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十一)

好好好棒棒棒,蓄谋已久的剧情终于要走到了,在这种紧要关头我怎么可能会把持不住自己呢,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周胡:

(十一)

再周二,叶修中午去“多滋味”买饭还真碰到了之前旅行住同一间度假屋的姑娘。

叶修去得晚,已经没人排队,到了店门口,叶修直奔窗口,要C套餐。打饭的师傅正说着,您运气好,正好最后一份,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职业女性踩着高跟鞋急急忙忙走进店里来,在叶修身后问:“请问还有C套餐吗?”

打饭师傅可为难, “最后一份给这位先生了。您换一个?”

叶修听着声音有点耳熟,回头一看,竟是半个熟人,“啊,是你。”

陈果拿着跟笔记本还大点的钱包往手心里一磕,“啊,还真能在这儿碰到啊。”

“两位认识啊,那敢情好,你们商量一下这最后一份归谁?”师傅把一份C套放在窗台上。

叶修摸摸鼻子,“都这样了,也不能好意思拿啊,让给女士吧。师傅给我换个A。”

“好嘞,一份A套。”师傅转头冲后台喊。

叶修拿了A套,看陈果端着纸食盒站在身后等他,“坐坐?还是带回公司吃?”

陈果露齿一笑,“坐啊,让食之恩还没答谢呢,一会儿请你喝咖啡。”

一场交谈,叶修知道陈果离开SY市之后接着去了GX省,再接下来又飞去了XM市,难怪这一个月叶修来过这家店好几次,一次也没碰到陈果。

“你这个月过得够丰富啊。”

“那是。”陈果咬着筷子尖笑起来。

饭后,回各自公司的路上还能一起同行一小段,陈果看到星巴克要拉门进去,叶修一巴掌拍在星巴克的玻璃门上,“别呀,最多请个McCafé就可以了。”

“但我自己想喝星巴克啊,你难道让我跑两家?”

两人十分钟后端着两杯咖啡出来,叶修说:“这可好,一餐十五块的饭,换了一杯三十块的咖啡。不还情良心不安啊。”

陈果问:“你想怎么还啊?”

“等我电话?”

“这电话号码可就要过去啦?”

“给不给?”

陈果笑着报了一串数字,“可不一定有时间。”

“没事,正好我朋友要给我介绍对象呢。”叶修不紧不慢地存了号码,将手机再塞回衣服口袋里。

“你性格怎么回事,还不准女士拿拿乔?”

“这是我的魅力点啊,感受到没?”

“闪边去,我这还在考虑呢。”

“行,慢慢想,也不急,年纪不小了,就一般朋友处着也行。”分别前最后一句话,叶修到底恢复了正经。

 

回到公司,正准备工作,叶修收到一条周泽楷微信发过来的信息,是一张图片,拍中午吃饭那会儿图书馆前那条路的交通堵塞,一眼望去黑压压全是人头。照片配了两个字“饿了”,后面跟了个省略号。

叶修仿佛能从六个点里看到周泽楷的委屈,这么一想给周泽楷回了条信息:这会儿吃完没?在不在上课?

周泽楷嘴慢,手还是挺快的,回信很快飘进屏幕:吃完了,在教室,上课还有十分钟。

叶修跟管不住自己手似的,几乎立刻退了微信界面,给周泽楷拨了个电话过去,“中午吃的什么呀?”讲的是闲话,声音又压得太低,听起来竟带上几分叶修自己也没察觉出来的调情。

也没什么具体内容,两人胡乱讲了十分钟,直到周泽楷说老师进教室了,叶修才想起来,正是刚开学大家结交朋友的时候,课前这么给周泽楷煲电话粥可不太好,但是听着周泽楷清浅的呼吸又觉得果然还是想听周泽楷说说话。

快两天没见着,下次见面还得三天……

“想不想我?”叶修抓着挂电话前的最后几秒问。

电话里安静了一瞬间,周泽楷的呼吸似乎被无形的东西捂住了,然而下一刻叶修听到周泽楷说:“你呢?”

