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黎恩X尤西斯】改头换面

※看了闪3的尤西斯新造型之后一时兴起烤出的无脑小甜饼

※没有什么实际性的情节,只有作者的恶趣味和痴汉眼光


============================

“我说,你看了今天的报纸吗?最近中央政府又有新动作了……这次是大幅提升了宝石的交易税呢。”

“这个倒是有听说啦。但是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吧?毕竟那种东西咱们就算是攒上十年的钱也不见得能买上一颗。”

“话不是这么说的。宝石的开采与加工可是巴利亚哈特的重要产业,这谁都知道吧?不仅如此,在凯尔迪克的市场里宝石交易也是占了相当大的份额——换句话说,宝石在克鲁琴州的经济中占据了相当核心的地位——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吧?但是如今交易税的大幅上涨,必然导致宝石贸易的缩水,最终也就会影响克鲁琴州的经济。”

“啊,这么说的话的确……”

“还不止是这样哦。虽然我们本人只是和这些奢侈品无缘的平民,但是毫不夸张地说,整个巴利亚哈特都是以贵族为中心建立起来的没错吧?大部分人从事的也都是服务贵族的工作,帮佣们自不必说,城里的大部分商铺也都是……内战结束后政府实行的这一系列政策,虽然是立意削弱贵族,但究竟是否就对平民有利,我看得打个大大的问号。至少就短期内而言,如果贵族真的不行了,这座城市里的平民也十有八九都要面临失业的风险吧……最近对面『勇气』裁缝铺的大娘就总是在抱怨贵族们现在在服装上实在太过节俭,生意都快要做不下去了不是吗?”

“讨厌,你这么一说,害我也紧张起来了……该不会明天就会失业吧?!”

“笨蛋,不要一惊一乍的啦!……哎,反正这也不是我们能够操心的事情。别的地方难说,但是咱们这里有尤西斯大人操持,我觉得没问题的。”

“说得是啊,尤西斯大人一定有办法的,不可能没办法的嘛!”

谈兴正浓的两人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说出这句话之后,隔壁桌上有个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金发青年轻轻咳嗽了一声,把脸转了过去。

难得空闲出来一天没有会谈和应酬安排的午饭时间,尤西斯选择独自一人来到工匠街的咖啡馆用餐,不仅因为这里气氛闲适,也因为盼望着能够在这里听到一些民生意见,好以此作为参考来适当调整领地的治理方针。果然他今天的运气不错,坐下没一会儿旁边桌子上的客人就开始谈论政治相关的话题,虽然和克鲁琴州的政策没什么关联,但因为是在平民中相当独特的政治见解,因此尤西斯饶有兴趣地仔细听了下来,却没想到猝不及防地就听见了自己的名字,还是出现在这样热情洋溢的赞美之辞中,脸上有些发烧的尤西斯不禁低下头,加紧喝了口咖啡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这样的话语令人脸红又压力倍增,但听到人民对自己的真心赞扬和期许,没有哪个领主会不从心底感到高兴。所以尤西斯的头虽然转到了另一边,耳朵却竖得更直了。

只不过,那两人的谈话接下来发展的方向,可以说是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说起来尤西斯大人真的好厉害啊。最开始突然宣布卢法斯大人跑到克洛斯贝尔去,由尤西斯大人接任领主职位的时候所有人都吓得不轻呢,毕竟年纪又轻又没有经验,也让人相当的担心。结果根本每件事都做得很完美!我开始觉得比起卢法斯大人,尤西斯大人才是更理想的领主大人了!毕竟是从小在平民区长大的,更能站在平民的立场真正为我们着想吧。”

“嗯嗯!更不要说容貌还很英俊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靠才华’?”

