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翔/周/杜/吴】离婚系列番外 · 暖冬(上)

上次说的那个翔翔和小周的番外,因为肯定要写,所以直接放出来啦~本子里新收录的番外大家可以继续在双鬼和策周之间选,哇哈哈!


====================

(上)

孙翔自忖自己绝对算不上是什么好学生,即使他高中废寝忘食地刻苦两年最后考上了本地最好的大学也算不上。证据就是,进了大学之后他失去了学习的动力,立马又恢复了死宅的本质。PSP和NDS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不说,更离谱的是还在宿舍添置了一台显示器,天天打PS3。

“啊啊啊你个家就在本地每周末都能回家打游戏的混蛋,为什么还要在宿舍装PS3啊!没有人性的土豪!”跟他同寝室的杜明抱着头哀嚎。

“切,买来还不是有一半都给你玩了!忘恩负义。”孙翔嗤之以鼻。

“话虽这么说……但我现在不是玩不成吗!”杜明双目含怨。

此时正是冬日,窗外已经入夜,两人都窝在宿舍里,幸运地免受了寒风吹拂之苦。所不同的是,杜明正端坐在书桌前,捧着一本托福单词苦读,时不时被冻得哈气呵手,孙翔却半躺在床上,被棉被裹成个团,几乎看不见人影,从杜明的角度看过去,只能依稀望见露出被子一角的手柄,还有屏幕上折射出的绚烂光影。

也难怪杜明要心理不平衡了。

“嗷嗷嗷!这还让人怎么学习嘛!”杜明索性把书一扔,嚎啕起来。

“吵死了!”孙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嫌我干扰你,那你上图书馆去啊!”

“是不是人啊!”杜明难以置信地指着他大叫,“外面六级大风,温度都零下了,你居然要在这样的寒夜里把我赶出去!”

“那有什么办法!我又不能把PS3带出去打。”孙翔居然还一副勉为其难的语气。

“不要说得好像如果PS3能带出去你就会出门一样啊!”杜明吼叫着吐槽。然而咆哮归咆哮,今天的学习任务确实没有完成,在宿舍又会分心,他叹了口气,觉得除了躲出去以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解决方案,只好唉声叹气地开始拾掇书包,但收拾到一半,又想起一件十分要紧的事:“不行啊!我一会儿背完单词要练口语的,只能在宿舍了……”

话音刚落,孙翔就一骨碌从棉被团中爬起了身来:“我还是带着PS3出门去吧!”想到杜明那一口标准的赵丽蓉式英语,他满脸都是惊惧。

“我靠!有没有同学爱了!”杜明扑过来狂掐他的脖子,“翔翔不是人!我要跟你离婚!”

“本来就没跟你结过婚好伐!”孙翔一边狂吐一边使劲把他往外踹,“恶心死了,不要过来!”

杜明被这一踹,踉跄了几步,刚好扶到床边的椅子,顺势就坐下了,而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很严肃地望着孙翔:“我说翔翔啊,咱们说真的,你不考虑也报个交流项目嘛?我觉得你英语不错诶,考托肯定没问题的。到大三大四学校不设英语课,不出国练练的话英语肯定就要荒废掉了,怪可惜的。”

“不要,好麻烦。”孙翔不以为然地再度抓起了手柄。

“……那你就像现在这么天天打游戏是要怎样!你就没点人生规划吗!”

“我有人生目标的啊!”孙翔握了握拳,“我的目标,就是毕业之后找份工作……”

“嗯嗯!”杜明用力地点着头,“然后呢!”

“然后赚够买游戏的钱,天天打游戏啊!”孙翔踌躇满志。

杜明差点没昏厥:“那跟你现在的生活有什么区别?!”

“所以现在我的人生目标已经实现一半了!”孙翔激动地说,“另一半是自己赚钱,这个等到毕业后就能办到了嘛,不难!”

“啊啊啊,你怎么就这么胸无大志呢!”杜明恨铁不成钢地抓着他使劲摇晃。

“你好烦啊!”孙翔一把打掉他的手,“你到底出不出门!你不走我走!”

“我听说你们院今年的交流项目很不错的啊!”杜明仍旧不死心地游说道,“有全额奖学金,学费都不用自己掏的。去的是很好的学校,地点也棒,波士顿诶!我报的那个项目也是去那,风景漂亮生活也方便……”

杜明继续滔滔不绝地说着,后面的内容孙翔却丝毫没听进去,他的注意力全被那个地名吸引了:“波士顿?”

“是啊是啊!”杜明兴奋地大力点头,“咱俩一道去,还能合租房子省钱!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诱惑力!”

