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卢法斯X尤西斯】翡翠方舟(第四章)

镜中的孩童拥有灿烂的金发和碧蓝的眼瞳,正是一副与油画中描绘的天使别无二致的面容。他身上那一套繁复的绿色礼服倒是和画中的天使衣装相去甚远,但大人模样的打扮无疑在世俗人眼中十分符合可爱的标准。

只可惜镜像的主人并不这么想。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小声地开口说道:“卢法斯大人,这身衣服……”

“称呼用错了哦,我亲爱的弟弟。”话音未落,就被卢法斯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后者此时正蹲在弟弟身后,细心地替他整理着领结的绑带。

“您,您真的不必如此劳动的,大……”尤西斯不安地轻轻扭动着身躯,然后在镜中接触到了那双饱含笑意的目光。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聪敏的尤西斯已经学会了从这样的视线中读出一丝温柔之外的意味,因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将本来准备出口的话语变作了道歉,“……对不起,兄长大人。”

“好孩子。”卢法斯拍了拍他的头,站起身来,“这是兄弟之间应尽的义务,你不用在意。况且,你我本非一母所生,相互之间有隔阂是在所难免的。”他用目光制止住了尤西斯即将脱口而出的否认,微笑着继续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很希望能做点什么来增进与你之间的关系,让我们像真正的亲生兄弟一样亲密和睦——想必这也是父亲的心愿吧。所以我想请你尽量坦率地接受我的好意,因为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不要像平民敬畏贵族大人那样敬畏我,而是像普通的弟弟依赖哥哥一样依赖我吧。我知道这很难,但是希望你至少尽力试一试。”

“我明白了……是我考虑得太肤浅了。”尤西斯垂下了眼睑,“我会努力这样做的,兄长大人。”

“那么,作为努力的第一步,就把‘兄长大人’这个过于尊敬疏远的称谓去掉,改叫我‘哥哥’如何?”

尤西斯很明显是被惊吓到了,装满了困惑的蓝色眼睛睁得圆圆的,无所适从地瞪着自己的兄长。卢法斯见状大笑起来。

“我开玩笑的,不这么叫也没关系——虽然我期待着听到这个称呼的那一天就是了。”他轻轻抚摸着那金色的小脑袋。他的弟弟跟他相处才没几天,还尚未学会如后来那般熟练应对调笑的手段,因此也就并没有一边抗议一边钻出他的掌心逃跑,而是僵直着身体任由兄长在自己头顶反复摩挲。卢法斯于是笑得更愉快了。

“好了,服装已经穿戴整齐,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吧。”

尤西斯闻言,立刻紧张地挺直了身子:“父亲他……”

“公爵大人和夫人的马车已经驶进了公馆大门。”就在这时,管家阿诺遵照卢法斯事前吩咐的,出现在房间门口通报道,“两位少爷要下去迎接他们吗?”

“不。”卢法斯想了想,说道,“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请你带尤西斯去父亲的书房等着吧。”

“遵命。”管家鞠了一躬,随即恭敬地对尤西斯做出了一个手势,“尤西斯少爷,请随我来。”

尽管和预期的安排有所不同,但尤西斯当然是不会也不想提出异议的,他只是伸出手,捉住了卢法斯的衣角:“兄长,我……”

要从那略微颤抖的声音和手指中感受到他在害怕,这实在算不上是一件困难的工作。卢法斯握住了那双冰冷的小手,温言安慰道:“不必紧张,以你自己的风格去应对就可以了,用不着担心父亲会讨厌你,那是不可能的——倘若是那样的话,他就不会把你接到这个家里来了呀。”

尤西斯听了,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终于露出了明亮的笑容。

“您说的是,兄长大人。”



卢法斯下楼来的时候,正赶上艾尔巴雷亚公爵从马车里下来,他并没有和夫人乘坐同一驾马车,而且也丝毫没有像个作风老派的贵族绅士那样去搀扶同行的女士下车的意思。从这里无疑可以推断出,公爵大人这会儿要么是心情糟糕,要么就是和夫人关系不睦,当然,也有可能是两者兼备——而在这个家里,第三种状况要更加常见一些。

