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九)

妈呀这章太爽了!又酸爽又清爽我全程都咧着嘴唧唧唧唧状态!!叶修居然会真人快打!看到他揍路人我整个人都跳起来尖叫! 剧情终于进展到我俩最想写的部分了,你可别不争气萎掉啊!亏你也知道你太久没写叶周!

周弧:

(九)


送走父母的那天,叶修和周泽楷乘晚两个钟头的飞机飞去南方海边度假。


通知书新拿到手,心里的负担终于全部扔光光,刚下飞机,潮湿的热带季风携带着阳光的气息扑面而来,没有什么比这一切更使人心情美好。


叶修带着周泽楷熟门熟路地找了一家海边的度假屋。他们出了机场甚至没有坐出租。情况容许,使用地面公共交通永远是同时了解城市面貌和人情风俗的最快捷方式。


先是坐着机场大巴到达市内,再换乘环城公交,等公交车走上沿海的路线再过三站,叶修拉了铃,周泽楷噌噌地提着小箱子跟在叶修身后站起身来。


下车时,叶修冲司机师傅道谢,司机大叔从驾驶座冒出头来,对两人笑着喊到:“玩好。”




实实在在地踏上旅行目的地的地表总是让人有些兴奋。


叶修问:“可以听到海潮了吗?”


周泽楷屏息认真感受了一两秒,空气中似乎真的依稀传来海浪冲刷沙滩的声音。


路边有人卖草帽,叶修随手挑了一只盖到周泽楷头上。


周泽楷挑起帽檐用眼神向叶修抗议,叶修把草帽宽大的帽檐再拍下去,“好好戴着不准取,别晒晕了头。”


周泽楷到底没把帽子给掀下来,“你没戴。”


“我戴了墨镜。”




下了主道,七弯八拐地走了一阵,看到被刷成蓝白相间的小屋,叶修停下脚步,“就是这间啦。”


跟老板娘打过招呼,领了钥匙,绕到后院顺着楼梯上去,可以看到一个被照顾得很好的花园;彻底登上二楼,在露台上,一整片海便清晰地展露在眼前。


叶修并肩站到周泽楷身边,语气里有些得意:“就跟你说很近啦,在下面被那排房子挡住了视线。从那边绕出去很快就可以到海边。”


周泽楷想表达叶修果然没有骗人,却因为被帽檐挡住了视线,想要平视,只能仰起头来。


于是周泽楷仰起头来冲叶修点头,叶修被他认真的表情逗笑,周泽楷只能郁闷地瞪叶修。


叶修转头往里间找他们的房间,“我弟弟不可能这么可爱,叶秋对着我从来没有露出过这么乖的表情,我看着乐呵。”


周泽楷拖着箱子闷闷地说:“没想当你弟弟。”


一时间曾经好几次闪过的心惊在叶修心头绕过一圈,最后竟是停留在周泽楷的母亲托着下颚,半是俏皮半是不可捉摸地对他说:“以后也要麻烦你这个做哥哥的多照顾了。”


叶修打开房门,拉开通向露台的窗子,“瞎说什么呢,你可还有小半年才成年,哥还是你临时监护人呢。”




第二天,叶修带着周泽楷在小巷深处找了家小饭馆,吃了碗蛤蜊面。


问店家买了听可口可乐,竟然抽中再来一罐。


就这样两人开开心心地一人拿着一罐饮料,朝着市博物馆走去。


城市不算大,不管走到哪,街道都有股恬静的味道。本地人和游客也易于分辨,那些妆容精致穿着漂亮的大花连衣裙的姑娘多半是外地人。


说来也巧,在博物馆里转悠时,碰到了住同一间度假屋的旅客。


昨晚在餐厅用餐,已经简单聊过。知道这位女士是忽然兴起,单身而来;还知道这位女士是北京人,工作的地方离叶修上班的公司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此外两人午间还喜欢在同一家店买套餐,那家店最抢手的组合是C套加汤。


昨晚餐桌上,叶修和那姑娘同时报出套餐店店名时,周泽楷就觉得心下一跳,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饭后出门散步,周泽楷一路跟着踩叶修的影子,叶修发现了回过头来问:“这是对我多大仇,要踩我脑袋。”


周泽楷说:“没仇,等你注意。”


叶修笑着回来捞周泽楷,“还要多注意,都顶心尖上了行不行。”


叶修正半揽着周泽楷,不期然周泽楷往前走一步,叶修的手滑到周泽楷腰间。距离过近,体态过于亲昵,周泽楷眼睛深不见底,“认真?”


叶修抬手摸乱周泽楷的头发,“要怎么认真,我照顾你还能有假。”




白天博物馆又碰到了这位,叶修主动打了招呼,人姑娘大大方方走过来,“你们怎么第一天就来博物馆晃,一般不是先去海边?”


叶修说:“先了解自然环境、气候地形、物种植被、人文历史有什么不对?”


