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方周】冰雪奇缘(八)

 @初五五五五 还有两三更就能完结了……大概!


(八)

“宝宝乖,来吃鱼!”方锐起劲地挥舞着翅膀。

不远处的邱非看了他一眼,吧唧吧唧地跑了过来。

“这就对了,好乖!”方锐心花怒放,“你看,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小鱼哦!就这——么小!刚从海里捞上来的,鲜鲜的嫩嫩的!”他就像变戏法似的,从背后亮出一条鱼来,果然是够小,只有羽毛长短,正适合才破壳没多久的企鹅宝宝食用。

邱非看到这条小白鱼,顿时双眼发亮,在原地努力蹦跶了起来。可惜,以他现在的身高,再怎么跳也够不到方锐举在翅膀尖上的小鱼。

“啧啧啧,不行哦!”方锐从翅膀上竖起一撮羽毛摇了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今天哥哥就来教你这一课!举例来说,现在你想吃到这条鱼,就要叫哥哥!听清楚了吗?来,跟我喊!哥——哥——!”

“哥——哥——”邱非冲着方锐的方向,拖长了音节喊道。虽然还带着些幼儿特有的含糊鼻音,但发音足够清晰,绝对不会听错。

“没错,就是这样!宝贝儿太乖太聪明啦!”方锐大喜,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快快,再叫一声!”

“哥哥!”邱非伸长了脖子,扑了扑小翅膀,这一次叫得十分流畅。

“好好好!鱼在……不对!等一下!你对着谁叫呢?!”方锐猛然意识到邱非的目光好像并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而是一直看着自己背后的某个地方。回头一看,可不是吗!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正安静地站在那儿。

“我靠!”方锐顿时灰心丧气,“不是叫他,是叫我啊!懂了没有?叫我!叫我哥哥!哥——哥——”

邱非眨了眨眼睛,对着方锐用力点了点头。

“叔——叔——”

“什么叔叔啊!”方锐抓狂地跺起了脚,“凭什么他是哥哥我就是叔叔!也叫我哥哥啊!快点,再来一次!”

“叔叔!叔叔!”邱非叫得更坚定更欢了。

“啊啊啊啊啊!可恶的企鹅崽子!”方锐终于失去耐性,露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今天一定要让你意识到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不叫哥哥,没有鱼吃!”

“不行的。”周泽楷赶紧提醒道,“不能欺负他。”

“哼,你当然美了,你又不是被叫叔叔的那个!”方锐使劲戳了戳周泽楷的肚皮,“站着说话不腰疼!周泽楷你怎么这么自私啊?”

“我没有。”周泽楷委屈地说,“可是……说好要照顾他的嘛。”吴羽策和李轩出门去了,这才把邱非托给他们两个照料,如今方锐这样以权谋私,显然是典型的不称职,要是让吴羽策回来知道了,指不定要把他揍成什么样呢。

周泽楷把自己的这份担忧跟方锐说了,方锐却哈哈大笑起来:“哎呀,操心这个干什么,你别去告密不就行了嘛!你不会这么胳膊肘往外拐吧?至于这个小东西,反正他还连话都说不清楚,谅他也没本事告状,管他干啥!”

啊啊啊,怎么能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么过分的话呢!周泽楷手忙脚乱地想去堵方锐的嘴,却不料邱非歪着脑袋,似乎思索了片刻,而后忽然拔腿往门外奔去,一面跑,一面叫道:

“叔叔欺负我,叔叔欺负我!”

“卧槽,抓住他!”方锐目瞪口呆,在邱非身后急追。平心而论,以这个年纪的企鹅而言,邱非跑得可真快,明显是继承了吴羽策在这方面的优良基因,然而毕竟刚出生不久,鹅小腿短,劣势太大,最终还是在门外被方锐追上,提着脖子上的一圈毛就拎了起来。

“欺负我,坏蛋!”邱非拼命挣扎,两条小短腿在空中使劲乱蹬。

方锐本来也没想拿他怎么样,只是深恐他叫声太大,真的引来吴羽策,这才想把他逮回家里去掩人耳目。如今一看他行动这么显眼,忙不迭地拽着他就要往回跑,谁知刚迈开步,就听到空中“咻”的一声,方锐正抬头看时,一只从天而降的企鹅已经精准地降落在了他的头顶,哐当把他踩在脚下:“何方妖孽歹徒,竟敢欺负我儿子!”

“卧槽……”方锐被这么一压,趴在地上直抽抽,一时间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这又不是屋里,你是怎么办到飞下来的?!”

