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翔/周/杜/吴】离婚系列番外 · 暖冬(中)

(中)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杜明站在客厅里惊恐地大叫,“碗都洗过了!桌子擦过了!地板拖过了!啊——连冰箱里都有菜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鬼叫什么啊!吵死了!”左侧关着门的卧室里传来了孙翔不耐烦的吼声。

“翔翔你快出来看看嘛——家里这是来了田螺姑娘吗?!”杜明锲而不舍地叫道。

时值周六,前一天晚上杜明利用周末难得的放纵,在一个PARTY上疯玩到下半夜,回到家精疲力尽,灯都没开就直接摸进房睡了,早上爬起来洗澡,才发现本来颇有些邋遢的房子被收拾得干净整洁焕然一新,顿时目瞪口呆。他和孙翔同住两年,彼此实在太了解了,很清楚他们两个就是打扫卫生,也是马马虎虎拿着抹布拖把随便扑腾一遍就算,决不可能清理得这么仔细,连灶台都擦过。

家里发生了如此近似于超自然的现象,也难怪杜明要惊悚了。

“你有病啊……”孙翔终于顶着一头鸟窝一样的乱发,踢踢踏踏地拉开了门。杜明无意中往门里张望了一眼,眼珠子立即掉了下来——房间里除了孙翔以外,还有一个男人!两人都穿着睡衣,显然是刚起床的样子,那人背对着门,在床边弯着腰,正在叠被铺床。大概是感受到了杜明的视线,他转过身直起腰,看见门口的杜明,便露出了一个微笑,冲他点点头,招呼道:“早。”

杜明张大了嘴,他的脑容量有点儿不够用。刚刚只看见这个人的背影的时候,“卧槽翔翔居然带男朋友回来过夜了?!”和“卧槽翔翔爱的居然不是我?!”这两种念头就交织着在他脑海中盘旋,构成了一股巨大的文化冲击,令他头昏眼花不知所措,然而待到这人转过来,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就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本能性的第一反应——妈蛋,怎么这么帅!

没天理啊!居然有人穿着睡衣还能这么帅,给不给广大男性同胞活路了!杜明满心悲愤。然而转念一想,这样的帅哥却是个GAY,可见上苍还是很眷顾我们这些普通直男的,便又释然。

他在这里心路九曲十八弯的,胡思乱想了一堆,自己是没怎么意识到,孙翔却早已不耐烦了:“杜明你把我吵起来又堵门口是要怎样?让路啊!老子要去洗漱好吗!”

“不是不是,翔翔你等会儿!”杜明连忙拽住了他,“你、你、你……他、他、他……”

他比划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孙翔两眼一翻:“那是我哥。”

“哦,原来不是田螺姑娘,是田螺大哥。”杜明很是激动。

“大哥你妹啊!这是什么恶心巴拉的称呼!”孙翔寒毛直竖,狠狠一脚踩在杜明脚上。

杜明抱着脚嗷嗷乱叫地四处蹦跳,却不忘礼貌地向房间里的来客打了声招呼:“翔翔哥哥好!”

“卧槽!你都多大的人了,装什么幼儿园小朋友!”孙翔青筋暴起。

杜明这才意识到这一声称呼似乎有歧义,急忙解释道:“又不是在叫你,不要太敏感!”

“那也不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孙翔继续捶打杜明。

“那就简化一下,叫翔哥!这样总可以了吧!”

“可以个头啊!这不还是跟叫我没区别吗?!”

“怎么会没区别!”杜明信誓旦旦地说道,“根本没人会叫你哥啊!”

“我日,杜明我要跟你决斗……”

孙翔和杜明扭打成一团,刚刚整理好床铺的周泽楷走出来看着两人,十分的无奈。稍一犹豫,他俩就已经跟两只小狗似的扭到了地上。周泽楷想了一想,走到两人旁边,低下头问了一句话,孙翔和杜明立即止戈罢战。

“中午吃什么?”周泽楷问道。

孙翔和杜明面面相觑,全无主意。

周泽楷努力忍着笑。在他眼里,这两人现在脸上的表情都像极了小动物,让人很想伸手揉揉脑袋,但他还是极力克制住了这个冲动。在同学面前揉孙翔的头,孙翔一定会翻脸,去揉孙翔同学的头就更不对了。周泽楷清了清嗓子,提议道:“买菜回来自己做?”

