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策周翔】YAB番外 · 游园(END)

度假归来,重新开始码字。大家圣诞快乐呀!圣诞节就来个应景的圣诞特别篇好了><

策周翔三人互动,CP自由心证。《Young and Beautiful》番外,非平行世界设定。


==============

哗啦——

平平无奇的声响,却是吴羽策此刻最为痛恨的声音,随着这一声,原本黑沉如夜的房间里蓦地透进了一室的阳光,在吴羽策的被子上投射出漂亮的格纹。

可惜,眼睛都睁不开的吴羽策,对这副美景是半点欣赏的心情都没有。凭借阳光刺过眼皮的感觉就知道,现在距离他平日起床的时间怎么也还有两三个小时。没有课的日子却不能睡到自然醒,世界上没有比这更令人悲愤的事了。吴羽策从喉咙里迸出一声痛苦的低鸣,一头钻进了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丝合缝滴水不漏。

不幸的是,拉开窗帘的这个人显然已经在叫吴羽策起床这个任务上刷取了极高的经验,深知以吴羽策的武力值,跟他抢夺被子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因此也没来施展掀被子大法,只是在被团外面左戳右挠,虽然隔着一层被子,但这么无差别攻击总有挠到吴羽策痒痒的时候。

这一痒可就很讨厌了,痒痒起来没个头,而且一痒就忍不住要发笑,越笑越是清醒,以致睡意全无。吴羽策有心想一脚踹过去,可是一来脑袋还蒙在被子里目不视物,要命中目标难度太大,二来也着实是下不去手,最终只能愤怒地从被团里冒出头,正对上周泽楷的视线。

四目相对,周泽楷的眼睛无辜地眨巴了两下。吴羽策十分无语,他起床气再重,也没法对着这么个眼神发火,只好把冲到喉咙口的吼叫咽了下去,无奈地坐起身来:“叫我干嘛?”

“出门了呀!”周泽楷说。

“这么早……”吴羽策砰地倒回床上,“再睡一会儿。”

周泽楷急了,上来拼命拉他:“难得出来玩的嘛。”

“去哪?”吴羽策半闭着眼睛问。

“迪斯尼呀。”周泽楷答道。

话音刚落,吴羽策就彻底把脸埋进枕头打起了呼噜,以示自己不起床的决心。周泽楷委屈极了,蹲在床边戳他胳膊:“很好玩的嘛……”

“有什么……”吴羽策话还没说完,咔哒一响,门锁开了,砰的一声,有人风风火火地撞了进来:“喂喂,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哇靠,不是吧,策哥连床都还没起?!抓紧点啊,我们今天可是要去迪斯尼的!”

“……好玩的,都是给小孩子准备的玩意,那些卡通动画,超过八岁的人谁会看啊。”吴羽策不为所动,依旧坚持着把方才那句话说完了。然后就见冲进房来的那个人脸色一变,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浑身都僵直了。

眼前这张稚气未脱的脸,虽然不是熟人,但一定在哪里见过。对了,是周泽楷的表弟,叫孙翔的。吴羽策这才想起,前两天学校刚刚放假,自己和周泽楷结伴出门旅游,周泽楷的表弟也一道跟了过来。记得他才刚上高中吧……吴羽策心想,还是个小孩子嘛,这样的话,嚷嚷着要去迪斯尼乐园这种地方也就可以理解了。尽管在吴羽策的印象中,自己中学的时候也早就过了沉迷卡通的年纪,可是现在的小孩子成熟也晚啊。

这么一想,吴羽策也就释怀了,准备坦然接受放假期间还要早起去迪斯尼乐园的这个设定。不想孙翔却犹豫起来:“那、那就别去了吧……毕竟,我们三个都是大人了,这里可没有小孩子啊!哈哈哈!”

