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七)

(七)

叶修这一天晚饭时不小心喝了杯浓茶,躺下之后就有些翻来覆去,不怎么睡得着,脑子里惦记着明天要早起,睡得就更不安稳了,合上眼之后没多久,还做起了梦。

情人节那天晚上周泽楷说要看电影,叶修话放在了前面,只好带他去。进了影院抬头一瞅放映栏,齐刷刷一排爱情电影。

这当然也是可以预料到的情形。情人节的夜场,电影院不放爱情片放什么呢?只不过看着那一张比一张唯美文艺的海报,再脑补一下两个男的并肩在大银幕上观赏这种画面的情形,就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更别说两人还是兄弟。叶修不动声色地抖掉了一背的鸡皮疙瘩,把旁边的周泽楷招呼了过来:“来来来,想看什么自己挑。”

没想到周泽楷扫了一圈,还真挑出了一部,往宣传栏里最边角的地方一指:“这个。”

叶修定睛一看,一部恐怖片,倒是也挺适合深夜放映,难怪排在这个场次。他虽然对恐怖片没什么爱好,不过眼下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何况对比一下旁边那堆小清新,这鲜血淋漓的海报看起来还是顺眼多了。当下便拍板买了饮料零食电影票,带着周泽楷入场。

落座的时候看着周围一片成双成对的男女,叶修就觉得有点不对。待到影片开播,第一个血腥镜头出现,观众席里女生此起彼伏地尖叫起来往身旁男生的怀里钻,他才一掐大腿,心里暗骂那个买票的自己实在太傻太天真——情人节放映的恐怖片,那能当单纯的恐怖片看吗?来看这个的人肯定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叶修瞥了一眼前边一排两两抱在一起的,心里很是有点儿尴尬,银幕上那些虚假的血浆即使本来还有几分逼真,也都被满场惊恐的女高音给摧毁了。百无聊赖地转头望望隔壁座位上的同伴,发现这小孩倒是看得挺认真,双眼盯着屏幕一眨不眨的,瞳孔里倒映出一片血色。只是脸上都没什么情感波动,一丝被吓到的痕迹也捉捕不着。

“好看吗?”叶修问他。

周泽楷点了点头。叶修便逗他:“好看你也不给点反应,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哥哥觉得票钱花得太不值啦。”

周泽楷于是也环视了一圈场内的其他观众,又看了看挑着眉等着好戏的叶修,扯开嗓子,“啊——”的叫了一声。

叶修全无防备,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待到回过神来,意识到这声平板的尖叫来自于那个安安静静的周泽楷的时候,他顿时前仰后合乐得不行,这孩子怎么就这么逗呢。

“太浮夸了吧,演技逼真点。”叶修乐完了,还不忘严肃地批评周泽楷。

周泽楷于是又张嘴叫了一声:“啊——!”比先前抑扬顿挫了不少。叫完之后眼巴巴地看着叶修,叶修依旧摇头:“要演出真情实感。”

他是铁了心要把周泽楷逗到底了。周泽楷叫出的第三声听起来轻飘飘的,没多久便收束成了一个柔软的音节尾巴,叶修还没来得及细究这软绵绵的味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就觉得肩膀上一沉,胸口赫然多了一个脑袋。

“干吗呢这是。”叶修吓了一跳。

钻进他怀里的周泽楷仰起脸看他,眼神一派天真无辜:“你说要逼真的。”说着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圆,冲周围的观众划拉了一圈。言下之意,既然要学人家,当然就要学全套。

“坏透了你。”叶修捏他的脸。周泽楷也没反抗,就乖乖地在他胸口这么趴着。眼睛一眨一眨,成了黑夜中两颗最亮的星。

多了个这么养眼的抱枕,怎么看吃亏的都不是自己。叶修也就默许了这一套。抱着周泽楷又看了一会儿,鼻端隐隐约约萦绕出一股香气。

“你身上什么味儿?这么甜。”叶修迷迷糊糊地问道。

周泽楷低声说:“爆米花。”

醒了。叶修睁开双眼盯着天花板。梦里的事在现实中确切发生过,以至于叶修不能确定自己究竟是做了个梦,还是不自觉地回忆了一段往事,甚至不知方才到底有没有睡着过。这种近乎灵异的体验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太好,叶修坐起身,在黑暗中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边摸出了一根烟含在嘴里。正要摸打火机,头顶忽然轰隆隆一声巨响,爆出了一个响雷。叶修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窗外正滴滴答答,淋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这下没法上阳台抽烟了。叶修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去楼道里来一根。他叼着烟轻手轻脚地溜出卧室,就听见对面的门也啪嗒一声开了,门里站着周泽楷。

