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冰雪奇缘(三)

有些微方周成分。


(三)

“无聊啊……”方锐趴在地上没精打采地叫道。

一旁在睡觉的周泽楷本来迷迷糊糊正要醒,刚把眼睛睁开半条缝,听见这话,却赶快又把脑袋埋回翅膀里去了。但无事可做的方锐一直百无聊赖地盯着他瞧,又怎会注意不到他的这点小动作,立即就凑过来使劲呼噜他的羽毛:“太无聊了!周泽楷你说,这日子怎么就能这么无聊呢?”

因为你太能闹腾了……这话周泽楷憋在心里没有说,他默默地转过身,把睡前捕来的新鲜小鱼推到方锐跟前:“吃。”

方锐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不要,天天一动不动地在黑漆漆的天底下趴着,脂肪都没消耗,根本不饿。”

“……”周泽楷生气地自己把那条鱼一口叨掉了。

“我说,”方锐忽然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说道,“我们去找吴羽策玩吧!”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不好吧……”

进入冬季之后,他们生活的这片栖息地整天整天都是黑夜,日子着实难捱,往年他俩都是去找好朋友吴羽策一道玩耍来打发这段漫长的时光,没想到今年吴羽策刚一入冬就莫名其妙地闭门不出,方锐和周泽楷去找过他好几回,连他家门都进不去,前两天才刚被吴羽策又赶回来一次。周泽楷当然看出好友大概有什么事情不大方便,才要独自一人在家中闭关,因此这时对方锐的提议颇有顾虑,害怕搅扰得太过频繁,打扰到吴羽策。

“有什么不好的?”方锐问。

“他不见我们呀。”周泽楷说。

“那是前两天的事,说不定今天他就改主意了呢!不试试怎么知道。”方锐振振有辞地说着,一把拽过周泽楷的翅膀,“走吧走吧!”说话间已经拉着周泽楷奔出家门,顺着门口的小雪坡一路滑下。

“咦,那是谁啊!”滑至雪坡的尽头,方锐忽然指着前方一个身影,夸张地大叫道,“这不是咱们的好朋友吴羽策吗!我刚刚说什么来着?听我的,没错吧!”

这时吴羽策听到喊声,也已转过头来。阔别重逢,三只企鹅都是喜出望外。

“你出关啦?”周泽楷兴奋地问道。

“嗯!”吴羽策点点头,“不过……抱歉啊,我没时间跟你们一起玩了,我生了一个蛋。”

方锐和周泽楷面面相觑。

“你……什么?”他俩异口同声地问道。

“生了个蛋啊。”吴羽策说。

“可你是公的。”方锐大惊失色。

“所以呢?”吴羽策反问。

“所以……你真的确定不是你闹肚子,然后吃了什么奇怪玩意儿生产出了……咳咳,你懂的白色之类的东西,然后把那错当成了蛋?”

话音刚落,就被吴羽策甩了一翅膀:“你脑子有坑吧!这么离谱的设定也能想得出来?”

“卧槽!再离谱也比你生了蛋这种设定要科学吧!!!”方锐大叫,“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还要负责跟你强调这个常识,但——公企鹅是不能生蛋的啊!小周你说是不是?!”

方锐连问两遍,都没得到回声,于是和吴羽策一道将疑惑的目光投到了周泽楷身上。只见周泽楷皱着眉,一脸有些为难的样子。

“不……会……吧……”方锐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唔……”周泽楷缓慢而慎重地说道,“确实听说过这样的……”

“啊啊啊啊啊!!!”方锐听到这里就已经濒临崩溃,不堪忍受地用翅膀抱住了自己的头,“到底是我还是这个世界不正常了?!怎么你们都觉得公企鹅生蛋这种事是理所应当的吗?!”