孙翔和杜明同时眼睛一亮,玩命地点头。他俩都对烹饪一窍不通,平时不是汉堡三明治就是泡面,吃得快要吐了,忽然间听到饭还可以自己做,着实是如聆仙音。

最后周泽楷开车带两人去了中国城,买了一大堆菜回来做饭。两个大学生都是自从出国后就没再吃过自家做的饭菜,这时在中国超市里看着菜就眼里直放绿光。杜明乐疯了,心想跟着孙翔果然有肉吃,以后绝对要抱紧孙翔的大腿,至于被哥们儿暗恋之类的隐忧,就让它随风去吧。没错,节操在中国菜面前,就是这么不值钱……

孙翔气疯了。周泽楷周末过来看他,周五下班之后开车到波士顿时已经挺晚了,偏偏周泽楷看他家里脏乱,还拉着他做卫生,两个人做扫除做到半夜洗洗睡下,孙翔简直心累,闭上眼之后还迷迷糊糊想着周末一定要好好睡个懒觉,再拉周泽楷在家里宅上一整天跟自己打游戏——自从高一之后,他高中两年发奋苦读,从没沾过游戏,后来上了大学重新宅起来,周泽楷却已经出国了,每年回国时间也都很短暂,因此这四年来,两人竟然从未在一块儿打过游戏,顶多偶尔PS3上联几把机,碍于时差,也总是打得不痛快——现在终于有机会再度面对面(在想象中)把周泽楷打得落花流水,孙翔别提有多激动了。妥善地计划好了周末两天的安排,孙翔梦里都在嘿嘿笑。

结果,大早上就被杜明一嗓子给吼醒了,懒觉没睡成不说,后来做起饭,隔壁的吴启还来敲门了。

“翔翔啊,后天due的作业借我看一下嘛!”吴启站在门口笑嘻嘻地说。

“哦,好啊!”孙翔也没多想,就把吴启迎了进来。结果吴启一进门,立刻抽着鼻子往厨房奔去:“哇塞,什么东西这么香!为什么闻着像是糖醋排骨的味道!”

“卧槽!你跟我根本不是一个专业好伐,要看哪门子的作业?!”孙翔这才猛然醒悟过来,“就是闻到了香味来蹭饭的吧!”

“这种小细节,不要在意嘛!”说话间吴启已经噔噔跑进了厨房,灶台前系着围裙的周泽楷闻声一抬眼,把吴启吓了一大跳:“诶,我就说你们怎么破天荒学会做饭了,原来是哥哥来了啊!楷楷哥哥带我飞!”

“你特么在乱叫啥啊!!”孙翔鸡皮疙瘩掉了满地,对着吴启就是一拳。

“干什么!干嘛揍我?!”吴启拼命喊冤。

“这么肉麻的称呼也亏你想得出来!从小家里一直让我这么喊他我从来不叫的好么!!”孙翔怒吼。

“那不是正好嘛!你自己都说了你从来不叫,那把资源让出来有什么不好!”吴启居然还在振振有词,“你看楷楷哥哥被人这么叫了也很高兴啊!”

孙翔扭头一看,周泽楷还真的在一边笑意盈盈,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不准笑!还有你,也不准这么叫周泽楷!就是不准!”

“好吧好吧。”吴启一口答应了,“唉,谁让咱们是好哥们儿呢,虽然你不讲理,但我还是改一改吧!那就叫楷楷哥好了!”

“……这不还是一样的吗?!”孙翔继续揍。

“这怎么一样!少了一个字,差别很大的好吗!”吴启语重心长地说道,“比方说,我叫你翔哥,和叫你翔哥哥,这能一样吗?不要让我一个工科生来教育你语文啊,我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你妹!”孙翔脸色铁青地冲到厕所去吐了。

“哎呀,翔哥哥这是怎么搞的,身体不要紧吧~~”吴启翘着个兰花指追在孙翔屁股后头喊。

“你等着,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厕所里模模糊糊地传出孙翔边吐边喊的吼声。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杜明被他俩的声响惊动,急吼吼地跑了出来,一看是吴启,顿时乐了,“你怎么也来啦?”