“好,干了!”孙翔立刻拍板。还没等杜明反应过来,他就伸手关掉了PS3和显示器,把手柄一扔,跳下床大步迈到书桌旁边,一屁股坐在杜明先前坐的椅子上,捡起那本托福单词书看了起来。翻了两页才忽然想起什么,扭头问道:“要报那个什么项目,是得看这个书没错吧?”他只知道杜明最近张罗着要申请法学院的赴美交流项目,天天捧着这书准备考试,至于要考的是什么,具体考啥,他是全无印象。问出这话好半天没得到回复,孙翔不耐烦地探头一看,杜明还坐在他的床上目瞪口呆,已然石化:“是要复习托福没错……不过翔翔你行动力也太高了点吧!从废宅到学霸,中间怎么一点过渡阶段都没有的?!”

“托福……那是啥?”孙翔一脸茫然。

“就是我在备考的东西啊!我天天跟你说的,你连个名字都没记住吗?!”杜明又想上来掐他脖子了。

孙翔当然记不住,杜明天天念叨一大堆,他统统左耳进右耳出,还知道杜明要考的是英语已经不错了,就这还多是托了杜明那惊天地泣鬼神的点头噎死摇头肉来是康姆去是够的福。虽然也没什么愧疚之心,但现在自己也需要准备,那就不一样了,当即挠了挠头,提议道:“那……你再说一遍呗!”


直到来年春天考完托福递了申请书,杜明也没能搞清孙翔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一百八十度地改变了主意。想来想去,促成孙翔态度转变的就只有“两人一起去波士顿”那句话,而孙翔显然也是对去波士顿最感兴趣。为什么呢……杜明在心里暗自嘀咕着。平常可没觉得孙翔对波士顿特别有爱啊,这时刺客信条3还没出,他打的那堆游戏里也没有哪个是以波士顿为背景的,真是不科学。

难道……难道重要的不是地方,而是人?!其实孙翔是为了跟自己去同一个地方,才果断地下定了那个决心?!平常死宅成那样的人,说干就干,忽然间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天七点出门十点回宿舍,就这么泡图书馆泡了三个多月,实在是太吓人了。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话,那……那说明孙翔其实是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吧?!

脑洞大开的杜明,顿时看孙翔的眼神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一直觉得孙翔挺GAY的,虽然没露出明显的迹象,但这么可爱又从没交过女朋友的男孩子怎么看都是个基佬没跑了,然而杜明自己可是实打实的直男。为此他苦恼了好一段时间,思索要怎么才能婉转地拒绝孙翔又不伤到他的心。以孙翔神经大条的程度,要做到这点可着实不容易,杜明想方设法明示暗示了数次,均以失败告终,孙翔很明显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你妹,说好的基佬的思维情绪都很敏感呢!这跟传说中的根本不一样啊!!杜明在心中流着泪嘶吼。不过他生活态度一贯乐观,立刻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自我安慰孙翔身为基佬,既然连这些都看不出,说明他对自己也还没有迷恋到难以自拔的程度,那么未来也不至于受伤很重,既是如此,也就不足为惧。

看哪,翔翔只要像现在这么灿烂地笑着就好了。杜明注视着爱不释手地把项目的录取通知信拿在手上翻过来倒过去看的孙翔,丝毫没觉察到自己的眼神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十分慈爱,让孙翔不明所以地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而此时的孙翔一脸亢奋,满心满脑所想的事情就只有一件:终于,终于可以成功把周泽楷吓一大跳了!

没错,这就是孙翔报名参加这个交流项目的全部动机。

为了完美地达成这个目的,孙翔在这件事上口风十分的紧,家里人谁也没告诉,直到通知信入了手才拿回家往桌上一拍,宣布他再过不久就要飞往波士顿,进行为期一年的交换。他爷爷奶奶一听,险些没昏过去,他爸妈虽然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心态就有些不一样了:孙翔上大学之后吊儿郎当的状态他们其实也一直瞧在眼里,虽然心里不舒坦,可是一来毕竟才大二,二来孩子年纪大了离得也远了,更加难管,因此也只能是干着急。没想到儿子忽然就不声不响捞了个出国交换的机会回来,而且去的还是美国排名不错的学校,两人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更多的却是感到欣慰,觉得儿子长大了,会自己拿主意了,当即劝服了爷爷奶奶,而后四个人一道开始张罗打点孙翔的行程。

“波士顿很好的呀,楷楷不是就在那里上学的嘛!”孙翔妈妈兴奋地一拍掌,“可以让楷楷多照顾照顾的呀,要不要我们现在就打电话给楷楷说说?”

