诫自己要严加克制,然而与先前的一个月相比,这两天的生活完全可以说是闲散自由,与所有伙伴以及最重要的恋人团聚之后带来的放松感巨大得无可比拟。在这样的心情驱使下,两人只要凑在一起,就会不由自主地贴到一块儿,而后开始不知第几次的肢体交缠。经历了这样两天的贪婪索取之后,身体和心灵都根本无法忍受那和恋人分离,而且丝毫不知对方安危的那一夜。
从再见到黎恩的那一刻起,尤西斯心里就很清楚,自己浑身上下每一寸细胞都在叫嚣着渴求他,希望靠得近一点,更近一点,不仅用双眼,还要用双手确认他的存在,然后,紧紧地被他拥抱……
怀抱着这种心思,发展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吧。也罢,尤西斯认命般地轻轻叹了口气,自从和黎恩相遇之后,自己就渐渐地越发变得不像从前的自己,这种事不是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吗……
更何况,现在埋在体内的黎恩的手指,让他也再没有余裕去考虑这些。
“嗯……黎恩……”恋人的指腹上有常年练剑留下的茧,摩擦着肠壁时会带来些许粗糙的感觉,但并不会觉得不舒服,反倒会令尤西斯加倍敏感。这会儿被碰到身体深处,尤西斯不禁发出了着迷的呻吟,有些难耐地扭动起了腰部。

“快一点……”


评论(6)
热度(20)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