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冰雪奇缘(四)

 继续@初五五五五 我好不明了这个故事的走向啊!!


(四)

“呼……”李轩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小心地把肚皮上的绒毛往下梳了梳,再度确认过蛋被密不透风地保护在肚子底下之后,他安心地呼出一口气。

总算能舒舒服服地孵蛋了。

跟吴羽策订下了替他孵蛋的约定之后,李轩就基本算是在吴羽策家里安营扎寨了——孵起蛋来可是一分钟都走不开的,必须日以继夜,时刻不停地屹立着保护脚掌之间那颗脆弱的蛋。李轩现在连回趟家收拾收拾的时间都没有了,连日常用品和存粮都是吴羽策跑了一趟他家帮他搬来的。让邻居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吴羽策也是十分过意不去,当即拍着胸脯保证在孵蛋期间一定全权负责李轩的饮食起居,每天都让他吃上最新鲜美味的鱼。

“到时我从海里现捞鱼给你吃!这些就不要吃了,不新鲜没营养。”吴羽策指了指李轩的那堆宝贝存粮,低下头一口从中叼走一根小鱼干,仰起脖吃了。

“……不新鲜没营养,那你干嘛还吃?”李轩悲愤地问。

“我不从事劳动啊,吃点差的没关系。”吴羽策坦然说道,“你不行,你孵着蛋,得保证丰富的营养摄入。”说话间,他已经又啄走了两条。

……我花了半个月才腌好的小鱼干啊!!!李轩的心在滴血。

不过,食物并不是最为迫切的问题。在那之前……李轩把视线投向吴羽策家的屋顶。

那里赫然还留着一个企鹅形状的大洞,不用说,正是吴羽策的辉煌战果。带着冰碴子的风从那里漏了下来,把李轩吹得浑身打了个寒颤。

“对哦,应该先把屋顶补好。”吴羽策恍然大悟。

但修葺房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房子的建造和修理说来简单,就是把大块的冰垒在一起,然后在缝隙上浇水,待水结成冰,冰砖就很自然地粘结在一起了。

如今吴羽策家的状况,第一个难点是房顶上的破洞形状不规则,要想修补,就只能自己雕一块轮廓能拼合的冰砖出来,不过这也难不倒吴羽策,一阵狂拍乱啄,和他自己等身大小的冰块不久就出炉了。然而更难的地方在于找水,隆冬季节,从海里打来的水在回家的路上就会化为寒冰,要找到能浇在房顶上的水,可谓难之又难。吴羽策在海边和家来回往返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一气之下索性跑去人类的科考队营地偷了包火柴出来。

科考队营地离他们的村落不近,吴羽策这一去一回,就花了两天的功夫。                           

“你去哪了?”他进门的时候,李轩正护着蛋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可恶,说好的每天捕新鲜小鱼给我吃呢,这么快就变卦了,混蛋!

从家里搬来的鱼干先前已经被吴羽策吃光了,这两天李轩是彻底失去了食物来源,想好歹搬回自己家取个暖吧,又怕蛋在搬动的过程中受到伤害,最终还是咬牙坚持到了现在。吹着寒风又饥肠辘辘,也难怪他心中满是怨念。

吴羽策把嘴里叼着的一盒火柴亮给他看。

“你从人类那里偷来的?!”李轩惊呼,“这……这也太危险了吧!”

“没什么危险的。”吴羽策满不在乎地说道,“我行动快,他们根本发现不了。就算被发现也没事,卖个萌就行了。”

“这……”李轩觉得卖萌这种提议从吴羽策嘴里说出来有点惊悚,“好像有点猥琐吧!谁教你的啊?”

“唔,从一个朋友那里学来的。”吴羽策说,“他每次去人类营地,都是大摇大摆地直接走进去,找到火柴就叼出来的。”

“这么屌!”李轩惊呆了,“人类都不为难他的吗?”

