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卢法斯X尤西斯】翡翠方舟(第二章)

“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一番调笑之后,卢法斯恢复了严肃的口吻,“公爵——我们的父亲——希望把你接进公爵府,从今往后与你一道生活。我今天来这里,正是代表了他的意志。”

尤西斯紧紧地抿住了嘴唇。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想必我的来意你多少也已经猜测到。”卢法斯仔细端详着弟弟的表情,“来,不用害怕或者顾虑什么,有任何想法或者问题都直接对我说出来好了。”

尤西斯依旧半低着头不说话,脸上一副茫然的神色。卢法斯不禁在心中开始推演。他早就调查清楚了这对母子九年来的经历,在孩子出生前就背弃了妻儿,即便是在那做母亲的去世时也不曾露面的男人,不难想象一个九岁的孩童会对这样的父亲有着怎样的愤怒和质疑。卢法斯默默地计算着所有的可能性以及相应的回答策略,并将这项任务视作对于未来儿童培育工作的预习和自我训练。然而最终尤西斯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却不在他预备好的核心范围之内。

“父亲他……是怎么样的人?”

面前的弟弟望着自己,眼睛有些亮晶晶的。卢法斯笑了起来。看来,自己和这孩子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从对方身上学习。

“我们的父亲,虽然身份高贵,但其实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哦。”



与此同时,赫尔穆特·艾尔巴雷亚公爵阁下正端坐在书房里,面前摆放着一叠标满各色数字的重要文件。但显然,这几页纸并没有受到它们应得的重视,因为公爵阁下已经对着它们凝视了一刻钟,却既没有翻过一页纸,也没有提起手中的笔在上面做下什么记号。又过了几分钟后,他索性完全放弃了凝聚注意力的尝试,把笔一扔,站起来焦躁地踱着步,而后拉了三下书桌上的铃绳——那表示他在呼唤自己的管家。

阿诺就像平时那样迅速出现在了书房门口,恭敬地鞠了一躬:“大人有什么吩咐?”

“我问你。前两天你去交涉的那件关于抚养权的事情,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遵照大人的吩咐,自从上次被拒绝以后,我没有再联络过哈蒙德先生。”阿诺答道。

公爵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的神色,他清了清嗓子。

“自那以后我仔细想了想。卢法斯最初提出的建议很有道理。那个小孩虽说有着贫贱的血统,但身上毕竟也流淌着艾尔巴雷亚家的血液,如果放任他流落在外,教养想必会越发的不堪,未免有失公爵家的体面。更何况,那个流氓讹诈不成——”说到这里,他嫌恶地抽了抽鼻子,“说不准会恼羞成怒,四下散布些谣言……你知道,总有许多蠢人会不假思索地听信无聊的谣传,这可实在是令人讨厌。“

管家静静地听着,他知道这是公爵阁下独自进行思考的时刻,无需他做出任何评论。

“上次他问你要价多少?”公爵突然问道。

“我提出的抚养费数目是五万米拉,但哈蒙德先生不肯接受这笔钱。”

“那末,给你五十万米拉的额度,记在我私人的账目上。再贪婪的癞蛤蟆在这个数目面前也该知足了。去吧,我要你在日落之前带着那个……”公爵说到这里,又抽了抽鼻子,露出了像是儿童嗅着餐盘中胡萝卜的表情,“那个孩子回来。”

管家恭谨地鞠了一躬,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恕我僭越,大人。”他小心地说道,“少爷清早要我向他汇报过这件事之后便出了门。我想,少爷恐怕是亲自操办此事去了。或许,不妨等到少爷回来再做下一步打算。”

“卢法斯去办了吗?”公爵长出了一口气,坐回了他的软椅里,“那就牢靠得多了。唔……他这样热心,也算得上是个孝子了,就交由他去处理便好……说起来,公爵夫人上哪里去了?“

“夫人近几天一直抱怨梅雨天气闷热得教人受不了,这个季节也没有过得去的歌剧团在巴利亚哈特驻演,因此昨天前往帝都去了,似乎是打算在帝都的别馆小住几天。”

公爵听了,从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女人是多么麻烦的东西!她们的大脑里除了享乐,简直没有丝毫别的内容了。”

管家对于公爵阁下的这种种抱怨也早已习惯,他默不作声地弯下腰,以示自己正在恭听主人的良言。

“大人需要用些红茶吗?”他注意到公爵再度拿起了笔,将目光投向书桌上的文件。

“不。”公爵忽然改变了注意,他站起身来,拿起书桌一角的手套戴上,“替我准备车马吧,我也去帝都与公爵夫人共度这个周末好了。这个时节帝都的歌剧还是相当值得欣赏的,何况后天就是该例行觐见皇帝陛下的日子了。”

我该找个时机先亲口告诉夫人这件事才好,总不能让她从仆人嘴里听说什么流言蜚语。他在心中暗暗地想道。毕竟,她的娘家姓氏也算高贵,可不能太过唐突了她。




“说到兴趣,贵族间最为流行的狩猎跑马,太太小姐们喜爱的歌剧舞会,父亲各样都会参加一点,但是对每样都是兴致缺缺。总的来说,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吧。”

