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冰雪奇缘(七)

 @初五五五五 生出来了!


(七)

“但是怎么可能呢?!”方锐掰着翅膀上的羽毛数数,“我想想,吴羽策开始闭关是……一、二、三、四、五……也就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儿?生蛋耗了一个月吧,那难道这蛋几天就孵出来了?!不可能!”

“可不是吗。”李轩抱住了脑袋,“距离我开始孵这个蛋,也就是不到七天的功夫……”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方锐斩钉截铁地说,“就算是公企鹅生的蛋,也不可能孵这么快啊!是不是我们把什么别的动静误会成破蛋了?”

“不会的。”李轩愁眉苦脸地将蛋壳上的一道裂缝指给方锐瞧。与此同时,那颗蛋小小地震颤了一下,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耸动,不会错的。两只企鹅惊恐地对视了一眼,终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拜托!”李轩将蛋捂回自己身下,死死地用肚皮盖住了它,“不要现在钻出来啊!至少等到你爸爸回来再破壳吧!”

“真甜蜜。”方锐抹着眼泪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要一起目睹爱情结晶的诞生吗?”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轩黑着脸把蛋压得更紧了些,“但,总之……这小家伙力气好像有点大,我觉得……情况不大妙啊!”

“什么?”方锐一听也慌了,连忙趴下去冲着李轩肚子底下的蛋喊话,“小朋友,不要这么急嘛!你看现在外面这么冷也没有吃的,赶紧在蛋里再安静呆会儿,等生你的那个爸爸回来了我们再叫你。要是继续这么不听话,就别怪哥哥我出手惩罚你哦!”

“你根本没有在帮忙吧!还有那个哥哥的辈分是怎么回事啊!”李轩大叫道。

“冷静,冷静,大兄弟,你看你现在还有这么多力气吐槽,说明情况还没有多糟,我们一定能撑到吴羽策他们回来的!”方锐居然还反过来安慰李轩,“而且这不还有我嘛,放心,我会一直给你加油打气,必要的时候也会出手挺你的!”

“这要坚持的时间也太长了……”说话间李轩肚皮上已经被蛋里的小家伙使劲顶了一下,空腹还被踹肚子,那滋味绝对算不上好受,李轩挨了这一记,险些连眼泪都下来了。

 

于是,当吴羽策和周泽楷叼着鱼返回家门前的时候,家里已经闹翻了天。

“它在踢我!在踢我!我肚子好疼啊呱!”

“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不行了……太疼了,我再也受不了了!”

“忍一忍,你能做到的!再加把劲儿就好了!多用点力气!”

“混账,你他妈说得轻松!你自己根本没孵过蛋!”

“是是是,我没孵过,但是都到这个地步了,咱们不能放弃啊!再调整一下好不好?来,跟着这个节奏呼吸,再往下用力了啊,一、二、三——”

“老子这辈子再也不要孵蛋了啊啊啊——”

这到底是在干嘛?吴羽策和周泽楷惊异地对视了一眼,齐力踹开了家门。

“——太好了!他们回来啦!”方锐大叫。

与此同时,李轩如释重负地把屁股朝地面上一坐,露出了先前被牢牢盖在肚子底下的蛋。蛋壳上的裂缝现在已经相当明显了,随着压覆着它的力量消失,这条裂缝继续扩大,很快就“咔嚓”一声,将蛋彻底掰成了两半,而后,两只小爪子从蛋里蹬了出来。

“你儿子出来了。”李轩筋疲力尽地告诉吴羽策,“我们一直努力让它等到你回来来着。”

吴羽策看看一脸疲惫的李轩又看看气喘吁吁的方锐,第一想法是还没出壳就把两只成年公企鹅都折腾得这么惨,不愧是我儿子。就顺着他这个念头,哗啦一下,半个蛋壳被踢开了,然后,一只灰色的小东西撅着屁股出现在了众企鹅面前。

“好可爱。”周泽楷惊叹道。

其实刚破壳的小企鹅浑身的绒毛湿哒哒的皱成一团,看上去很是狼狈,跟可爱的状态实在相距甚远,但企鹅都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此时的周泽楷就真心实意地觉得这只小家伙绒毛长得又均匀颜色又好,风干了之后一定可爱无比,真是前途无量——看,脑袋上还顶着一小片蛋壳呢,多萌啊。周泽楷忍不住扇起了翅膀,希望能带动气流,更快地吹干它的羽毛。

“真是挺可爱的。”想到自己也为小东西劳苦奋斗了这么久,方锐看着它的目光也变得慈爱起来,低下头啄掉了它头顶的蛋壳。

吴羽策想对李轩说谢谢,张了张嘴才想起自己还叼着一条替李轩捕回来的鲜鱼,赶紧又把嘴合上了,走过去拿翅膀摸了摸李轩的背,又把脑袋放在李轩肩膀上使劲蹭了蹭表示谢意。

李轩的眼泪当场就下来了。

“可算没白忙活啊我……还有,我能吃鱼了吗?!”

