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八)

出于糊糊的请求,这一章依旧是我来,大家多担待!同时也来一起催催她的肉呀!她答应用肉来换这一更的,哼唧~!


(八)

“有这么值得惊讶吗?”叶父笑道,“刚刚叶修这小子看见我们的时候也是,一副活见了鬼的表情,给我狠狠数落了一通。怎么着,还不想我们回来不成?”

“哪儿的事啊,你别把自己胡乱脑补出来的罪名安到我身上。”叶修立即反驳,“我只是突然间看见你们从天而降太吃惊了而已。要我说,你们要回来也该提前说一声,也好让我去接。”

“得了吧,我们用不着你接,你接好你弟弟就行。”叶父说道,“再说了,就算我们没告诉你,你就不会自己动脑子想想?高考这么大的事儿,我们在美国又不是忙昏头了走不开,能不回来看看吗?怎么工作一年了,还是连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行行行,都是我错。”叶修高举双手,摆了个认输的姿态,“反正在美国有叶秋孝顺你,大儿子就成炮灰了嘛,怪我咯!”

“少给我装可怜,家长不在身边,光看见你俩撒欢了,一个比一个乐不思蜀。”叶父用力瞪他。

叶父和儿子的这种相处模式周泽楷妈妈是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站在一边掩着嘴微笑,周泽楷见得少,倒是在旁把眼睛睁得圆圆的,看得十分好奇。母子有一年没见了,他还是下意识地像以前一样,自然地就站到了母亲身边,冷不防便被她一把搂进了怀里。

“妈……”周泽楷有些脸红,考场门口毕竟是人流如织的公共场合,这么大人了还被妈妈抱着,还是挺不好意思的。不过碰触到她微微颤抖的肩膀之后,他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长得这么高了……”他妈妈微微红着眼圈儿,比划了一把他的个头,“也瘦了。”当妈的见到久别重逢的儿子,少有不觉得孩子消瘦了的。

“肯定是叶修没照顾好弟弟,天天给人吃泡面吧。”叶父严厉地瞥了叶修一眼。

叶修一时语塞,想想周泽楷吃泡面的次数不知是有妈妈在家时的多少倍,就觉得他爸爸这句话还真没法反驳。可是转念一想,周泽楷吃的泡面那也都是他自己弄的啊,叶修偶尔下厨的时候,给周泽楷做的那可起码都是挂面。喂泡面一说,理论上是站不住脚的。

这么想着,叶修正理直气壮地准备回击,周泽楷却抢在他前面开了口,摇着头对叶父说道:“没有,哥哥对我很好的。”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叶父当然不好再讲什么,何况周泽楷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要多甜有多甜,叶父也就相信了大儿子的确不辱使命,把任务完成得很出色,当即愉快地宣布已经订好了晚餐的座位,这就可以移驾去酒店家庭聚餐了。

一家四口便往停车场走,一路上兄弟两个自然地落在了后面,叶修看看周泽楷,回想方才的场面,越看越觉得这孩子这么给面子,真是太懂事太可爱了。既生了这个念头,就忍不住伸手揽着他的肩膀揉他的毛:“你怎么就这么乖呢。”

周泽楷于是更加乖顺地顺势靠过来,把脑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叶修笑着推他:“都多高了还这么着,也不嫌脖子酸。”

说完叶修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不经意间自黑了一把自己的身高,便拿手比了比两人的个头,现在的周泽楷身高果然基本和他齐平了,顶多也就比他低一厘米。叶修想起刚遇见的时候,那时周泽楷足足要比他矮上十公分,如果要靠在肩膀上,正是最完美的身高差。可是那会儿还不熟,也就永远错过了这个机会。

“我跟你说,你长得也差不多了,可别再往上蹿个儿了。”叶修不禁有些悲伤,“不然以后比哥哥高一头,多不和谐啊。”

“不会的。”周泽楷垂着眼睫说。

走在前面的周母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俩,满面微笑地转过头和叶父说起话来。

 

 

叶父在北京这么多年,吃穿用度又讲究,这次为了庆祝周泽楷高考结束订的餐厅,自然更加力求完美,从口味到环境到服务都没的说,晚饭时叶父还让服务员开了一瓶自带的红酒。

“这个酒是在加州的时候,叶秋开车带我们去纳帕谷一个酒庄里买的,那边风景确实漂亮,酒也还不错,都来尝尝。”叶父说着,冲周泽楷和蔼地笑道,“小周也来喝点儿吧,都十八岁了,成年人可以喝酒啦。”

周泽楷长到这么大,还从没喝过酒。虽然对酒也没有特别的兴趣和向往,但毕竟还是好奇,又听叶父认可他已经是成年人了,心里很是高兴,便抬眼望向他妈妈和叶修。

叶修说:“爸,人家还没过十八岁生日呢。”