卢法斯迎上前去,用简短的语句向他报告了公爵暂离期间领地的大致状况,提请他注意公爵的第二个儿子此时正在书房里等待着他的接见。公爵听完之后除了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出来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他的不快既已明显到了这个地步,卢法斯本着身为人子的义务,也就不得不或真或假地探问一下父亲究竟遇到了什么糟心事以示关心。

“啊,我劝你还是不要问那个吧,我亲爱的卢法斯。”公爵本人尚未回答,女子的声音就轻快地从他背后响了起来,“除非你愿意听他毫不间断地聊上四个小时的政治——我必须提醒你,那是叫人十足难以提起精神的活动——然而谁都知道公爵对政治的兴趣是如此的浓厚,他又怎么舍得分些出来给他自己要接回来养的私生子呢?”

不用说,胆敢对克鲁琴州的领主说出这样一番话的,自然只有他的夫人——平心而论,即便有着一双沾满了烟火气又毫无灵性的瞳孔,公爵夫人依旧是很美的。从她那丝绸般的金色长发和蓝曜石一样的眼眸中可以看出,卢法斯出众的相貌不止是继承自他的父亲。正是因为这样,即使公爵夫人时常说出一些未免刻薄的话,大部分人也总是很难怪罪她。

然而她的丈夫却并不在那大部分人之内,他此刻正气得脸色发青。

“愚蠢的妇人之见!哪怕用脚趾想一想也能知道,沿着铁路铺设军队的提案有多么荒唐。什么!我祖上传承至今数百年的领地,竟要让一群腌臜的平民军人驻扎进来指手画脚!这种愚蠢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一定要想办法让皇帝陛下驳回那个混蛋的奏折,否则我就是把巴利亚哈特的火车站拆了也……”

可想而知,公爵这番宏辩本来是可以滔滔不绝地继续下去的,但是说到这里,他终于注意到公爵夫人早已掏出了她一直笼在袖中的化妆镜,正在细心打理自己鬓角的几根细发。于是他愤怒地拂了拂衣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大厅。公爵这种突如其来的震怒是他的儿子早已习惯了的,因此卢法斯并没有把这当成什么大事进而追在父亲身后跟着他上书房去,而是选择留在公爵夫人身边,请求她宽恕自己方才没有及时去她跟前侍奉,以至于竟让她自己下了马车。

“哦,关于那一点,我就大方地原谅你了。”公爵夫人愉快地说着,挽上了他的手臂,“不过今天晚上你一定得跟我一块儿用饭才成。帝都大剧院新上演的那部歌剧真是精彩极了,我有一千万个感想,再不说出来可要把我憋坏啦。还有,关于在圣·可丽兹购买的新款首饰,我也要听听你的见解。”

“就遵您的意思办好了,母亲。”听到他的答复,公爵夫人满意地将右手伸了出来,在得到了一个充满敬意的吻之后,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挽着儿子上楼去了。



这顿漫长的晚餐结束后,卢法斯来到了弟弟的房间门口。房门是紧闭着的,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他轻轻地在门板上叩了叩,料想着那孩子从听到敲门声到匆忙地擦干眼泪跳下床来开门需要相当的时间,便抱定了等待的耐心。然而门很快就打开了,尤西斯用不太熟练却十分板正标准的动作行了一个贵族间常用的躬身礼,低声向他道了晚上好。

卢法斯仔细地打量着弟弟的脸,孩子的眼角和鼻尖都有些发红,无疑是哭过了,这证明卢法斯所料不虚——对于自己的父亲在心烦时出言不逊的程度,他可是有着相当的信心——但除此之外,尤西斯的面容相当平静,无论如何也不像是刚把眼泪擦干了的样子。

“在做什么呢,我亲爱的弟弟?”卢法斯一边问,一边将视线投向房间内部。越过面前小小的尤西斯,可以轻易看见傍晚时还空荡荡的书桌上现在横七竖八地摆满了书籍。尤西斯察觉了兄长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歉,急匆匆地跑过去收拾起来。