“唔……我觉得与其说是英俊,不如说是更加柔和一点的感觉?“

“没错没错,用可爱来形容也不为过吧!在阿姨们中间也超有人气呢!她们总是聚在一起聊着聊着尤西斯大人就开始星星眼地尖叫‘超可爱’‘简直是小天使’之类的,真是让人受不了啊哈哈哈哈……”

在这两人的笑声中,一旁的尤西斯·艾尔巴雷亚表情复杂地陷入了沉思。




“哈哈哈,我倒觉得这没什么啊,这也是大家在表达对尤西斯的爱意吧。”

这一晚的例行睡前通讯中,聊到快要互道晚安的时候尤西斯突然严肃地说出了“最近听到一些令人在意的言语,想要听听你的看法”这样的话,黎恩不知道恋人遭遇了什么糟糕的事,浑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结果尤西斯却只是在为被领地的人民冠上了“可爱的小天使”这样的头衔而苦恼,骤然放松下来的黎恩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别误会,我并不是说他们的称呼里不含善意……这一点我当然能感觉得到。只是我自己有些在意罢了。”尤西斯闷闷地说,“而且这种状况也不止发生一两次了……先前去街区巡视的时候就经常被叫做‘小少爷’‘小公爵’之类的,一直都觉得肯定是哪里做得不够好,才会总是被大家当成小孩子。”

“我不那么认为哦。”黎恩坚定地说,“应该是因为把尤西斯当做孩子一样疼爱的关系,在家人眼里,孩子总是长不大的嘛。你看,悠米尔的叔叔阿姨们不也是到现在还在喊我小少爷吗?”

“话虽这么说,可是……”尤西斯有些犹豫地说道,“兄长在我这个年纪并没有被人这样称呼,这一点我已经多方调查确认过了。这样相比的话……果然是我的行为处事还不够成熟吧。”

“没有那样的事!”黎恩立刻否认道,“尤西斯已经做得够好了,我倒是从认识起就经常觉得尤西斯的行为见识都是超越年龄的成熟呢,绝对不是因为行为的关系。非要说的话,也只能怪尤西斯实在长得太可爱,怎么看都还是十六岁左右的年纪……啊。”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的时候已经覆水难收。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视频通话的技术已经在民用领域开始普及,两人也都用上了带有显示屏的新款ARCUS,因此黎恩得以及时看到恋人迅速变得通红的耳朵尖,进而及时踩下了刹车。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黎恩急忙试图挽回自己的一时失言。然而屏幕中的尤西斯除了脸颊有些红之外,表情出乎意料的平静。

“唔……仔细想想,你说的也有道理。今天在咖啡馆听到的那两个人也是,一直在议论我的容貌……或许就是你说的这样吧。”尤西斯说着叹了口气,“不过这样一来,反倒更加难办了……如果是行为的问题,还可以通过努力进行改正,可是外貌这种天生的东西好像没什么办法……如果脸上有两道疤痕之类的会不会好一点?或者留撇胡子什么的,像是亚尔赛德子爵那样……“

“绝对不行!!!”黎恩死死地攥住ARCUS,就像是晃着尤西斯的肩膀一样大叫道,音量之大就连自己都吓了一跳。反倒是对面的尤西斯一脸云淡风轻的神色,没有丝毫受惊的样子。

“怎么可能真的去做那种事,我只是说着玩的。”他眨了眨眼,“作为对你方才出言不逊的报复。”

“尤西斯……”黎恩无力地趴在了桌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啊?”

“哼,还不是跟某人学的。”尤西斯一面撇着嘴说着,一面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不过话说回来,改变外形倒也不是个坏主意。发型什么的总是能换一换的吧,还有常规的外出服也可以做些修改,不知不觉也已经毕业两年了……其他人的造型都焕然一新,唯独自己没变的话会感觉好像输了一样。”

“是吗……我不是很清楚,因为都没有见过大家。”黎恩心中蓦然间闪过一丝失落,但他并没有让这点小情绪影响自己脸上的微笑,“尤西斯见过谁吗?”

