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五)

(五)

亲上周泽楷额头的时候,一股滚烫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叶修叹了口气,用不着量体温计就知道这孩子还烧得不轻,今天肯定得在家里躺一天了。当然不是担心他落下什么功课,只是自己可没法不去上班,放他一个人在家没问题么?如果是个爱闹爱叫的倒还好了,偏偏这是个有事没事都不爱吱声的,万一病得厉害了又死撑着不打电话求救,自个儿昏死在家里了怎么办?

乱七八糟的想这一堆也没用,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了再说。眼看着是平时起床的钟点了,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脸,看见他眼睛迷迷糊糊睁开一条缝,便问他早上想吃什么。

周泽楷缓慢地眨了两下眼,把这问题消化干净之后,说:“粥。”

“面条行吗?昨儿晚上那样的。”叶修问道。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他也知道面条整治起来可比粥方便太多了,尤其是叶修还赶着要上班,这么一想,便准备点头,不料叶修却抢先说道:“咱们先说好了,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别说着能吃,回头吃了又给我吐出来,那以后可休想哥再给你弄吃的了啊。”

简直就是被看穿了。被这么一说,周泽楷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低声说道:“半夜吐了。”

叶修一脸的了然,也没说他什么,只是揉了揉他额前有些汗湿的流海:“行吧,那我给你弄粥去,你好好躺着,想睡就接着睡。”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点头,叶修又说:“以后咱们家都是这个规矩,记好了啊,不提醒第二遍,如有触犯直接记过处罚。”

周泽楷咬着嘴唇想笑,却因为嘴上烧得干裂,一圈都是死皮,硬是没能扯开嘴,也就放弃了向叶修询问具体处罚内容的打算,乖乖地把全身都缩进被窝里,从脖子到指尖都牢牢地盖住。叶修看了他这个表现挺满意,也就出了房间开始洗漱收拾。他叼着牙刷一拍脑门,想起家里还有一小袋米,便跑去厨房翻箱倒柜找了出来,手机百度了一下食谱却傻眼了:一锅粥得熬一个小时,他现在可没有那水磨工夫。

得,还能怎么办?只好出去买了。叶修回房嘱咐了周泽楷两句,披上外套下楼在附近的早餐铺买了两碗粥,又顺道在二十四小时药房买了调理肠胃的药,回到家里把粥盛好再推开卧室门,就看见周泽楷还是先前那副姿势,仰面躺在被窝里一动不动,棉被直遮到嘴巴鼻子,只余下两只眼睛留在外头眨啊眨。

叶修唤他:“起来洗漱喝粥啦。”

周泽楷这才坐起身,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睡衣。叶修一看,得,这家伙趁自己出门的时候连衣服都找出来换过了,洗脸刷牙显然就更不用提了。

“你也太让人省心了,就不会留点事给监护人做做?”叶修的语气有些无奈。

周泽楷歪过头说:“衣服没洗。”

“行行行,交给洗衣机折腾去,你赶紧出来吃完饭睡觉。”

两人在餐桌旁对面坐下,周泽楷一看面前那一大碗的量,连忙摇头说吃不了这么多,叶修便又拿了个碗来,从他碗里拨拉出一半给自己吃。端起碗吸溜了两口之后,叶修忽地想起一件挺有意思的事。

他想起父亲是个对生活品质要求挺高的人,吃的方面尤其挑剔,总是嫌外面馆子做的东西这不好那不好,油啊米啊菜啊都不干净,从小就在这方面对他们兄弟两个加以管教控制,什么烧烤摊早餐车苍蝇馆子连碰都不让碰,后来叶秋出国了管不到也就作罢,叶修在北京上大学,却依旧是三天两头就要被数落一句饮食习惯不健康。

叶修那时就热衷于宿舍门禁之后跳窗出去吃些乱七八糟的烤翅羊肉串煎饼果子,对这一套很是不以为然,心想哪儿做的饭不是饭?能吃不就行了么。可是他这时候看着周泽楷小口小口地啜着白粥,自己又低头吃了一勺,忽然就觉得,嗯,这外头买的味道是不行,还是得自己家里做的才放心。

听说现在电饭锅都有那种煲粥煮饭的神器,只要米和水倒进去再一按电源,再怎么彪悍的厨房杀手都能弄出一锅香浓的粥来。叶修一边吃一边思忖,反正公司旁边就有家苏宁,干脆下班路上顺道拐去买一口回来,厨房多个这玩意儿反正没坏处。主意打定之后,他三两口扒完了早饭,给周泽楷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请假,等周泽楷也喝完了自己那份粥,便监督他吃药躺床。

“你就负责好好睡觉,别的什么也不用你管,知道吗?”叶修拍拍他身上的棉被,“中午我回不来,你要想吃饭就把冰箱里的粥热一热,不想吃就接着睡,药别空腹吃。我下午争取早点儿下班回来。”

