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黎恩X尤西斯】触手可及(END)

※因为有点修改又改了标题所以索性全篇发一遍,上篇就删掉啦

※闪2巴利亚哈特停泊日的故事,那一天可以去公爵府找尤西斯然后两人骑马比剑,和班长的羁绊事件则是在公爵府楼下的长椅上膝枕【。因此就有了这篇的灵感!

※窗了两年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的黎尤恋爱史总集编终于要出啦!具体一点的信息见结尾!


===================


“那么,这份文件代表着您同意作为代理领主,承担制定和执行克鲁琴州税收政策的职责,并履行向皇室缴税的义务。请在这里签字……非常好。”西装革履的男人将尤西斯签好字的文件收了起来,然后从档案袋里抽出了最后一张纸,“现在,只需要赫尔穆特·艾尔巴雷亚阁下在这份权利让渡书上签字,表明他同意在未定的期间内将领主之职交由您全权代理,这些文件就可以正式生效了。”

闻言,圆桌旁的大多数人都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请等一下!”年轻的铁路宪兵队军官将手掌按在那张纸上,“赫尔穆特·艾尔巴雷亚如今已是一介战犯,要剥夺他的政治权力,理应无需征得他本人的同意才是。”

“我很遗憾,阁下。”对方面无表情地说道,“根据帝国现行的法律,在宣称领主职权转让方面具备法律效力的文书只有三种:一是领主的死亡证明书及其本人签署的遗嘱,二是皇帝陛下开具的委任书,三是经领主本人签字同意的权利让渡书。如今既然赫尔穆特·艾尔巴雷亚阁下依然健在,皇帝陛下又尚未颁下旨意勒令废除他的领主职位,那么如果他的儿子想要成为合法的代理领主,这份文件是非要他亲笔签字不可的。”

“但你明知道以那位公爵大人的脾气秉性,他不可能在这种文件上签字!”军官气愤地说。

“如果是那样,我恐怕尤西斯·艾尔巴雷亚阁下是无法合法地代替赫尔穆特·艾尔巴雷亚阁下行使领主之职的。”

“我们说过很多次了。”年长些的军官不耐烦地敲着桌子,“赫尔穆特·艾尔巴雷亚是战犯,他犯下的罪孽无可饶恕,等到陛下被解救出来,一定会马上下达令他卸职的圣旨。”

“而我也同样说过很多次了:那毕竟是尚未发生的事。”那个男人不为所动,“难道一纸空气制成的圣旨能够被当做法律依据吗?”

“即便有我们宪兵队作保,也不能算数?”军官眯起眼睛,语气中含了些危险的味道。

“我是律师。”那男人耸了耸肩,“我只遵从法律。”

两位军官还准备再说什么,却被站起身的尤西斯打断了。

“诸位辛苦了。”他冲双方都简单地点了点头,“不过不必过于为我担心,我想我可以说服父亲在这上面签字。至少,我得尽力试一试。”



“唉,并不是我们怪你,尤西斯同学。”最终大家决定由那位年轻的军官陪同尤西斯一道前往艾尔巴雷亚公爵的房间,大概是因为年纪比尤西斯大不了几岁吧,这位军官在路上便打开了话匣子,“但是就像长官说的那样,像公爵这样的罪行,战后是铁定会被陛下下旨免职甚至判刑的,对付这种人我们直接接管他的职权就好,实在没必要还找什么律师来做手续的。这不,唧唧歪歪的又搞出一堆麻烦事。”

“我只是觉得,既然是正义而正当的行为,就更该通过正式的法律程序来实行而已。”尤西斯低声说道。

“当然,当然。”那军官心不在焉地附和了两句,“也是,谁能想到那个律师会这么冥顽不化呢?道理也讲不通,简直是气死人。”

“请不要过于怪罪他。”尤西斯皱了皱眉,“他一直为艾尔巴雷亚家担任家族法律顾问,保护家父的权益也是他的职责所在。况且,他的逻辑也不能说是有错。”

“就算你这么说……反正也就是拿了很多钱,替贵族老爷们办事吧?这些腐朽的贵族还有他们的附庸,全都只知道考虑自己的利益……”

“而又有谁不是这样呢?”尤西斯脱口而出道。年轻的军官没能马上明白他的意思,有些迷惑地看着他。

“……失礼了。”尤西斯转过身,“前面就是家父的房间,我自己进去就可以,多谢你陪我到这里。还有……不嫌弃的话,请将这里作为暂时的作战指挥部来使用吧。”

“哈哈,我们也正有此意,想要征询你的意见呢,你主动提出来就再好不过了。”年轻的军官笑着说完,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色,他踌躇了片刻,开口说道,“对了,临行前长官曾经对我说过:‘不论艾尔巴雷亚公是否在那文件上签字,克鲁琴州都不能没人管理。从这一层面上来说,能否取得他的同意其实无关紧要。’……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让你知道。”

尤西斯怔了怔,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谢谢。”

“那么,祝你好运。”军官指了指前方那两扇装饰豪华的房门。



“出去!!!”

