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戏如人生 番外二

想了想决定转载一下这篇!用连更换来这篇真是划算得不能再划算了!能换这么一篇文,别说更两章,就是连写二十章我都乐意好么!!!糊糊的肉还是一如既往地用最简短的文字戳爆最能让我硬的地方,不愧是我一直向往学习的集约型炖肉法!!而且这篇不光是肉啊,剧情也,每个情节每个细节都直戳我萌点!全中!叶修相关CP我一直有个可能有些奇怪的萌点,就是特别愿意看相方想方设法劝他戒烟。所以这篇的题材本身就是我最喜欢的了,然后小周用的方法更……啊啊不剧透了,总之就是萌,温情,暖心,治愈!一定要来看啊!弹跳!!!


这篇之所以这么感动到我,就是因为从这些情节里,能真真切切地看见两个人相守一生的模样……正传里折腾翻覆这么久,还是在娱乐圈这个大背景底下,能让人产生这样的感触,真是……唉唉,总之在最冷的冬日看到这篇,真好!一下子就从心底暖和起来了!


周糊糊:

番外二 地久天长

这个番外的生产缘由有兴趣见LO主的上条LO

原本打算纯炖汤,结果变成剧情番外也是始料未及的,汤反而只占了小部分

全文油水段子有两处,一处在文中,很短;另一个在结尾,比较大块。

直接读全篇请走:这里

————————————————

叶修最近为了筹备新片,烟抽得愈发凶了。

周泽楷看着着急却也帮不上忙。


吸烟有害健康的事谁不知道,但若是戒烟那么容易,也不至于戒烟宣传片整天里放。有些国家烟盒上画着烂牙烂嘴的恐怖图片,烟民照样跟非禁烟区成排地抽。

上个片子拍完,叶修本是答应过周泽楷要戒烟。

倒也不是叶修忽然觉悟了,纯粹是挡不住周泽楷拿出十分真情两分演技含情脉脉地央求。

说是央求当然过了火。大抵是叶修的主观视角加入了太多由“他舍不得我”带来的诸如怜爱、心疼、飘飘然等大男子主义情怀。


答应戒烟的事情也简单,不过是两人闲在家里,叶修抱怨腰痛,让周泽楷给他揉。

叶修早年摄像机抗得太多,又喜用一些非手持肩扛不可的奇葩视角。

成名之后是专门另请了摄像,然而一旦灵感上头,感觉假借他人之手无法表达己之所想,依然爱三不五时扛着摄像机亲自上阵。

那几天正逢连绵阴雨,叶修腰酸痛得厉害,老去医院看也没意思,无非是西医理疗中医热烤针灸拔火罐,完事再一通责骂,嘱托务必要好好保养,身体是自己的,老了有你后悔。

周泽楷坐叶修腿上沾了红花油给叶修揉腰之余,简短地戳破了叶修要不得的心理:“讳疾忌医。”

叶修趴在床上狡辩:“据说托尔斯泰一天喝七杯咖啡一样活到82岁,可见有害也是因人而异的。何况做导演的哪个对镜头没点执着,你看人家小津[1]一个镜头用了几十年,不都是一直趴在地上,自己扛着摄像机。”

“死得早。”周泽楷干净利落地摆出事实。

叶修有点没趣地咂摸嘴。

“前辈甘心吗?”自两年前过了三十之后,周泽楷已经很少再用这个称呼,那日他忽然重又这么称呼叶修,叶修心下已经软了一半。

周泽楷的手按在叶修已经被搓得发热的腰部,“才这么短暂。”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没有好生过日子也不靠把真爱挂在嘴边叫嚷得全世界都知道。如今两人对外依然保持着单身的身份,圈内人对两人的关系却是心照不宣,各家媒体报社也约定好了似的,一致对此保持缄默。其间自有特殊运作,不必多说。

周泽楷大二时两人相遇,在一起两年,然后分开五年,重逢至今又五年。两人吵闹误会,争取父母谅解,向亲朋好友小范围出柜,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回头来看也未曾真正安稳过几年。认识至今,竟有大半时间都是折腾过去的。

