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冰雪奇缘(六)

突然间病了一场,所以更新耽误了些……

 @初五五五五 投喂你!图力快恢复吧!><


(六)

同居是个什么鬼啊!李轩想要反驳,却张了张嘴就木在了原地。因为,他忽然清晰无比地意识到,他跟吴羽策现在——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吃着同样的鱼,保护着同一颗蛋——这怎么看都确实是同居关系没错。表面上,不管怎么看,他们俩这简直就是一个正点的甜美小家庭。

但是,他跟吴羽策又的的确确只是再单纯不过的邻居关系。李轩有些纠结起来。作为一只观念传统又向往安定生活的企鹅,他本来应该是最抗拒这种不清不楚的计划外状况的。事实上,自从那天脑子一抽走进吴羽策家里孵起这个蛋,他也的确遭遇了各种惊险的事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每一波事故的离奇程度都超过他先前生活中的全部经历和想象。

可是,直到听见方锐的这句话为止,他居然从未产生过什么疑问,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

仿佛跟吴羽策呆在一块儿,生活就理所应当是一场冒险。

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李轩苦苦思索着自己的鹅生,并没有留神到方锐还在继续插科打诨,将吴羽策的忍耐逼到了极限。

“适可而止吧。”吴羽策黑着脸说道,“我们俩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哎哟,害羞啦?”方锐全没把吴羽策的否认当回事,仍然是一副嬉皮笑脸,“你居然也有今天,真是难得啊!不过话说回来,蛋都有了,有啥好不承认……嗷!!!”

话音未落,吴羽策终于彻底失去了耐性,冲到方锐跟前就是抬嘴一仰脖一掀,竟然硬生生地用嘴巴让方锐在原地翻了个大跟头,差点摔了个嘴啃泥。方锐晃了晃脑袋,只见眼前满天都是小星星,当即也不敢再说,只好老老实实地闭了嘴,蹭在周泽楷身上休养生息去了。

吴羽策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向李轩炫耀:“你看,我就说我都能解决的嘛。”

李轩心里却有些满不是滋味:“你……是不是否认得太急切了点啊?”

吴羽策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这是事实啊。”

“那也不用这么坚决啊!”李轩小声嘀咕道,“搞得好像我令你很不满一样。”

吴羽策更加不解地看着他,把方才的言语又强调了一遍:“可这是事实啊。”

“我知道这是事实!”李轩不甘地说,“虽说是事实,但我为什么感觉这么不爽呢?”

“你为什么感觉不爽……这原因需要来问我?”吴羽策诧异。

李轩郁闷,一旦遇上吴羽策,这事儿怎么就扯不清楚了呢?他倒是不想想,这事儿他自己脑子里都还糊涂,根本没想清楚,怎么可能跟吴羽策讲得清?

一旁方锐和周泽楷听着两人的对话,表情也是十分的微妙。最终周泽楷走过来碰了碰吴羽策的翅膀,问道:“抓鱼去?”

“好啊!”吴羽策一听就来了精神,爪子刨了刨地,一副准备开拔的模样。

“不是已经抓了一条回来了吗,怎么还要抓?”李轩纳闷地问。

“这条跌地上了啊,太脏了,等我给你重新抓条干净的回来,这条你就不要吃了。”吴羽策说着,将那条鱼叼了起来。李轩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疾呼道:“等!等等……”然而吴羽策的行动那是何等的快速,李轩这一出声已然太迟,才喊出半句话,那条鱼已经被吴羽策三两口咂巴进嘴里去了。

“干嘛?”吴羽策吃完鱼,这才转过头来问李轩。

李轩难以置信地注视着眼前的情景,他简直无法相信方才发生的一切。先是不由分说霸道地吃光了自己辛苦腌制的小鱼干存粮,然后跑出去两天多也没个音讯,把自己撂在破了个洞的屋里被冻得饥寒交加,好不容易盼他叼了条大肥鲜鱼回来吧,嘿,他还当着自己的面一口吃了!吃完居然还用翅膀擦嘴,还要和别的公企鹅一起去抓新鱼!

苍天啊!这是企鹅干的事吗?!李轩悲愤地一屁股坐在了蛋上。

偏偏他看着吴羽策收拾收拾就要拉着周泽楷一块儿出门,心里头还真有点不舍,不禁脱口而出地叮嘱道:“最近海狗要来了,当心点儿。”

吴羽策还没答话,方锐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这你可不用担心他。这家伙武力值高得爆表,以前也有海狗不知死活想要招惹他的,统统被他打跑了,现在海狗见到他都绕道走呢!”

还有这事?!李轩惊恐地瞪着吴羽策。虽然早知道吴羽策能打,但这也实在超出预期值了。海狗啊!一只的体型少说也是企鹅的两倍,这都能一打十,这还是企鹅吗?!

吴羽策却没什么表情,只是一如往常地神态平淡:“过去的事,有什么好说的。走了。”说罢,和周泽楷一块儿冲李轩和方锐两只摆了摆翅膀,就迈着大步走出了家门。

吴羽策刚走,先前还缩在角落里的方锐立刻变得精神焕发,神神秘秘地凑到了李轩跟前。

“嘿,大兄弟,别介意,吴羽策他就这样,绝不是针对你。你呢也别灰心,加把劲儿,我们都挺你!”

李轩疑惑而警惕地瞪着他:“挺我什么?”

“追吴羽策啊!”方锐兴奋地张开翅膀一扑,差点把自己带离地面。

“我……”李轩被呛得不轻,“谁说我要追他了?!”

“咳,大兄弟我跟你说,我是吴羽策的好朋友,你呢,既然跟他关系这么亲密,那也是我的好朋友。既然都是朋友,就用不着这么藏着掖着的。何况你跟吴羽策……这事儿还不明显?”方锐冲他使劲挤了挤眼睛,“你刚刚跟他说的几句话里酸味儿那个浓哟,可别说你自己听不出来哦!要说你们俩吧,你既然能这么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地负责孵蛋,我觉得你还是挺可靠的。吴羽策呢一向在这方面比较大条,所以像刚才那么拐弯抹角地含蓄表达是不行的,对付他就得打直球啊!不过话说回来,你也不用太担心,你们俩连蛋都有了,他就是再粗神经,也早晚能醒悟的嘛!”

连蛋都有了吗……李轩望着身边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的方锐,知道再说什么也不能改变他的看法了,也懒得再跟他争辩,索性缩了缩身子,继续用肚皮慈爱地摩挲着那颗如今已在他的生活中占据了全部重心的蛋。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了极细微的“咔嚓”一声。紧接着,肚子似乎被什么小小的东西轻轻地顶了一下。

那真是世界上最最奇妙的悸动了。

李轩唰地一蹦三尺高,与此同时,方锐也面色大变。两只企鹅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

“要出来了?!”


(TBC)

评论(28)
热度(60)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