“唔,那也没办法吧,谁让你跑得那么远……”尤西斯叹了口气,“我的话,偶尔会见到雷格尼兹和艾略特。”

“哦?看来跟马奇亚斯也已经相处得很和睦了嘛?”

“拜托你不要说那种恶心的话,我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尤西斯瞬间塌下了眼皮,“总之,他们两人和毕业时相比,都有了不小的变化,所以我想别人肯定也是一样吧。”

“……我就没有变化啊。”黎恩带着几乎是赌气一样的心情,有些别扭地说道。

“你不是别人。而且你明明也变壮实了不少吧,还好意思说自己没变化……喂,你笑什么?”

尤西斯一脸的莫名其妙。即使是这样,黎恩也无法控制自己越发扩大的笑容。他捧起桌上的ARCUS,将脸紧紧地贴在机壳上,仿佛这样就能拥抱住屏幕里的人一样。

“没什么……就是觉得尤西斯实在太可爱了,能这样理所当然地说出很犯规的内容。”

“……唉,算了。”毕竟做了这么久的恋人,尤西斯对黎恩的这种言行也算是应对得轻车熟路,不会再耗时间去进行无意义的反驳,“我们VII班不久之后就会再度聚首的……我有这样的预感。到那时候就能亲眼确认了吧。”

黎恩花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尤西斯对自己的安慰。看来,虽然自认为没有流露在外,但那点小情绪仍然没有逃过尤西斯的眼睛。

一如往常,自从相识以来每一次都是这样。黎恩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似乎有一只小鸟在心尖上拍打着翅膀舞蹈,羽毛挠得他不由自主地笑了。

“我说,尤西斯……下星期就是特别行动日了,我过去巴利亚哈特好不好?乘坐瓦利玛的话,反正一下子就能到了。”




对于黎恩这个一时兴起的念头,尤西斯并没有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两人商定好了那一天的日程之后便互道过晚安,挂断了通话。

到了那一天,天没亮黎恩就睁开了双眼。反正再翻腾下去也没可能睡着,黎恩索性去机库开出了瓦利玛,向巴利亚哈特飞去。等到他遵照习惯将瓦利玛降落在公爵府花园一角的时候,太阳也才刚刚露了个脸而已。在这个钟点,爱闹起床气的尤西斯一定还在熟睡吧……这样想着的黎恩于是拜托闻声赶来迎接的管家阿诺不要惊动别人也不必准备什么,只要让自己单独行动就好。阿诺听了,面带微笑地鞠了一躬。

“尤西斯少爷在三楼少爷自己的卧室里。另外,虽然您应该知道,但还是请容我多嘴地提醒您一句——少爷现在想必尚未起床。”

黎恩不太确定管家说这话时是真的露出了一抹近乎揶揄的微笑,还是说那只是自己的错觉。不论是哪一种都令他有些心虚,“想要趁恋人还没醒的时候潜入房间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这种主意听上去毕竟也不是那么的光明正大,因此与管家告别之后,黎恩加倍注意了些,所幸在去往三楼的路程中再也没有撞见什么人,最终很顺利地打开了尤西斯卧室的房门。

却没想到,当他走到床边,低下头微笑地凝视恋人睡颜的时候,被惊吓到的并不是对方,而是他自己。

“尤西斯!你,你的头发……!!!”

“唔……?”被惊醒的尤西斯揉着眼睛,睡意朦胧地半坐了起来,“……什么嘛,是黎恩啊。”看清来人之后,他又躺倒了回去,还把被子拉起来遮住了脑袋。

“等,等一下啦!”黎恩慌忙把他的被子扒开,“你的头发怎么了?”

“ 我的……头发?”尤西斯半闭着眼,抓了抓自己头顶的碎发,“哦……你说这个啊。上次不是说过要改换造型么,想着你要来,就赶在这之前让人修理了一下发型……怎么,不好看?”