叶修听周泽楷这么一说,不由得也惋惜起来。是啊,才这么短暂,怎么能甘心呢。

好在,两人还年轻,少说还有一多半的人生等在后面。钱也是有的,哪日对电影没了追求,就洗手不干了,两人一起拿着前半辈子的钱去做点另外的事业也好,去海边卖冰激凌也好,或者干脆懒在家里什么都不干。

总之怎么想,未来都是让人无限期待的。


然而,若是身体不好怎么办,若是跟小津一样60岁就死了怎么办。别说60岁老,现在60岁的爷爷奶奶们看着跟中年人差不多年轻,等你到了60岁生活安定心态成熟,你准也不想死了。最重要的是,若是一个死了,留下另一个怎么办,叶修还本来就比周泽楷大五岁。

“别留我一个人。”周泽楷说。

当真是叶修经不起什么,周泽楷偏就一语中的地戳到叶修最心软的地方。

叶修当即保证,以后少熬夜,多吃素食多喝水,少跟自己身体过不去,一定活到长命百岁。

周泽楷在叶修保证完后,冷搓搓添了一句:“记得戒烟。”

就这样,戒烟的事情添上了叶修的日程。


戒了没几日,天放晴了,方锐大大带着新投资找上门,“老叶啊老叶,你上次那创意有机会可以实现了,快快约了编剧捣鼓捣鼓,把本子生出来。”

“哟,原来你是为了我的创意而费心啊。”叶修直接端了个茶壶和杯子给坐茶几前的方锐,“招呼你也用不着泡茶,白开水你自己倒着喝吧。”

“叶修你的心思太难猜,当年和我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聊未来时,还说趁着能吸金能捞多少是多少,现在看我人老珠黄了,就变了卦,真的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方锐一通乱用词句,正巧碰到和他同岁的“新人”单套T恤顶着睡乱了的鸡窝头推开卧室的门。

刚睡醒的周泽楷没意料推开门就看到一双纯洁的眼睛,一阵呆愣的对视过后,重新退回卧室,关上门。

活泼的开场小插曲过后,叶修大大和方锐大大投入到工作中。

一番讨论下来,大致方向和前期人员基本定了下来,偏偏就是编剧的问题,谁都没提。

直到叶修撵方锐出门,在方锐穿鞋时,才用饭后剔牙看好戏的语调说:“那编剧就用林敬言大大?再让林敬言大大自己找两个合意的打下手?”

方锐也不怕叶修揶揄,他早知道这桩跟这儿等着。于是方锐大大摆出谄媚脸:“就这么办呗。”


果然还是喜欢电影,再多十年也不会腻。


一旦叶修忙起来,周泽楷也不好跟着叶修身后要他戒烟。本来就够烦躁,还多个人跟身边闹,不是添乱吗。

叶修倒也不是成心想借着新片的理由把答应戒烟的事混过去。

实际上,叶修当着周泽楷的面比以前收敛了许多,然而回到家里,衣服头发手指尖全是烟草燃尽的味道。

叶修也没想着瞒周泽楷。

他回到家里没见着人,只听见浴室里有声响。

推开浴室的门,水汽弥漫中隐约看到周泽楷在淋浴间的玻璃后冲澡。

叶修直接脱掉衣服扔进洗衣机,也走进淋浴间。

他先是在花洒下亲了周泽楷一下,然后挤了洗发露往头发上涂,“过了这阵子就戒啊。”

叶修这么温柔,周泽楷难道能跟电视里演的小女人一样,掀开叶修抚在身上的手说:“你就知道敷衍我!”或者“你不戒烟就不许碰我!”


段落一


总之戒烟的事情被不了了之地暂时搁置。

前期准备完成,又马不停蹄地进入拍摄。戒烟根本无从提起。

叶修的电影拍到一半进度时,周泽楷手头的工作完成了,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假期。

