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离婚系列番外·再出发(完)

这个坑终于填完了!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大家好我诈尸啦!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编剧大大 @烟火流星 写的离婚番外,轩哥和策策被催生娃(?)的那篇,一时兴起给补完了,不记得的可以点这里:前文(一)  前文(二)


有一点点叶喻和江周背景,就不打tag了。


有没有人要催编剧大大来填离婚叶喻篇啊


===




李轩和吴羽策走进孤儿院的时候,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


 


这事原本没列在他们的人生规划中,一半算是来自父母之命。两个男人在一起,倒也不存在什么血缘意义上的传宗接代,但是老人嘛,总盼着家里热闹一点,看着孩子慢慢成长起来,就能多点奔头多点希望。


虽然自从遇见吴羽策开始,李轩的人生轨迹就来了个急转弯,但他骨子里还是个看重成家立业的传统男人,既然母亲大人有此心愿,自然乐得顺水推舟。吴羽策就不一样了,他原本从没想过结婚之后还要考虑孩子,李轩妈妈跟他提起的时候,他一度以为老人是嫌自家房子太大太冷清,要他们养个猫狗啥的。


李轩跟他好好解释了一通长辈的愿望,做了一堆心理建设,最后忐忑地征求他意见:“你觉得怎么样呀?”


吴羽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现在问我想不想,我也没法说。这事儿得讲究眼缘。”


李轩长舒一口气,至少他没一口拒绝,那就还有商量的余地。而且他其实也没打定什么决心,毕竟是人生大事,对自己对孩子都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而且收养小孩和收养流浪猫狗不同,孩子的意愿也是需要尊重的。


所以他联系了熟人,最终和吴羽策一起来了这家孤儿院。


 


好像是因为有人长期赞助的缘故,这家孤儿院经费挺充足,硬件设施和看护人员条件都很好。孩子们个个表情灵动眼神天真,看见外面来的客人也不认生,脆生生地跟他俩打招呼。偶尔有几个害羞内向的,躲在角落自顾自地玩玩具看书,也有专门的人员去陪伴照顾。


参观了一圈,负责对接领养事宜的工作人员问他们:“怎么样,有想继续深入了解的孩子吗?可以叫过来单独聊聊。”


“唉……都是很好很可爱的孩子,不管放弃哪个都觉得有点可惜……”李轩为难地转过头,“阿策呢?有没有想法?”


吴羽策在那儿发呆。说没有抵触那是骗人的,他完全没法想象原本和李轩过得好好的,家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半大的小朋友管他叫爸爸。而且孩子从小长在孤儿院,又是被两个男人收养,总要更加注意教育问题和心理健康。但是就这短短半小时的参观,他忽然又觉得好像那样也不错,孩子们眼里完全没有阴霾,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样子,让他感受到了相当宝贵的生命力。


“我觉得……”


听到李轩的声音,他回过神来,忽然间指着窗外问道:“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工作人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阳光灿烂的窗外,有一个瘦瘦的小男生,孤零零地蹲在后院操场上扎马步。


似乎是有汗水不小心流进了眼睛里,他眯了眯眼,表情稍微有些扭曲,脚下却纹丝不动。


“哦,他叫邱非。”


“他喜欢练武术吗?”


“是啊,他和别的小朋友不太一样,对普通的玩具啊游戏之类的都不感兴趣……”工作人员斟酌着回答,“也没人教他,他就一个人练,只要不是太恶劣的天气都会坚持。”


吴羽策和李轩对视了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工作人员继续说道:“但是邱非已经签过领养协议了,领养人今天就会来接他,不好意思啊。”


“啊?这么巧?”吴羽策难得露出了遗憾的表情,“本来想着我们家肯定很适合他。”


李轩安慰他:“算啦,被领养了也是好事,咱们再看看。”


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了几下敲门声,随后是一个男人的嗓音:“有人在吗?我来接我儿子啦。”


“您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工作人员向他俩点点头,示意自己先失陪。李轩脸色变得有些怪异,在吴羽策耳朵边上说:“我怎么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呢。”


门打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外面。


李轩“唰”地站起来,脑袋当机了几秒终于重启完毕:“叶……叶先生!这么巧,居然在这儿遇见了!”


被称作“叶先生”的男人也是有点惊讶:“哟,李律师?好久不见啊。”


 


“这么说我还是夺人所爱了,怎么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叶修看见邱非被带进门,急忙把刚点着的烟给掐了。那孩子严肃的小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非常自然地跑到叶修身边,捧起烟灰缸和叶修顺手放在桌上的打火机,转身一溜烟又跑了。


“您说笑,本来就是先来后到嘛。我们也只是来看看,没那么快决定的。”李轩摆摆手,“今天就您一个人来?喻先生呢?”