 

知不知道,重锤入心的感觉。

一锤下去,整个世界都在拉警报。

如果继续走下去,前方不仅仅是普通的障碍,之上还有重重叠叠的复杂关系。要不要走下去,能不能走下去,是不是一定要走下去。

还早。

现在一切还早,趁着一切还来得及。

更加坦途而平顺的人生,他还那么年轻,甚至没能够成年。没有谈过恋爱,没有亲自去面对过世界,无法了解一时的悸动与人生的关系,那么多的可能和那么长的未来,此时懵懂的他,面对世界那么小的一部分,是否真的明白当世界逐渐从个人中心的学生时代无限大地扩展开去,他想要的是什么,他喜欢的又究竟是什么。

而自己呢,二十五还差几年的自己又真正成熟到哪里去,是否足够成熟到能担负起两个人的人生,是否足够成熟到能担负起自己的决定。

叶修你明白你对周泽楷是怎样的感情吗?

十六岁见到他,陪他度过十七岁生日,再过两个月就要十八岁了。

你帮他煮面,给他开家长会,送他上学。你为他生病难过,为他晚归担心,想要督促他好好学习,看他熬夜又心疼他不能早睡,他取得好成绩你比他欣慰。

叶修,你真的明白你对周泽楷是怎样的感情吗?

感情最怕复杂,越是单纯,越如利钻,兄弟、监护人、爱人,在双重乃至三重的关系中该如何定位又如何自处。

养了两年养到床上去,你能不能面对自己。

 

说来有趣,叶修本来打算逃了朋友的变相相亲,他给陈果打了电话:“明天晚上有时间没?要不要我把人情还回去?”

陈果似乎刚回家,边打电话还能听到高跟鞋落地和换上拖鞋后拖鞋底打在地板上的声音。

叶修也不催,光是站在阳台上,看这座旧日的帝王都城如今依然担负着心脏的使命,绵延开去的灯火像一支宛转的歌。

在城市的灯火中,等着陈果回话的几秒里,叶修内心忽而涌起一股能被称之为矫情的体悟。

——忽然地,在世俗的万家灯火中感受到了一种属于个人的苍凉。

“你拉开窗帘的声音听着实在。”叶修仔细分辨另一头的声音。

“还有人拉窗帘的声音不实在了?不都是这声。”陈果说话声音挺利落。

叶修听着陈果的吐槽笑起来,笑声从听筒里传出来有些闷。

“干嘛呢?”

“站阳台上看楼下,然后无病呻吟。”

“看出来了,不然你能从拉窗帘里听出实在?你是不是一个人寂寞了?”

叶修想说不是寂寞,比寂寞更难受些,硬要比喻,有点像下决心戒烟。但他最终没有这么说,而是用轻松的口吻道:“是啊,寂寞了,觉得人生的道路上就一个人。”

——在人生的道路上,每当要做决定,要担负起什么,要扔下些什么,就格外觉得人生归根结底是一个人的。有人陪亦或是没人陪,都不是那么相关,有些心历只能是个体的,无法分享的。

陈果也跟着扑哧笑出声来,“这是到了晚上感时伤怀切换到文青路线?小心我给你录下来,白天听着准保是羞耻play。”

“你这个女人,听不出来我暗示呢?”叶修吸了口烟,再慢慢吐出来,他想他这算不算是在撒谎。

“暗示什么呢?”

“行吧,你就装。”叶修还在一个人闷闷地笑,“明天晚上有时间没?”

“体贴的男士应该在女人逃避话题的时刻适可而止放弃询问。”

“事儿还挺多。”

“明天朋友给我介绍对象呢,早给答应好了,总得去见见的。何况,买东西还货比三家呢,总得让我掂掇掂掇再下决定吧。”

“那行,你掂掇完了,给个信儿。”

“必须,咱不搞暧昧。”陈果电话那头爽快地说。

就这样,叶修也没了推掉“相亲”的理由,第二天整了套格外人模狗样的衣服去公司,看得朋友一个劲地拿胳膊肘顶他胃:“这身人家姑娘非得给你点满32个赞。”

到了晚上在中西餐厅昏暗温柔的灯光下看到穿着黑连衣裙外披红针织衫走过来的人竟是陈果,叶修对着镶嵌成镜子的墙面露出一个些许自嘲的微笑。

他想,这或许就是命。

 