“没有的事。就是吓了一跳……毕竟之前的样子看了三年,已经很习惯了。”

“那就好。”尤西斯闭着眼睛伸出手,准确地拽住了黎恩的衣领,然后使劲一拉,把他拉倒在了床铺上。

“尤西斯……”黎恩埋在一大堆软绵绵的枕头中间哭笑不得,“不是说好要一块儿去钓鱼骑马的?”

“那种事情以后再说……”尤西斯迷迷糊糊地靠了过来,“先陪我睡一会儿。”

被这样说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黎恩微笑着摇了摇头,开始真正仔细地打量恋人的脸庞。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发型也根本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将额前和鬓角的头发都削薄剪短了一些而已,却令整个人的气质都产生了奇特的改变。如今的尤西斯脸庞显得更加成熟而棱角分明,但同时又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柔和感。这样的面容,应该很容易让领民们产生信任和敬重心吧,尤西斯自己应该也很满意这个效果才是。

而且,那一小绺头发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黎恩无法克制自己不去在意它们。原本尤西斯的头顶就有这么一小缕不太服帖的发丝,不过也只是相对不那么容易压平而已,只要打理仔细了就会消失得了无痕迹,平时不留神的话是看不出来的。然而现在,这撮头发已经突破了地心引力,简直到了夺人耳目的地步。

最开始见到的时候,还在想会不会是用了听说最近在贵族间很流行的叫做“发胶”之类的东西,但现在想来,尤西斯果然根本就不是那种会追随流行的人,而且哪有人在睡觉的时候还不把发胶洗掉的。果然只是因为周围的头发剪短了,所以这一小撮头发就变得更容易翘起来了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头发的触感又柔软又顺滑,根本就不像是沾了什么胶的样子嘛……

胡思乱想间思绪飘远了的黎恩并没有察觉到自己正捏着那撮头发反复把玩,当然也就更没注意到怀中的恋人不知在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而且眼中颇含怨气。

“你这家伙,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

“哇啊啊啊啊啊!!对,对不起,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

“哼,这么喜欢这撮头发的话,索性把它剪下来,今天就让它陪你玩一整天怎么样?”

听到恋人的嘲讽,黎恩缓慢地眨了眨眼睛。

“诶,尤西斯,难不成……是在跟自己的头发吃醋?”

“!!!开什么玩……”

没等尤西斯将怒气发泄出来,黎恩就牢牢地圈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肩膀里笑了起来。

“新造型,很好看呢。”

“……你这么认为吗?”

“当然啦,给人很成熟凛然的感觉,只是修剪了一下头发就营造出了这样的效果,真的好厉害。没想到尤西斯这么快就采取了行动,这下子我也不由得燃起危机感来了。”

“……笨蛋。”尤西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靠在黎恩肩头闭上了双眼,任对方的手指在自己的发间穿梭。本来就还没有睡到能够自然醒的钟点,再加上和恋人相互依偎着,困意很快就再度袭来。

“尤西斯很累了吧?为了腾出这一天的空闲,前两天一定工作得很拼命……再睡一会儿吧。”

“你也是……”尤西斯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咕哝。黎恩笑着搂紧了他。

“我说……怎么想到换这个发型的呢?”

“看杂志……报道……”快要重新沉入梦乡的尤西斯已经没法说出完整的句子了。

杂志吗?黎恩不禁疑惑起来。不论怎么想,尤西斯都不像是那种会参考杂志上刊登的时尚讯息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在杂志上看到了什么,才得到灵感决定把自己的头发修饰成这个样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黎恩蹭着那柔软的金发,同尤西斯一起闭上了眼睛。

难得的休息日,即使一整天都在床上度过,也不算是犯罪吧。


评论(2)
热度(44)
  1.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烟火流星 转载了此文字
    闪3尤西斯的新发型真的好好看哦!赞美建模!但还是可爱过头了,担忧地摇头.gif 我要舔秃他!!!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