小孩子也实在是太好懂了。吴羽策忍不住在心中感叹道。眼看孙翔明明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还硬是要装出云淡风轻的态度,吴羽策着实有些不忍,视线往旁边一转,又看见周泽楷脸上也是一副近似恳求的神色,终于彻底心软,叹道:“还是去吧,毕竟也是这个城市的著名景点嘛,去长长见识也不错。”

“说的也是啊!那赶快走吧!”找到了身为成人也能理直气壮地去迪斯尼游玩的借口,孙翔立刻又精神抖擞了起来,吴羽策草草洗漱穿衣过后,就和周泽楷一起被他拽着出了门,三人乘电梯下楼,坐上酒店的接驳车,没一会儿就到了迪斯尼园区,随着汹涌的人潮买票入园。周泽楷拿了地图,递给孙翔和吴羽策一人一张,孙翔接过地图就兴致高涨地研究起来,吴羽策看着花花绿绿的地图上林林总总的游乐项目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随便瞄了两眼就把地图撇到了一边。反正他对卡通动画之类的玩意儿全无了解,也就听说过米老鼠唐老鸭,玩什么都是一样,今天这趟纯粹是作陪来的。

最终三人在孙翔的倡议下首先玩了个小熊维尼和他快乐的伙伴们,内容是坐着观览车在百亩林中欣赏故事场景再现,从蜂蜜罐形状的车里下来,吴羽策越发坚定了先前的观点。迪斯尼里游人如织,随便一个项目门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他们方才就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才坐上蜂蜜罐子。排队吴羽策不在乎,他习武出身,站这么点时间是小意思,但排这么久的队就为了坐十分钟的蜂蜜罐子看一堆动物模型卖萌犯蠢,这吴羽策就怎么也没法理解了,在他眼里,顿时园区里所有不带着小孩子的大人都被定性成了跟风狗。不过看孙翔高兴得很,也不好泼他冷水,只得向周泽楷评论道:“刚才那些场景倒是设计得挺棒的,纵深感很强。”

“光源布置好。”周泽楷说。

“音响过渡也很不错啊,车转过一个弯就立刻听不见前一个场景里的音乐了。”

“材质问题吗?”周泽楷陷入了沉思。

两人就这么以专业角度探讨起了先前的游玩体验,孙翔听到后来是半个字也不懂了,只能百无聊赖地极目远眺,这不望不打紧,一望之下,险些就跳了起来——他在前方一棵大松树下,看见了正在跟游客合影的两只小松鼠!

“!!!”孙翔激动得捉住周泽楷的胳膊使劲抓,直到另两人投来疑惑的目光,才想起自己身为成年人,对两只小松鼠这种毛绒绒的角色表现出这么大的热衷十分不妥,但此时再要遮掩已经晚了,周泽楷深知他的喜好,一看见那两只小松鼠,立刻就想起了孙翔从小抱着几碟奇奇与蒂蒂的盗版VCD翻来覆去看得爱不释手的情形,不由得微微一笑,指了指松树底下的队伍,拉着孙翔问道:“去排队?”

“哎?我、我是没关系啦,合影这种东西,拍不拍都无所谓的!不过没想到周泽楷你居然还想跟它们拍照啊!那我就陪陪你吧,哈哈哈!”

话音刚落,孙翔就拽着周泽楷跑没影儿了。吴羽策呆在原地无语了半晌,才慢慢跟了过去。走到队尾一看工作人员举出了等待时长四十五分钟的牌子,不由得浑身一震,感到世界观被刷新了:“怎么这个也要排这么久的队?不就是跟两个穿布偶装的人照相吗?”

此言一出,四周的气氛顿时变得十分诡异,前前后后的人都朝吴羽策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好几个小孩子不安地紧紧抓住了父母的衣袖:“妈妈,两只小松鼠……难道是人扮的吗?”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家长们一面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受到了打击的孩子,一面谴责地瞪视着罪魁祸首。吴羽策却浑然不觉,还在跟周泽楷讨论:“刚刚坐的那个车好歹场地模型设计得都很好,这拍个照而已,也有这么多人排队,真够奇怪的。”

周泽楷也是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解释才能让吴羽策理解大家对卡通角色的迷恋和喜爱,最终还是决定从实际的角度出发,小声说道:“他们演得好呀……”这时恰逢一只小松鼠故意在地上绊了一跤,把一个哭得不停的小女孩逗得眉开眼笑,周泽楷连忙示意吴羽策注意这副情景。

吴羽策却是相当不屑:“废话吗,人家要赚钱的,不演好布偶,靠什么吃饭?”