隔着门说明了目前的情况之后,房间内仍然是悄无声息,尤西斯于是命令管家用总钥匙打开了紧锁的房门。结果刚一迈进房间,震天的怒吼声就和一个酒瓶同时迎面砸来,幸亏管家阿诺眼疾手快地拉着尤西斯向旁边一闪,让瓶子砸碎在了两人身侧的墙上,才没有血溅当场。尤西斯抹掉溅到眼里的酒液,渐渐看清了眼前父亲的面貌:他双眼发红,手里紧紧攥着一个酒瓶,仿佛握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困兽。

“你还不出去?”艾尔巴雷亚公爵威胁地再度举起了手中的酒瓶,“哼,背叛了我的孽子,还有脸来见我!如果是为了跪在地上祈求原谅,我倒是还能考虑考虑,可居然是来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把我推到火坑里任那群平民军队侮辱践踏还不够,竟还要篡夺我的权力!这么多年你的教养都学到狗身上去了吗?!“

“父亲。”尤西斯尽量冷静地说,“我希望您能明白,我想要逮捕的从来都不是我的父亲——对于他,我的心中向来都只有最崇高的敬意——而是一个纵火焚烧自己领地的罪人。领主本应是品行高洁之人,是庇护并引导子民的存在,却反过来对着自己的子民举起屠刀,这份罪行不论到哪里都不可能逍遥法外。——我不指望您现在立刻能想通这个道理,只希望您冷静下来之后可以再好好思考一下。至于这份文件,也不是要为了我签的,而是为了艾尔巴雷亚家:在您行动受限的期间,为了不让这片领地陷入混乱,总得有人代理您的事务。”

“那么卢法斯呢?叫卢法斯过来!”公爵的脸由于愤怒扭曲成了可怖的形状,“就算我现在已经是废人好了,难道我连自己挑选代理人的权利都没有了吗?那家伙虽然也是个对我见死不救的白眼狼,却总算没有你这样可恨。况且嫡长子继承爵位,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即使我真要在这份狗屁不通的文件上签字,那也必须是转让给我的长子!你听见没有?赶快给我把卢法斯叫回来,履行他身为长子的义务!”

尤西斯感到胃里像是有块石头之类的东西慢慢地沉了下去,噎得他好半天都无法发出声音。直到一旁的管家阿诺满脸歉意地开口回话,他才意识到父亲最后的那句命令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很抱歉,老爷。”阿诺说得十分小心,每说完一个字他都要停顿下来谨慎地查看主人家的脸色,“我们尝试着和卢法斯少爷联系过,但是少爷表示,他没有兴趣担任代理领主的职位,短期内也没有回巴利亚哈特来的打算。而自从这次通讯之后,就再也联络不上少爷了……“

艾尔巴雷亚公爵张大了嘴,无声地跌坐在了书桌后的软椅上。

“就是这样。”尤西斯走到书桌前面,低下头望着父亲,“并不是我胆大妄为到想要擅自取代兄长成为您的代理人,但是目前状况如此。虽然我和您一样盼望兄长回来,可是很遗憾……”

说到这里,尤西斯就像是喉咙突然卡了根鱼刺一样梗住了,他顿了好一会儿,才总算从干渴的嗓子眼儿里设法再次发出了声音。

“我们没有人知道兄长现在在想什么,所以……”他将手中的文件在桌上铺平,用指节轻轻地敲了敲它,“究竟是要将代理领主的职责委任给您不怎么看重的儿子,还是说让这以外的人来暂时接管您的领地,我悉听您的吩咐。”

艾尔巴雷亚公爵用手捂住了眼睛,长久地叹息和沉默着。良久,他提起笔来,用颤抖的手在那张纸的末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尤西斯从纸堆中抬起头来,有些疲惫地揉着自己的眉心。