周泽楷揉着眼睛点头,大概因为吃了药的关系,点到后面就开始犯困,迷迷瞪瞪的直打哈欠,朦胧间听到外边的锁门声,知道叶修上班去了,便翻了个身彻底沉入梦乡。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虽然焐在被子里一个劲地出汗,睡得一点也不安稳,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就这么在半睡半醒之间挣扎了许久,再一睁眼时,天已经开始黑了。

周泽楷就这么在越来越沉的夜色里大睁着眼睛,空茫地瞪了一会儿天花板,然后爬起来洗漱。他寻思着出了这么一大身汗,肚子也觉得饿,应该好得差不多了,摸出体温计一量,果然温度也已经降回了正常范畴,于是吃过粥就索性拽了一床被单,裹在身上坐到客厅沙发上看书。

毕竟病没全好,要支撑脑力消耗这么大的活动还是太勉强了,周泽楷看了没到一个小时上下眼皮就又打起架来,不知不觉就把坐姿改成了卧姿,躺下的时候他顺道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心里有些疑惑地想,七点半以后下班回家,算是早么?

 

叶修说到做到,说要早回家,也的确是努力争取了,然而一来平时下班就晚,提早也早不到哪去,二来今天上班已经迟了,又正赶上有项目,想早走谈何容易。下班之后又跑去买电饭锅,折腾一阵,到家时也快九点了。中间也往家里打过电话,没人接,叶修估摸着小孩肯定是睡着了没听见,便改发了条短信,同样没得到回复。

叶修拎着口电饭锅在门口边掏钥匙边想,睡得够死,不错。结果门一开,他差点没把电饭锅给撇地上去——的确是睡得够香了,可这是跟哪儿睡呢?地方不大对吧?

叶修放下东西,坐到沙发上拍周泽楷:“怎么跑这儿来了?起来回床上睡去。”

周泽楷嗯嗯了两声,许是沙发上没枕头,睡久了脖子疼,他皱着眉,伸手在自己颈后揉了两下,收回胳膊的时候正好碰到叶修的大腿,便顺手抱了上去,把脑袋枕在了叶修腿上,还来回蹭了蹭,一脸的满足。

“……信不信我打你啊。”叶修哭笑不得地推他。

“我是病人。”周泽楷可怜巴巴地说。

“亏你还知道自己是病人。”叶修板了脸,一副凶神恶煞的口气。

“烧退了。”周泽楷主动拿额头去凑叶修的手,意在自表其诚。

叶修偏不上这个当:“我跟你说,没你这样儿的啊。要打你的时候你说你是病人,要你规矩点儿你又说你病好了,你自己说说,哪能这么两头便宜全占的?世上有没有这么美的事儿啊,周泽楷同学你自己说说。”

周泽楷偏不说话,就睁开眼咬着嘴唇看着他笑。叶修心想这长得好看果然就是占便宜啊,这么白玉生晕的一张脸凑在跟前,一双眼睛特无辜地直勾勾盯着你瞧,谁能狠得下心责怪?

叶修当然也不例外。本来打算结结实实弹一顿脑门的,临到下手就不由自主地改成了揉头发。周泽楷的头发很软,睡了一天之后散乱得不行,揉起来也没什么罪恶感,还把人给揉舒服了,从嗓子眼里直哼哼。

叶修就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周泽楷疑惑地应了一声,叶修权当他是答应了,自顾自地接着说道:“小时候我和叶秋养过一条叫小点的狗,这狗不怎么亲近人,也不像别家小狗一样会主动找人玩舔人手,我俩一开始都以为它不喜欢我们呢。没想到后来有一次,我们在外头呆了一天,到半夜才回家,一开门吓了一跳,小点正趴门口眼巴巴盯着我们瞧呢,出门前往它盆里放的狗粮都没怎么动过。我俩进门洗手,它就一直在后头跟着,直到把它抱起来揉它脑袋,它才跳下去跑了。”

叶修一面说,一面意有所指地揉着周泽楷的头发。周泽楷就是脑子烧得再糊涂,到这关口也不能不明白,这是把自己当小狗呼噜呢。他撅起了嘴,心里老大的不乐意,余光瞥见叶修挑着眉等着看好戏的那副眼神,却又觉得要是闹起别扭,就遂了叶修的愿了,那可不行。叶修不是说小狗被揉完脑袋就跑了吗,他偏不跑。

这么想着,周泽楷索性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在叶修腿上趴着,抬头问:“后来呢?它去哪啦?”十足一副专心听故事的乖宝宝模样。

“被叶秋带去美国啦。”叶修拍了拍他的头,“就跟你将来一样。”

“我才不一样呢。”周泽楷拿下巴颏儿狠狠在叶修大腿上磕了一下。

叶修发出一声夸张的惨叫,连声呼着痛半真半假地推他:“疼死我了,你给我下去。”

“不要。”周泽楷鼓着腮帮子说。

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TBC)


 @周糊糊 

其实没写到预想中的情节呢!本来是想写到【】的,但是一来爆了字数,二来,好晚了,我好饿哦,今天份的游戏也还没打……ry

所以还是留给糊糊或者我自己下一次的更新吧!

评论(10)
热度(177)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