如此巧合,叶修和陈果没道理不试着处处看。

席间双方的友人听着他们的奇遇打趣说:“所以兜兜转转命里的缘分,想错过也错过不了。”

叶修说:“可不是吗。”

饭后,朋友们作鸟兽散。送陈果回家的任务自然落到叶修头上。

看着陈果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上车,再将安全带扣上,叶修始终保持着一份不易察觉的微笑,安静的、能够联想到四合院天井的笑容。

然后,车平稳地滑行出去,穿行到城市的灯火中。

如果现在有人站在阳台上,看到城市延绵的灯火,这辆在夜色里行驶的车会不会成为川行的灯河中泯然于众人的其中一盏。

 

送到地儿,陈果向叶修简单道别,下车没走几步,却又被叶修叫住。

叶修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喂,到底好还是不好你说个话呀。”

陈果照样喊回去:“不好我就自己打车回家了。”

 

叶修看了眼时间,晚上十点半。

他不可抑制地想要去周泽楷学校,并不需要见周泽楷,只要知道他在很近的地方就行,好像戒烟之前一场自我纪悼的仪式。

车停在周泽楷宿舍楼下,时间还不算太晚,陆陆续续有人进出宿舍楼。从自习教室下自习回来的好学生,晚归的情侣,轻松愉快吃完宵夜回来的食客一族。

现在望上去,每一个宿舍的窗口都亮着灯,而再过几分钟它们会统一熄灭,而在那之前他的小王子会爬上床,或许会在黑夜里玩一会儿手机,给他发一条信息,带着图片和简短文字的,或者,只是一句简单的晚安。

 

手机震动时,叶修才意识到他不知何时把手机捏到手里。

接通电话,听到就在楼上直线距离不超过十米的人说:“你在哪儿?”

“在家。怎么了?”叶修说得不能更自然。

“……好像看到你的车了。”

“怎么可能。看清牌照了吗?那款并不少见。”

时间正好,十一点整一整个宿舍楼的灯熄灭了,整栋楼在熄灯的瞬间零零散散能听到哀叹的声音,这种怨念把大学时代的记忆召唤回叶修眼前。

叶修觉得有点乐,“你们熄灯啦,我听着你室友刚骂了一声来着。”

周泽楷说:“你猜我在哪儿?”

然后,叶修就看到周泽楷从还没来得及关上的宿舍大门跑出来,跑到驾驶座窗口站定,眼睛亮亮的,却一句话也不说。

叶修想,周泽楷看起来可真高兴。

“跟楼上看到类似的车就下来确认了?”

“嗯。”

“万一不是怎么办?”

“再上去。”

“你可真傻。”叶修伸出手去撸周泽楷的头发。

“聪明。”周泽楷坚持。

“聪明在哪?”

“不被你骗。”

一旦叶修没有接话,他们之间便安静下来。叶修觉得周泽楷是不是比高考那会儿又高了一点,以后会长成一个更加挺拔的青年吧。

“嗯,特别聪明。”叶修重新接起几十秒前断掉的话头,“所以我要跟你讲件事。本来想明天再告诉你的,但是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周泽楷还在安静地等。

“以后可能周末没有办法整天呆在家里,不过你以后或许会喜欢和同学出去玩。”

周泽楷一声不吭,早前嘴角恬静的笑容甚至没来得及放下去。

“小周,我谈恋爱了,旅行时碰到的陈果还记得吗?你能接受吗?”

……

可真安静啊,清秋之风扫过树叶的声音都特别清晰。

“接受什么,不接受又怎样。”

“你连母亲再婚都能接受,我这种半路来的哥哥谈恋爱肯定没问题。”

“我以为你想我了。”

“小周,大学了,好好谈恋爱,现在老师家长都不会拦着。你长得这么好看,女生肯定都喜欢你。”

……

周泽楷垂下眼睛,微微地抬着下颚,像一只骄傲而优雅的水鸟,“可我只喜欢你怎么办。”


TBC

——————

 @烟火流星 哒哒你可把持住,按我们想的走,你懂我在说什么吧,不行,我明天要渣扣跟你交流汇报思想←_←

并不是勤奋,just明天有事不能更,干脆今天写了,连更并不会成为惯例【。

评论(1)
热度(192)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