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十二)

(十二)

叶修在那一瞬间,考虑了许多种应对方案。按照常理来说,这种场合似乎应该先想办法装傻糊弄过去。可是对周泽楷来说,这大概是没有用的。话少的他,也不容易被这一类言语迷惑。他喜欢他,他知道他喜欢他,他又何尝不知道他知道他喜欢他。

既然如此,无意义的花招就省了吧,不如爽利地直接切入正题。叶修笑了笑:“你才多大,就知道什么叫喜欢?”

“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一个人一生会喜欢多少人?”

周泽楷不说话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叶修,像两盏不肯熄灭的小灯。

叶修自顾自地说道:“喜欢的时候,脾气都比牛还倔,觉得全世界就非这个人不可了。其实谁没喜欢过几个人呢?等过了那一阵子,也就完了,过段时间又会有别的人让你产生相同的心情。过去这一年你忙,没什么时间跟别人相处,咱俩天天处在一块儿,你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也正常。可你现在上大学啦,人生中最精彩的人和事物都正要在你面前展开呢。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嗯?”

周泽楷沉默了多久,叶修就瞧了他多久。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无比。后来周泽楷哑着嗓子开口了,声音硬梆梆的:“你就是不相信我。”

“对,我是不相信你。”叶修收回目光,点着了发动机的火。

周泽楷一字一顿地问:“我要长到多大,你才肯信?”

“等你长得够大,你自然就信我了。”叶修把那个“我”字咬得很重。

周泽楷死死地咬住了嘴唇。要说不怜惜,那是假的。咬得这么用力,等牙齿松开,上头都该有一道血印子了吧?叶修心里就跟被刀剜着似的疼。

可是不能下车,更不能伸手去掰。要不,就没完没了了。

刚巧这时宿舍大门一开,宿管大爷的身形从门口晃了出来,在关门之前做最后的查看。他朝这边瞥了一眼,大概认出了周泽楷是这楼里的住户,便高声叫道:“哎,那边儿那学生!进不进楼啊?要进就赶紧的,我这儿可锁门了啊!”

叶修好似得了救一般大喘了一口气,扯开嗓子回了一声“进的”,随后便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臂:“听到了吧?赶快进楼去。穿这么少,外头站久要着凉了。”

周泽楷仍旧一动不动。叶修又推了他一把,加重了语气说:“你再好好想想,有事周末再说,听话。”

周泽楷被叶修推得倒退了一步,垂下眼帘瞟了他一眼,终于转过身,缓慢地朝宿舍楼走去。

 

直到周五晚上,叶修都再也没有收到来自周泽楷的只言片语。

第二天就是周末了,刚确立关系的男女没有理由不凑到一起共度一段时光。叶修和陈果例行说笑了几句,约下了周六的午饭和午后的电影。

叶修挂了电话,本来打算再顺手拨给周泽楷问他周末回不回家,想了一想还是作罢。周泽楷有钥匙,什么时候想回家都很自由。自己又不管他饭吃,即使问明了回家的时间,对两人的行动规划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影响。心理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在小孩儿想明白之前,自己就在一边安安静静等着吧。

次日将近中午,叶修收拾了一番准备出发。蹬上皮鞋把门一开,得,小孩儿不就正站在外头么。

“回来啦?”叶修笑,“还没吃饭吧?中午别吃泡面了,不想出门就叫个外卖。”

周泽楷盯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起伏:“你去哪?”

“前两天不是跟你说过吗,忘啦?”叶修笑容不改,“有些事情就不要问那么清楚了。”

周泽楷的睫毛颤了两颤:“不要去。”

“不行啊,都跟人约好了。”叶修说,“你看你回来也不事先说一声。明儿再一起吃午饭吧。”

他试图温和地把两人之间的关系重新定义在那个安全的范围之内,周泽楷却毫不领情地拒绝了。

“我不接受。”他死死地拦着门口,说。

“……我很抱歉。”叶修叹了口气,“不过她人不错,等你这一阵儿过去了,你俩应该处得来。”

“不可能。”周泽楷固执地说。

“那就尽量少见面呗。”叶修拍了拍他的头,“放心,不会让你尴尬的。”

周泽楷自然地顺着他的动作低下了头,话音也随之变得柔软起来:“你根本没在问我的意见。”

委屈十足的语气本是周泽楷最擅长的。如今大概是委屈到了极处,语调听上去反倒比平日故意要惹叶修同情时还要淡上几分,只是声音微微打着颤,足够把人的心磨成水。

叶修闭起眼,不着痕迹地做了口深呼吸,说:“你要是我弟弟,我当然听你的意见。”

他略略低下头,平视着周泽楷的眼睛:“你是吗?”

周泽楷倔强地回望他的双目:“不是。”

“那就抱歉了。”

叶修的手最后在周泽楷头顶用力按了一按,终于松开。轻轻将周泽楷推到门边,也没遭到太大的抗拒。周泽楷只是垂着头,简直像是一副任人摆布的模样。

叶修花了相当大的力气,才克制着自己扬长而去,从始至终都没回过头。也就不知道周泽楷到底有没有抬起眼,注视自己的背影。

管他呢,总要朝前走。

 

叶修这一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家里黑漆漆的,周泽楷并不在家。想想都这个钟点了,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几点走的,到底是有些担心,叶修翻出手机给周泽楷发微信:“回学校了?”