“打吧打吧!”另外三个家长纷纷赞成,“他那里现在是晚上,时间正方便的呢!”

“不——行!!!”孙翔一个猛虎扑山,扑上前去死死把电话抱在怀里,警惕地瞪着家长们,“谁都不许给周泽楷打电话!”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他妈妈急得直跺脚,“到时一个人出国,人生地不熟的,正好有哥哥在那边,让他多帮帮你,又有什么的了?害羞什么呀!”

孙翔当然不能让家里人打这个电话,他的计划是亲自飞到波士顿去吓死周泽楷,为此已经勤劳准备了四个月,决不容许在这个关头功亏一篑,索性脖子一梗,嚷嚷道:“一个人又怎么了?当初周泽楷不也是一个人出国的嘛!他行,我有什么不行的?”

“这小子还挺有骨气。”孙翔爸爸首先动容。

“哼!”孙翔从鼻孔里往外喷气,“总之,总之不准你们告诉他!对了,也不准告诉嬢嬢和姑父!不然……不然我周末就不回家了!”

四个大人面面相觑,对孙翔的这个威胁很是哭笑不得,不过最终还是答应了他,向他保证一定不会把消息走漏出去。孙翔得到这个担保,满意地抱着电话回房间去了,他爷爷奶奶留在原地忧心忡忡地拉着他爸爸:“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让翔翔到那边一个人嘛?”

“而且这也算是家里的一桩大事,我们瞒着姐姐姐夫,是不是不大好啊!”孙翔妈妈从另一个角度提出了担忧。

“没事,咱们等他飞了再联系楷楷和姐姐姐夫嘛,到时他也没办法。”孙翔爸爸微笑道。

孙翔对他爸爸这个略显奸诈的打算丝毫不知,好在这也并没影响到他的计划,在浦东机场登机后,他坐在座位上略一犹豫,还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周泽楷的电话,心想也不要把他吓得太狠了,还是给人家留出一天左右的缓冲期比较厚道嘛!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从大洋彼岸传来了周泽楷有些惊讶的声音:“孙翔?”

“哼哼,周泽楷,你听了可别吓坏哦!”孙翔得意洋洋地说,“我现在已经登机,再过二十三个小时就到你们那的机场啦!”

周泽楷显然是真的吓了一跳,发问的声音都有点儿颤,当然也有可能是电波失真的关系,不过这种解释自动被孙翔从脑海中屏蔽了,他现在简直满意极了,半年的刻苦用功啊!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唯一遗憾的就是看不见周泽楷的脸。哎呀,傻了吧!刚刚应该直接打视频的,孙翔懊悔不已地猛敲自己脑袋。

“哪个机场?”周泽楷问道。

“什么哪个的……我也不记得具体名字啦,那个词怪怪的,不过波士顿不是就只有那一个机场吗?”孙翔疑惑道。

周泽楷沉默了半天,幽幽地说道:“我不在波士顿……”

“卧槽?!”孙翔整个人都跳了起来,要不是已经系上了安全带,搞不好要在顶棚上把头撞出一个大鼓包,“你怎么会不在的?你学校不是那儿的吗?!”

周泽楷很是无语:“我毕业了……”

“你妹……”孙翔整个人都瘪了。对啊,自己高三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研一了,研究生才两年,现在自己即将大二升大三,周泽楷可不是早该毕业了吗!孙翔其实也不是不知道周泽楷工作了的事,但大概是因为他们从小就一直在上海生活,读书也好,未来的工作也好,都不会离开上海,所以潜意识里也想当然地认为周泽楷在美国工作和上学都是在同一个城市,殊不知这般经验主义可就吃了大亏。孙翔不知所措地握着手机,一瞬间几乎欲哭无泪,刚巧这时空姐过来提醒乘客关闭电子设备,他无精打采地对着电话那头随便招呼了一声就关了手机,而后一头顶在前面的座椅靠背上,又慢慢地滑了下来,蔫得像根霜打的茄子。

忽然,坐在他旁边的男生探了头过来搭话道:“同学,你也是去波士顿吗?哎,叫你同学没错吧?我觉得你看样子就是去那边念书的啦。”

“是啊。”孙翔胡乱应道,“去交换的。”

“哇,这么巧!我也是去交换的。”那男生兴高采烈地说道,“你该不会也是F大的吧?”

“哦?你也是?”孙翔终于提起了一点精神。同学校的人坐到了相邻的座位,这还真是有缘。

“可不是吗!”那男生眉飞色舞地向他伸出一只手,“我叫吴启,是学CS的。看来咱们坐这趟飞机不会无聊啦!”