周围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先前已经表现得很不安的那几个孩子更是抽着鼻子,马上就要哭了起来:“妈妈,两只小松鼠跟我们玩……原来是要赚我们的钱吗?!”

有杀气!吴羽策在这一瞬间凭借习武之人的直觉,敏锐地感知到了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的无数杀气,仔细一分辨,似乎都来自带着孩子的父母,定睛一看,果然几个正千方百计哄着孩子的家长都正在用仇恨的眼神怒视着他。周泽楷有些紧张地拉了拉吴羽策的衣服:“说这些不好的……”

周围都是小孩子,不要用这么残酷的言语破坏小孩子的梦想啊!没看到孙翔都已经变成雕塑了吗!

“为什么?”吴羽策不解,“这不就跟圣诞老人不存在一样,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嘛?”

就像施了什么魔咒一样,立刻,四周就响起了惊恐的叫声。“妈妈,圣诞老人真的不存在吗”的问话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夹杂着终于无法被家长制止住的孩子们的哭声,交织成了一片绚丽的交响乐章。

“不是吧……”吴羽策这下终于发觉自己似乎是闯了祸,诧异地扭头问周泽楷,“难道……大家小时候都信过圣诞老人?还是说现在的小孩子成熟太晚了?”

“呃,我信过的……”周泽楷小声说道。

吴羽策面色一寒,又转头看孙翔,只见孙翔已经彻底陷入了僵直状态,一副浑浑噩噩的茫然神情,正在自言自语:“世界上不存在圣诞老人……那我每年袜子里的礼物是哪来的……”

眼前就有个将近二十岁还相信圣诞老人的少年人,那些不满十岁的小孩子当然就更不用说了。吴羽策倒退两步,觉得世界瞬间颠覆得有点儿让人头晕。周泽楷跟了过来,面色颇有些担忧。吴羽策摇摇头:“没事……就是觉得你家还挺西化的。”

西化吗?周泽楷歪着头想了想。他觉得自己家其实是个很典型的传统上海式家庭,只是大概因为太过疼爱孩子,从小到大送给他和表弟的各种节日和生日礼物从没落下过,圣诞礼物不仅放在袜子里送,有一年还是由圣诞老人送来的,由此周泽楷幼小的心灵里就坚定地相信了圣诞老人的存在,次年的平安夜就说什么也不肯睡觉,硬是大睁着眼睛非要等圣诞老人不可。他爸爸劝了他两次未果,最终只得坐到他对面,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楷楷啊,来,好好听爸爸说:世界上其实是不存在什么圣诞老人的,去年的圣诞老人是爸爸假扮的。今年爸爸租不到服装,所以没有圣诞老人了。”

“!!!”小周泽楷大大的眼睛惊恐地瞪得溜圆。

“当然了,圣诞礼物还是有的。”他爸爸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漂亮的礼盒,塞到了儿子手里,又摩挲了几下他的小脑袋,“只不过礼物也是爸爸妈妈送的。所以以后与其感谢圣诞老人,不如感谢爸爸妈妈了,知道吗?”

“……”小小的周泽楷注视着手里的礼物,有些蔫蔫地点了点头。就在那一瞬间,他感到自己忽然长大了。

当然了,孙翔应该从没遇上过这样的意外,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他直到刚才还坚信着圣诞老人的存在。想到这里,周泽楷不禁深深地同情起了表弟。不过话说回来,实际上比起孙翔,更加令他难以理解的倒是吴羽策。从小在那样的家庭环境里长大的他,一直觉得相信圣诞老人是件很自然的事,所以方才听到吴羽策那么说的时候,他受到的文化冲击其实丝毫不比吴羽策小。世界上怎么会有不相信圣诞老人的孩子呢?