姑娘笑:“看不出啊,文化人,玩得还挺有计划。”


叶修回应:“我自己来也是瞎玩,这不是带着弟弟吗。”说着叶修努嘴指周泽楷。


“这是你弟弟呀?表弟堂弟?”


“昨天居然没跟你说过?”叶修有点吃惊,毕竟旅途中的交谈很多时候由介绍同行旅伴开始。


“没说过,只觉得你们关系很好。”


“那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呀?”


“我可不说。”姑娘捂嘴。


叶修悟了两秒,“我去,这什么事儿,男的我就不说了,你面前这可是个高中生,没成年呢,这就是个女孩子也不行啊。”


“行吧,你别激动,是我不好,就当我随便开个玩笑。”


叶修哭笑不得,“这可是我户籍上一个爹妈的亲弟弟,亲的。”


“不是亲的。”周泽楷冷不丁插了句话。


“我感觉上是亲的不行么,我还没这么养过叶秋呢,跟养儿子似的。”


周泽楷到底不是刁蛮的性子,干不出顶嘴或者甩手走人的事。只是后半程安静得不像话,叶修要不一直盯着,简直要怀疑周泽楷已经走丢了。




中午在市区吃了一餐,回到度假屋已经快下午三点。


回到房间,叶修问周泽楷要不要去海边浴场,周泽楷坐床上闷闷地问:“叫隔壁的姑娘吗?”


叶修说:“叫她干嘛?你想叫她?”叶修作势要开门。


周泽楷拽叶修衣服,“不叫她。”


叶修笑着说:“不叫不叫,你轻点拽我,领子勒到脖子了。”


“不放,你欺负人。”周泽楷没使多大力气他自己知道,因此对叶修的装腔作势不予理会。


“我怎么就欺负人了,人在哪呢?”


“你耍我。”


“那不是你大半天都不理我吗,想逗你搭理我呗。还跟我生气啊,不对,你生气什么了,哥还不知道呢。”


周泽楷闭眼咬住嘴唇,然后委屈地皱眉瞪大眼睛,“养儿子。”


叶修说时无心,想着的是小时候父亲不在家,他带着叶秋去吃军区食堂,然后再牵着叶秋回到黑灯瞎火的家里,把所有房间的灯都打开。


这会儿,被周泽楷指出来,叶修忽然觉出这诨话说得有点过头,占口头便宜是一回事,辈分被他弄乱七八糟,他爹听到要打死他。更重要的是,心头那份怪异怎么也遮盖不掉,他隐约觉得他和周泽楷的关系不对,哪家哥哥让弟弟充当女朋友,哪家哥哥情节人带弟弟去看电影,哪家哥哥让这么大的弟弟亲脸颊,哪家哥哥做梦梦到弟弟跟自己怀里撒娇……


周泽楷此刻坐在双人床上谴责地看着叶修,叶修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道歉,而是把他按倒在床上挠挠他,看他在床上或扑腾或安静地注视着自己。


或许是时候该谈恋爱了吧,叶修吹出一口气。


叶修认认真真地对周泽楷说:“哥错了,下次不乱说话。你快去把泳裤毛巾带上,我们出去游泳!”




周泽楷长得好看,个子也匀称,虽然还是少年人的身板,往浴场一站,小姑娘还是喜欢跟他说话。


游了两圈,五点过后,太阳下去了,海潮却是一波波的,很多人跟在水上乐园玩冲浪似的,一阵浪潮来,随着波浪跳跃,整个海岸边充满了欢声笑语。


几个女大学生结伴过来旅游,好几个却是不会游泳的,看着其他人都那么玩,她们也想试,却又不敢。会游泳的那个照顾不过来这么多人,远远地看叶修和周泽楷不用照顾女伴,水性也好,便建议干脆一起挪过去,问叶修和周泽楷能不能带着她们一块儿玩。


等挪过去了,才发现原来两个人都长得挺帅,顿时三五成群唧唧咋咋起来,叶修和周泽楷只能假装没听到她们的悄悄话。


被周泽楷拉着手在水中跳,女生有些好不意思,周泽楷比她更不好意思。好在周泽楷认真,心思大半放在护着女生不要呛水,安慰女生不要害怕上,时间倒也没有因为羞涩而太难挨。事实上,太久没和同龄人讲话,大伙儿一起玩玩闹闹聊聊天,过得还挺开心。


天色暗下去,几个女生还想去一个巧克力工坊看看,便起身跟叶修和周泽楷道别。


有年轻女孩子的地方总是比其他地方要热闹活泼几分,周泽楷看着女孩子们走远嘴角也不自觉带上微笑。


“舍不得?”