“是我拜托阿诺先生从藏书室里帮我找出来的。”他小声解释道,“等看完之后,我会还回去……”

“说什么傻话,阿诺会去再采购一份的。”卢法斯摸了摸他的头,“公爵家的藏书室又不是公共图书馆,它本就是供这所宅邸的主人随意取用,为我们服务的。可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尤西斯。”在听到弟弟答了声“是”之后,他点了点头,开始更详细地观察那些书籍,并很快发现它们都是些看了标题就使人感觉与孩童无关的艰深读物,学科虽然五花八门,但尤以礼仪和史学类为主。

“啊呀,这就开始学习了吗?你的家庭教师要再过两天才能抵达巴利亚哈特呢,我相信她也不曾给你布置过预习的功课吧。”卢法斯随意翻弄着《社交礼仪教程》,一面说道。

“不是的,只是我自己觉得应该读些书了而已……”尤西斯闷闷地说着,虽然语调平常,但话中的鼻音格外重了一些。卢法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放下书叹了口气,按了按弟弟的肩膀。

“父亲这几日在政务上有些不顺心的事,如果跟你交谈时言辞不大友善,请不要介意,他脾气算不上太好,平素对谁都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的……”尤西斯瞪大了眼睛,拼命地摇起头来,“父亲他确实说了一些很严厉的话,但是我想,那主要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毕竟,您知道,我还什么成就都没有达成,连学习都还没有开始就想要获得表扬,那也有些太贪心了。而且……而且兄长这样优秀,父亲的期望也一定很高,我会努力……兄、兄长大人,您怎么了?“

听到尤西斯略显惊慌的声音,卢法斯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正在无意识地上扬。这可真是罕见,他稍许做了些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仍然想不起上一次这样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时候。

“没什么。”卢法斯再次摸了摸弟弟的头发,“你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比任何人都要出色——我向你保证。”



卢法斯向来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他既没有多余的情绪可以用来发泄给纸张,也没有兴趣为他人提供一个窥见自己内心的机会。然而这一天晚上回到房间之后,他头一次感受到了想要将心中的某些东西述说出来的那种欲望。而除了纸张以外,并没有太多的倾听对象可以供他选择,因此他撕下案头笔记本上的一页纸,在上面匆匆书写了如下的内容——

『我从小就一直在思考“贵族是什么”“贵族究竟为什么存在”“社会一定要或者一定会以贵族为中心转动吗”类似这样的问题。倒不是说我有多么热爱这一类的思考,而是其余的问题都太过简单,一眼能够看穿答案,只有这些问题思考起来比较有乐趣罢了。然而,当这些问题的答案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时,它们又确实真正激发出了我的兴趣。……

最终我发现,以我的身份和立场,似乎并无多少找出答案的可能——除非臆想。很不幸,这正是我最讨厌做的事。

既然如此,就来转换自己的身份试试看吧。当这样一个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我没费多少力气就做出决定接受了它。然而这是一条分岔路,假如走上那一边,就无法再看到这一边的风景,我并不愿如此。我想要把两条路上的景色都收入眼底。……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再制造一个我,让他代替我在这条路上行走就可以了。

我本来只打算制作一个完美的复制品,那样就已经足够成功了。但是现在看来,那孩子身上有些出人意料的要素,成品或许会比我预想中的更加可爱一些。

事情似乎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在这段时间之内,就把培育的比重适当地提升一些,作为我的工作重心好了。 』


而这些可怜的文字甫一诞生便已丧失了用处,它们所做的最后一件工作,就是在卢法斯指尖扬出的火苗中跳动舞蹈着,映出了他脸上的微笑。


*******************



#虽然立绘显得头小身子重而且发型也有点奇怪,但是闪3的尤西斯立绘依旧是那么美那么可爱!!简直就像含苞初绽的玫瑰一样柔和美丽!!【语无伦次

评论(3)
热度(15)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