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R-18】对症下药(END)

兴致来了炖一锅肉!久违的双更的我!(……)

我也不知道这算是原作背景还是离婚系列背景了!反正也没涉及什么背景设定,喜欢当哪边看就当哪边看吧XD

可能的雷点:病中H,骑乘,微量的dirty talk

地址照旧是不老歌和tumblr各扔一个,我想不会有人两个地址都打不开吧!如果真有的话……就留言告知吧!咱们再想办法!(。)

2017.12.3 已补档

=============

李轩非常不开心。

这也怪不得他。难得的假期,本来可以尽情胡吃海塞饱暖淫欲一番,结果也不知是不是前一天太嗨吃坏了什么东西,当天夜里他就频繁跑厕所,可着劲儿的上吐下泻,到了天明总算是把胃给倒腾空了,觉得好受点儿,又开始浑身发冷,裹着被子就知道是要发烧。难得的度假变成了病假,搁谁头上不得灰心丧气呢?李轩就这么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推了推身边的吴羽策说:“我发烧了,要药吃。”

吴羽策眼睁睁地看着同床的人折腾了这么一宿,心里也是够难受的。眼看好不容易捞着一件能为他做的事儿,语气动作也加倍温柔起来,即刻便答应道:“乖了,你好好睡,我去给你找药药吃。”

一面说,一面还在李轩头上来回抚摩了几下,李轩被摸得挺舒服,稀里糊涂就躺下了。直到吴羽策开门出去才惊觉哪里不对——尼玛吴羽策为什么要用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还什么“药药”!这他妈敢情是把自己先前那句“要药”给听混了吧?!

妈蛋!同音词不能胡乱连用啊!李轩欲哭无泪地缩在被窝里,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只觉得身上冷得更厉害了。好在吴羽策很快就拿了温水和药过来,李轩头脑正昏沉,瞅着吴羽策手里是个白色小药片,感觉挺靠谱的样子,便丝毫没多想,张口就给吞了,而后闷进被窝继续睡大觉。这一觉直睡到中午,倒是没再跑厕所,身上也出了些汗,感觉好了不少,吴羽策煮了粥来他也勉强吃了几口,只是吃完一量体温,还是没降回正常数值。

“早上那个退烧药不大给力啊……”李轩寻思着自己这一上午汗出得也不太多,不像一般吃完退烧药之后的状况,“再吃两粒吧。”

吴羽策应着声把水和药端来了,这次是连着药盒一起拿的,李轩这会儿清醒了些,就多留了个心眼儿瞄了一眼药盒,结果这一瞄差点没崩溃:“卧槽!这特么不是白加黑吗?!”

“是啊。”吴羽策说。

“什么‘是啊’!”李轩几乎陷入暴走状态,“我又不是感冒,为什么要给我吃白加黑啊!”

吴羽策茫然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你是胃肠感冒吗?”

“……这只是一种叫法,实际上就是说肠胃不舒服有毛病,而我们平常说的感冒指的是着凉之类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两者是不一样的好吗!”李轩哭笑不得,真想不到自己这么大年纪,还给另一半儿科普医学常识来了。

实际上吴羽策还真没多少医学常识。众所周知,功夫可是个强身健体的东西,他从小习武长大,向来跟疾病没什么缘分,家里人的身体也是一样的好,因此在这方面知识欠缺也就不难解释了。这时听到李轩讲解,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这样啊。那我这就去给你买治肠胃的药。”

李轩正感到一阵欣慰,就听吴羽策紧接着又说:“可是你看这个白加黑再不吃就过期了啊,太浪费了,一盒药也不便宜。要不你顺道一块儿给吃了吧。”

“……”李轩颓然地倒回床上,“咱还是亲生的吗?!”

“当然不是了,亲生的要怎么搞对象。”吴羽策翻了翻眼珠,替他掖好了被子,“好了,乖乖等着,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尼玛,说得太有道理了,竟然无法反驳。李轩默默地躺在被窝里咬着被角流起了眼泪。

吴羽策果然没一会儿就揣着两盒药回家来了,吃一堑长一智的李轩这次没敢再张嘴就咽,而是先仔细阅读了两种药物的说明书,发现一盒是退烧的,另一盒是专治呕吐腹泻的,正是对了自己的症状,这才心中踏实地和水吞了。所幸吴羽策也没再真让他吃那快过期的白加黑。

“我问过药店的人了,他们说快过期的药吃着不大好。”吴羽策说,“所以我特意看过日期了,买的都是新近才出厂的,放心吧,保质期至少两年呢,吃剩了你两年内再生这个病还可以吃。”

“……咱先把我这次治好了再想下次行吗?!”李轩心特别累。

结果吴羽策不知是打开了新大门摸上瘾了还是怎的,凑过来贴着他的额头蹭了蹭,又摸起了他的脑袋,一开口用的依旧是那种宠溺的语气:“药都吃完了,好乖,那我下面给你吃吧。”


被删节部分播放地址


偏偏吴羽策还过来把他往被窝里赶:“发烧的人,大半个身子露在外头,也不怕着凉。”

卧槽,我这半个身子到底是为了什么伸出被窝的啊?!

虽说心里疯狂吐槽,但到底是吃得神清气爽,自觉占了莫大便宜的李轩从被窝里露了个脑袋出来,看着吴羽策手脚麻利地跳下床,从衣柜里拿出床单来更换,不免有些心虚:“咳,我也来帮忙吧,我觉得我已经好了。”

“好了?”吴羽策诧异地瞥了他一眼,“中午吃粥的时候不还要死不活的吗。”

“真好了。”李轩忙不迭地抡了抡胳膊,“出了一身汗,这热发出来烧也就退了。”

“那你试试表。”吴羽策从床头柜上摸出体温计递给他,李轩接过来刚要往腋下夹,吴羽策忽然说道:“等等,出了汗得换衣服啊。你快缩被窝里把衣服脱了,我找一套给你换上。”

李轩还没回过神呢,吴羽策就噔噔噔跑到衣柜跟前翻了一套他的睡衣出来,然后又跑到床边,唰地一下把李轩尚未脱下的衣服扒了,拿大毛巾给他擦了擦身上的汗,最后把新衣服给他套上,换上床单之后,就欢快地哼着歌进浴室去了。

这是什么风卷残云的节奏……李轩目瞪口呆地缩回了被子里。不过床单干净,身上又干爽,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是一般的闲适。李轩听着浴室的水声,微笑地抬起胳膊,夹上了温度计。

一会儿吴羽策洗完出来,就看李轩甩着个温度计精神抖擞地向他汇报:“三十六度八!”

“哟,还真退了。”吴羽策惊讶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接过温度计再度确认了一下上面的读数,把它收进了抽屉。

“报告,不光烧退了,肚子也饿了,目测基本痊愈。”李轩笑嘻嘻地说。

“是吗。”吴羽策也笑了,“好得这么快。”

“都是用药好啊。”李轩点点头。

“什么药这么灵,改天我再买两板回来。”吴羽策嘀咕着伸手要去够桌上的药盒,却被李轩拦着腰带到床上,而后温柔地吻上了嘴唇。

“不是那个,是你。”


(-THE END-)


P.S. 轩哥这个病生得太爽了有木有!又是shen hou又是yan she又是骑乘,完事了还不用自己动手收拾,策策还给他换衣服换床单,还自己跑去洗香香出来让他搂着……妈蛋!这么爽的病!我也想一年生个十二回啊!【泥垢】

评论(38)
热度(747)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