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四)

青春啊!这章各种意味上的感同身受,看得真感动……话说我为什么觉得你果然如愿以偿地把想要推给我的剧情推给了我

周糊糊:

(四)

“你出国申请整好啦?”方锐趴桌上瞅周泽楷老老实实地做高考试卷不解,“我要是你肯定不做这破卷子了!”方锐生气地抖了抖原本被他垫在手肘下的英语试卷。

“别闹,有人午休。”周泽楷专心做题,头也没抬。

“看着满目鸟语,我真想全蒙过去,怎么看都觉得两个都对呀,今天单号还是双号,单号选A双号选C。”

周泽楷伸出手来压住方锐的试卷,不让他下笔,“不懂,教你。”和方锐对视了两秒,面对方锐一脸“求你放弃我吧”的生无可恋,周泽楷抿了下嘴,又添了一句:“考试再蒙,乖。”

方锐被这个“乖”拍得失血过重,一张脸充得血红,“谁教你说这个的,周泽楷你怎么不学好。”

周泽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吴羽策说有效。”

“那厮就会挤兑我……”方锐正说得咬牙切齿,正主突然跟教室门口出现了。

吴羽策刚从老师办公室回来,扒在前门对方锐喊:“方锐你语文成绩又擦边飞,林老师让你去办公室谈心得谈未来。”

方锐擦着吴羽策走出教室,吴羽策再插方锐一刀,“方锐乖,快去。”


方锐与“乖”结缘于一次方锐和林敬言的谈心,当时吴羽策正趴在一边桌子上分试卷。

林敬言对方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不要偏科。

其实方锐的文科成绩是过得去的,但是理科成绩实际实在太好,每次九科分数单打出来令人咋舌。老班也总是逮着方锐就说,方锐啊你想过没,如果你文科成绩也好,你或许就不止是保一本冲重本的水平了呀?

那天,在只有方锐、林敬言和吴羽策三人的办公室,方锐说:“老师,我也不是故意的,学不好没办法,看着也烦,怎么都填不对。”

要说高三的孩子也是十六七岁了,摸脑袋其实是不太合适的。林敬言看着方锐低着头苦恼的样子,修剪得短短的头发支棱在脑袋上,发璇清晰可见,林敬言鬼使神差地摸了下方锐的头,说:“方锐乖,辛苦过这一年就好了。以后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科目。”

然后一旁的吴羽策就目睹了平常嬉皮笑脸,总能找出一百种反驳方案的方锐红了脸,手里一个劲抠语文课本的边角,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方锐走了,吴羽策顺道入座,看着周泽楷解决了两个小题,吴羽策说:“你该不会是不打算走了吧?”

周泽楷撇过头看吴羽策,眼睛黑不见底,“很明显?”

“真的呀?你妈妈都跟国外呢,你一个人跟国内图什么?”

“不知道,在想。”

吴羽策也搞不清楚周泽楷回答的是第一个问题还是第二个问题,但是很明显周泽楷已经把注意力又转回了手下的试卷。

吴羽策耸肩,从方锐抽屉里摸走一颗糖,回自己座位做习题去了。


当天晚上却发生了不太好的事情。

晚自习时间,隔壁班的班花趁着间休过来找周泽楷,传话的人把话带到时,整个教室飘荡着肾上腺素偏高的激昂气氛,全是看热闹的。

高三生活无聊,随便一点小八卦都是全民好几天的精神食粮。

周泽楷离开座位前,被方锐凑耳边小声说:“行啊你,毕业前还来个青春的记忆。”

周泽楷皱眉,“不会答应。”

“为什么啊?挺漂亮的,听说成绩也好,嗯,还会打毛衣。”最近女生们流行打毛线球小娃娃。

“不喜欢。”

“你知道自己喜欢哪种吗?我记得你没谈过呀。”

“感觉不对。”周泽楷试图去描述。

“还没处呢就感觉不对了?”


周泽楷跟女生在操场转悠的时候心里就在想,对呀,还没相处过呢,怎么就断定感觉不对的呢?周泽楷,你知道什么是感觉对吗?

难道我知道什么感觉是对的吗?

