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十六)

(十六)

周泽楷没有回答叶修,叶修也不逼迫他,自顾自地坐直了身子开车。回家的路上两人都再也没有说过话。叶修一路吹着夜风思忖回去之后怎么再跟周泽楷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身为兄长总得尽到义务,及时劝他迷途知返啊。没想到进了家门,准备好的台词一句也没来得及说,周泽楷倒是先说话了。

“吃醋了?”他在叶修身后,冷不丁地开口问道。

叶修一惊,回过身一巴掌呼在周泽楷的脑袋上。

“说什么呢。”

与此同时,一个念头蓦地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周泽楷的那个亲吻,该不会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吧?

“为什么生气?”周泽楷定定地看着叶修,“你让我跟别人谈恋爱。”

若真是那样,自己就该表现得更镇定一些。要不然让周泽楷以为自己对他尚有几分独占欲,便又不会死心,这事儿又要没完没了。先前那样的态度,可不能再显露出来了。叶修暗地里警告了自己一遍,轻轻拍了拍周泽楷的头,把手挪了开,说:“我的意思是,让你找个女孩子谈恋爱,没让你跟男生谈。”

“歧视同性恋?”周泽楷挑了挑眉毛。

“别拿这个压我。”叶修笑,“你才谈过几天恋爱啊,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生女生?真要是跟男人在一起,毕竟和社会的主流秩序不符,以后的日子会过得很辛苦。凡是爱护你的人,都不会希望看到你那样。”

叶修现在不用低头,就能直直地看进周泽楷的眼睛:“爸妈不在身边,所以我得替他们看好你。”

周泽楷转过脸去,半天没有说话。叶修耐心地一直等着,良久,才听到周泽楷低低地答了一声:“知道了。”

“好乖。”叶修习惯性地伸出手就想摸他脑袋,却被周泽楷一侧身躲开:“睡觉了。”

“也好,不早了,还喝了酒,是该睡了。”叶修笑了笑,“晚安。”

 

周泽楷第二天中午回到学校,在宿舍门口迎面正撞见刚出门来的江波涛,两人乍一下见到对方,都挺惊讶。

“怎么周末还过来学校?”江波涛笑问道,“而且这才刚到午饭的点儿,你得多早起的床啊?”

周泽楷含混地“唔”了一声,脸上现出一丝犹豫的神色。江波涛惯会察言观色,见了他的表情,便不再等他回答,而是改换了话题,自顾自地往下说道:“他们都还没起呢。昨晚闹腾成那样,怎么也得睡到下午去。”一面说,一面朝寝室的门板努了努嘴。

周泽楷“哦”了一声,问:“你去哪?”

“我去吃饭,顺便给他们打包两份回来,闻着饭味儿说不定还能早点儿起。”江波涛笑道。

“我也去?”周泽楷用征询的语气问道。

“好啊。”江波涛又推了推宿舍门,确认门已经锁上之后,便迈开脚步,和周泽楷一起走出了宿舍楼。

难得一个空闲的周末,他们对学校的餐厅食堂都不是很有食欲。外加天气很好,着实让人想在太阳底下多走几步,两人于是一致决定遛弯到中关村,再随便找一家顺眼的店进去吃。

周末的用餐高峰期晚,他们又来得还算早,店面里的人都不大多,很顺利就进了一家口味还不错的平价日料店。美中不足的是,周泽楷才扒了两口咖喱饭,就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背后用带刺的眼神死死盯着他看似的。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错觉。没过几秒钟,周泽楷看见对面的江波涛抬起头,略带惊讶地望向他的背后:“你怎么在这儿?”

然后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后面重重地“哼”了一声:“怎么,这地儿你开的啊?就许你们来,不许我来?”

周泽楷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了。孙翔大踏步地走了过来,往桌边上哐当一站,虎视眈眈地瞪着江波涛。

“周六学校补课,来这儿吃午饭的吧?一起吃呗。”江波涛仿佛没感受到孙翔散发出的低气压一般,笑着把自己的餐具都往里挪了挪,给他腾地儿。

孙翔却偏不领情,哗地把自己的书包甩在周泽楷的座位上。

“让一让!”他粗声粗气地说。

周泽楷下意识地往墙上挪了两格,孙翔立刻就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

“你书包那么大,放我这边吧。”江波涛说。

“人都没嫌占地儿呢,你瞎操心个什么劲儿?”孙翔翻了个白眼。

江波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去管服务员要菜单。”说罢,也不给孙翔挑刺儿的机会,就站起来走了。

孙翔恨恨地在地上踢了一脚,看起来更不爽了。周泽楷谨慎地看了他一眼,也立即被他发现,凶狠地瞪了过来:“干嘛?”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没事,为免相同的事情再度发生,他很小心地移开了视线,尽力避免着和孙翔的目光接触。

孙翔却不肯就此鸣金收鼓,他在桌面和周泽楷身上挑剔地来回扫视,瞥见周泽楷放在手边的冰咖啡的时候,他就像是终于找到了个出气孔似的,一口气把不明所以的怨念发作了出来:“切,周末还凑到一块儿喝咖啡,够有情调的。”

那是可乐不是咖啡,再说谁会来平价日料店里找情调啊。周泽楷沉默着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转过头朝向孙翔,认真地说道:“我们没亲。”

“啊?!”孙翔一愣。

“昨天那个,是角度问题。”周泽楷说,“看起来像,其实没有亲。”

“这样啊!”孙翔一直紧绷着的表情瞬间缓和了下来,“……不对!你为什么要特意跟我说这个,我又没有特别关心!这事儿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嘛!”

