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三)

(三)

周泽楷带着叶修进教学楼,迎面正撞上班主任,看见他俩满脸都是惊讶:“小周,怎么这次妈妈没来吗?”

周泽楷“嗯”了一下,接下来自然是该介绍叶修,本想说这是我哥,然而想起电话里叶修的那句取笑,不由得头皮一紧,于是话到嘴边,滑成了一个微妙的称呼:“新家长。”

班主任“啊”的一声:“那么老师先跟家长谈几句吧,你自己先去教室准备准备,好吗?”

周泽楷答应着便走了,无论是叶修还是他,都完全没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周泽楷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后,班主任便拉着叶修介绍起周泽楷在学校的种种情形来:“不知道这些您有没有跟他妈妈了解过?”

“说过一点儿,不多。”叶修极力回忆着周母最初向他讲述的周泽楷概况,最后也只记起“很乖”和“不用操心”两个宽泛至极的形容,索性耸了耸肩,“其实我在家也没怎么管他。”

“是的,我很能理解,孩子年纪这么大了才开始相处,肯定不容易。”班主任点了点头,严肃地说道,“好在小周这孩子从他上学的表现来看,还是挺懂事又让人省心的,他妈妈先前也一直这么说,所以您也不用太担心,只要有心,亲近起来肯定不难。”

叶修隐隐觉得似乎哪里有点奇怪,却也无暇多想,只是随口附和着班主任的话。两人接下来又寒暄了几句,这种奇怪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直到班主任开始极力称赞他看上去特别年轻,叶修才猛地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您误会了,我不是他继父。”

“啊?!”班主任目瞪口呆,回过神来之后连连道歉,叶修急忙摆手:“不怪您,我们自己先前没说清楚,我是他继兄,他大概是不好意思吧,先前没叫明白,让您误会了。”

“我说呢!我心里就一直在这儿嘀咕,这要是爸爸,也太年轻了点儿吧?看上去撑死了也就三十岁上下。”班主任这话意在恭维,却听得叶修又是一阵心塞,心想我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有为青年,怎么看起来就三十岁了,还“上”,这怎么说话的,到底会聊天儿不会啊?好在他向来也不把别人说的话放在心上,这念头不过转了一下,也就随风而去了。

“看您这年纪,应该自己还没小孩儿吧?就算有,孩子肯定也还没到要开家长会的年纪。”得到叶修肯定的答复之后,班主任开始向他介绍家长会的基本程序,“咱们学校家长会,一般开头都是优秀学生和家长各自谈一谈学习和教育的经验,本来这次是安排了小周谈的,不过我看您这个情况……您自己决定吧,要是觉得没什么可说的,这回就先不讲了。”

“那敢情好啊,以后有了经验再详谈。”赶时间的叶修对于缩减家长会环节正是求之不得,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事情都敲定了,两人就此告别,班主任沿走廊去办公室拿文件,叶修自个儿顺着楼梯继续往上爬,转过拐角一看,得,周泽楷正在墙上靠着呢,而且明显是听到他的脚步声,才立刻把姿势从趴扶手改为贴墙的。

叶修无奈地看着他:“还好学生呢,被你老师一顿夸的哟,转头就在这儿阳奉阴违啊。”

周泽楷低下头说:“教室里没有事。”他睫毛扑扇扑扇的,叶修一开始还以为他在恶意卖萌,正想义正言辞地批评他,就发现他肩膀轻轻地一耸一耸,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忍不住在笑呢。

这下可更该批评了,叶修伸手弹了一记他的额头:“笑什么笑,一点也不好笑好吗?”

“没有笑。”周泽楷一本正经地揉了揉自己的脸。

叶修也故意板起脸,在脑门上愣是挤出几条抬头纹:“哥哥我看起来有那么老?”

这一回周泽楷却没有笑,而是很认真地跟他说:“要年轻,少抽烟,早睡觉。”

“……半夜两点爬起来挖冰淇淋吃的小鬼,没资格教训我吧。”叶修一巴掌呼在周泽楷脑袋上,落下的时候力道却放得很轻,最终揉了两下了事,心想自己看人就是这么准,这小孩切开来真是蔫坏蔫坏的。

 

周泽楷果然履行了诺言,把报告做得简而又简,再加上省略了叶修自己的发言环节,家长会比预计的提早结束了半个小时。刚一宣布散会,叶修就站了起来要往外溜,讲台上班主任却点名了:“英语老师说,请周泽楷同学的家长留下来一会儿,她想单独跟您谈谈。”

叶修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往外迈了两步才意识到这叫的就是自己,止住了步子满心震惊。坐在他旁边的方锐妈妈竟然还一脸羡慕:“这肯定是留下来单独表扬,我们这个就不行了,从初一到现在,还没有一次家长会我不被六科老师留堂的。”

正说着,班主任已经流水般地报出了名单,果不其然,语数英史地政每一科都叫到了方锐的名字。

“哎,瞧瞧吧,我说什么来着?”方锐妈妈唉声叹气地站起身,熟门熟路地出门左拐,朝着教师办公室去了。这边厢班主任正式宣布散会,教室门一开,英语老师头一个闯了进来,风风火火就往周泽楷座位上冲。

这下逃也没法逃了。叶修叹口气坐回了座位上,想起自己上中学的时候,父亲开完家长会回来总要结结实实地把自己教育一顿,痛心疾首地说你能不能争点儿气,起码不要让你爸每次家长会都被留堂。那时自己当然是满不在乎的,还反驳说我可是每天都被老师留堂,你一个学期只被留一次,不错了,知足吧。