虽然明天就要再度离开巴利亚哈特,但既然已经接下了代理领主的职务,那么就要趁早上手——或者说,正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才一分一秒都不可以浪费——怀着这样的想法,在取得父亲的签字之后,尤西斯便吩咐管家将各地的税表和重要的政令文件送到自己的房间,打算在卡雷贾斯启航之前将它们浏览完毕,整理出今后大致的工作框架。不得不承认,这些文件比预想中要复杂一些,政令法条之类的文本的还好说,最难办的是那些税务文件上密密麻麻的数字,教人看上一会儿眼睛就不由得酸痛起来。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这些文件理解起来并不算困难,只要花些耐心就是了,习惯了之后也会处理得越来越快的。尤西斯一面用笔在文件边缘记录下自己为它们排出的优先级别,一面想道,幸好自己受过一定程度的训练。自从卢法斯开始着手替父亲处理部分领主的事务,他就总是喜欢带着尤西斯一起工作。最初,卢法斯得把坐在椅子上双脚就够不到地面的弟弟抱在怀里,还要时不时地教导他那些对十岁的孩子来说过于艰深的词句;等到尤西斯长得足够高认的字也足够多了,他就开始频频被拉进卢法斯的书房,以“想要听取另一个角度的意见”为由被强迫阅读种种文件,并发表自己的看法。

“明明兄长才是继承人,我和这些东西没关系吧。再说,父亲大概也不会想让我接触这些机密的政务。”

每当尤西斯皱着眉这样说的时候,卢法斯就会笑眯眯地递给他几页新的纸。

“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多掌握一些知识总是没有坏处,等到需要使用的时候才去悔恨可就迟了。来,看看这些吧,然后跟我说说你的见解。”最终,事情总是以尤西斯认命地接过兄长递过来的文档并埋头开始阅读而结束。

多亏了那时候的经历,现在才能这样顺畅地理解这些政务文件。一想到这里,尤西斯就仿佛被针扎了一下似的猛地一颤,松开了手中的笔。

兄长,您到底在想些什么呢,简直好像从那时起就已经计划好了今天似的……

不,现在没有功夫去想那些,做好手头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尤西斯使劲摇了摇头,为了将这个过于可怖的念头驱逐出自己的脑海,他站了起来,踱步到窗边,眺望着街区的景色来转移注意力。从房间的窗口可以远远望见工匠街,那里人来人往,虽说还比不上往日的繁华,但与封锁时期的萧条景象相比已经有了天壤之别,这令尤西斯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把视线从远处收回来,准备回到案边继续工作,然而就在这时,他用余光瞥见了贵族区街口那张长椅上的一抹红色,这令他不由得定睛细看了一眼。

那是正枕在艾玛膝盖上的黎恩·舒华泽。从那一动不动的姿势来看,他此刻显然正睡得香甜。

难以置信。尤西斯狠狠地咬住了嘴唇。一股怒意霎时间在他心头弥漫开来。




黎恩·舒华泽迈入尤西斯的卧室时,看到的便是好友驻足窗边的背影。黎恩轻轻咳嗽了一声,见那个背影微微动了动,却好像并没有回过身来的意思,也就不敢再打扰他,而是自顾自地环视起这个房间,寻思着先做些什么事情来打发点时间,等尤西斯不那么忙了再去招呼他。

话虽这么说——黎恩走到书架旁边,一面心不在焉地检视着架上的书籍,一面想道——其实自己也明白,害怕尤西斯在忙什么的,只不过是借口而已。之所以不敢和尤西斯打招呼,真正的原因是“心虚”。

至于心虚的原因么,他心里多少也有点头绪。

数分钟前,黎恩在街边的长椅上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在午后的阳光下睡着了的时候就已经大呼糟糕,而当他发觉后脑勺下枕着的那格外舒适的东西并不是什么枕头,而是同龄少女柔软的大腿之后,更是惊慌得几乎不知所措。虽然艾玛再三地安慰了他,对他说最近生活这样疲累,不必为了难得的休憩如此苛责自己,然而黎恩依旧难以释怀。

确切地说,是无法摆脱那种强烈的心虚感。尤其是在看到尤西斯的背影时,那种感觉就越发浓烈了。

唉,真是的,明明和尤西斯约好了事情一办完就来找他的,结果却在别人的膝盖上睡觉……真是太对不起尤西斯了。黎恩一边无意识地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翻动着书页,一边在心中深刻地做着这样的自我检讨。

……等等。

黎恩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就在这一秒,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问题。

做出了那样的举动,按理来说,应该首先为唐突了女性而感到不安才对吧。可是为什么——自己最为内疚的对象,却是尤西斯呢?