女生跟周泽楷一边脚下散步一边嘴里兜圈子,说了半天还没说到重点,还在扯上学期的文化节,周泽楷收回走神的意识,认真听女生说话。青春只有一次,不好意思也罢,狡猾也好,都是青春的心思,值得认真对倾听的心意。

隔壁班花述说完,告白的时间也就到了,这也意味着他必须要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周泽楷看着女孩子冬夜里被冷风冻得泛红的脸甚至有些惋惜或是心疼。

这种心情直到和女孩子分开,看着女孩子先行走回教学楼也没有缓和过来。

就在这没缓和回来的档口,周泽楷被人堵了。

第二节晚自习已经开始,校园恢复了安静。白炽路灯下,三个男生挡住周泽楷去路,“挺能耐啊,要出国了,自己成绩无所谓了,就觉得别人的成绩也无所谓了是吧。”

欲加之罪,周泽楷不想和这些人多说。

“拽什么拽,冷着脸给谁看?”其中最愤怒的那个男生扯住周泽楷的衣领。

“我不喜欢她。”周泽楷试图将情况简单化。

谁知他确实是抓住了症结,但是青春期意气风发的男生听着这话就跟嘲讽一样。我喜欢的你不喜欢是吧,对我不屑一顾却跑去跟你表白是吧……甭说了,这么一延伸,更加糟糕。

“你什么意思,啊?”

“喜欢自己追。”

“周泽楷你别横,追人那是你们家的本事,你妈妈找到有权有势的,一朝成了小公子是吧,高考也不用了,努力也不要了,我也想捡个方便爹,就是不知道你妈妈面对你的富贵爹是什么嘴脸……”男生一边说,旁边的两个人配合着发出笑声,实在让人无法忍耐。

周泽楷出手就揍了男生的脸。

还好他们高中普遍认同私怨约架要单挑,同伴只许围观不许插手,打完不准告老师,违反了倒也没也没有什么,就是特别掉价,被别的男生不耻。

一架打完,两人鼻青脸肿。男生光记着周泽楷扯着他衣领把他摁墙上说:“你若是被妈妈一个人抚养长大,你也你听不得别人说她不好。”

周泽楷这句话说得可真长,或许高中三年再也没有过这么长的句子。这句话内容普通,周泽楷也没有讲得很愤怒或是入情,他说这句话时语调甚至可以算得上平静。

偏就衬着背后冬夜的白炽灯和周泽楷呼出的白气,男生想到了以前开家长会见过那个阿姨,干练精致却温柔顽固的……她支持学校不该没收每班的DVD放映机,每班的多媒体钥匙应该掌握在学生手里……其实,男生挺喜欢周泽楷妈妈的。


看着男生抹嘴走了,走之前还撂下狠话,意思是离隔壁班花远点。周泽楷摸摸嘴,才发现嘴角也破了,大约不止渗血还青肿着,摁压下去有些痛。

站起身打算上楼回教室,却觉得一抬脚,背脊和腹部都被拉扯得酸痛。周泽楷忽然想起女生跑完八百之后抱怨楼都下不了,有几个碰到下楼跟杀阵一样,一口气喊着冲下来,然后再猛揉腿。

这么想着,周泽楷笑起来,给方锐发了条短信:我有点不舒服,提前回家了,书包就放学校。

口袋里手机、月票、钥匙都在,可以坐五分钟之后的班车回家,没什么不能回家的了。

一边走周泽楷脑子里一边走马灯似的闪过小时候妈妈带他上学教他吹泡泡糖,或是之后和同学小伙伴玩闹的画面,甚至想到方锐中午对他说,周泽楷你怎么不学好……慢慢人物虚化起来,逐渐清晰的是这座城市他走过生活过的细节。

原来他对这座城市有这么多的喜爱,爱这座城市的过往、爱这座城市的街道、成长的点点滴滴已经融入到城市的细枝末节。

摇摇晃晃坐回家里,下了车,家里的灯居然是亮的。

仅仅是这样,就感觉面对这座城市,心里更柔软了一些。


叶修听到按门铃的声音,还想着这么晚了谁上家门口推销了,现在水电费都是自己上银行交啊,不能是邻居借锅铲吧,时代不对啊。

打开里面那层,看周泽楷隔着门栏站外面,脸颊划破一道,嘴角青肿渗血。

“打架了?书包钥匙呢?”叶修拉开门问。

“书包学校,钥匙……”周泽楷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钥匙给叶修。

叶修顺手把钥匙挂墙上了,周泽楷这身衣服肯定得洗,一会儿口袋得全掏空。

“干嘛打呢?我记着你们学校是吊炸天的升学率第一啊,不是风评挺好的么。”叶修语调挺平常,就好像看着弟弟打架回家不责怪也不过于呵护的哥哥问,你肚子饿吗,要不要吃不东西一样。