果然就如吴启所料,同龄又同校的男生本来就有很多共同话题了,更别说吴启是个码农,对游戏的痴迷比孙翔也只多不少,虽然两人专攻的领域有所差别——吴启打PC游戏更多些,孙翔却是个家用机党——但交集也已不小,何况吴启从编程的角度出发,对游戏有许多孙翔此前从没接触过的崭新见解,简直打开了孙翔的新大门。两人说累了就掏出PSP一起玩几把,玩累了就继续聊,就这么说说玩玩了一路,居然都没怎么睡觉,直到在波士顿下了飞机开始排海关,才惊觉他们二十余个小时没睡了,相当于通宵了一宿——眼睛都红通通的。亢奋的时候不觉得困,可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再加上时差的影响,睡意就排山倒海地袭来,两人同时打了个大哈欠。

“赶快……赶快去到住的地方。”吴启哈欠连天,模模糊糊地说,“先不管别的,趴床上睡一觉再说……”

孙翔也连打了数个哈欠,泪眼朦胧地表示同意。两人询问了彼此的住址,发现租的都是大学的宿舍,就住在一幢楼里,这下更方便了,出去直接拼一辆出租车就是。好在海关队伍也不长,两人很快出了关,满心欢喜地向外走去,然而走着走着,孙翔蓦地停下了脚步,满脸惊愕地把眼睛揉了又揉。

前方那个正向着自己快步走来的身影却依旧没有消失。

“……周泽楷?!”那人走到跟前,孙翔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不在波士顿了吗!”

“开车过来了。”周泽楷简洁地答道。

“……你那边开过来要多久啊?”

“五个小时吧……”周泽楷说。

“卧槽……”孙翔有些愧疚,声音逐渐小了下去,“用不着这样吧……”现在时刻将近中午,开车过来花了五个小时,也就是说,天刚蒙蒙亮,周泽楷就爬起来了。

“没事。”周泽楷笑了笑,“周末有时间。”他一面说,一面歪过头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吴启。吴启人机灵得很,没等他开口询问,便自我介绍道:“您好,我是孙翔的同学,叫吴启!”

周泽楷点点头,孙翔同时也向吴启介绍道:“这是我表哥,周泽楷!”

“表哥好帅喔!”吴启马上惊呼道。立刻,他脑门上就挨了孙翔一记暴栗:“你神经啊!大男人犯花痴,恶心死了!”

吴启在最困顿的时候吃了这一发暴击,几乎眼泪汪汪。周泽楷有些局促地笑笑,类似这样的言语他不知听过多少回了,却怎么也没法适应,尤其当这句话还是被小表弟的同学说出来,就感觉更奇怪了,只好祭出万能的话题转移大法:“还有同学吗?一起坐车走。”

“没啦。”孙翔不屑地说,“傻逼室友明天才到。”明明最先跟他约好要坐同一个航班来波士顿的杜明,事到临头买票时却手滑订错了日期,这事儿被孙翔嘲笑了好久,殊不知杜明其实是心存顾虑,为免两人在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中由于共处一个密闭的空间而产生不必要的情愫,有意错开了两人的航班。就这事儿来看,杜明的思谋不可谓不深远。可惜,这等谋略,就远非是孙翔能欣赏到的范畴了。

“那就走吧。”周泽楷看了看吴启和孙翔的行李,他俩的箱包数量差不多,心知在这种场合,表弟是决不肯让人替他拖个箱子拎个包了,也就放弃了无谓的尝试,直接带着两人走进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车。孙翔和吴启着实是困得要死,尽管刚才周泽楷的出现令两人十分亢奋,却也不过是回光返照,终究抵不过生理机能的侵袭,上路之后没一会儿,两人就在后座上头靠头地睡着了。

车子行驶得平稳,两人的睡相也很安定,周泽楷从后视镜里望了望正打着小呼噜的孙翔和睡梦中不自觉地伸手挠头的吴启,关上车窗,把车内广播从新闻电台切到了轻音乐播放。

他的嘴角一直微微上扬着。


(TBC)


YAB正传里已经有过一次轮回ASSEMBLE,不过终究是只有一半,一直引以为憾,这篇里终于能把另外一半轮回集齐啦,开心得要爆掉!


注:赵丽蓉式英语这个梗年纪小的妹子可能没有接触过。如果有疑问,请看一看99年的春晚小品《老将出马》就明白了!赵老师在春晚上的最后一部作品……QAQ

评论(10)
热度(93)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