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双鬼】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这个其实是《Young and Beautiful》第十三集(点我看原文)修正版中新增的段落,加写了轩哥送情诗的一段,放出来混个更,顺带还有点别的用处……请看结尾!


“你这是什么意思?”吴羽策皱起眉,看着面前的花束和花束后边的李轩。

第二天一大早吴羽策还在宿舍,就被李轩发短信叫了出来。本以为李轩是要为了昨天的事解释道歉,没想到一下楼李轩迎面就在楼门口候着,怀里还抱着一捧花,唰的就递了过来。

还是一大束香水百合。

“男人送别人花,还能有什么意思?”李轩反问道。

吴羽策瞄了一眼花束中央别着的那张小卡片,咬着牙说道:“这个问题我以为我们已经谈过了。”

“是谈过了,但那是你单方面做的决定,我现在想了想,觉得我不能接受。”李轩说,“你要是又说什么从此以后不把我当朋友,那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没法只把你当朋友看,这个朋友本来就做不成了。对我来说,要么更进一步,要么一无所有。”说着他放缓了语气,把那束香水百合往吴羽策手边递了递,“所以拜托了,我不求你现在就答应跟我交往,但是至少……让我追求你。”

这时周围已经有人三三两两地停住脚步,开始向这边指指点点。李轩全然不为所动,只是固执地举着那束花。吴羽策紧紧闭着嘴,终于把花接了过来:“好,随便你。”

不光答应下来还收了花,好兆头啊!李轩兴奋起来,眼看吴羽策拿着花就往前走,他也赶紧跟在后面,正寻思着接下来该跟他说些什么话,就看见吴羽策手一扬,哗啦一声把花扔进了路旁一个大垃圾桶,而后步子都没停,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秋风萧瑟地拂过耳际,李轩呆在原地,再也迈不动步了。

 

“所以你送他一大束花,花里夹着一张卡片,上面有你手写的情诗,结果被他一股脑儿扔进了垃圾桶。”方锐将李轩的遭遇复述了一遍。

李轩灰心丧气地点点头。

方锐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问道:“师兄啊,我能问问你在那卡片上头写的是什么样的情诗吗?”

“不是我自己写的啦,我没那么文艺。”李轩无精打采地说道,“是我抄的。”

“这我知道!”方锐说,“但你抄的是啥?”

“……《致橡树》。”要跟另一个人说出自己的表白内容果然还是太耻了,李轩的脸情不自禁地红了红。

“……”方锐面无表情,“师兄,现在是几几年?”

“你问这个干吗?”虽然疑惑,李轩还是顺口回答了,“二零零七年呗。”

“对啊!二零零七年了!二零零七!不是一九八七,也不是一九九七!”方锐大喊道,“拜托你看看日历啊,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了!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致橡树?!我能说幸好吴羽策看都没看就把它扔了吗?!”

李轩被他吼得面红耳赤:“这……我真的没什么经验啊!本来就没文艺细胞,平常还整天都在背法条,又要情诗,里头又不能有姑娘之类的字眼,我就只想到这么一首,觉得也挺感人的,就写了……”

“那就上网搜啊!上图书馆翻翻什么情诗集啊!”方锐叫道,“抄个小清新的肉麻的什么都好,就是别抄中学语文课本上的行吗?!不是我说,致橡树!你画个心心相印的LOGO都比这个强!还有,下次就算要送,也不要夹在花里送了,吴羽策那么爷们儿的人,又不是个姑娘,拿这一套追他估计行不通。况且都被扔过垃圾桶,就不要再上赶着去被打脸了,咱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招不行,就换一招追嘛!”

“我知道了。”李轩做了口深呼吸,郑重地点了点头。

 

文艺理论课要交期中论文了,这一天吴羽策不得不起了个大早,打着哈欠被周泽楷拽去图书馆。虽说以吴羽策的标准而言,今天实在是赶了个早集,可实际上两人找到座位的时候太阳已然悬在半空,又随便找了几本文献,就到吃午饭的钟点了,两人于是把书往桌上一摞,占着座就去邻近的食堂吃饭。

本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然而,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却发生了一点不太平常的事情。

吴羽策打了个哈欠,随手翻开最上面的那本书,书里忽然冷不防跌出一张卡片,幸好被吴羽策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才没掉到地上。

吴羽策一面在心里嘀咕先前找书的时候也随手翻了翻,没发现里头夹着什么卡片啊,一面将这张卡片举起来看。还没举到跟前,一缕若有似无的香气就先飘进了鼻端,正是那种熏香贺卡上常备的香味。吴羽策眉头一皱,心中已经产生一股不祥的预感,待到将那卡片定睛一瞧,看见了卡片背面凹凸有致的玫瑰印花,便心知这预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这卡片上写着的内容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图书借阅表格,而是某个人的表白吧。要是这个人肉麻一些,搞不好翻过来还会在卡片正面看到一首情诗。吴羽策虽然低调,但架不住人长得帅,上次院庆晚会上又出了风头,收到的这一类东西可一点儿也不少,来自男生女生的都有,即使没有小山高,也妥妥地能装满一个抽屉了。而吴羽策的处理方法也很简单,只有两种:一是看完就扔,二是不看就扔。至于具体选取哪种,基本上全凭心情。

至于这一张么……吴羽策看了看卡片那淡粉的颜色,寻思着这大概八成是个女生送的,既然如此,也不能太过唐突,还是看一眼内容好了。

怀抱着这样的心理,吴羽策随手将卡片翻到了正面——


吴羽策看完嘴角直抽抽,一瞬间简直恨不得给自己的手来上一巴掌,干吗就一时手贱,非得翻过来看一眼呢?!

一旁的周泽楷见吴羽策脸上直冒黑气,心中好奇,便也凑过来瞧。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顿时乐得前仰后合。李轩这些天这么大张旗鼓地追吴羽策,周泽楷当然早就知道了,本来也没什么感想,却没想到他抄首情诗还搞得这么逗乐,把周泽楷逗得不行。

“笑死你。”吴羽策瞪了他一眼,噌地站起身来,五指一紧,就要把这卡片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周泽楷瞅着他出手之前的间隙,连忙劈手一夺,将它抢救了下来。

吴羽策眉毛一挑:“还给我。”

“多好玩呀,不要扔嘛。”周泽楷攥着卡片不肯撒手。

“好玩个屁啊……”吴羽策扶额,“这种人就会自作多情,要是留着,指不定被怎么误会呢。赶紧给我扔了。”

周泽楷指着抬头处那写了又被划掉,最后涂成三个黑框框的名字眨了眨眼:“你看,没写是给你的呀。”言下之意,既然不是给你的,你当然也无权处置。

吴羽策被气笑了:“好吧,你爱留你留着,反正不关我事。”说罢,索性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再也不看那张卡片一眼。

周泽楷撇撇嘴,把卡片收了起来。

他在心里偷偷地想,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还要用到呢。

将来的事情,谁敢说呢?


(TBC)


P.S. 我决定YAB的本子特典就送轩哥的情诗卡!写出来的字儿大概是长这样

虽然是很挫的特典,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评论(17)
热度(85)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