叶修呵呵一笑:“喻先生昨晚有急事出差去了,他可比我忙多了。”


喻文州和叶修几年前曾经因为一次乌龙结婚事件,分别请李轩江波涛还有方锐作为代理律师,打了一场跌宕起伏风云变色,至今仍被奉为传说的离婚官司。好在最后两个人因为一些契机,从不共戴天逐渐变得惺惺相惜,最后重新诠释了“破镜重圆”这个词,也算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李轩开玩笑般地问道:“您二位是打算把邱非培养成继承人吗?那压力可大了。”


叶修习惯性地捻了捻手指,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根烟来,又想到打火机被没收了,只能悻悻然地放回去:“未来的事儿谁说得准呢,搞不好他压根没那个心思,还是顺着孩子天性让他成长比较好。”


眼见此行应该不会再有更多收获,李轩和吴羽策便打算先一步告辞。叶修还要在办公室里等邱非收拾东西,他俩离开的时候,这位身家过亿的叶总裁站起身,朝他们挥了挥手:“别急,这事儿看缘分,搞不好就转角遇到爱了呢。”


“承您吉言。”李轩笑着回答。


可惜直到他们走出孤儿院大门,也没有遇到命中注定要成为新家庭成员的孩子。


倒是偶然间听到两个看护人员在交谈,一个说你看见小盖了吗,好像一整天都没见着人影了。另一个说你别急,也许是偷偷出去给弟弟妹妹买零食了吧。他年纪大又懂事,丢不了的。


 


 


“……李轩,你看见我手机了没?”


刚走到家门口,吴羽策一摸口袋,忽然发现手机不在。李轩正在拿钥匙开门,一听这话比吴羽策还紧张:“是不是忘孤儿院里了?打个电话回去问一下?”


“可能是。”吴羽策回忆了一下,“你把车钥匙给我,我回去看一眼吧。”


“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反正也不远。”


“那行,路上小心点,实在找不到就算了。”


李轩叮嘱了几句,也没太过在意。但是直到他把汤煮好端上桌,抬起头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两个小时过去了,吴羽策还没回来。


他们今天是开车出去的,手机丢在路上的可能性极低,多半是落在孤儿院或者车上了。孤儿院离家不过三四公里,路况再不好一个小时足够打个来回。


难不成遇到什么事了?


没手机又联系不上,李轩有些心神不宁,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还能打电话问问孤儿院吴羽策的行踪。还没等他从通讯录里找到号码,门铃适时地响了。


李轩迫不及待地冲过去开门。


“怎么去了那么久啊?没事儿吧……”


然后他发现门外不只是吴羽策,后面还跟着个小朋友。吴羽策一边进门换鞋,一边招呼他:“没关系的,进来吧。”


那孩子踏进门,乖巧地没有多走一步,站在玄关处睁大眼睛看着李轩,鞠了个躬。


李轩有点发愣:“他是……?”


吴羽策说:“楼下小花园长椅上遇到的。”


“哦……是不是谁家走丢的呀?”李轩看他长得讨人喜欢,俯下身来摸了摸他的头,“这孩子看上去也不小了,应该认识家在哪吧?”


吴羽策没回答他,直截了当地说:“我们收养他吧。”


“……哈?”李轩完全没反应过来。


“我觉得这孩子挺好的,我们收养他吧。”


李轩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总算还记得让孩子进门坐下,给他倒了杯水随便拿了点零食,然后急急忙忙把吴羽策拉进房间:“你疯了?这孩子来历不明的就随便往家里捡,收养手续怎么办?怎么落户口上学?万一被亲生父母找上门怎么办……”


吴羽策无奈地瞥了他一眼:“你性子什么时候那么急了。”


他起身打开房门,朝沙发上并腿端坐着的小朋友招招手:“来,给李叔叔介绍一下自己。”


小朋友穿着比自己脚大一圈的拖鞋,有点走不利索,但还是很快跑了过来,认真地说道:“叔叔好,我叫盖才捷,今年八岁,来自荣耀福利院。我已经在福利院里上学了,比较喜欢语文,数学稍微差一点。”


李轩注视着盖才捷的眼神,一瞬间心情相当复杂。他叹了口气,对吴羽策说:“我们先吃饭,然后带他回孤……福利院问问情况吧。”


 


“您是说……有意愿收养小盖吗?”


