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一)

这是我和 @周糊糊 的联文!我们俩互相催促互相带领,终于又都写起了叶周,好高兴!

由于我们两个都是狗血爱好者,所以不论今后在本文中看到了多么狗血的故事,都请不要感到奇怪。


===============

(一)

叶修是在自己父亲的第二次婚礼上遇见周泽楷的。

现在想来,他当时会去向周泽楷搭话,也纯属偶然中的必然。他父亲再婚,婚礼的排场不大,以低调温馨而奢华为主旨,只是小规模地宴请了一些相熟的亲朋好友。父亲的好友,那自然都是父母辈的中年人。其时还是大学生的叶修夹在这样的一群来宾中间,觉得束手束脚,因此寒暄了几句,做过场面功夫之后就撒腿开溜了。他随手敲了敲一间休息室的门,见无人应声,便闪了进去,却不料房间里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少年,听见开门声似乎受了些惊吓,猛地抬起头来有些愣愣地望着叶修,黑亮的眼睛就像被闪光灯照到似的,连着眨了好几下。

那就是周泽楷了。

彼时的叶修还不知道这一点。看见房里有人,也是一愣,不过他也没那么挑,想想跟这孩子共处一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又不会像长辈一样问东问西,问学业问工作问恋爱状况的,与其再花不知道多少时间精力在酒店里再找个空房间,不如就呆在这里算了。想到这里,叶修便反手关上了门,咔哒一声落了锁,笑道:“不好意思,早知道屋里有人,我就不进来了。可我刚刚敲门,你怎么不答应啊?”他也实在是狡猾得很,一边搭话,一边还要抢先把造成这有点尴尬的场面的责任都推到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哪里察觉得到简单一句话里还有这样的玄机,只是低了头,老实地答道:“不是找我的呀。”

叶修被这么单纯的思维逗乐了。那张沙发坐两个人嫌宽,坐三个人嫌挤,可是屋里也就只有这么一张沙发,叶修别无选择,理所当然地走过去在周泽楷旁边坐下了。周泽楷往旁边缩了缩,礼貌地给他让出更多的空间,于是叶修这下知道了,周泽楷现年十六周岁,上下误差不超过一年。

并非是他能掐会算,只是因为周泽楷这一缩时,带动了茶几上的一本书册,先前叶修进来的时候,他就趴在茶几上对着这本册子写写画画呢,如今被他往边上一带,叶修总算看清了这书的封面:高二数学练习册。

“小同学够勤奋的啊,还把练习带到这儿来做。”叶修冲他挤了挤眼睛。

周泽楷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叶修继续没话找话:“不过这么趴着不是正确坐姿啊,对颈椎不好,中学生就算刻苦,也要注意身体嘛。”

被他这么一说,周泽楷下意识地按着脖子转了几圈,却还是半个字都不回答。叶修又东拉西扯地说了半天,情况依旧没有改变。叶修终于觉得这恐怕不是什么小孩子怕生所以不肯说话之类的单纯问题:“我都说了这么久了,你也说一句话来听听呗?随便什么话都行。”

周泽楷于是老老实实地说:“一句话。”

“……这个笑话老掉牙了啊,一点也不好笑!”

“说好什么话都行的。”周泽楷看着他,眼睛里水水的。

叶修没办法。正好这时他父亲打了电话来找他,他也只能回去。这会儿他没想那么多,只觉得自己偶遇了一个话少得好玩的小孩,并没想到这小孩跟自己是同一场婚礼的座上宾,更没想到他们之间以后还会结下黏得扯不断的线。所以只多看了周泽楷两眼就走了,反倒是周泽楷竖着耳朵听见了叶修和他爸爸的那通电话,而后若有所思地盯着叶修的背影瞧了很久。

这些叶修都不知道。他父亲在宴会间歇退下来换礼服,顺道就把儿子叫过来谈一席话。做爸爸的说了几句,叶修就听明白了:“爸,你结婚这事,我没意见。”

“真没意见?”叶父有些不放心地确认道。

“真没意见,放心吧。”叶修说,“不单我没有,叶秋肯定也没有。你孤身一人也拉扯我俩到这么大了,现在去追寻自己的生活,我俩这么大人了,还能反对?挺好的,找个温柔漂亮又真心爱你的不容易。”

“唉,养你到这么大,听你说句这么贴心的更不容易。”叶父慨叹道,“儿子懂事,那我也就放心了。不过既然支持,是不是该用行动表示一下?”

叶修一下子警惕起来:“老头儿,拿话这么堵我,是想坑我呢?”