周泽楷也就顺着想象提出了要求,“想吃面,汤多的。”

叶修愣了一下,“先去洗个澡,出来有吃的。”

周泽楷脱下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衣服湿透了,全是汗液被冬季低温冻过后的冷硬。而被热水冲刷着时,他觉得浴室外房间里有人等着真好。


周泽楷擦着头发出来,看着叶修将一张草垫子垫到客厅的木桌上,他抬起头来看着周泽楷笑,挺随意的,“你不是要汤多么,我家没那么大的碗,直接锅吃吧。还有,鸡汤是兑的。”叶修回到流理台晃了下空的鸡汤盒。

一盏暖黄的灯,一张木桌,一锅热气腾腾的面,一台正播放着广告的电视机,一个人坐在木桌对面懒懒散散换着频道的人,在这座城市……

“喜欢。”周泽楷说。

“嗯?”

“我们高中。”

“哦。”叶修点头,“喜欢好啊。我也喜欢,其实我也那毕业的,不过当时校区不是你们那个。”

周泽楷咬着面条哧哧笑起来。

“你们现在圣诞节晚上还偷偷在食堂门口点烟火么?”

“点的。”

“又是一年了。”

“嗯。”


当天夜里,周泽楷发起烧了。晚上打架汗湿了衣服 ,冷风一吹,寒气入体了。

半晚上周泽楷怎么都难受,胃里翻腾得厉害,周泽楷发烧便不消化,去卫生间吐过一趟,喝了点开水,还是反酸。

路过厨房垃圾桶,看着里面那盒鸡汤料,周泽楷隐隐还觉得有点可惜,进去的时间太短,出来的时候和进去的一个味道。周泽楷一边笑自己吐的时候体会还挺多,一边想这是除了妈妈以外,第一次在家里吃别人给自己煮面吧。

“你半夜蹲垃圾桶边干嘛?”叶修问。

“没睡?”

“忽然醒了,不是被你吵的,加湿器没开,干。你呢?”

“大概是发烧了。”周泽楷蹲地上对着叶修虚握了下手心,“找不到体温计。”

叶修叹气去过道橱柜的药箱里翻,“这种事情也是可以敲门打扰的啊。”

“哦。”周泽楷乖乖地点头,一点头,整个人跟着晕起来。

“行行行,发烧脑子晕,你别晃脑袋,床上躺着去。”叶修把药盒拿出来一个个读药剂说明,却发现周泽楷似乎停在了房门口,“怎么不进去。”

“能不能跟你睡……”叶修出来时,随手点亮了自己房间的灯,看着暖暖的亮亮的,周泽楷凭空升起了不想回去自己房间的念头,“就今天。”

“你是想妈妈了吧?”叶修揶揄。

周泽楷还真认真想了一会儿,“应该不是。”

“可就今天,最多到病好。”

“哥,你真好。”

“我去,欠打。你要是传染给我,我们两个就一起病死在这屋里吧。”

“不会。”

“嗯?”

“传染给你我就好了。”

“嘿,我发现你病了,特别调皮怎么遭。”


后来半夜里,叶修一直觉得一团热乎乎的东西贴着他,迷糊中想着这小子喷出的气都是热乎的,明早怕是要跟学校请假。

想着请假的事儿,又担心烧得更高,后半夜没怎么睡好,晨光熹微中精神彻底清醒过来,看见周泽楷侧蜷在他身边,一只手压在脸颊下,一只手搭在心口。

叶秋小时候生病,怎么就没有这么乖过。

许是想到小时候糯米团子一样的叶秋,叶修莫名其妙地俯身在周泽楷额头上亲了一下。

周泽楷感受到凉爽的人体触碰,整个人都栽到了叶修怀里,眼皮不怎么安稳,眼窝轻微地转,也不知在做什么梦,含含糊糊喊着:“嗯嗯,对的。”


TBC

————————————————

 @烟火流星 我跑了一章怎么爱上,怎么愿意留下来,并试图让留下来不是完全的恋爱脑使然……希望你接得还顺手w

评论(4)
热度(226)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