工作人员看见李轩和吴羽策一天之内去而复返,说是在三四公里之外的自家楼下捡到了院里的孩子,言语里还流露出想要收养他的想法,不由得觉得有些出乎意料。


李轩点头:“是的,我们觉得这可能就是缘分,而且阿策也很喜欢他。”


吴羽策接口:“但是我们也觉得不能太草率,第一想详细了解一下他的情况,第二是希望给他多一点时间了解我们,我们尊重他的想法。”


李轩注意到了工作人员似乎有些为难,于是给吴羽策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先说。


“其实像小盖这样年龄偏大的孩子,一般是不太受收养家庭欢迎的。所以您二位这么说,我们也很为他高兴,他真的是个很懂事的乖孩子……”


李轩听他的语气,心下了然了几分:“但是呢?”


“唉,但是很不巧。”工作人员的语气无奈而抱歉,“就在前不久,有一对外国夫妇也对那孩子很中意,提出了收养的意愿。”


“哦……那签订协议了吗?”


“那倒是还没有,不过因为……”他犹豫了几秒,“跟您直说了吧,那对夫妇一直以来都有给予我们相当金额的资助,所以我估计院长和委员会评估之后,会更偏向于让他们作为收养人。”


吴羽策问道:“那小盖怎么说?”


“他们看了资料之后第一眼就相中了小盖,双方倒是还没来得及见面。只是小盖不止一次地跟我们说,想要上正规的学校,考名牌大学,可以的话还想出国念书……”


李轩急切地说道:“我们的经济情况您也清楚……我认为在教育和生活质量方面,我们能给孩子的不会太差。”


吴羽策没有说话,沉思了半晌,忽然站起来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盖才捷趴在走廊的窗台上,呆呆地托着腮,看着窗外即将被领走的孩子和新父母一起踢足球。


工作人员跟在吴羽策身后来到盖才捷身边,揽着他的肩膀说:“来了没多久,已经长这么高了。”


盖才捷转过来,对李轩和吴羽策露出友善的笑容。


吴羽策半蹲下身和他平视,放低声音问道:“如果我和李叔叔想要跟你一起生活,你愿意吗?”


盖才捷先是不可置信般地微微张了张嘴,随后重重地点头:“愿意!”


工作人员连忙问道:“为什么呢?”


盖才捷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因为吴叔叔对我很好,刚才在小花园里就问我饿不饿,还去给我买了牛奶和妙脆角。李叔叔做的饭也很好吃,饭后还一起吃了冰淇淋。”


三个大人哑然失笑。


工作人员擦了擦眼角,颇为感慨地说:“这孩子一直是个小大人,负责照顾弟弟妹妹,我还是第一次听他说出这么符合年纪的话。”


吴羽策补了一句:“吴叔叔还教了你一套拳,练了可以像美国队长那样厉害。”


盖才捷又拼命点起了头,眼睛都亮了。


 


 


尽管得到了“会尊重孩子的选择”和“会尽量帮忙争取”的承诺,李轩和吴羽策还是挺没底气的。毕竟对方家庭条件确实要比自己好不少,而且要靠一顿美食收买盖才捷这样的小孩的可能性并不高。更何况他们还没有见过面,谁也说不准会有什么变数。


吴羽策讨厌不确定性,也讨厌等待。李轩明显感觉到他这段时间相当心神不宁,连周泽楷都忍不住偷偷跑来问两个人是不是又吵架了,要不怎么吴羽策上班都坐立不安的。


李轩只能安慰他:“别急,没那么快的。而且我能感觉出小盖和我们有缘分,要不然他怎么不去东边也不去西边,偏偏跑到我们家楼下了呢?”


结果吴羽策那边还没安抚好,自家母上大人也迫不及待地来问:“我孙子啥时候来啊?”


愁得李轩就差去请求江波涛支援,看看从法律层面有没有办法给这件事上个保险了。


这样度日如年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他们终于等到了那个盼望已久的电话。


“怎么样,定了吗?”


吴羽策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隔着断断续续的水声,他只能听到李轩的只言片语。这会儿看到他挂了电话,连忙凑过来问,却没有获得肯定的回答。


吴羽策愤愤不平:“工作效率也太差了吧。”


眼见自己手机搞不好要遭殃,李轩连忙接着说道:“你知道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谁吗?”


“谁啊?”


“院长。他说小盖一直说想再来我们家,所以他也想过来考察一下,刚才跟我约时间来着。”


“他的意思是……”


“虽然乱立flag不好……”李轩语气里有掩盖不住的兴奋和欣喜,“但是我觉得希望很大。”


吴羽策深吸了一口气。


李轩还想说些什么,吴羽策突然抓住了他的肩膀:“我们要不要赶快再去买点什么彻底俘虏他的心?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模型怎么样?”


李轩哑然失笑:“我怎么觉得买两套英语原版书更靠谱呢。”


无论最后决定要买什么,李轩心里都有一个认知渐渐变得清晰。


他们人生的新起点,马上就要来临了。


 


-完-





评论
热度(109)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