叶修心里有点鬼,要不是周泽楷抱着个枕头,一副困倦不已的样子,他几乎要以为周泽楷是专程爬起来抓现行禁止他抽烟的。等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揉完眼睛,用柔柔软软的鼻音叫出一声“哥”,叶修早已经把烟和打火机都揣进裤袋,藏得严严实实了。

“怎么,被打雷吵醒啦?”叶修问。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笑道:“那个雷是够吓人的,没办法。上个厕所就赶紧睡吧,明天还要考试呢。”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上厕所。”

“不上厕所,那你跑出来干嘛?”叶修奇怪。

周泽楷眨了眨眼:“跟你睡?”

叶修明白了过来。难怪这手里还拎着个枕头。得,这是自己疏于观察了,哪有人半夜抱枕头上厕所的呢。

“这么大人了,要跟家长睡可得有个正当理由啊。”叶修说,“可别说你怕打雷,我绝对不相信。明明看恐怖片都不带眨眼的。”

周泽楷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不行吗?”

“总不能你想干什么就是什么吧。”叶修无奈。

“我明天考试。”周泽楷说。

叶修败下阵来。高考前夜,即将上考场的考生,那可不是想干什么就是什么吗?

周泽楷就这么跟在叶修身后进了卧室,轻车熟路地把枕头被子铺在上次发烧的时候睡的地方,正要躺下,却瞥见床头柜的抽屉还半开着,里头装着一包烟。这下他可就明白叶修方才出门是要去做什么了,不由得瞅了叶修一眼。

叶修过来把抽屉关上:“别这么看我呀,不是遇到了你没抽成么。本来也打算去楼道抽的,知道你怕烟味儿。”

周泽楷垂着眼睫:“不怕。”

“那你每次一见我抽烟就皱鼻子。”

“怕你身体不好。”周泽楷又皱起了鼻子。

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叶修心中涌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最终他关了灯,笑着拍了拍周泽楷的头:“睡吧。”

两人对面躺下,闭上眼睛,一时万籁俱寂,只能听见一臂的距离以外明显还清醒着的对方吐息的声音。叶修依旧不怎么睡得着,思绪无边无际地乱转,蓦地就眼皮一跳,似乎有一道极强的白光闪过,紧接着,巨大的雷声在窗外炸开。原来又打雷闪电了。

叶修睁开眼,发现周泽楷的身子随着雷声忽地一缩,而后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心想小鬼该不会真的怕打雷吧?也不是不可能,也有的人就不怕别的,专怕这个呢。

这个念头一生,心里顿时软得不行,不由得就伸出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别怕。”

周泽楷浑身的动作僵了一秒,立刻又往叶修身上靠了一点儿,就像叶修先前的那场梦或者回忆里那样,几乎整个人都凑在了叶修怀里。

“雨会停么?”周泽楷轻轻地问。

“不停也无所谓啊,早说好了明天哥开车送你,下不下雨又有什么关系。”叶修揉着顶在自己下巴颏儿上的脑袋,“不怕,睡吧。”

周泽楷应了一声,闭起眼睛。这一回,叶修没过几秒就听见了他清浅的呼吸声。

 

周泽楷其实觉得高考的两天和平日也没什么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叶修坚持要接送他。

“据说别人家都有接有送的,当年我爸好像也送了我来着,那就没错了吧。不能让你一看上去就像个没爹妈的啊,不然我爸非撕了我不可。”

叶修果然说到做到,不仅早起送他,下午周泽楷一出考场就看见叶修倚在门口一棵老槐树上,一副悠然的派头,也不知等了多久。于是第二天,交卷铃声一响,周泽楷就飞一般地奔出了教学楼。

奔离高中时代,奔向等在那里的人。

没想到,树下站着的人,却不止一个。周泽楷奔到近处,惊讶地停下了脚步。

“妈!……爸。”他又惊又喜,有些局促地招呼着站在叶修身边,向他微笑着的那两个人,“你们怎么来了……”


(TBC)


 @周糊糊 本来想写到狗血第一发,但字数不够了……交给你了!

前两天三次元有事所以断更,对不住!你要相信我是绝对不会抛下你的啊!

评论(15)
热度(191)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