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卢法斯X尤西斯】翡翠方舟(第一章)

卢法斯·艾尔巴雷亚这一天清晨睁开双眼,吩咐管家取来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黑色衣物,并且告诉管家自己希望在早餐时听取他和秘书的工作报告。

当卢法斯来到餐厅时,餐盘里已经一如既往地摆好了热气腾腾的牛角包,管家阿诺为他斟上温度适中的红茶,在少爷开始往面包上涂果酱时,管家带着一丝愁容开口了。

“非常抱歉,少爷,虽然我尽力交涉过了,但是对方无论如何也不肯交出抚养权……”

见到少爷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停下手里切割食物的动作,管家知道这是要自己讲一讲具体原委的意思,于是便接着说下去:

“一开始是照少爷叮嘱的那样,以温和的劝说为主,可是那位先生的态度很坚决,不论我说什么,他都一口咬定‘由感情最深厚的亲人来将孩子抚养成人比较好’。见他如此强调自己的监护人身份,我不禁大胆地揣测他或许是另有所图,因此便尝试着提出,以公爵家的地位,决不会让他白白操劳,而是会支付一笔费用,作为他辛苦将孩子抚养至今的酬劳……“

“然后就被赶出来了么?”卢法斯的声音里有些许笑意。

“正如少爷所料。”阿诺鞠了一躬,继续说道,“现在更难办的是,老爷听说之后大发雷霆,一口断言对方是个准备借机狮子大张口的流氓,公爵家决不能任由这种人敲诈勒索,因此严禁我这个管家再去与对方进行联络……”

“我明白了,不会让你为难的。”卢法斯摆了摆手,“既然父亲是这样说,那么你不必再插手此事。现在,去替我备好出门的马车吧。顺便,也把我的秘书叫进来——我倒是很有兴致一边吃早饭一边阅读几页他为我准备的书籍呢。”

管家再度鞠了一躬,心怀感激地退出了餐厅。走廊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抱着一大摞书等在那儿。见到他出来,十分热情地向他打着招呼。

“早上好,今天外面阴雨连绵,希望少爷的心情比天气要好一些。毕竟,我费了挺大劲儿才找来这些书的。”

“少爷心情不差。他已经等你一些时候了。”阿诺冷淡地向他点了点头。他是个作风老派而忠诚的管家,对于这种略显轻浮的言行很是有些看不惯。倘若对方是归他管教的男仆,这时一定已经受到了严厉的斥责。不过少爷本人对于这位秘书并无意见,老爷也认为少爷“还只是个学生,哪有什么公务需要打理,要个秘书充充门面也就够了”,无需聘用成熟稳重经验丰富的人才,所以阿诺也就闭口不提,只是默默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就像现在,阿诺弯下腰,替这位年轻人捡起了一本他不慎掉落在地上的图书——

《学龄儿童的人格教育》?

看清书本的标题,阿诺皱起了眉头。

由此看来,少爷对那件事还真是志在必得——这他倒是早就察觉到了——但是,似乎还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不,自己该做的事情只是服侍好主家而已,除此之外的事情不应关心得太多,可不能像那些多嘴多舌的女仆一样,失了礼节与分寸。阿诺摇了摇头,将书本放回那个年轻人怀里,便下楼往马厩嘱咐车夫去了。



一刻钟后,阿诺如同每个送主人出门的平日一样,目送着少爷的马车驶出公爵府邸的大门,又对着马车的背影一丝不苟地行了一礼,才转身走进公馆。

而此刻的卢法斯靠在座椅上,注视着窗外飘洒的雨丝,微微地笑了。

“春雨缠绵……真是个适合祭奠的好天气啊。”



巴利亚哈特大教堂在不举行弥撒的日子里,总是会用空闲的圣事准备室来开办主日学校,今天也不例外。由于下雨的缘故,礼拜堂中人数寥寥,只有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回响在圣殿中,这一刻,这座华丽至极的大圣堂和乡间的小教会相比似乎也没什么两样。卢法斯此行的目的也并不是祈祷,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令随从拿去转交给主教后,便径自走到教堂侧面圣事准备室的窗下,若不是太过年轻,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等待孩子放学的家长。

而他的等待也很快就有了结果。不出一会儿,窗内的读书声就戛然而止,随即传来的是修女的说话声,她宣布今日提早放学,并提醒大家雨天路滑,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卢法斯又耐心地等了几分钟,待到孩子们兴奋的喧闹声逐渐散去之后,教室的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小小的金色身影走了出来。他没有对不远处的卢法斯多加留意,也没有撑伞,只是径直向着教堂的后院走去。