周泽楷倒是回得很快:“不要你管。”

叶修对着这四个字笑了好一会儿。会回信说明人很安全,能赌气就说明人也挺精神,能确定这两点,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叶修一刷朋友圈,发现周泽楷更新了一条状态,没有文字只有照片,拍的是满桌的烤肉。

“同学聚餐?”叶修在底下留言问道。

正如他所料,周泽楷一直都没回复他。叶修也不在意。刷新了一下,看见下边多了一条留言,是周泽楷发了个表情,回复给一个叫江波涛的人。叶修还记得,这个江波涛是周泽楷的室友。这么看来,周泽楷无疑是在自己这儿受了委屈,就回学校找室友吃饭去了,挺好。

叶修锁上手机屏,彻底放下了心。

 

叶修原先对朋友圈和微博都不甚热衷,也就是闲着没事干刷一刷看看别人的热闹,自己三个月都不见得能发上一条。后来每逢聚餐,都被同事起哄带着晒照片报社,才渐渐养出了些有事往上写的习惯。

后来就发现,有事儿在朋友圈里嚎一嗓子还是挺有好处的。比如周一上午,叶修站在自动贩卖机前面准备买咖啡的时候往兜里一摸,空的。

于是他淡定地掏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早上出门太急忘带钱包,中午得喝西北风了[流汗][点烟]

还别说,叶修发完这条,晃回办公室坐下没一会儿,就有同事进门来,抛给了他一个绿色小罐。

“刚刚买饮料的时候一刷朋友圈看见了你发的那个。没带钱包连咖啡都买不起了吧?接着,哥哥我请你一罐。”

叶修把那罐雀巢浓缩稳稳地接在手里,心里还挺有点儿小感动:“不是我说,就请雀巢啊?也太没格调了,好歹来个星爸爸。”

“美得你。”那同事白眼一翻,从兜里摸出皮夹开始数钱,“肯借你午饭钱就不错了。五十够不够?”

叶修还没答话,旁边就有人伸了脑袋出来,笑嘻嘻地说:“别啊!这钱你可千万别借。你也不想想人家那条状态是平白无故发的吗?人那可是有特定听众的。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

“哦——”那同事拖长了语调,把皮夹收了回去,“也是,我怎么都忘了,肯定是发给那谁看的嘛。哎,你别说,这小子脱了团,太让人不习惯了。”

叶修发朋友圈的时候还真没想到那许多,可是这时手机一震,低头一看,正是陈果发来的消息,爽快地表示愿意中午请他吃饭。

这下可就坐实了,再没什么好辩解的。叶修插科打诨,乱七八糟应对了几句两个同事的促狭话,三人便回到各自的岗位上继续工作。

到了午休时间,叶修站起来准备开溜,又被众人逮住,纷纷嚷嚷要他成了好事请客吃饭。叶修表示那必须,沙县小吃放开了吃喝管饱啊。

自然是当即就被众人怒叉了出去。叶修笑着出门去跟陈果会合,刚走到陈果公司楼下,就迎面看见她从大门走了出来。陈果也一眼瞧见了叶修,还挺惊讶:“哟,今天这么殷勤啊,还特意跑我们这儿等。”

“你管饭的,我可不得殷勤伺候着点儿吗。”叶修点头哈腰,“请问老板,今天中午吃啥?”

“就沙县小吃吧。”陈果大手一挥。

叶修无语。这可真是现世报来得快。

“麦当劳!怎么样,对你够好的吧?”陈果说。

“我没问题。”叶修说,“不过那么高热量的垃圾食品,姑娘家不介意吗?”

“再说这种对女士无礼的话题,我可真踢你去吃沙县了。”陈果死命瞪他。

最后两人还是毫无创意地进了多滋味。陈果先去占位,甩了一百块给叶修点餐。把盛了两份C套餐的餐盘在桌上放下的时候,叶修也不知怎的,忽然鬼使神差地转过头,朝窗外看了一眼。

他想,自己一定是凭直觉感受到了周泽楷投射来的目光。

周泽楷就站在街对面,夹杂在熙熙攘攘等着绿灯的人群里。叶修这一回头,猝不及防地正撞上他向多滋味的玻璃窗打量的视线。

这个对视极其短暂。叶修还处在心里一惊的阶段,还没来得及看进周泽楷的眼睛,周泽楷就已经匆忙低下了头,转过身去,在人群中逆流而行,迅速消失在了叶修的视野里。

叶修收回目光,搅拌着面前的蔬菜汤,无声地叹了口气。

在那一瞬间,他还是看清了周泽楷手上拿的东西——

他今早出门时,被他落在家里的黑色钱包。

 

(TBC)


 @周胡 我终于缓慢地写完了……话说我们前几更写得太长,这一章写完一看才3k出头,顿时感觉好短啊!

评论(27)
热度(209)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