“去去去,你小子别捣乱。”叶父嘘他,“高考结束了,跨过人生这一道大坎,那就是大人了,喝酒庆祝一下怎么了?咱们是在中国,十八岁喝酒又不犯法。”

周泽楷妈妈微微一笑,对周泽楷说:“既然都这样讲了,那就喝两口吧。”

一瓶红酒也没多大容量,开封后又是当场饮毕为佳,因此最后除了叶父多喝了半杯以外,那瓶酒基本上是吃着饭就不知不觉被四人平分了。三个大人喝这点酒是常事,都不觉得怎么,周泽楷就不同了。毕竟以前一口酒也没喝过,这红酒喝起来也没感觉有什么特别,只尝到一股甜而厚实的葡萄香,不知不觉喝了两杯,到晚餐即将结束,酒力发作的时候,周泽楷还全然不知脑子里那阵晕晕乎乎的劲儿是酒引起的,只以为是自己困了,靠在椅子里一个劲地揉眼睛。

“别拿手揉啊,多不卫生。”叶修一面说,一面递过来一张餐巾纸。

周泽楷迷迷糊糊的,看到纸巾便接了过来,下意识地往嘴上擦。叶修差点没把嘴里最后一口酒喷出来:“给你擦眼睛的,又不是让你擦嘴。”

周泽楷甩了甩头,勉力将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他。叶修又扯了一张纸巾正要递给他,就看见他定定地盯着自己瞧,还以为他是不想自己动手,便认命地叹了口气,倾过身来替他擦眼睛。

“你也不说说要擦哪儿,不舒服了我可不管啊。”叶修一边嘀咕着,一边用纸巾轻轻地擦拭方才被周泽楷自己揉得红红的眼角,擦了几下之后才发觉不对,“脸怎么这么红,不是喝醉了吧?”

“啊,喝醉了?”注视了他俩一会儿的周母一听见这话,立刻急急地站起身,走过来察看。叶父也有些紧张:“不要紧吧?咱们没注意,该看着他点儿的,好在喝得应该也不多……”

“嗯,没什么事。”周母看了看开始打哈欠的周泽楷,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头,回过头来说道,“看来这孩子喝多了就是困,睡下就好了。”

“行,那咱们赶紧回家,让他睡觉去。”叶父说罢,便喊人来结账。

侍应生一进门,叶修就赶紧把他招呼到了自己这边:“我来我来。”

“哟,你小子行啊。”叶父有些意外,“这儿一顿可不便宜。”

“这不特殊场合,借着东风请您一顿吗。省得你以后老拿我工作了也没请你吃顿饭说事儿。”叶修笑嘻嘻地把手伸进口袋,往外一掏。叶父定睛一看,拍在桌上的不仅是银行卡,还有一包香烟,顿时脸色一沉。

“拿错了。”叶修眉毛跳了跳,就要把那包烟捞回去,没想到周泽楷动作比他更快,一看见面前有盒烟,立即用电光火石的速度抢了过来,牢牢握在手里:“不许抽。”

叶修哭笑不得:“我没要抽啊,真只是掏银行卡不小心带出来的。这也不是我自个儿买的,是今儿在公司别人非得塞给我的,我没打算抽。”

解释了一大串,也不知周泽楷到底听没听进去,总之最后他晃了晃脑袋,把那盒烟揣进了怀里。

“没收了。”周泽楷用一副心满意足的神色宣布道。

叶修无奈。周母低声说道:“抱歉哪,叶修。这孩子平时挺乖的,喝醉了酒才这么不讲理。”

叶父笑道:“你跟他道什么歉?他小小年纪不学好,也不知从哪学来一身抽烟的本事,恨得我牙痒痒。骂过多少次了都不听,能让他少抽几根最好不过。”

“就是,您别介意。”叶修也跟着笑道,“他平时也不让我抽烟,我现在也不怎么抽了,都习惯了。”

“真的不怎么抽了?”叶父诧异地问道。

叶修答曰是。叶父仍旧感到难以置信,又追问了他好几回,得到叶修再三保证,这才放下了心。

“要真能把这个毛病改了,那就是你今年最大的成就了。”叶父感慨道,“看来弟弟说话比你爹说话管用。哎,臭小子这是还没过叛逆期啊。”

叶修只能干笑。就在这一瞬间,他仿佛用余光瞥见了周母脸上一丝奇特而复杂的神情,然而定睛去看时,她却面色如常,完全寻觅不见那种神情的影踪。叶修还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也就再也没往心里去。

 

 