“小时候……没信过吗?”周泽楷问道。

“没有啊……”被周泽楷这么一问,吴羽策也尝试着回忆了一下小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让自己的童年在这帮小孩子里如此与众不同,最终皱了皱眉,“大概是五六岁那会儿吧,看了一本儿童科普读物,里面圣诞节的词条底下说,西方国家的父母会扮成圣诞老人给孩子送礼物之类的……从那以后就知道圣诞老人只是个传说了嘛。”

“……好厉害。”周泽楷真心实意地说。写给儿童看的科普读物里载满了这种破坏儿童梦想的内容,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真的是超厉害。

“我是不是把你弟弟打击得不轻啊。”吴羽策看着依旧处于石化状态中的孙翔,叹了一口气。

周泽楷犹豫几秒,严肃地点了点头:“是的。”

“那……你帮我想个办法怎么弥补他一下?”吴羽策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歉意。


对孙翔来说,今天可谓是他人生中最快乐也最不幸的一天。平安夜能逃脱家长的念叨,跟两个哥哥一起在迪斯尼度过当然是很开心,可是在这一天被告知圣诞老人不存在,这就有点太残忍了,要知道他可是从大早上起就兴致冲冲地期待着今晚的圣诞礼物来着,这一下骤然失去了盼头,整个人都蔫蔫的,回酒店之后就告别吴羽策和周泽楷,直接没精打采地进自己房间睡了。更不开心的是躺在床上还翻来覆去睡不着,吴羽策那句“这不就跟圣诞老人不存在一样,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嘛……大家都知道的事嘛……都知道的事嘛嘛嘛嘛嘛……”在他脑海中自带回音效果反复播放,任凭孙翔怎么用枕头死命捂住耳朵也没有用。正在恼得直踹床,窗外偏偏还响起了奇怪的动静。

“烦死人了!”孙翔猛地坐起身,怒气冲冲地大吼。

“HO……HO……HO……少年人,脾气再这么大,圣诞礼物可就要泡汤喽!”一个慈祥的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

“圣诞老人!!!”孙翔的双眼瞬间瞪得老大,一个鲤鱼打挺扑到窗边拉开了窗子,迫不及待地伸出胳膊,要把正吊在窗台上的圣诞老人拉上来,没想到圣诞老人身手矫健得很,根本不用他帮忙,自己双臂一撑就翻进了窗来,而后双手插着腰,再度发出了一阵圣诞老人特有的那种爽朗笑声:“HO,HO,HO!圣诞快乐啊,孙翔!今年过得好吗?”

“好极了!”孙翔激动得语无伦次,这还是他第一回直接跟圣诞老人对话呢,往年就算他运气好撞上了圣诞老人,对方也总是一言不发地放下礼物就跑。然而情绪激动之时,白天吴羽策说过的那句话就自然而然地又在耳边响了起来,轰的一下就把孙翔炸蔫了,人也不由得警惕了起来:“等……等等,世界上不是不存在圣诞老人的吗!你真的是圣诞老人?不是什么人假扮的?”

“HOHO……当然不是了。”圣诞老人说,“有的时候,确实会有父母扮成圣诞老人,代替我去逗孩子开心,但是你的爸爸妈妈现在都不在这座城市,不是吗?”

“对哦!”孙翔顿时振奋了起来,“而且我爸的身手也没这么好,还能从窗子翻进来,看来你的确是圣诞老人没错了!这么说,圣诞老人果然还是存在的!太棒了!可……那为什么会有人告诉我说,你不是真的呢?”

“咳……”圣诞老人清了清嗓子,似乎略有些尴尬,“大概是因为,他从来没见过我吧。但是,没见过的事物,并不代表就不存在呀,所以你不用相信他。”

“啊……”孙翔惊呆了,“怎么这样!你从没去过他家的吗?”

“没有呢!”圣诞老人说,“北欧离这里太远了,中国人又多,就算是圣诞老人,也跑不过来的!”