“嗯?”周泽楷意识到是叶修在跟他说话。


正好一阵浪打来,周泽楷留意跟叶修说话,浪头没躲好,被拍了一脸。浪花过去,头发眼睫毛被打得透湿,连眼睛都睁不开。


叶修在水里托住周泽楷,关心地问:“呛到没。”


周泽楷揉着眼睛摇头。


叶修看周泽楷头发黏在脸上,换成单手搂周泽楷,用另一只手帮他把头发捋到脑后,又托着他的下巴看了下眼睛有没有被海水刷红。


周泽楷把手搭在叶修肩膀上,“没事。”小时候学游泳呛水怎么都是比这一浪难受的。


“嗯。”叶修嘴里这么说,手上又帮周泽楷挽了下头发,复又抹了把脸上的水珠,“走吗?去吃饭?”




两人打算在海边吃海鲜,便直接在海边浴场洗澡更衣了。


正是人群离开的时候,浴室里挤得厉害,人都透不过气。叶修在整包,想把自己和周泽楷的泳裤和毛巾都塞进去,转头看周泽楷站在一边被挤得撞来撞去,便让周泽楷出去等。


周泽楷走到椅子旁坐下来,脚刚伸直,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拍了下另一个的肩膀,另一个便走了。


那个男人走过来问周泽楷:“可以坐吗?”


周泽楷点头,往旁边挪出些位置。


“一个人?”男人又问。


周泽楷摇头,“等人。”


“朋友?”


“不是。”周泽楷抿了下嘴唇,还是说:“我哥。”


男人却笑起来,“什么哥呀?那么亲热,该不是男朋友吧。男朋友可以叫哥倒也是。”


话说到这里,其中的不怀好意已经很明显了。周泽楷却无法理直气壮地反驳,因为他被戳中了一部分心思。


男人看周泽楷表情自以为猜中了,“真是男朋友呀。看你年纪还小吧,想不想多见点世面,哥带你出去玩,哥很棒的,试过保证下次还惦记着……”


男人话还没说完,脸就被揍了。叶修拉着周泽楷站起来,“你算他哪门子哥,他哥现在跟你面前站着,跟公共场合拐带人,摄像头还跟那挂着呢。”


“呵,我又没打算把他怎么样,就是你情我愿爽爽……”男人捂着脸身子还没站直,又被揍了一拳。


“你情我愿个屁,爽你MB!”叶修还想下手,被周泽楷拉住了。


男人被连揍两拳,叶修下手还重,这会儿也气得不轻,“你们人不生地不熟,还想不想回去了,小心老子叫人来围你们。”


叶修呵呵一笑,“我爸好多年没派老师来和我对打了,我自己还能不能打得实践过才知道。不过,你不要觉得我吓唬你,你要相信爸爸是李刚这种事现实生活中是能碰到的。我老子可看不上李刚这种货色。敢试你就试试。”


叶修垂着眼,敛起眼角,唇线嘲讽,倒真是纨绔子弟把人不当人的眼色。


男人没见过这气势,一时也不确定该不该相信叶修说的话,眼睁睁地看着叶修牵着周泽楷的手走了,只敢在背后喊:“还真当自己多了不起,不就是个走后门的,这么宝贝着,看来他是有特别的好了。”


叶修回过头去冷声说:“他好不好都是我的事。我还跟你说了,你再讲他一句,我连夜让人调录像出来,”叶修手指摄像头,“你明天出不了门可别跟人哭着说想见我。”




闹成这样,晚饭的事情不了了之,叶修一路牵着周泽楷往度假屋走。路过柜台跟老板娘说准备两份便餐,然后又一路牵着周泽楷往房间走。


关上门,星光和灯光从天窗射进来,屋里呈现出一种被夜色包裹的明亮。


叶修没开灯,坐到床脚,这才想起问周泽楷:“吓到没?”


周泽楷摇头。


周泽楷站在叶修面前,叶修用膝盖夹着周泽楷小腿,早前牵着周泽楷的手也没松开,这时直接变成把周泽楷的双手都托在手里。


“下次碰到这种人不要理,才几分钟不在我视线里,就发生这种事。”


“平时没这种事。”


“有第一次就怕有第二次,TMD社会开化成这样也不是好事。”叶修又带了句脏话。


叶修平时情绪稳定,大多是懒洋洋的嘲讽脸。这会儿破口大骂反倒新鲜,周泽楷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笑笑,现在缓过劲来,我想打你。”


周泽楷无辜地看向叶修。


叶修被周泽楷看着头大,干脆把周泽楷按到床上,当真抽了一下周泽楷的屁股,“你怎么这么麻烦,叶秋烦我十六年,都没你一年让我头大。”


周泽楷抓住叶修在他腰上乱戳的手指,因为方才的挠痒,周泽楷眼睛湿润,他挺认真地说:“因为我和叶秋不一样。”




TBC




————————————————


 @烟火流星 我觉得我大概是太久没写了,一点都不想写怎么办,我写叶周的文力掉成渣,打滚求治疗

评论
热度(217)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