“怎么说话呢,这么难听。”叶父拧起眉毛。

“得了,你先让我看看那坑长啥样儿吧。”叶修丝毫不为所动。

叶父无奈,只得说道:“你也知道,从今天起,你要有个新弟弟了。”

叶修“嗯”了一声。继母带来的儿子比他和叶秋小几岁,这他是知道的,虽然还未曾谋面。

叶父接着说道:“我们两个结婚之后,打算去美国住一段时间,照料那边的生意,也看看叶秋。”

叶修又“嗯”了一声,这件事他也早有预感。当年叶秋吵着闹着要出国读大学,叶修现在都记得送叶秋上飞机时,叶秋那好似打赢了独立战争的表情。大学四年叶秋就没在家里待几天,如今眼见着大学即将毕业,还没野够,说是想在美国创业。父亲嘴里不说,心里对这个十八岁就离家的小儿子想得紧,嘴里念叨着年轻人白手创业胡闹,其实早有出国帮衬叶秋的意思。飞去大洋彼岸只不过是个早晚问题,选在这个有特殊意义的时刻开始下一段崭新的人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事对叶修来说是求之不得,他正乐得叶秋终于能有人收拾,想到父亲空降在美国时叶秋吃瘪的嘴脸他就能乐开花,只是……事情会不会太过顺利了些?

“等等,我怎么觉着不太对啊。”叶修缓慢地说道,“你俩都出国了,那弟弟怎么办?跟你们一道出去?”

“这正是我要说的。”叶父一拍掌,器宇轩昂地说道,“他还在念高中,要是转去美国,也不是不行,但学业至少得耽误一年,太不划算。我们希望还是让他在国内读完高中,大学再申请去美国。在他高中毕业之前……”

“他就归我管了是吧。”叶修面无表情。

“你想想,他在国内就你一个亲人了……”叶父动情地说。

叶修忍了又忍:“这局面到底是谁造成的啊!你们就一定要扔下还在上中学的儿子去美国?”

“那也没办法啊!那边的公司都准备就绪了,我不过去不行。孩子他妈妈倒是也想过要不要留在国内照顾他,可是总不能我们刚结婚就夫妻分离吧?”叶父振振有词地说,“知道这个要求难为你,也没让你非照料他不可,你要是不愿意,可以跟我们一块儿去美国啊,那样你弟弟也一道过去,咬咬牙多花一年时间也就是了,反正迟早都要过去念书的。”

叶修明白了,原来真正的坑在这儿等着他呢:“不去。”

叶父叹了口气:“你不想去,我也不勉强你。那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啊,要留在国内照顾弟弟。”

叶修哭笑不得:“老头儿,我大四了,工作都联系得差不多,再过一个月就要去杭州上班了,你觉得交给我靠谱吗?我到时候每天在京杭大运河上坐船往返还是怎么着?你就忍心这么折腾你大儿子啊?”

“那当然不能这么对你了,可是你工作也不是非得去杭州啊,咱北京城就没有你能干的活儿了?你爸还不能替你解决一个工作?”叶父的狐狸尾巴翘了起来,“你呀,你就安心留在北京工作,顺道照料一下弟弟呗。”

叶修这下才彻底懂了,敢情他爸这是个连环坑,一坑套一坑,坑坑相扣,一直把坑挖到他脚底下,就等他往前挪一步自己往里跳呢。都在墙角里了,这往前的一步是迈还是不迈?要是不迈,可就只有把身后的墙给砸穿,才能出去了。

叶修叹了口气。

 

因此,去见那位新弟弟的路上,叶修是相当的无精打采。他本来就是因为不想再受家里影响,才早就下定了决心去个南方城市的,正好有朋友在杭州创业,要是去了就能一块儿打天下,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再加上他爸终于要出国管叶秋去了,今后他在国内就是且自逍遥没人管哪,前几天叶修简直是睡觉都咧着嘴。

多美好的前景啊。可惜,因为一个老狐狸的爹和一个忽然冒出来的小鬼,到嘴的鸭子也要飞了。想到这里,叶修对这个即将见面,素昧平生的“弟弟”实在没法产生什么好感。直到被带领着站在一间休息室门前,他才猛然惊觉:这扇房门,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叶父在门上敲了敲,轻声问道:“小周?在里面吗?”

过了一秒钟,也没听见答话的声音,脚步声却啪叽啪叽地响了起来,渐行渐近,而后房门哗一下开了,门后现出了一张稚气未脱的脸,不是方才被叶修百般逗弄的那个小高中生又是谁?

叶修无声地呻吟着,扶住了额。面前的这张脸尽管白嫩俊俏无可挑剔,但此时的叶修已经看不见了,叶父介绍说他的新弟弟叫做周泽楷。在这一刻的叶修眼里,周泽楷的脸根本像是一个木塞,颀长的脖子是个瓶口,底下一双大长腿则是修长的瓶身,总之从头到脚,浓墨重彩地写着三个大字:拖·油·瓶。

偏偏叶父还在孜孜不倦地推销叶修:“小周啊,这是我大儿子叶修,以前应该也跟你提过。他大学快毕业了,以后他就在北京上班,照顾你。你这个哥哥嘴是欠了点儿,不过人还是不错的,有什么东西都找他要,他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你们从今天起也算是兄弟了,好好相处,千万别客气,啊?”

周泽楷乖顺地点点头,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叶修,最终垂下眼睫,叫道:“哥哥。”


(TBC)

评论(17)
热度(279)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