霎时间,黎恩心跳如鼓,他紧紧地攥住手里的书本,感到冷汗不一会儿就浸满了掌心。出口似乎就在前方,只要再稍加思索便能得到答案,这令他在害怕的同时又有些兴奋。

来吧,别再犹豫,只要跟随自己的内心——

黎恩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

“你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黎恩动用了全部的精神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惊叫着把手里的书扔出去。睁开眼睛,面前的友人正皱着眉头盯着自己,双臂环抱在胸前,把不愉快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

“进了房间也不跟主人家打招呼,还擅自翻动起别人的东西,这就是你的做客之道吗?”

“……对不起。”黎恩诚恳地表达着自己心中复杂的歉意。尤西斯“啧”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

“算了,早就料到你会翻出那本书来看。”

被他这样一说,黎恩才意识到自己平白将这书拿在手里这么久,却连它的标题都还不知道。他低下头,看见封面上赫然印着“帝国新车年鉴”六个大字。

“这是……”黎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网罗了帝国发售过的所有车型的杂志……好厉害啊!难不成尤西斯也对机车有兴趣?”

“……有兴趣倒也谈不上。”尤西斯将脸转了过去,“前一阵不是把你的机车从学院里运了过来放在这里保养吗。既然这样,当然要掌握一些相关的知识吧。”

可是,保养的工作不是应该由专业的技工负责的吗?尤西斯没有必要亲自学习这些知识吧?

由于尤西斯的态度实在是太过理所当然,因此像这样的疑问黎恩并没有问出口,只是暗暗地享受着心中莫名的小小喜悦,翻阅起这本刊物来。

“啊,这个配色感觉很不错呢,可以作为参考。”黎恩一面说着,一面掏出手册奋笔疾书,“……好,这么一来,机车的涂装配色就集齐了!”

“虽然不太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有帮上忙就好。”

“我很喜欢这款涂装哦,打算回去就试试看。”黎恩微笑着把手册收进怀里,“涂上这个配色的话,机车就好像变成了尤西斯专属的一样。”

“……”

“怎么了吗?”黎恩奇怪于好友的默不吭声。

“没什么。”尤西斯的脸色似乎比先前柔和了一些,“有空的话,就来一起骑马吧。有个想要你陪我去的地方。”


两人纵马来到奥洛克斯峡谷道上那片较为开阔的山顶,心中都是感慨万分。上次由于特别实习来到这里讨伐魔兽仿佛只是昨天的事,正是因为黎恩在那时挺身而出,两人才会在那个不眠之夜里开始畅谈交心。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座小小的山岭可以说是两人友情开端的场所。

而此时此刻,虽然尤西斯什么都没有说,但黎恩很清楚他邀请自己来到这里是想做什么。对于青春期的少年而言,除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还有什么更好的东西能够一扫心中的郁结之情呢?更何况,以尤西斯那样不服输的性格,想必一定不会认同上次两人比武的结果。

想到这里,黎恩不禁微笑着望向尤西斯,并且毫不意外地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笑意。四目相对,两人一齐跳下马来,拔出了腰侧的佩剑。

“放马过来吧!”



最终,两人肩并着肩,汗水淋漓地躺在草地上,回味着方才战斗的余韵,都觉得畅快无匹。黎恩有点想偷偷窥视一下尤西斯的表情,尤西斯却忽然开口了。

“想必你也知道,我已经成为克鲁琴州的代理领主了,父亲的职务,目前暂时交由我全权负责。”

“嗯,驻扎在公爵府的军官先生告诉了我这件事……他们似乎对尤西斯很期待的样子。”

“不错,正是他们建议让我来接替领主之职的。”尤西斯短促地笑了一声,“虽说我是个贵族子弟,但毕竟出身特殊,又和VII班一起帮过他们不少忙。所以在他们眼里,作为领主的我应该是个相当符合改革派利益的人物吧。”

“尤西斯……”黎恩侧过身望着他,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尤西斯总是这样,习惯从最为实际的角度出发去评判他人,有时会显得格外不近人情乃至冷酷。若是换了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黎恩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不要想那么多”“并不是人人都那么复杂的”,但是现在……黎恩并没有自信能说出那样的话语。

好在尤西斯似乎也没有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做更加深入的探讨,他停顿了片刻便继续说道:“为此,我咨询了艾尔巴雷亚家的家庭律师,被告知在这种情形下,要想出任代理领主,就必须取得父亲亲笔签字的授权书。”

黎恩不禁轻轻地“啊”了一声,以艾尔巴雷亚公爵的性格,要去向他讨要这样的东西,其难度可想而知。想到尤西斯在这个过程中可能遭受到的嘲讽和刁难,黎恩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用不着那么紧张。”尤西斯瞥了他一眼,“虽然中间有些波折,但总体上还算顺利,父亲也乖乖地在授权书上签字了,可以说是免去了许多麻烦。只不过……”

“只不过?”