附属墓地——很明显,那里就是这个孩子要去的地方。

卢法斯打开伞,静悄悄地跟了上去。随后不出意料地,见到了这个孩子跪拜在一座小小的墓碑前,交叉着十指默祷的模样。

卢法斯于是也走上前去,手中的雨伞很轻易地就遮盖住了身前瘦小的身躯。头顶骤然消失的雨点总算令孩子意识到了不速之客的来临,他抬起头,有些惊诧地望着卢法斯。

卢法斯蹲下身,在那座墓碑前放下了事先准备好的白色花束。

“她真是一位很好的母亲。”他用和花束一样柔和的语调说道。

那个孩子浑身猛地一震,湛蓝色的眼睛睁得溜圆。

“非……非常感谢。请问您是我母亲的……?”

“我想,应该可以说是有缘人吧。今天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和你相同。”

似乎从那细微颤抖的金色发丝中感知到了警惕和戒备,卢法斯眯起眼睛,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用这么紧张,现在,让我们专心地做此时此地该做的事,一心为这位可敬的女性悼念祷告好了。有什么事都留到那之后再谈……可以吧?”

卢法斯注视着孩子的蓝色眼瞳,一字一句地说道。

“初次见面,尤西斯·艾尔巴雷亚。”

雨下得更大了。



“刚才真是失礼了,那样唐突地跟你打招呼。“

现在,由于雨势的加剧,他们坐进了主教大人事先准备好的接待室里,卢法斯递给尤西斯一杯他拜托修女煮好的热可可,然后在这孩子旁边坐了下来。

“那么,重新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好了。我叫做卢法斯·艾尔巴雷亚。”

尤西斯机械地接过杯子,却似乎完全没有将嘴唇凑近杯口的意识。

“我是……我是尤西斯……”

“艾尔巴雷亚,那是你父亲的姓氏。”卢法斯指了指他捧着的杯子,“不趁热喝了吗?这个驱寒效果可是很好的哦,淋了那么久的雨,不喝点什么的话很容易感冒的吧。”

“咦……?是!是……”尤西斯仿佛这才察觉自己手中有一杯热饮料似的,赶紧举杯到嘴边,抿了一小口,而后叹出了一口热乎乎的白气。

“对不起,虽然您那样说了,但我还是没什么实感。艾尔巴雷亚,是那个至高无上的……“

“至少,对这片土地而言,是至高无上的领主大人的姓氏。”

“……那样尊贵的姓氏,很难感觉到和我有什么关联呢。“

“你错了。”卢法斯从座椅上站起身来。

“抬起眼睛看着我,尤西斯。”

那命令的口吻中有着奇特的庄严力量,尤西斯好像被蛊惑了一般,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直视进他的眼睛。

“好好看看我的脸,再回想一下平日在镜中见到的容貌吧。难道你敢说,在这样的两副容貌之间,不存在一点点血脉的联系吗?别被过去的经历蒙蔽了双眼,擦亮眼睛好好看一看,好好想一想吧。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便认定你毫无疑问地是艾尔巴雷亚家的人了。自今往后,你自己也该挺起胸膛这样认为才是。”

卢法斯注意到,尽管尤西斯有些不安地在座椅上微微扭动着身躯,但他自始至终也没有移开视线,那双张大的瞳孔中,一直清晰地倒映出自己的影像。

“所以,您是我的……”尤西斯迟疑着开口了。

没错,就是这样。卢法斯满意地笑了。

“您是我的……叔叔吗?”尤西斯怯生生地问道。

卢法斯的笑容凝固了一秒,然后更加扩大了。他回忆起了今天早餐时在书中读到的一句话——

儿童对年龄的感知是模糊的。对于他们来说,只存在“大人”和“孩子”两个年龄段,他们暂时还不具备对两种分类内部进行具体划分的能力,或者说,他们并不关心。

没想到早上读过的书籍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看来,得褒奖一下自己的秘书才行。卢法斯一面想着,一面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眼前的金色脑袋。

“是‘哥哥’哦,我亲爱的尤西斯。”

感受着掌中的金发蓦然抖动了起来,卢法斯笑得愈发开怀。

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

#想要叙述一下自己对于卢法斯这个人物的各种理解与推测,于是有了这篇文。可想而知各色私设会有一大堆,请多指教!

#cp当然是卢法斯X尤西斯。

#因为对闪3已经心如死灰,所以就算被打脸也会写。

#预计会是个中长篇。在这么冷的坑里请多多给我一些鼓励和温暖吧!(哭着)


评论(50)
热度(35)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