“杜明来得正好!快帮我堵住翔翔!”吴启叫道。

“你敢!杜明快帮我按住吴启!”孙翔在厕所里吼道。

虽然跟吴启认识的时间还很短暂,但就住在隔壁,都是中国学生,还都来自F大,三天两头地串门很快就熟了,吴启人又活络,杜明和他要好的程度其实还真不比和孙翔低多少。左右都是好哥们儿,当真是个令人为难的境地啊,杜明半点没犹豫,立刻果决地一伸手扭住了吴启的胳膊:“翔翔快来!我抓住他啦!”

“干得好!坚持!”孙翔像颗炮弹一样嗖地冲了过来。

“卧槽!杜明你这个阴险卑鄙的小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吴启拼命挣扎。

“呵呵,只怪你太天真,也不想想我和翔翔都是多少年的挚友了,想引诱我背叛翔翔,做梦!”杜明慷慨激昂地陈词道。

“我日,又是精神攻击……”孙翔小脸灰白地转头又去吐了。

“我呸!说得那么高尚,其实根本就是见利忘义吧!”吴启怒斥道。

“哎呀,没办法。”杜明在他耳旁悄声说道,“谁让翔翔哥哥会做饭呢!你就配合一下……”

“死吧,我跟你势不两立!”吴启和杜明扭打起来,随后孙翔精神稍复,也立刻加入战团,三人闹得不可开交。周泽楷走过来看到这副景象的时候也是无奈,只好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戳了一下,也不知道究竟是戳在了谁的身上:“吃饭了。”

“好噢!!!”世界瞬间和平。

四人在桌边围坐下来,周泽楷着实有些恍惚,说实话,他自从研究生毕业之后,在美国就没吃过这么热闹的一顿饭了,更不要说另外三人还都闹腾得很,就是研究生时代的十人聚餐气氛都没这么活泼。虽然自己性子安静,但周泽楷其实挺喜欢这样的氛围,更不要说那三个人都吃得狼吞虎咽,孙翔的两个同学还时不时夸张地表达一下被美味的食物感动得泪流满面的心情,身为做饭的人,这一幕带来的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周泽楷吃得很是开心。一顿饭吃完,吴启杜明孙翔都是肚皮撑得滚圆,把筷子一扔就仰面瘫在了椅子上,动都不想动。过了好半天,吴启才懒洋洋地踢了踢杜明的腿:“去洗碗?”

“好啊……”杜明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跟吴启相互搀扶,总算是从椅子上挣扎了起来。一看对面坐在周泽楷身边的孙翔依旧在直愣愣地望着天,对此全无反应,不由得对视了一眼,而后很默契地伸出胳膊,一道把孙翔揪了起来。

孙翔大怒:“为什么拽我?!”

“白吃了饭就该洗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啊!”吴启教训他。

“有你们两个洗碗还不够吗?”孙翔翻了个白眼。

“不行!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能让你一个人逍遥!”杜明和吴启联手把孙翔拖进了厨房。周泽楷见只剩自己一个人坐着,连忙站了起来开始收拾碗筷:“我也……”

“别别别!”吴启立刻扑过来,把他手里的碗盘都接了过去,“做了饭可不能再洗碗了,哥哥就好好休息嘛!再说这厨房也不大,四个人站不开的啦!”

杜明也随声附和,周泽楷就这么被硬生生地赶出了厨房,一路上频频回头张望,心里很是不安。据他所知,孙翔从小到大在家里那是标准的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没做过家务,今天这顿饭消耗的锅碗瓢盆着实不少,要小表弟来清理这么一大堆,周泽楷是十万个不放心,只能祈祷那两个同学洗碗水平不错了。不过看来这个希望也落了空,没过一会儿,厨房里传出“哗啦”一声脆响,显然是碗碟破碎的声音。

水池边上,吴启和孙翔咬牙切齿地联手掐住了杜明的脖子。

“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啊!”吴启痛心疾首,“那可是翔翔特意从国内带来的宝贝碗,从来不肯离身的!你要怎么赔他!”