这种问题就超过周泽楷的回答范畴了,他低下头吸可乐,努力把自己埋在可乐杯里面憋着笑意。孙翔忿忿地盯了他几秒,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整个人都明朗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江波涛回到座位上,显然也有所觉察,瞄了一眼孙翔,对他笑道:“给你点了一份奶酪猪排,还有一杯冰红茶,不够再自己要。”

“嗯嗯。”孙翔胡乱应了两声,略为踌躇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道,“那什么,书包太大了,果然有点儿挤,我还是坐到你那边去吧!”

“好啊。”江波涛笑了笑,看着欢快地站起身,蹭蹭坐过来的孙翔,“不生气啦?”

“我本来就没生过气啊!”孙翔气势轩昂地挺了挺胸脯。

周泽楷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叶修这一天醒来的时候往枕头底下捞出手机,首先就看到了周泽楷早上七点多在微信上给他的留言:“回学校了。”

够早的啊。叶修心里嘀咕了一声。当然,这种赌气的程度也在意料之内。他给周泽楷回复:“晚上回来吗?”

“再说吧。”周泽楷回。

“行,要回来跟我说声,我没准儿可以去接你。”叶修回道。

然后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这一天跟平常的周末没什么两样,叶修照旧跟陈果出去吃饭逛街看电影,往回走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回家路上手机狂震,叶修还以为是周泽楷,接起来一听,居然是叶秋。

“你怎么这个点儿打电话?”叶修惊讶,“这才几点啊?现在切了冬令时,你那边儿才早上六点多,天都没亮呢吧?”

“唉,出了这个事儿,觉都没怎么睡,还管它天不天亮的?”叶秋的声音听上去很有几分焦躁。

“怎么了?”叶修警觉起来,“不是你公司出了什么事儿吧?”

“你不知道?”叶秋蓦地一顿,“你现在干吗呢?”

“开车回家呢。”叶修在一个刚刚转红的交通灯前停下。

“那行,等你到家再给我打过来吧,先挂了。”

嘀嘀嘀的忙音响起。叶修锁上手机屏,微微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美国那边究竟怎么了,叶秋一听他在开车还不肯说,可见的确不是什么小事。他不敢怠慢,当即提了车速回到家,一进门就拨通了叶秋的电话。

叶秋马上就接了起来:“到家啦?”

“嗯,什么事儿?说吧。”

“咳,我问你。”叶秋压低了些声音,“小周是个同性恋的事儿,你知不知道?”

叶修冷不防听到这么一句,心里一惊脚下一绊,亏得正走到沙发边上,这一绊刚好把他摔进沙发里,没磕着碰着,却也缓了好一会儿,才定下些神来:“你……从哪儿听说的这种消息?”

“还能从哪儿?他自己说的啊。”叶秋无奈至极,“那看来你不知道了。昨儿晚上他打了个电话来跟我们出柜,说高中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喜欢男的了,到现在两年了也没改掉,所以要告诉我们……”

叶修一阵晕眩:“那……爸爸和阿姨说啥了?”

“爸爸你懂的,这他也不好管啊。阿姨特别难过,哭了大半夜,不过也幸好在美国呆了这么久,这方面观念开放了不少,我和爸也一直在旁边劝,后来去睡觉的时候差不多应该是想通了吧,说如果儿子真是这样,那也就接受了。”叶秋说着叹了口气,“他昨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好像不在家,你也不在旁边,我本来想问问你的,但是阿姨说周末都睡得晚,你说不定还没起床,不让我打电话吵你。我只好早起打给你……嗯?哥?”

叶修一时没说出来话。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意识到周泽楷昨晚那句“知道了”的真意。敢情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简单地知会他一下“我知道了”,而不是“知道了,我会照你说的做”。

叶修闭一闭眼,仿佛都能听见周泽楷挑衅的声音。

——你不是说,是替爸妈管着我吗?那我索性就把这件事跟爸妈挑明了。他们要是能接受,就轮不到你来管了吧?

是啊。要是爸妈都没意见,他又有什么资格再管着周泽楷?

叶修咬紧了牙关。


(TBC)


P.S. 应该有很多人搞不大清美帝和国内的时差吧。我来解释一下:这里设定叶秋是在美国东岸,这时是十一月底,采用冬令时,比北京时间要晚十三个小时。也就是说,叶修这边晚上八点的时候,叶秋他们是早上七点。正好是完美的昼夜颠倒。小周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是国内的上午,美国的晚上。

 @周古月 久违地坑你一下(?)

评论(17)
热度(211)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