 

最终李轩总算吃到了这么多天以来吴羽策一直向他承诺的,又干净又肥硕又鲜美的大活鱼,的确是美味名不虚传,外加李轩又是腹中空空,这一顿吃得是回肠荡气。刚咽下最后一口,小宝宝就摇摇摆摆地跑到了他面前,在地上弹跳了起来,小脑袋在他肚皮上撞啊撞。

“这是干嘛?”李轩摸不着头脑。不过这时他填饱肚子有了精神,再这么被撞就像挠痒痒似的,完全无伤大雅了,也就乐呵呵地任由小企鹅一颠一颠地撞着。

“饿了吧,管你要东西吃呢。”吴羽策说。

“同意,刚出生的小宝宝不都是这样冲着爸爸肚皮又啄又撞的要食物吗。”方锐说。

“那怎么不问吴羽策要去……”

“你刚吃过鱼。”周泽楷一针见血。

“小家伙还挺会观察。”李轩郁闷,这下刚吃进去的鱼又得给吐出来了,吐就吐吧,谁让这吹干了毛的毛绒绒小圆团太可爱了呢,何况这么一小只也吃不了多少。李轩当即把已经消化得软烂的鱼肉一点一点地吐了出来,耐心地哺给小宝宝。

“太温馨了这个画面,家庭就是好啊!”方锐一边抹泪,一边碰了碰周泽楷的翅膀,“你看咱俩什么时候也来一个!”

周泽楷扭头问吴羽策:“宝宝叫什么名字?”

“什么名字啊……”吴羽策沉思了片刻,对李轩说,“你看,这孩子是我生的你孵的,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那就咱俩一人想一个字做它的名字吧。”

“那敢情好啊!”李轩欣然同意,“你先来。”

“唔,我这边,就取个秋字吧。”吴羽策说,“现在是秋天嘛。”

“……外面一天到晚都是黑的!这是哪门子的秋天,分明是冬天啊!”

“那北半球现在是秋天。”

“北半球现在也是夏天啊!季节颠倒不是这么来的好吗!”李轩抓狂。

“那我不管,反正冬天和秋天也没差别。”吴羽策说。

“那你取这个字的初衷意义何在?!”李轩吐血。

“唉,就你事儿多。”吴羽策不耐烦地咂了咂嘴,拿翅膀画了个圈,比了个莫名其妙的形状,拿过来贴到李轩耳朵边上,“看。”

“看什么?”李轩不解。

“你看,我比的这是个小山丘,你耳朵贴在这个山丘上,这不就是一个‘邱’字嘛?就这么定了!”吴羽策一拍翅膀。

“……这也太随便了吧!你到底是有多执念这个音节啊!!!”

“好了,轮你啦。”吴羽策轻快地拍了拍李轩的肩膀。

“……你总是在我孵蛋的时候从天而降,那我就起个飞字好了。”

“没问题。”吴羽策一口答应着,捡了根鱼骨头,在地上写下了“邱飞”二字。

“不对不对!”李轩叫道,“这个‘飞’字太简单了不够帅气,我要繁体的那个。”

“你好烦哦!”吴羽策说,“那个太难了不会写,那就这个吧。”

吴羽策把“飞”字划掉,改成了“非”。

“……这特么根本两个字都是你起的好不好!说好的一人一个字呢?!”李轩咆哮。

“哪有啊。”吴羽策一脸无辜,“我本来要秋天的秋字的,都是因为你提意见才改成了这个同音字,那我也改一改你的,你有什么意见。”

李轩哽住了。吴羽策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有道理呢?!

“从现在起,你就叫邱非啦。”吴羽策点着地上的两个字,朝刚吃完饭正在满足地抹肚皮的宝宝说道。

小企鹅邱非歪过脑袋抬起了头。


(TBC)


请忽略企鹅认识中文还会拆字的问题(。)就当它们是有文化的企鹅吧!!!

评论(60)
热度(60)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