吴羽策一愣,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搞什么……是方锐啊!”自己这几天怎么攻击到的尽是熟人呢?他一面反思,一面顺口回答方锐的问题:“老样子,爬到房顶往下跳的……先不谈那个。我说,你干嘛欺负我儿子?一天不打上房揭瓦,皮痒了是吧!”

“哪有,我怎么敢呢!”方锐眼看吴羽策的翅膀已经再度举了起来,连忙叫苦连天,“我可没欺负你儿子!我只不过是看他不肯乖乖在屋里呆着,怕他到处乱跑危险,就赶出来要把他抱回去来着。苍天作证,我这完全是一片好心啊!”

“真的?”吴羽策半信半疑地盯着他,“你可别想骗我啊!周泽楷还在屋里呢吧,我这就跟他求证去。”

方锐一听,心中连呼糟糕。虽说自己跟周泽楷关系非比寻常,但吴羽策和他也亲密得很,保不齐周泽楷为鹅仗义,又不愿意向吴羽策撒谎,一问就把真相全说出来了。正在焦急无可设法,忽然看见李轩气喘吁吁地从雪坡爬了上来。

“呼、呼……阿、阿策你等……等等我啊!不行了这个坡太、太陡……哎?事情都……都解决了吗?欺负邱非的犯人呢?”

“李大哥你回来得正好!”方锐犹如抱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扑上去抓住了李轩的翅膀,声泪俱下,“我是冤枉的啊!”

趁李轩一头雾水,方锐忙赶着把目前的情形以及自己那套说辞说了。善良的李轩听完,很轻易地就相信了他:“小孩子不懂事喜欢到处跑,挺危险的,是该好好看着。”

“听听,还是这位讲道理!我刚刚说的没错吧?”方锐得意地大叫道。他的思路很简单:先攻克其中一位爸爸,等他站在自己这边了,还怕另一位爸爸不答应吗?

本来打的是个如意算盘,却独独漏算了一只关键性的企鹅——邱非气愤地扇起了翅膀,指着方锐扭头对吴羽策说道:“说谎,说谎!”

“哦?”吴羽策神色一凛,“他说什么谎了?”

“说,叫哥哥,给鱼吃。”邱非生气地说道,“可是叫了哥哥,也不给鱼吃,说谎!”

“天哪,这孩子也太聪明,转眼就会说这么长的句子了!”李轩满脸喜悦,慈祥地望着邱非。

方锐自己也没想到,邱非这一揭底,反倒是帮了他的忙。吴羽策一听,还以为方锐只在所谓的“叫哥哥给鱼吃”这件事上说了谎呢,这性质当然就比想要灭口被发现之后还反过来把错都推到邱非身上要轻得多了,吴羽策当即就嫌弃地“啧”了一声:“还在纠结他管你叫叔叔这件事啊?有够无聊的你,真不懂这有什么可抱怨的。他要是真叫你哥哥,那你还比我小了一辈呢,你乐意吗?”

“我靠,这个问题很严重的好吗!”方锐叫道,“你说的这么轻松,你也不想想,他管周泽楷叫哥哥,管我叫叔叔,我特么活生生比周泽楷老了一辈!(李轩急冲过来堵住了邱非的耳朵:‘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脏话!’他一脸心有余悸地说。)——这成什么啦!我俩可是要结婚的!一下子差出一辈,这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小孩子说的话,这么当真干什么。”吴羽策依旧不以为然。

“你怎么就意识不到这事的严峻性呢?!你想,我以后跟周泽楷结了婚,我们到你家里来看侄子,这小家伙先叫我一声叔叔好!再叫周泽楷一声哥哥好!叫完他不会疑惑吗?这个叔叔和哥哥怎么能结婚呢?这不会对他小小的心灵造成震撼性的冲击吗?到时你要怎么引导他正视这个问题?你要是教育得不成功,那为了避免刺激孩子,我和周泽楷以后岂不是都没法到你家里来玩了?”方锐苦口婆心,侃侃而谈,“你就算不为我着想,也得为孩子的教育问题着想,不为孩子的教育问题着想,也得为我们的友谊着想啊!”

太有学问了!李轩惊叹。他怎么就没想到这孩子充满童真童稚的一声称呼后面,竟然隐藏着如此重大的玄机呢?这就是传说中的蝴蝶效应吗?

看来,我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啊!李轩目光深邃地眺望向了远方。


(TBC)



评论(27)
热度(44)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