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二)

比起脱缰,我更在意的是说好的日更呢!第一天就断了啊!

周糊糊:

(二)


送机回家那天,两人各自窝在房间角落里直到晚饭时间。


叶修回家摸了两盘游戏,到晚饭时磨磨蹭蹭从房间出来打算往厨房走,一边走一边满心怨念,以后不会每天都要赶在晚饭时间回来做饭吧,新工作还不知道什么状况呢。


实在缺乏心理准备,于是一到厨房叶修便被吓了一跳。


周泽楷正关了电圈,把锅里的泡面往汤碗里倒。看见叶修进来,周泽楷叼着勺子眨了眨眼睛,“你吃?”


叶修和周泽楷也接触了小半个月,懂他讲话的意思。叶修摆手,看周泽楷煮的那碗泡面里还有鸡蛋、青菜和午餐肉,挺丰盛,“你会做饭啊?”


周泽楷抽出一双筷子洗干净,再找到一条毛巾圈着碗,“只会这个。”


叶修看出周泽楷是想把面端到房间去吃,但是碍于他站在这儿,又不好意思端走,“不拘束啊,习惯怎么做怎么做。”叶修让出道,“你开学了晚饭怎么办啊,不能每天吃泡面吧,高三呢。”叶修苦恼地抓抓脑袋。


“学校食堂。”


“晚上也开?”


“有晚自习。”


“那行。”叶修吐了口气,“我怕要加班回不来呢。”


周泽楷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等周泽楷端着泡面走了,叶修也不想认真做了,过了十分钟他折腾出一碗素面,深感自己吃得还没小鬼好。




就这样,两人开始了互不相干的生活。


叶修第一天上班周泽楷都开学一个星期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周泽楷每天晚上按时九点二十回家。出了学校门便是车站,下了车就到了家楼下,三站路。叶修开始觉得自己这房子简直就像是为周泽楷上学专门挑的。


又过了小半个月,叶修觉得跟多了个合租室友也没什么差别,家里碰到了点点头,关上门各干各的。自己晚回家时,远远看到家里亮着灯,似乎也挺不错。


于是叶修对于加班或是公司聚会也没怎么推脱,他觉得周泽楷把自己照顾得挺好的,确实如当初爸爸和阿姨说的,挺乖一孩子,不用操心。


没多久叶修就被打了脸,确实是挺乖一孩子,但是乖得过分,也让人挺担心的。




那天,叶修和小组成员刚完成一个项目,下班后大伙儿叫嚣着要去放松。年轻人玩劲大,吃完饭后要唱歌,唱歌时要喝酒,喝了酒还要去酒吧蹦跶。


叶修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夜场正热闹,他的困意却伴随着一丝轻薄的酒意飘上意识线,想来也是好几天没休息好,睡着了脑子里也想着方案该怎么整。


与想接着三摊去酒吧的人挥手告别,叶修招了辆出租车一路坐回家楼下,下了车才发现家里灯还黑着。


叶修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一刻,不能晚自习上到现在还没回家吧?难道是今天累了,提前睡了?


别把人给搞不见了,要真搞不见了怎么跟爸爸和阿姨说……早上起床时,周泽楷出门,到明天早上算不算二十四小时?不对,应该等明早问问学校,确定周泽楷几点行踪成谜……


叶修一边上楼,一边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事,到头来人给搞不见了的实感却怎么都落不到心底。要真好好一个人给搞不见了,果然还是他这个暂时照管人的原因吧,多联系一下,有时间发一两条短信打一两通电话,又能占用自己多少心思呢?


结果刚从电梯里出来,叶修就愣住了,远远地看着周泽楷靠坐在家门边抱着书包在看教辅书。


叶修走过去,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生气多点,还是自责多点,“没带钥匙?”


坐在试卷册上的周泽楷仰着头看他,并轻轻回应了一声,“嗯。”


叶修摸出钥匙开门,“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在工作?”