“不啊。他一边走一边做些转圈圈扭屁股之类装可爱的动作,人类就疯了,一个劲地跟在他后面拍照,还不敢惊动他呢!”吴羽策颇为不屑地说。

“还有这种事!”李轩大为惊叹。

“好了,八卦也听完了,来帮我生火吧,赶紧把房顶修好就能睡觉了。”说话间,吴羽策已经收集来一堆地苔作为燃料,这时抽出一根火柴叼在嘴里,脚掌一蹬,把火柴盒推到了李轩面前,“你叼着盒子,我来擦火。”

这样的确是比自己独个儿折腾要快多了。李轩想起自己小时候模仿着人类点火的姿势使劲用翅膀擦火柴却擦了一天也没擦着最后直接把火柴盒甩飞进海里的黑历史,汗颜地点了点头,低头叼起了火柴盒。

然而,在吴羽策叼着火柴凑上前来的时候,李轩猛然发现,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干吗?”吴羽策不满地瞥了他一眼,“叼稳当点儿啊!不要抖。”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李轩回忆起方才吴羽策离自己只有一寸的嘴,忍不住又浑身颤抖了一下,“只是,那什么,你不觉得,这个姿势……我俩……好像离得有点近嘛?”

“那又怎么样?”吴羽策不以为然地说,“烧不着你的,怕什么!”

后来李轩镇定心神,总算是跟吴羽策配合着点上了火烧起了热水,原料齐备,房顶很快就被修好了。而后吴羽策梳理了一把自己的羽毛,就推开门又要往外走。

“哎!你去哪?”李轩连忙叫住他。

“去抓鱼啊!”吴羽策答道。

“哪用得着这么急,睡一觉再走吧?累这么久了。”吴羽策这来回路上的两天显然是彻底没睡,眼睛周围那圈白色的毛都隐隐有些变黑的意思,李轩看着还挺心疼。

吴羽策却满不在乎:“没事,抓个鱼而已又不累,你饿好久了吧?等着啊,马上捞新鲜鱼回来给你吃。”说罢,就一阵风似地跑了,临走还不忘把门牢牢地带上。

这行动也太快了……李轩暗自嘀咕着,眼看是留不住吴羽策了,只得给自己安顿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安心孵起蛋来。不可否认,他心里很是有那么一丝感动和甜蜜的。而且,现在寒风再也无法渗进这间小房子,门一关上,李轩简直觉得室内温暖如春。

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孵蛋了。

然而好事多磨,这美好的愿望,得以实现的时间竟短得可怜。

几分钟后,家门被毫不客气地踹开,李轩惊愕地望着那两只气势汹汹地闯进屋来的企鹅:“你们是谁?!”实在不是他大惊小怪,只是这两位都用海藻蒙着脸,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企鹅。

“你看,我就说他是偷蛋贼没错吧,这个姿势绝对是在孵蛋,跑不了,看他怎么狡辩!”跑在前面的那只企鹅转头向自己的同伴说道。

“唔……唔唔……”他的同伴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似乎在挣扎着什么。李轩心中又惊又奇,这只企鹅的脸上好像还绑了不止一块海藻,这说明什么?他是这两只企鹅当中的老大吗?

但是在那之前,偷蛋贼这个说法真是太难听了,明明是做了件好人好事,却被污蔑成小偷,李轩完全没法忍受,立刻出言回击道:“我孵我的蛋,关你什么事!”

“呵呵,脾气还挺硬。也不想想这蛋是你自己的吗,就敢说这个话。”脸上只蒙了一块海藻的企鹅语调一转,忽然声色俱厉地说道,“还不快把蛋还给我和我朋友!!!”

他朋友?李轩愣了愣,指的是这只把两块海藻蒙在脸上的企鹅吗?照这么说的话,难道这蛋其实是他俩的,吴羽策也不知道是捡来还是抢来了这颗蛋,现在失主找上门来了?不,不对!吴羽策亲口说过这蛋是他自己生的,作为朋友,自己该相信他才是啊!怎么能因为两只素昧平生的企鹅就怀疑他!想到这里,李轩顿时下定了决心,厉声说道:“蛋又不是你们的,凭什么给你们!”

“哟呵,不是我们的,难道还能是你的不成,偷了还不认账,太不要脸了吧!”那只企鹅眼中冒出一道凶狠的精光,退后两步,扇开了一双翅膀。

“要打架是吗!打就打啊,谁怕谁!”李轩嚷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他心里其实底气并不太足。他要护着肚子底下的蛋,一步也不能挪动,更因为害怕把蛋压碎,不敢用大力气下蹲。这样限制极大的情况下,能发挥出的实力不到平时的三分之一,本就处于严重的劣势,更不要说对方还有两只。只要这两只企鹅水平没有烂到无药可救,这场仗李轩可以说是没半点胜算。

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认输!李轩警惕地压低身子,从喉咙里发出了威胁性的呱呱声。 


(TBC)

评论(18)
热度(60)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