卢法斯就这样收束了对于艾尔巴雷亚公爵的介绍。而对面的尤西斯则是托着腮,聚精会神地听完了。

“是个涉猎很广的人呢……”他有些神往地说着,又叹了一口气,“不过,您说的这些活动我都完全不懂,感觉实在是难以想象。”

“都是很简单的东西,只要学一学,你马上就会精通了。”卢法斯揉了揉他的头发,“现在容我再问一遍,对于父亲的提议,我亲爱的弟弟是怎样想的呢?“

即使两人已经肩并肩地坐在一起把父亲的生平说了个遍,对于素未谋面的兄弟而言,要使用这样亲昵的称呼似乎也还为时尚早了些。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尤西斯的耳朵红了起来,他低下头想了想,谨慎地说道:“父亲……公爵大人有这番善意,我很感激也很高兴。不过,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我就寄宿在舅舅家里,这一年来一直是舅舅在照顾我。我想,我当向他禀报过后,再给您确切的答复。”

这番回答不论是内容还是礼仪,都几乎无可挑剔。考虑到这是出自一个九岁的,而且是平民出身的孩子之口,就更加的难得了。主日学校即使开设了礼仪课,也绝不会有多么细致的教导。由此可见,这孩子一定花了不少功夫来学习。除此之外,也还得有相当聪颖的天资才行。好极了!卢法斯暗暗地说,有这样的天赋和勤奋,这个孩子不出多久,就能被教养成一个完美的贵族,计划或许会进展得比想象中顺利许多,倒是值得好好期待一番。

“不怕告诉你实话。”卢法斯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在来这里之前,父亲早已派人与哈蒙德先生交涉过了,但他说什么也不同意让你进入公爵府生活。”

尤西斯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他这样疼爱照顾你,会有这个主张,想必也一定是出于为你着想的心思。但我认为,在这件事上尤西斯本人的想法是最重要的,所以今天才会到这里来。”卢法斯说着,在尤西斯的身前蹲了下来,令自己的视线与他平行,“不考虑其他任何事情,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可以吗?”

“我……”尤西斯咬着嘴唇,绞紧了十指,“我当然是……”

哐当一声,接待室的门被推开了。从这一声巨响可以听出,推门之人此时的脾气态度决不能用“平和”来形容,这在神圣的教堂里可是件稀罕事。因此兄弟两个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向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恕我直言,先生。”看清来人的面貌之后,卢法斯皱起了眉头,“在这样神圣的地方,如此粗鲁地打断绅士之间的私人谈话,是极不妥当的。”

“而我认为,”哈蒙德老板更加不客气地回答,“对于那些道貌岸然,趁着监护人不在就妄图拐走孩子的先生们,我们向来是用不着讲究什么礼节的。”

他一面说着,一面大踏步地走过来,抓住他外甥的手。

“尤西斯,我们走!”

然而卢法斯抢在他碰到那只纤小的手掌之前,就用极迅捷的动作切住了他的手腕。

“我不能允许你那样做,先生。”他厉声说道。

“好呀,要打架吗!”哈蒙德老板大声叫着,挥开了卢法斯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锃亮的炒勺握在了手里,将它挥舞得虎虎生风,“我警告你,先生,这双手虽然现在握惯了锅铲,却也是曾经握惯了剑柄的,并且它们现在完全不介意照以前的习惯,给你那尊贵的脑袋壳来上一下子。你若是害怕,尽管叫你的亲随们来逮捕我好了,可是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你们就休想肆意摆布这个孩子。”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卢法斯冷静地答道,“我只是在说,如果我们承认孩子有他们自己的情感、意识和想法,如果我们承认孩子是可贵的、独立的个体,不是成人的附属品和玩物,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在孩子自身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做出一件与他相关的决定,这是十分荒唐的。即使那替他做出决定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一心为他着想的监护人也一样。现在,哈蒙德先生,如果您认为我说的稍微有点道理,那么我恳请您,张开眼睛仔细看看您的外甥,我的弟弟吧。问问清楚他自己究竟是怎样想的。”

被他这样一说,原本气势汹汹的哈蒙德老板也不禁将目光投向了被卢法斯护在身侧的尤西斯,然后当看清那瘦小的身躯尽管颤抖着,却仍旧尽力向前踏出了一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好孩子,舅舅来晚了,让你被吓着了是不是?”这个餐厅老板用他能掌握到的最最柔和的声音,轻声细语地问道,“别害怕,咱们回家吧。”

尤西斯却摇了摇头。

“舅舅,您这样关心爱护我,我不知道怎样感激您才好。可是……我想,我还是应该去跟父亲一道生活。”

这下,哈蒙德老板彻底怔住了。


*****************

写的时候一直在脑补舅舅抄着锅铲照着大舅子(?)的脑门就是一下……太有画面感了笑得不能自持!

争取2~3天一更!今天也请给我温暖!(哭哭


 @岩盐芝士奶茶 太太画的小尤西斯!可爱到升天!


评论(5)
热度(17)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