“那,那也太可怜了……”孙翔皱着眉犹豫了片刻,忽然胸脯一挺,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大声说道,“圣诞老人,往年我已经收过好多次圣诞礼物了,今年就不用了,麻烦你把我那份礼物送给他吧!”

“……你确定?”圣诞老人愣住了,“这份礼物,HO……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哟!HO!HO!”

“我确定!”孙翔大力地点着头,“请你直接拿去放在他的袜子里吧,不要给我,我是不会收的!”

说罢,孙翔就像是生怕自己或者圣诞老人反悔似的,使劲把圣诞老人往窗台上推,圣诞老人没有办法,只得顺着他的动作翻出窗子,再度笑了三声就消失在了窗外。孙翔冲他离去的方向挥了挥手,心满意足地关上窗,拉上了窗帘。

 他已经想好了今年圣诞最想要的东西:他希望圣诞老人像这样出现在吴羽策面前,要叫那个吴羽策知道,圣诞老人,是的的确确存在于这个世上的! 

他再也想不出比这更棒的圣诞礼物了。


圣诞老人告别孙翔,回到自己的房间,走进浴室,在镜前长出了一口气,摘掉假发假胡子假鼻头,厚重的衣服也一件一件脱了下来,最终露出了本来的清秀面目。卸去化妆的吴羽策冲自己脸上胡乱扑了把水,甩掉水珠,从圣诞袍的大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礼物。

这份礼物当然是特意买给孙翔的,周泽楷准备了礼物和圣诞老人的装束,吴羽策则练了半天圣诞老人笑,拼命模仿圣诞老人的神情动作,最后扮装了一番,前去治愈自己给孙翔造成的心灵创伤。没想到绕了一圈,礼物非但没送出去,还被强行塞到了自己手里,着实是令人哭笑不得。吴羽策盯着那个华丽的礼物盒子,情不自禁地苦笑了两声。

不过……这么说起来,这也算是自己有生以来收到的第一件圣诞礼物了吧。说不感动是假的。吴羽策悄悄扬起嘴角,拿着礼物盒出了浴室。虽然这件礼物和自己的喜好相去甚远,不过心头那阵温暖是实实在在的。过圣诞,原来是这种感觉吗……吴羽策若有所思地走到自己床边,猛然间停下脚步,瞪大了眼睛——床头上居然挂着一只巨大的圣诞袜,红红绿绿的配色,还绣着一只米老鼠头,十分热闹好看且具有迪斯尼风味。

自己这是要一次性把这辈子没过上的圣诞给补回本吗……吴羽策难以置信地摘下了那只圣诞袜,伸手进袜筒里一掏,果不其然又拽出一件礼物,用金灿灿的礼品纸漂漂亮亮地包成端正好看的模样。

随着礼物,还飘出了一张小巧的便笺——

致圣诞老人:

      你给别人送礼物,自己却没收到过礼物,太不公平啦(T ^ T)

      所以,今年我来给圣诞老人送礼物,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 ▽ ` )ノ

没有落款,不过实在是不用署名也能一目了然知道是谁写的。毕竟,拥有这个作案机会的,也就只有共住一个房间的室友而已。吴羽策看了看周泽楷,对方已经在床上睡下,房间里光线昏暗,只有一盏落地灯还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周泽楷睫毛微颤,也不知究竟睡着了没有,不过吴羽策也不打算试探他到底是真睡假睡了,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多余。”吴羽策嘟囔着,却怎么也止不住唇角的笑意。就在这一刻,他蓦然间忽地有些体会了童话、梦幻和传说的意义乃至乐趣。毕竟,如果圣诞老人真的是这样……那他大概也不介意相信一把。

偶尔做两个无伤大雅的梦,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即便是成年人也一样。

周泽楷双目紧闭,脸上的笑颜越发扩大了。

那甜蜜的笑容彼端,又联结着怎样甜美的梦境呢?


(END)


刚回到家,困死我了总算赶在美国(西岸)时间圣诞结束之前写完了……谢谢大家之前的留言,看得超级感动!><

P.S. 虽然写得有些仓促,不过这篇里并没有什么BUG……信我!

评论(22)
热度(73)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