周泽楷独自开车去现场看叶修,并没有提前跟叶修说。偶尔有个突然惊喜似乎也不错。


事实上,周泽楷去得正是时候。

周泽楷赶到时,叶修刚发完火,现场略有些尴尬。

叶修其实勉强算个和善的人,主要是情绪稳定,自控能力也强。大发火是很少见的。

周泽楷到现场听说,这次不仅把小新人训了一通,还把主要火力对准了此次的男一号,一位近来大红大紫的偶像明星。现在叶修把人带到休息室,正在单独训话。

“你要当一辈子的偶像吗?你这个性子可能还当不了一辈子偶像,一下两下人家觉得有趣,捧着你,长久了终究愿意捧能挣钱的。你觉得你还能靠脸挣几年的钱,你觉得现在哭着喊着非你不嫁的粉丝能单单因为你的脸甘愿掏钱包爱你多少年?”叶修说的话已经相当不客气。

“周泽楷不是现在还混得好好的。”

叶修不怒反笑:“周泽楷,不跟十年前的周泽楷比,就说现在,你比周泽楷年轻十岁,你敢说你的脸比赢周泽楷了吗?谈到演技,周泽楷入校的考试记录都比你现在演得好,你要是跟周泽楷同期,等着给他提鞋!”

小年轻红得太顺利,没人跟他说过这么严厉的话,他知道自己演技不好,但一直以来他安慰自己,没有演技又怎么了,没有演技不是一样红翻了天。

一下子红了眼,声音都委屈得要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周泽楷的关系!”

这么一说,叶修愣了,倒不是因为小年轻这句威胁。

太像,实在是太像。

其实仔细看长得是不像的,但是偶尔一颦一笑又觉得像极了。这会儿委屈的时候,眼泪要掉不掉的,叶修满脑子飞着“周泽楷跟面前哭了该怎么办”。

像的是神韵。

更何况小年轻演戏时还有有意模仿周泽楷的习惯,模仿多了,日常生活的表情动作也打上了周泽楷的痕迹。

这孩子有灵气的,为何要往复制他人的路线上走,即使这个他人是周泽楷也不可以。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演艺圈更应该如此。叶修简直想问他家经济公司的脑子是不是别在了皮带上。

是的,模仿周泽楷或许可以制造话题迅速成名,但是以后呢?周泽楷若是百年前的人还好说,仅仅十岁的差别,在靠镜头灯光化妆保养可以轻松粉饰年纪的娱乐圈,一个复制品的价值除了被快餐化地消费掉还有什么办法。

像周泽楷就更让叶修糟心了,恍惚有种周泽楷走错路的感觉。

叶修只希望这个孩子早些清醒过来。


周泽楷就是这个时候进去的,在小年轻对叶修喊出我知道你和周泽楷的关系时。

周泽楷走过去含蓄地拍了拍叶修的手背,对叶修说:“空间留给我行吗?”

半个钟头后,周泽楷带着小年轻走出休息室走回拍摄现场,小年轻眼睛还是红的,态度却棉条下来。

“导演,我想先补个妆。”小年轻主动跟叶修说话,还有三分别扭没放下。却正是因为这三分面别扭,显得格外的单纯而涉世未深。


很快,戏重新开拍。

周泽楷也没过去和叶修说话,一整个下午,他都安静地坐在边角,看剧组忙活。

反正天气正转暖,人间四月天,难得享受春风拂面。


剧组收班,叶修和周泽楷这才讲上话。

叶修问:“你怎么想着来了?”

“想你。”周泽楷回答。

“敢再甜一点吗?”

周泽楷这次光笑不说话。

“你跟那小屁孩说了什么?要是未来那孩子留名电影史,你们那半小时该不会要成为玄秘档案吧?”

“秘密。”

“你居然真的连我都不说。”叶修有预感,所以没太吃惊,但是多少有些不小爽,“为什么你的人生凭空就多了一块我不知道的地方。”

周泽楷抿起嘴来,彻底笑弯了眼睛。


晚上周泽楷洗过澡出来,看见叶修湿着头发半倚在床头对着分镜头剧本写写画画。

叶修感觉到周泽楷倚在墙壁上看他。

叶修本想问,怎么不过来。顺着周泽楷的视线,却发现周泽楷视线聚焦在他夹着烟的左手上。顿时,“快过来让我抱抱”这样的话怎么都说不口。

周泽楷身上水汽还未散去,整个人看起来湿漉漉的。

叶修把剧本推到一边坐直,“我给你另外开间房,我可能还得一会儿。”叶修抬了下他的左手,示意他说的还得一会儿是指的是吸烟。

周泽楷也没个表示,直接走过去爬上床,趁着叶修恰好吸了口烟的时候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叶修的嘴唇。