“家里起火了你打不打?”


“打。”


“没带钥匙也属于意外状况,以后这样的情况也可以打电话。”


“哦。”


“你这样搞得我跟虐待孩子似的。”叶修拉开门,让周泽楷先进去。


“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不起。”


“嗯……”


“行吧,没有需要道歉的地方就不要道歉。”


叶修说不清楚看到周泽楷一个人在大半夜还坐在楼道里看书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心里往下沉,恍恍惚惚会想到自己小时候因为作业太多而不想回家,或者更小的时候叶秋饿着拽他的衣服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周泽楷在门关抱着拉链还没有拉好的书包,脚下的鞋折腾了好久也没有换下来。


叶修把书包从周泽楷怀里抱过来,靠在墙上看周泽卡解鞋带,“既然说让我照顾你,你要依赖我一些啊。”


周泽楷吃惊地抬头看叶修,而叶修靠在墙角笑得太坦然。或许是接近午夜,门厅亮起的那盏橘灯太温柔,一时间模糊了两人划下的界限。周泽楷垂下眼睫,抿了嘴唇,说:“好。”




之后的居家生活变得稍微有意思起来,倒不是说忽然之间变得如何亲密,依然是关上门就互不打扰的世界,但是在公共空间里两人都没有以前那么拘束。


半夜里叶修出来摸听啤酒喝,关门的动作小心翼翼,怕吵醒隔壁的应考生,谁知转头过来,看到应考生蹲在半开的雪柜前往嘴里塞冰激凌。


叶修吓了一跳,“你干嘛不开灯?”


周泽楷叼着勺子猛眨眼,看来他也吓得不轻。


“你鞋呢?”周泽楷是光脚踩出来的,房间里铺着地毯,客厅是木地板,只有开放式厨房铺的是地砖,这会儿大概是裸脚站久了,觉得冰,周泽楷一个劲把一只脚往另一只脚上叠。


叶修看周泽楷叼着勺子想顺着流理台溜掉的动作反应过来,“不开灯,不穿鞋,难不成你是怕被我发现,我骂你?”


周泽楷点头。


“干得挺顺手,你妈以前管你这个。”


周泽楷委屈地点头。


叶修拿出啤酒,抠开易拉罐,往自己嘴里喂了一口,“你快吃了最后一口,吃了把冰激凌给塞回去。两点了不睡觉吃冰激凌,我是你妈也打你。”


“我妈不打我。”周泽楷顶嘴,并在叶修的手要呼到脑袋上时,赶紧把冰激凌塞进雪柜里,关上门,就可怜兮兮地靠在冰箱上看叶修。


叶修本来那一巴掌也不打算真拍下去,这会儿被周泽楷装可怜看着,当然是更拍不下手,叶修又呷了口啤酒,“小朋友,其实你切开蔫坏蔫坏的吧。”


周泽楷把眼睛瞪得更大点,眼角眉梢都在述说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快十一的时候,高三第一个月的月考出了结果,学校让家长去学校开家长会。


周泽楷对这事儿有点犹豫,首先,叶修就不是他监护人,再来,昨天才听说叶修要节前加班,似乎挺忙。


但,周泽楷不爱跟学校对着干,老师一副这次家长会很重要,不叫家长来会愧对你们自己一生的架势,周泽楷实在是不好意思跟班主任说出“我没家长可来”这种话。


“喂,哥。”周泽楷做好心理建设给叶修打了电话。


正是午休时间,叶修和同事在自选餐厅吃饭,看到周泽楷的号码还奇怪这孩子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一接听嘴里的汤差点没喷出来。


“咳咳,你那称呼怎么回事。”


对面静了几秒,换了个干脆的语调:“学校要开家长会。”


“几号几点?”


“周五下午三点。”


“你等等。”叶修查了memo,叹了口气,“正好那天有事,我试试把事情往后推,你们家长会五点能开完不?”