这下可好,转头自己就也作为家长被留堂了,也算是现世报吧。叶修从回忆中抽回思绪,英语老师已经在他对面坐下,开始说话了。

叶修听了几句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是周泽楷太内向太话少了,虽然成绩优秀,但这依然是个严重的,而且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其实,如果要高考,那也没什么。”英语老师满面担忧地说,“但孩子的目标是出国啊,现在正是申请季,文书方面的工作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这方面都没有问题,他纸面条件很优秀,肯定很快就能收到面试邀请的——对,现在很多美国大学都有面试,尤其是好大学——到时他这个样子,面试就比较难办,您也知道美国人很看重个人表达的能力,喜欢招收善于表达自己的学生……”

“我看他自我表达没问题啊。”叶修打断她的话头说道,“虽然话少,但意思都表达得挺清楚的,表达效率高不行吗?”

“唉,话不是这样说……”英语老师的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我明白您的心情,不过……举个例子啊,每次我们英语课上presentation,这孩子都讲得很流利,内容好,口音也标准,可是一听就知道是事先背下来的,演讲的时候语调平板,感情很不充沛,也不跟台下听众互动,过后问他问题吧,他也都是用单词回答,都不会进一步阐述,这样放到国外是不行的。就算被录取了,美国大学里也会有很多课堂讨论和演讲,到时适应不了,更难受。所以我才希望,最好我们现在就能想想办法,帮他改善一下。”

想什么办法呢?这个倒不用叶修费心,英语老师负责得很,已经思索出了多种可供尝试的方案。最终叶修离开教室的时候,兜里揣着个小本,上面做满了笔记,写着老师提供的各种建议。经过这么一出折腾,他实际上到六点多才走出校门。想一想,反正傍晚的这个会也不是非得今天开不可,于是他五点多给组员群发邮件,又推迟到了周一。

这么一来今晚就闲下来了,叶修索性直接回到家,叫了个必胜客外卖约在九点送来。算上一点儿迟到的时间,外卖送到家里时正好是九点一刻。

这样,周泽楷在九点二十准时迈入家门的时候,面对的就是桌上热气腾腾的披萨,还有摆好了外卖食物坐在桌边等他的叶修。

这个气氛和姿态,实在是太像真正的家人。周泽楷一下子愣住了。他从未设想过这样的画面,也并不期待,因此这一幕对他来说,完全就是震你一下的突然袭击。

可是有些事真的发生了,才会让人发现,不期待,并不等于不喜爱。

周泽楷回过神来,在叶修的催促中放了书包,慢慢在桌边坐下。两人相对无言地吃完了这顿饭,周泽楷不说话,叶修也不撩他。吃完饭叶修收拾桌子,周泽楷就负责倒垃圾,把垃圾袋在门外一撇,回来洗手的时候叶修就问他了。

“明天英语课轮到你presentation是吧?排练一下给哥看看?”

周泽楷沉默了半晌,说:“对不起。”

“怎么,你没准备啊?”叶修故意问道。

周泽楷说:“准备了。”

“那干嘛要对不起,你那么一说,我还以为你没东西能给我讲呢。”

周泽楷低着头,看了一会儿地面,说:“我看见你好晚才回去。”

他这星期的座位靠窗,可以很方便地观察操场,于是叶修从教学楼走到校门的全过程都被他无声无息地看在了眼里。那会儿虽然手头没表,不能确定具体的时刻,但晚自习已经开始了。也就是说,已经远远超过五点,距离约定的结束时间也差得太多。

叶修笑了:“说好的不需要道歉的地方不用道歉呢?忘得这么快。留我的是你们老师,又不是你,你道哪门子的歉啊。”

“但是,”周泽楷坚持说道,“是为了我才留的吧。”

“你这算是优等生的自尊吗?留个堂就非得自责不可。”叶修笑道,“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补偿我,就快点做个presentation给我看看。”

周泽楷于是啪嗒啪嗒跑进房间,拿了笔记本电脑出来,点开一个PPT,全屏放映之后就站在客厅中间开始讲。题目是电影从无声到有声的发展史。叶修听着听着就想,这标题也够深奥的了,高中生能讲这样的题目,多厉害啊。周泽楷的英语口音语调也特别标准,应该是从小就朝着这个方向练起来的吧,要不然不能养出这样十足native speaker的范儿。总之,这英语比自己是强得太多了。而且谁说他演讲没感情不抑扬顿挫的,没听见他声音有时大有时小吗?再说,话题既然是无声电影,安安静静地讲不是正合适么。

七七八八想了一堆,周泽楷演讲已毕,便过来在沙发上叶修旁边坐下了,抱着笔记本电脑眼巴巴地望着他。

叶修想了想,拍拍他的肩膀:“哎,怎么办,我觉得你讲得很好,没什么可挑剔的了,但老师说照你这样,美国人不能赏识你啊,这可咋整?要我说,干脆就留在国内算了,轻轻松松BE YOURSELF,也不用绞尽脑汁讨美国佬的喜欢。”

周泽楷先是被叶修半是故意半是无意的浓重Chinglish口音逗得笑了两声,待到听他说完,却不再言语了,渐渐地,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不要真的开始思考啊!我开玩笑的。”叶修曲起食指,用指节敲了敲他的脑瓜。


(TBC)


 @周糊糊 摸了四十分钟的鱼,终于写完了……明天可以尽情打游戏!!嘻!

评论(5)
热度(195)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