叶修平时住的寓所离餐厅挺远,又是两室两厅,无论如何住不下四个人,于是便把车开去了叶父在五环上的那套别墅。周泽楷在回家的路上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到家之后也没醒。

“算了,别叫他了。”周母拍了数下周泽楷的脸蛋也没得到丁点儿反应之后,叶父劝她道,“本来考试就辛苦,难得喝了酒睡得这么香,就让他睡去呗。”

“可是……”周母有些犹豫。

“没事儿,咱们三个人,还怕没法把他弄进家门?”叶修走过来附和他爸爸。

最后还是叶修把周泽楷背进了卧室,好在车就停在家门口,背的人又不重,对他的体力没有构成太大的挑战。三个大人安顿好周泽楷,又随便聊了一会儿天,就互道过晚安,各自回房去了。

叶修睡到半夜醒来,莫名地精神,还以为是前一晚睡得太早的缘故,后来往窗外瞄了一眼,才知道不是。

月色如水。可是露台上不仅有月光,还有人。

叶修这才想起,自己的房间和隔壁的卧室共享一个大露台。只是隔壁的房间空了太久,他都忘记了这件事。要不是叶秋出了国,那个房间本该是给叶秋用的。

“怎么这时候跑这儿来?”叶修推开卧室通往露台的门,笑道,“酒醒了啊?”

周泽楷回过头望着他,眼神一片迷离:“这是哪里?”

要是嘴里含着水,叶修现在肯定把它从鼻孔里喷出来了:“你这什么台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演偶像剧的天赋……哎,别说,你还真有。”长着这么一张俊脸,哪能不适合演偶像剧?

周泽楷不做声了。叶修想到这小孩从没来过他们家这套房子,今晚进家门的时候也没清醒的,上一个回忆场景还在餐厅,醒来就直接躺在这么个陌生的房间里了,估计是挺迷茫的。于是收了调笑的表情,认真地答道:“这是咱家另一套房子,比咱俩住的那套大点儿,这不爸妈回来了么,就上这儿来住了。”

周泽楷“哦”了一声,脸上漾出一抹笑意。叶修瞅了一眼他裸露在外的,一双光洁的脚:“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大半夜的光着两只脚丫子上外头干什么来了?也不怕着凉。别以为夏天就没事,北京夏天早晚温差大着呢。”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抬起手指着天上一轮圆月:“看星星看月亮?”

叶修浑身一抖:“那你是不是还要和我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

周泽楷看着他一个劲地笑。叶修无奈地问:“怎么就这么高兴啊?”

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叶修顿觉自己整个人都醉了:“我算看出来了,你这酒根本就没醒。行了行了,赶紧给我进屋去。别就在眼皮底下还能把你看感冒了,明天我爸非打死我不可。”一边说,一边使劲推他。

周泽楷被叶修推着,身不由己地往卧室里走,一面为自己辩解:“没醉。语文课本。”

“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哪有清醒的人高考结束了还背课文的?”叶修把他推进房间,终于松了一口气,“好了,快睡。”

周泽楷拽着他的衣角,语气委屈:“还没洗漱。”

叶修一拍脑门。得,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当即只好带着周泽楷去翻找洗浴用品。两人蹑手蹑脚地摸黑走到盥洗室门口,背后餐厅里的灯忽然亮了。两人都吓了一跳,立即回过身来。

周泽楷张大了嘴,吃惊地瞪着面前的人:“妈。”

他妈妈看起来比他们两个还要惊讶:“我半夜醒了口渴,下楼来喝杯水,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叶修将事情一说,周泽楷妈妈摇着头,颇为无奈地笑了:“我想到这孩子醒了要洗漱,东西都在他房间的浴室里给他备好了。”她半是责备,半是宠溺地看着周泽楷,“也不知道先检查一下身边的地方,这么粗心。”

周泽楷“啊”的一声,很是不好意思,转过身吧唧吧唧跑了。

周母微笑着看向叶修:“让你操心了。楷楷好福气,多了个这么好的哥哥。”

“哪里,您太客气了。”叶修笑道。

“不是客气,我是说真的。”周母感叹道,“不怕告诉你,我本来也没盼望过你们可以很亲密,因为毕竟是这么大了才走到一起,觉得那不太现实。所以这次回来看到你们俩感情这么好,我挺吃惊的。就是亲兄弟,也未必有这么要好呢。”

叶修心里忽地一跳,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他向周母望去,她的神色并没发生什么变化,依旧温婉柔和。

“以后也要麻烦你这个做哥哥的多照顾了。”她笑意盈盈地说道。


(TBC)

  @周糊糊 跟你说了我只有一坨狗血!你看写成这样你能接吗??

评论(17)
热度(184)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