“没有理所应当……”周泽楷说,“只是听说过。”

“从哪听说的?”方锐一脸狐疑。他是一点儿也不相信居然会有周泽楷听说过他却不知道的八卦流言,然而,这句话刚一问出口,他就想起了北方村落里的韩文清和张新杰,西方村落里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南方村落里的黄少天和喻文州……等等等等,都是带着孩子的一对雄性情侣。一直以来都有传言说他们的孩子是自己生的,对这种毫无科学性的谣言方锐向来是嗤之以鼻,从没信过,可是如今看来……难道……

“真的是他们生的?不是捡别人不要的蛋孵出来的?!”方锐脱口而出。

“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吴羽策瞥了他一眼,“反正,蛋是我生的,其他的不用你管。”

“好好好,我不管,我不管。”方锐说,“总而言之,只要接受你会生蛋这个设定就行了是吧。”

“虽然听不大懂你的表述方式,不过就是这样没错。”吴羽策爽快地承认了,“好啦,不跟你们多说了,我走了。”

既然刚生了蛋,要忙的事当然是堆成山,没有时间再在外面玩耍的了。方锐和周泽楷都表示出了极大的理解,而后就看吴羽策一路飞奔而去,背影越来越小,最终缩成远处的一点。

肩并肩地眺望着白茫茫的冰原上,方锐悠悠地开了口:“周泽楷啊……现在有两个问题,令我十分迷惑不解。”

周泽楷歪过头,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

“你等会儿,我想想哪个更重要先问哪个。”方锐说罢,思考了片刻,果断说道,“嗯,我想好了。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既然有会生蛋的公企鹅,那你是不是也能生啊?”

“……”周泽楷默默地把脑袋扭一边去了,“第二个问题。”

“诶?你还没回答我呢!……好吧好吧,这第二个问题,是……”方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见身边的周泽楷转回了头来,投向远方的目光里,逐渐溢满了和自己一样忧虑的神色。

他知道,两人现在所想的,一定是同一个问题了——

“吴羽策生了蛋,怎么不回家孵,反倒朝海边跑呢?”

 

“屋里有企鹅。”周泽楷站在吴羽策的家门前侧耳略微一听,就肯定地说道。

“没错,我也发现了。”方锐皱起了眉头,“趁吴羽策不在闯进他家,这是要干嘛?我靠,不会是想趁机偷他的蛋吧!难不成还要顺道霸占他的家?!可恶,鸠占鹊巢的混蛋!”

“呃,大家都是企鹅……”周泽楷小声说道。

“这种细节问题,不要在意!”方锐翅膀一挥,越发义愤填膺,豪情壮志,“吴羽策可是我们的好朋友,现在正是他的危难之时,我们能坐视不理吗?当然不能!这就冲进去,修理那个混蛋一顿,让他知道点厉害,把他从吴羽策家里赶跑!”

“但是……”周泽楷想说最好能把状况调查得更清楚一些再行动,却瞬间被鼓捣了一番后转过脸来的方锐震惊了,“这是什么?”

只见方锐的脸上,牢牢地绑着一大块海藻,把他的面部遮得严严实实,只剩下一对眼珠子露在外头滴溜溜地转。

“蒙脸啊!不要让他认出我们,杜绝后患。”方锐说道,“我说你也别光看着,赶紧的也来蒙一个!”

周泽楷刚要回答,就听啪嗒一声,脸上已经强行被方锐盖了一块,周泽楷措手不及,被塞了一嘴的海藻,顿时呜呜唔唔地说不出话。方锐给他蒙上脸之后倒退两步,左右端详了一会儿,又自顾自地摇起了头:“不行,长得太帅了,一块根本遮不住嘛,再来一块!”

就这样,两只用海藻蒙着脸的企鹅悄无声息地拉开了面前的冰门。

倘若此时附近有目击者,那么他一定会觉得,这是他此生所见过的最诡异的光景了。

尤其是,高一点的那只企鹅脸上,还不知道为什么,盖了两块海藻。


(TBC)

评论(32)
热度(49)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