“父亲在最后签字的时候,双手抖得很厉害,额头上也有了不浅的皱纹……就是在那时,我突然意识到——父亲他……好像已经老了。”尤西斯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息着自己略微颤抖的声音,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事到如今我居然还对父亲心怀同情,真是懦弱得可以。”

“没有那种事!”黎恩突然用力喊道。音量之大,连他自己都有些吓了一跳。尤西斯更是瞪大了眼睛,不明所以地望着将手支撑在自己身侧,表情十分严厉地俯视着自己的黎恩。

“说什么懦弱……对自己的父亲有怜悯体恤之心,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吗?没有这种心思的人才是可怕的怪物吧!不要为了这种事苛责自己啊……”

黎恩的拳头轻轻地砸在尤西斯耳朵旁边的土地上,尤西斯闭上眼睛,发出了几不可闻的呢喃。

“是吗……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兄长……毫不犹豫地背弃了父亲的您,又是怎么想的呢……”

“尤西斯……?”黎恩俯下身来,想要将那轻声的言语听得更清楚一些,但尤西斯摆了摆手,再睁开眼时,已经又恢复了平时那种略显冷淡的表情。

“好了,汗也流得够了,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吧。”尤西斯一面说着一面准备起身,然而就在这时,手臂却被黎恩按住了。

黎恩迎着好友疑问的目光抿了抿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抱歉,有件事情我无论如何都想问。”

“……你说。”

“唔……就是,先前去找尤西斯的时候,感觉尤西斯好像心情很差的样子。当然,经历了那样的事,情绪肯定是好不起来啦……但是总觉得,不止是因为那个……。”

面对着尤西斯有些错愕的神情,黎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啊,抱歉,这大概算是打探尤西斯的隐私了吧。可是走进尤西斯房间,看到你的背影的时候,感觉你好像在生我的气一样。我……作为尤西斯最好的朋友,如果在朋友度过艰难的时刻,不仅没能帮上你的忙,反来惹你生气的话,那就实在是太糟糕了。所以,”黎恩做着深呼吸,双手诚恳地扶上了尤西斯的肩膀,“如果我有哪里做得不好,让你感到不快的话,请你务必告诉我。”

“……噗。”

“诶?”
这一次,目瞪口呆的人变成了黎恩。眼看着身下的好友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笑声也越发响亮,最终甚至笑到不得不伸手去眼角擦拭眼泪的地步,黎恩无奈地叹了口气。

“有那么好笑吗……”

“抱歉。”这样的行为举止的确是有失贵族风范了,因此尤西斯收敛起神色来向黎恩道歉,“只是觉得实在是败给你了……这么羞耻的台词也能毫无障碍地说出口。”虽说设法止住了笑声,但他脸上的笑意无论如何也无法消去。

“……那么,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吗?”黎恩近乎赌气地问道。

“那个啊……你不必在意,与其说是生你的气,不如说是我自己和自己闹别扭而已。”

话是这么说,然而尤西斯也很清楚到了这个地步自己是非得讲明白不可的了。望着上方神情执拗的友人,他轻轻叹息了一声。

“其实是因为……先前往窗外看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你躺在艾玛的膝盖上睡觉,那时候忽然间有些生气。大概就是……我这么忙碌劳累,凭什么你却在一边逍遥舒坦地醉卧美人膝……那样的心情吧。”

说着说着,尤西斯不由自主地将脸侧到了一旁。即使这会暴露他正在发热的耳朵根,也总比正面承受黎恩此刻异样的目光要好。

“抱歉,只是我自己过得不愉快而已,明明跟你没有关系,没有任何道理责备你。的确是很自私的心理,我也好好反省过了,所以现在已经没事了。”

“……不是的。”

“……什么?”