幸亏叶修是老烟民,否则淬不及防大概要被呛到。

周泽楷亲得太主动,这一口烟的涩味便在两人口丄舌丄交缠、津丄液交换间蔓延开来。

或许是烟草的原因,口腔没有平时敏感,但是被些微苦涩的气息包裹住所带来呼吸不畅反使人有些迷醉。

等那口烟彻底被两人吞下去,周泽楷结束了这个吻,并从叶修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盒里拿出一只烟咬进嘴里,然后他俯下身去就叶修手里的半支烟。

叶修回过神来,明白周泽楷是想点烟。

大概是气氛所致,比起责骂周泽楷你怎么也跟着吸烟,叶修的第一反应是把手里的半支烟叼回嘴里,并猛拔两口。

如此这般,周泽楷咬在嘴里的那支烟被点燃了。

烟点着了,周泽楷坐到床的另一边,随手翻起刚才被叶修推开的分镜头剧本。

周泽楷吸烟的样子很娴熟,并不是简单地吸进去吐出来那种,他习惯将烟雾吞进去绕过肺再缓缓吐出来。每一口时间都很久,极其类似老烟枪们的享受姿态,丝毫不像一个平时全然不沾烟的人。


吸烟,周泽楷是特意学过的。

二十二岁时,和叶修分开后的第一部电影,周泽楷要饰演一个具有黑色幽默意味的颓废青年。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个颓废青年在陷入理想热时,天真热烈得就像《追光》里的殉道少年。然而其他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吞云吐雾与性丄爱中消磨理想。

昏暗泛红的光,低劣的旅馆,并不美貌甚至也不热情的女人,一支又一支烟。

那位导演甚爱拍烟雾的特写。

导演拿着特殊镜头拍烟被周泽楷咬在嘴里或是捏在指尖时,烟雾飘散而出的样子。最经典的一个场景是颓废青年干一个电影里化名阿珍的女性。镜头没有给与任何肢体描写,它光是注视着周泽楷叼着烟仰着头的侧脸。淡蓝色的烟柱从红星里冒出,再被摇散,不可思议地暗示了一场发泄。

二十二岁和叶修分开后,周泽楷学会了吸烟,并在一部戏里演绎着陨落后的追光少年。

当叶修坐在剪辑机前一帧帧看周泽楷的脸并感觉无以为继时,周泽楷也在半夜里黑灯瞎火地蹲在床边一遍遍练习抽烟。

起初被呛到时,周泽楷告诉自己他的练习是因为角色所需。

后来被呛到大脑发麻,周泽楷终于肯承认他只是在怀恋一个人。


叶修问周泽楷:“你干嘛?”

周泽楷说:“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

这话挺微妙,放语境里直译是“你不戒烟那就我吸烟好了”,联系阴雨天周泽楷给叶修揉腰时的对话,几乎可以引申为“干脆我们一切争取早死好了”。

叶修觉得自己还是小瞧了周泽楷。周泽楷他太会拿捏叶修,次次对着叶修的弱点下狠手,把叶修搓瘪揉圆,心里还记挂着他的好。

叶修的弱点不过一个周泽楷而已。


段落二


……

周泽楷靠在墙壁上问:“不要了?”

“嗯,戒烟嘛。”叶修从剧本里抬起头来。“总不能真让你来就我吧。昨晚那样来一次也就够了。”

“一起活到地久天长。”周泽楷从床尾爬上去坐到叶修身边,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叶修的嘴唇。

叶修按着周泽楷的脑袋亲了一会儿,两人嘴里是一样的薄荷味清香,“好的,地久天长。”

(END)


——————————————

[1]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和拍摄《罗生门》的黑泽明齐名的导演,惯用一个低机位的固定镜头,这个镜头的拍摄对腰会造成非常大的负担,感兴趣的可以百度。

——————————————

感谢爽朗的流星 @烟火流星 ,感谢小百 @百年AI 赞助不老歌邀请,感谢薇薇 @骑士的七支蔷薇 赞助小百不老歌邀请w

这发过后,让我们有缘相见于下一发

评论
热度(214)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