“啊?有这回事?”这杜明还真不知道,此时听吴启这么一说,仔细一回忆,才想起每次吃饭,孙翔好像的确是一定要拿这个碗没错,这下也知道自己闯了祸,立即心惊胆战起来,“我……我不知道啊!那么可爱的小熊碗居然是翔翔的?!我平常没注意,还一直以为是哪个妹子来吃饭的时候落在这儿的……”

“谁、谁宝贝那种碗了!”孙翔就跟踩到高压电似的暴跳了起来,“那种小姑娘喜欢的玩意儿,我……我才不稀罕呢!对!我一点也不稀罕!”

吴启和杜明都十分同情地望着他,两人用目光交流了一下,都觉得孙翔已经够惨的了,既然他自己还要这么死撑着,作为朋友当然就不要再戳穿他了。三人默默地蹲下来收拾起了碎片,孙翔的脸色越发阴暗沮丧,那神情简直就好像在埋葬一只养了好久的小鸡,令吴启和杜明颇为不忍,杜明连提议要赔钱都不好意思了,一看这碗就明显是精神意义远远高于财富意义,钱又赔得回什么?只好当下暗下决心,这一整个学期都要把家里的家务承包了,以此补偿孙翔。

这时周泽楷也进门来了,瞥了一眼地上那堆碎片,顿时愣住,低头看向孙翔:“这个碎了?”

“对啊,你自己不会看嘛?”孙翔无精打采地说。

周泽楷没再说什么,摸了摸孙翔的头,就跟三人一道收拾起来,之后却是和孙翔一起被吴启和杜明赶了出去,虽说少了一个人,但其实洗碗的工作,两人分摊的确是够了,外加不再吵闹,碗盘很快就洗完了,吴启和杜明出了厨房,都是成大字形往客厅里一块小地毯上一躺,吃得饱,午后阳光又好,两人都是困意十足,没过几分钟,居然相继沉入了梦乡,打着小呼噜睡得香甜。

孙翔在一边看得十分无语,周泽楷还拉他去卧室里拿被子。

“切,管他们呢!打碎我的碗还有地毯睡,不给他们睡地板就不错了。”孙翔满心不情愿地一面嘀咕,却还是跟周泽楷一起抖开被子,盖在了那两人身上。而后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孙翔依旧是一脸闷闷不乐,周泽楷低头在手机上翻了一会儿,戳了戳孙翔,把手机上一张照片亮给他看。

孙翔一看,立刻瞪大了双眼:“你……你从哪儿拍来的!”

屏幕上,赫然是先前被杜明打碎的那个小熊碗!

但,背景却不是孙翔所熟悉的任何一个碗橱。孙翔正百思不得其解,转念一想,却忽然明白了过来,记起这个碗是自己十岁那年的生日礼物,他和周泽楷生日离得近,家里大人们看着有趣,就一式买了两个,另一个自然是给了周泽楷。

“这是你的啊?”孙翔问道。他的那个碗除了这次出国以外,从来没有出过家门,既然这张照片的背景不是他家,那自然只能是拍的周泽楷那个碗了。

周泽楷点点头:“下次去我家给你。”

“那也要一年以后了吧……”

周泽楷摇摇头:“下周就可以来呀。”

“诶?在你美国的家里?”孙翔惊讶极了。

“是呀。”周泽楷笑了。

孙翔望着他的笑颜,忽然间浑身都暖洋洋的,想到周泽楷也跟自己一样,把那么一只碗漂洋过海带来了美国,心里就不知怎的,跟喝了蜜一样甜。他犹豫片刻,戳了戳周泽楷:“喂。”

“嗯?”周泽楷转过头来看他。

“被,被叫那个……”孙翔的视线在地上的吴启和身边的周泽楷之间反复游移,“真的就那么高兴吗?”

这句问话意义相当不明,周泽楷却还真的听懂了,他想了想,老实地承认道:“你从来都不叫的嘛。”

“谁说我不叫!”孙翔恶狠狠地说,“你给我听好了……”他再三确认过吴启和杜明依然打着呼噜,这才凑到周泽楷耳朵旁边,用细如蚊鸣的声音,凶巴巴地说出了那四个软软的字。

周泽楷讶异地睁大了眼睛,回过头看见孙翔那一脸气鼓鼓的,不甘中又似乎含着些期待的神情,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揉揉孙翔的头发,笑容化在了秋日的阳光里。


(TBC)

评论(11)
热度(102)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