尤西斯微蹙起眉头,疑惑地注视着黎恩捏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尽管手上的力度很大,黎恩的声音却十分温柔。

“才不是什么没有道理的要求。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呢……尤西斯的苦恼也好,快乐也好,我都该……不,我都想一起分担啊,绝对不是跟我无关的事情。因为……因为……”

到底是因为什么,黎恩自己也说不上来。他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充盈在胸口,好像要爆炸了一样,又是满足又是痛苦。如果更接近尤西斯一点的话,或许能够找到出路吧……黎恩有这样的感觉。他突然发现,两人早就靠得很近了,只要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到尤西斯的头发和嘴唇。而尤西斯的眼中,也同样闪烁着某种不知名的光辉。黎恩凭着直觉知道,现在自己的眼神,一定与尤西斯是一样的。

尤西斯……

视线已经全部被尤西斯的脸占据了,黎恩突然想起了在悠米尔一起制作红豆馅饼时尤西斯的侧脸,以及那时从尤西斯的嘴边揩下来,被自己不假思索地放进嘴里吃掉了的一小团奶油,那是非常单纯又浓厚的香味。仿佛被记忆中的味道蛊惑了一般,黎恩慢慢地俯下身去。

尤西斯的身上,一定有着比奶油更加纯净的香气吧。

只要再近一点……再近一点就可以……

“咳咳!”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黎恩本能的动作,他茫然地低着头,看见了正捂着嘴,咳嗽得面色通红的尤西斯。

“咳咳……不好意思,大概是被地上扬起的尘土呛到了。”尤西斯一面说,一面直起身来,“那么,也聊得差不多了吧,要不要回去?”

——!!!

黎恩像是触了电一样,惊恐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我,我,我在想什么啊!!居然,居然差点就……!!

差点就怎么样呢,黎恩不敢再想下去了。正被震惊、羞耻和愧疚之心折磨着的他,觉得就连在脑海中说出自己方才正准备做的事情,都是对好友和两人友情莫大的亵渎。

“说,说的是啊,舰上还有很多物品存量下降了不少,得赶紧回城里补充才行,没有闲工夫在这里晃悠呢,哈哈哈哈哈哈!”

黎恩也顾不得自己的语调是否自然,匆匆忙忙地一口气说完之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像逃跑似的转过身,往回城的方向快步走去。内心慌乱至极的他,早已无暇察觉“为什么自己的言行如此错乱,尤西斯却并未出言询问或是嘲讽”这样的问题。当然,也就更不可能察觉在他背后,尤西斯正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好友的背影。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黎恩。”

那声音融化在了风里。

(END)


首先感谢阅读和观赏!

其次呢,就是像开头说的那样,我和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准备出黎尤本啦!

不知不觉间,从玩上闪轨至今已经两年多了……真是不可思议。

这两年间,我们遇见了许多奇妙的事情,也在二三次元都经历了不少挫折,也有心灰意懒觉得再也写不动文出不动本的时候。

但是两年过去,对于尤西斯的爱意并没有丝毫的减弱。在校门前盛开的莱诺花树下遇见尤西斯,仿佛只是昨天的事情一样。

因此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坐下来出这个本。

本子的内容嘛,就像先前说的那样,会收录我们两个至今为止写的大部分原作背景黎尤文!因为都是在一个世界线底下的,所以按时间顺序排列出来就是两个人甜甜的恋爱史啦!

此外也会有新加写的篇目~字数总计有10W+!是个砖头本呢(。staff阵容已经定好了,文也已经脱稿了,已经进入插图和封面的准备阶段啦,预计在今年12月的CP21上发售,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关注11月的终宣,更具体的发售信息会在那时候公布!

回想起来,刚入坑的时候就曾经发下过“我要写上十万字的黎尤,这样就可以给大家造成黎尤有文看的错觉了”这样的宏愿,如今我们两个一起出了十万字的本,这宏愿也可以算是达成一半了吧!另一半也会继续努力的!

因为圈子和cp太冷门,本子的印量肯定不高(注定赔钱),但是我们会努力做得很漂亮的!所以拜托大家多给我们一点关注吧!嗷嗷嗷!爱你们!=3=


P.S. 黎恩在尤西斯的房间里翻到了机车杂志并获得新的涂装配色是游戏里真实发生过的事!见下图(渣屏拍勿怪):







当时玩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震撼了!!!在遇见黎恩之前都没听说过机车这种东西的尤西斯居然会在自己房间的书架上放什么机车年鉴大全!!还什么网罗了所有导力机车的车型!!!这这这,他真的,好爱好爱黎恩啊!!!……

评论(19)
热度(32)
  1.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烟火流星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不知道闪3会怎么样,但是我们终于正式决定出本啦!请还在坑里的南极人们一如既往地给我们一些关爱吧!...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