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十三)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是我逼你!本来不就是你该写的吗!不过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写出来,棒棒哒!这章前半部分的剧情也是我之前想写但是因为上一章超了字数放弃的,咱们果然都是狗血的脑沟回哈哈哈哈。不过叶修真是愁死我了,把人亲成这样儿了还要继续推,我都给他想不出招儿了,肿么办!

周胡:

在流星哒哒 @烟火流星 的逼迫下我来填文了_(:з」∠)_


讲真,没时间写得粗糙不过脑,所以要是不好看,或者发展奇怪,大家多担待


完全没有重新看过,帮忙捉虫么么哒,【的地得请放过【。




(十三)


周泽楷从教学楼出来,看到叶修坐在主道花坛的椅子上抽烟。


叶修夹烟的手势向来好看,中指和无名指夹着雪白的烟体,食指和拇指半舒展开,手指很放松,轻巧地下半张脸便掩在了手掌后,而因为那袅袅上升的烟雾,原本便浅淡的眼神,显得更淡了。


叶修老远冲周泽楷扬了下手,然后又把自己掩藏在烟雾后。他看到周泽楷跟身边的男生讲了句话,男生远远看来过朝叶修点了个头。没记错,应该是叫江波涛。叶修回了个微笑。


和室友告别后,周泽楷顺着草坪一路走到叶修身边,就在叶修面前站着,低着头看叶修或者他自己的鞋尖。


叶修说:“请我吃饭吧,在你们食堂吃小炒,我以前跟隔壁学校读书想改善伙食了就经常过来。有点想。”


周泽楷把背包里找出叶修的钱夹,抽出一张红票子,再把黑色的钱夹递到叶修面前,叶修接过来,塞进裤子口袋里。


周泽楷拿一百块充了饭卡,再把饭卡塞进叶修手里。


叶修明白周泽楷的意思。自己的钱,想吃什么自己刷饭卡。人年轻,表达愤怒和划清界限的方式也特别可爱,不知多出的金额会不会用零用钱找回来。




“回家,还是宿舍?”叶修问周泽楷。


浅秋的风还暖,饭后走几步,似乎秋燥都淡了一些。


“家。”等了片刻,周泽楷回答到。


“好。车停在西区了。”叶修换了方向,周泽楷就走在落后叶修半步的身后。


周泽楷坐进副驾驶座,自己扣上安全带,靠进椅背里,望向窗外,丝毫没有交流的意思。


叶修拧动钥匙,再点开车载广播。


车开动起来,前窗挂的水晶珠串摇摇晃晃,还是周泽楷系以前系上去的,说:“保平安。”


那时候周泽楷还是个高三学生,身高十天半个月都有变化,快毕业时宽大的夏季校服的T恤变成正正好一身,伸手上去,小肚子便露出一截。


叶修拽着周泽楷T恤下摆,遮住小肚子,“该给你们换校服。”


“要毕业了,谁买。”周泽楷还在给挂绳打结。


叶修隔着T恤拍了一下周泽楷的肚子,“可这都短了呀。”


周泽楷怕痒,颤抖着笑起来,叶修觉得自己手心能感受到腹部轻微的颤抖。


那时候穿着蓝白校服的周泽楷叠着眼前穿着便服针织衫的周泽楷,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却仿佛长大了很多。明明该是个轻快的孩子啊。




车停进车库里,叶修才发现周泽楷睡着了。周泽楷不想说话的时候,实在太安静,呼吸都仿佛融进空气里。


叶修给周泽楷解开安全带,正想叫醒周泽楷,周泽楷却倏尔睁开眼睛,抓住叶修的手,“没睡着。”


车内光线太暗,车库的灯在远处。


“上去吧。”叶修给周泽楷抓着。


“不谈其他。你喜欢我吗?”周泽楷黑亮的眼睛盯着叶修。


“不喜欢。”


“你该拒绝我。”


“现在正在做。”


“以前为什么不。”


“以前我没觉得哪里不对。”


“我亲你脸颊。”


“或许你比较爱撒娇。”


“别骗你自己。”


然后,周泽楷坐直身体,贴上叶修的嘴唇——大半年前,他曾经在清晨的学校门口这样亲过叶修的脸颊——然后退开一点,又重新贴上去。


再接下来,周泽楷便被按到椅背里,叶修一边揉着周泽楷在椅背上蹭乱的头发,一边不留空隙地吻他。狂风暴雨,或是激流暗涌。


叶修闭着眼睛,感觉周泽楷的眼睫毛偶尔会刷到脸上,“别睁眼。”说完这句,他干脆伸手捂住周泽楷的眼睛。


这个吻像一个最完整的故事,有十分规则的起承转合,再试探的部分过去后,有着最热烈的高潮和逐渐平淡下来的尾声。叶修退开时,两人甚至没有气喘。


“你喜欢我吗?”周泽楷问。


“不喜欢。”而他嘴唇分明被自己咬得红艳艳的,该是充血了,叶修想。


“我喜欢其他人了怎么办。”


“记得带回家看看,我得替你妈妈把关。”叶修摸周泽楷的头发,把他的头发理整齐。


“不让你看到。”


“为什么?”叶修笑。


“怕喜欢你。”


“少年你想去写小说吗?”


“怕我发现还是喜欢你。”


——怕两个人摆在一起,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你。




“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你怎么办!”周泽楷躺在方锐床上,听方锐冲电话那头喊,一边喊,脚一边在墙上蹬,一个用力过猛,人嘭腾从床上滑地上去了。


方锐睡的是个twin size的床,差不多一人半的宽度,比双人床略窄。周泽楷挤过来的时候,方锐怕自己睡相太差,把周泽楷挤掉下去,便让周泽楷靠墙睡里面。结果方锐一晚上掉下去三次,早上醒了喊电话还掉下去一次。


周泽楷探出头来,看裹在薄被躺在地上的方锐:“我应该睡外面,拦着你。”


方锐正磕着脑袋,忽然被周泽楷忧心忡忡地看着,便直接照着周泽楷额头拍了一巴掌,“去去去,你别看我讲电话。”


虽然不看也听得一清二楚,但是既然方锐要求了,周泽楷也就躺回床上。方锐躺地上也不急着起来,继续跟电话喊:“我男朋友。”然后周泽楷就看到方锐把已经挂掉的手机扔到床上来。


方锐的6plus没有包壳,是撞到墙上再落到被子里的。周泽楷摸着墙上砸出的坑,“小心手机弯了。”


方锐从床下爬上来,“我人都是弯的,怕什么手机弯。”


方锐说完这句,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林老师真误会了怎么办。”


“误会个屁,他都没答应跟我在一起。高中说毕业,毕业说我还小必须尝试人生更多的可能性。语文老师那个劲头可烦了。”


“我哥也这么说。”


“这都是病。”


“我也问他我要是还喜欢你怎么办。”


方锐愣了一下,这重叠度还有点高,“我们这也是病。我们得快点起来,一会儿老林准到楼下来教育我。”


“不下去?”周泽楷眨了眨眼。


“我肯定忍不住。所以早点出门了,看不到只当不知道。”


“行。”


方锐揉着头发把衣服往身上套,“周末也不能赖床,我以后生儿子一定警告他不准和年上谈恋爱。心态完全无从捉摸嘛。”


周泽楷说:“不怕,你弯的。”



评论(5)
热度(201)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