“应该能。”


“你说算数?”


叶修本来等着周泽楷回他一句,“你知道不能算数还问我?”结果周泽楷想了想,说:“能吧。”


“你别是糊我,为了让我去给你开家长会吧。”


“我作报告和问答,短点。”


“原来是超优等生。不过你别真作指望啊,不一定的,真的不一定。”


转头下午放学,周泽楷把早前老师让统计的家长会出席表交到办公室,周泽楷在自己名字对的那栏打了个勾。


旁边的物理课代表方锐正好送试卷到办公室来,他是周泽楷同桌,知道周泽楷这几天为家长会的事情发愁,“你那哥能来么?”周泽楷中午那通电话让方锐捧着肚子笑了一番,此刻看来,周泽楷那拍马屁的称呼还能供他乐好久。


周泽楷敲了敲门,在听到里面喊“进来”之前对他的同桌挑起眉头的同时又点了下头。


是个漂亮的表情,但是它可真微妙,像是肯定,又像是不置可否。这样表情的周泽楷,方锐觉得挺危险,可具体危险在哪,方锐又说不清楚。




“不是说周泽楷这个人危险,那种危险感若是要形象化,更像一个一直以来很稳定的人,一步步踏上岌岌可危的高台。”后来方锐确证这种危险感后,他叼着冰棍对身边的吴羽策说。


吴羽策把玩着手里的“再来一根”,“我也别当什么语文课代表了,下次月考后,我跟林老师推荐你去当好了。”


“滚球,我那语文成绩能见人。”


“正好你三不五时要抓去背课文,是连接全班学生和林老师的最好桥梁。”


方锐想把嘴里没吃完的冰棍塞吴羽策嘴里。




到了周五,早上第四节课就陆陆续续有家长到学校来。


方锐下去接自己妈妈前,挺担心周泽楷,“马上就两点了,你自己去跟老班坦白说你家长来不了吧,别一会儿本来安排好的优秀学生与其家长的经验讲述环节你当场说没家长,而且你哥来了也讲不出什么经验吧,到时听着都要尴尬症发作。”说完方锐拍拍周泽楷,跑下去接老妈了。


等方锐把他妈带上来,周泽楷还一个人跟班门口站着给陆陆续续来教室的家长指座位。方锐跟他妈介绍,“这就是周泽楷,我同桌。”


方锐妈看到周泽楷眼睛都亮,“哎哟,小伙子成绩好,人也长得靓来……”


方锐已经惨不忍睹地捂起脸,估计接下来就要数落自家儿子不听话了……


忽然而至的电话,打断了方锐妈妈的话,周泽楷拿出手机,连抱歉都没有来得及说就接通了电话,他听了一会儿,咬住嘴唇说:“好,我下去。”


然后,周泽楷对方锐指了指楼下,就跑下楼去了。


方锐妈目送周泽楷消失在楼梯的身影转过头来对方锐说:“你看人家对父母多热情,都跑下去接的来,接到电话嘴角都是笑。”


“妈,我也是跑下去接的好吗!而且,那个不是他父母。”方锐第二次凭空地为周泽楷担心起来。




叶修站在学校大门旁,百无聊奈地看学校墙壁上挂的各种铭牌和奖状,他知道这所学校以高中的规模来说,占地面积不算小,本以为至少还要等个好几个分钟,却不想学校门口的展示窗还没走到头,就听见有人喊:“叶、修。”姓喊得很大声,“修”字声音陡然变小,像后面跟着飘出的气音。


周泽楷站在花坛的尽头,拽着自己的衣角,对叶修笑。


一瞬间,叶修想起些同学时代课文里学到的句子,比如秋高气爽,空气中风信子飘香……


叶修转过身去,站在花坛这头,回了周泽楷一个笑容,“你可保证五点前结束啊。”




TBC


————————


 @烟火流星 希望没有太脱缰,让你接不下去2333

评论(2)
热度(216)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