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冰雪奇缘(五)

 @初五五五五  @南山 

今晚……不,昨晚面基好开心呀!初五大美人!秋秋好可爱!><


(五)

室内的空气如同紧绷的弦,两只企鹅都把脊背伏得低低,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呱呱声企图震慑对方,战斗一触即发,李轩已经全身心地做好了准备,那只脸蒙两块海藻的企鹅却不知为何,在后面死死拉住了同伴的尾巴。

“怎么了亲爱的,舍不得我了吗!没关系,三招之内我就能结束这场无聊的战斗,不会让你觉得寂寞哒!”正跟李轩对峙的企鹅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说道。

“呕……”李轩虽然肠胃空空,还是忍不住要吐,不光自己觉得恶心,就连他的同伴也看不下去了,没看那被两块海藻遮住的企鹅也后退了一步吗?

“哇哈哈哈,有破绽!”趁李轩干呕之时,那只挑衅他的企鹅忽然飞起一脚,直铲李轩的腹下!

“我靠,卑鄙!”李轩大叫。表面上只是单纯地在说肉麻话,其实是为了借机降低对手的警惕性和战力,最终实现成功的偷袭吗!可恶,竟然上了这样的当!而且这一脚攻击的甚至也不是李轩,而是贴着地面直接向他腹部下方袭来,摆明了是要一击铲走李轩正在孵的那颗蛋。

卑鄙啊,太卑鄙了!李轩怒火中烧。辛辛苦苦护了三天的宝贝蛋,怎么能容忍就这样被抢走!李轩将肚皮牢牢贴在地面上,拼着吃了这一脚的危险,也决不肯把蛋亮在敌人的面前,同时扑扇着翅膀,冲着袭来的敌人就是狠狠一啄。即使吃了些亏,也决不能教这个猥琐的家伙讨得了好去!

然而对方也不是傻瓜,一看李轩把蛋护得这么严实无机可乘,硬是铲出这一脚的话不仅抢不到蛋,还要挨上一啄,这种赔本买卖聪明的企鹅当然是不会做的。这只企鹅也不例外,当即就停下了脚步,而后开始对着李轩又啄又拍,实行最原始的粗放式攻击。李轩自然是不甘示弱地回击,可是碍于蛋的限制,半步也不能挪动,腹中又饥肠辘辘,使不出太多力气,不多会儿就占了下风,瞬间就挨了好几记翅膀拍击。李轩无奈,想想目前的状况还是自保为上,只得抬起翅膀牢牢地护住了自己的脑袋,心中满是酸楚。

这么一来,李轩背靠墙壁,下有肚皮护蛋,上有翅膀护头,如此形成了一个牢固的守势,对方一时三刻还真不能拿他怎么办,只能加把劲儿继续欺负他,盼望他赶快撑不住认输。这时他的同伴皱起了眉头,仿佛又有上来劝架的意思,可惜,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头顶上就传来响亮的“哗啦”一声。

这熟悉的声响令李轩心肝一颤,抬头一看,果不其然,屋顶上赫然破开了一个大洞,一只企鹅从洞里飞身而下——

“何方大胆狂徒,竟敢在爷爷的地盘上撒野!”

尼玛!好不容易修好的屋顶啊!大哥你能不能换个有点新意的登场方式!李轩瞬间泪流满面。就算非蹬破屋顶不可,至少也换个地方捣鼓吧!他不知道以吴羽策这么高强的身手,踹屋顶那也不是找个地方随便踹的,为了效率最大化,每次都是找准了屋顶上冰层最薄的一处下手,因此不论再来多少次,被踹破的都必然是这片刚被补上的可怜冰砖。 好在火柴还没用完,用不着千辛万苦再跑去科考队营地偷了……李轩摸着肚子底下的火柴盒,在心里自我安慰道。没错,那盒火柴和蛋一块儿,被他收到了肚皮上的绒毛下面,原本只是为防万一做出的习惯性举动,没想到关键时刻真的即将派上用场,李轩不由得感到一丝欣慰。而且说实话,抱怨归抱怨,此刻看着那只猥琐的企鹅被吴羽策又啄又拍又踹,狼狈地满屋抱头鼠窜,他还是很爽很解气的。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报应啊!阿策好帅,踹他肚皮踹他肚皮!”李轩还得意忘形地大声给吴羽策鼓起了劲。

那只戴着两块海藻的企鹅急坏了,似乎是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唔唔呜呜的总是发不出声音,焦急地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他果断地大踏步上前,赶上了另外两只企鹅的脚步,挡在吴羽策和自己的同伴之间,左翅膀拦下了吴羽策的一记攻击,右翅膀一抬,唰拉一声把同伴脸上的海藻撕了下来。

两只企鹅同时惊呆了。

“方锐?!”吴羽策震惊地喊道。

“是我……”方锐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答道,嘴角上还挂着一丝被扯烂的海藻,看上去真是可怜极了。

吴羽策又看了看那只眼睛露在海藻外面正眨巴的企鹅,问道:“周泽楷?”

那只企鹅忙不迭地点点头,翅膀扑扇了两下,使劲指了指脸上的海藻又指指喉咙。

“什么?海藻堵住了嘴说不出话?真够行的你……”吴羽策嘀咕着,上前叼住他脸上的海藻,脖子一扭一用力,两块海藻应声而落,华丽地碎成了片片。

“我说……”一直在旁观望的李轩目瞪口呆地出声了,“敢情这两位跟你挺熟的啊?”

“是啊。”吴羽策点了点头,无奈地发问,“你俩到底来干嘛的?鬼鬼祟祟蒙着脸,进我屋子还欺负人,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坏企鹅呢。”

“误会,这都是误会……”方锐叫屈道,“我们其实也是好心啊!这不是听说你生了蛋,放心不下你就来你家探望一下嘛,结果发现你家里有个陌生人,还以为是他霸占了你的房子和蛋,这才发生了一点冲突……我说,你结了婚怎么不早说啊?都不告诉我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还害我白挨了你这一顿打!”

“结结结结婚?!?!?!?!”李轩顿时面红耳赤。

“什么结婚,我什么时候结婚了?”吴羽策茫然不解。

“不不不,这位……方锐是吧,你误会了!我跟吴羽策,绝对不是那样的关系!”李轩急吼吼地辩解道。

“可你替他孵蛋呀。”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这时终于开口了,头上一撮翘起来的羽毛疑惑地抖了三抖。

“就是啊,他还带鱼回来给你吃,别以为我们没注意到。”方锐说着,指了指一条方才被吴羽策在追杀他的过程中撇在地上的鱼。那是一条又肥又大的鲜鱼,到现在还在活蹦乱跳,四只企鹅注视着它,都不约而同地“咕嘟”咽了一口口水。

“所以,不要狡辩啦!”方锐继续得意洋洋地说道,“就算没结婚吧,未婚同居也没什么的,咱们都是企鹅,管那么多干嘛!”


(TBC)

评论(18)
热度(64)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