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十七)

小周一口一个锐锐太震撼,我被鸡皮疙瘩埋没了……这个进展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的样子啊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一句好顶赞,让我先高歌一曲那么骄傲!

机械之心:

(十七)


“所以你跟家里出柜了!”方锐吃惊过后,语气低落下来,或许是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心疼你妈妈……虽然很勇敢啦,但是你确定不是跟你哥赌气成分比较多?有点点为了作你哥结果你妈遭罪的感觉……”方锐抓了抓头发,“你妈知道你喜欢的人谁吗?”


“没说。”周泽楷收回挂在台阶外的双腿,垂着眼,不笑不吭。


看周泽楷真的自责起来,方锐也就不忍心了,他晃悠着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戳到周泽楷面前:“算了啦,凡事有苦必有甜。往好处想,你要是一条路上不回头,你妈还年轻接受起来比老了容易,要是你哥就是不肯跟你在一起,说不定过两年你直回去,你妈妈还能享受一把儿子迷途知返的喜悦……”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说:“真棒。”


方锐不理会周泽楷的吐槽:“还要吗,糖?”


“嗯。”周泽楷伸出手来。


 于是方锐又递了一颗糖过去:“新出的什锦袋不错,就是有的糖球没能浇成实心,表面融化掉之后,嘴会被划破。”


 周泽楷将嘴里融化得足够小的彩色糖球咯吱咯吱地咬碎了吞下去:“啊,划破了。”他舔了舔嘴里泛着腥咸味的地方,“但,好吃。”撕开包装袋,将新的一粒糖球裹进嘴里,“锐锐,我们出去玩吧。”


 “……我有不好的预感。”方锐用可疑的眼神看周泽楷,“你叫我锐锐肯定没好事。”


 “可锐锐……你总得让我试试。”


 


周泽楷被方锐带进场的时候还算早,九点不到,舞池里不见几个人,大多在台位卡座里喝酒吃零食聊闲天。


 音乐开得震天响,方锐凑到周泽楷耳边来,指舞台旁的角落里站着的一个正在做准备工作的人:“一会儿要上台。”。


 周泽楷顺着方锐手指看过去:“……林老师要哭了。”周泽楷目光怜悯。


 方锐一掌照着周泽楷后脑勺拍下去:“多少歌星都是这么练出来的,热爱音乐怎么了!”


 “他还立志做学术么?”


 “应该吧,最近看他老折腾一本叫《十二楼》的书。”


 周泽楷想了想:“没听过。”


 “我更不知道了。不过,吴羽策写的词儿还真不错,挺那什么,诗情画意的。”


 “写歌词和写诗也差不多吧?”周泽楷不太确定。


 “你到底对搞艺术有多大偏见,可恶的工科生!”


 “你也是工科生。”


 “我不偏见!”


 “可你们俩都在夜场泡着……”方锐和吴羽策,一个是林敬言最关心的学生,一个林敬言最得意的学生,“林老师得担心。”周泽楷面瘫着脸捂住心脏,“心疼。”


 方锐再次明白什么叫一脸良善一肚子坏水。


 


快十点,DJ打碟过后,场子热闹起来,红男绿女们开始借着酒劲随着音乐舞动身体。


 周泽楷拽方锐:“教教我?”


 “你先告诉我你要做什么,或者说你做了什么。”


 周泽楷撇撇嘴,观察了一下四周,站起身来,也不讲什么章法,压着拍子随意摇晃起身体。不一会儿,正好撞到隔壁桌的一个扭得特别投入的职场女性,看打扮该是个白领下班了出来玩。对方见周泽楷拘谨生疏得可爱,一时也不知道是激起了母爱还是激起了欺负小弟弟的虐心,这一撞之后有意识地带着周泽楷跳起来。周泽楷姿体协调,乐感也不错,上手挺快,不一会儿已经和四周围的人看不出多大差别了。


 眼见着大姐姐要把周泽楷领到舞池去,方锐眼疾手快抓住周泽楷说:“不行。”


 女白领不解地眨了眨眼睛:“不会怎么样的啦,我对年纪比我小的不感兴趣。”忽然,她仿佛明白过来,“哦,哦哦,抱歉抱歉,你们自己玩吧。”然后便露出一个诡异又怜爱的微笑。


 方锐被笑得头皮发麻,拉着周泽楷到身边来,“还是我教你吧,我总觉得眼皮跳得厉害。”


 


叶修到场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周泽楷。不知如何而来的奇妙“默契”算一个原因,但更直接的因素显然不是这个。


 方锐把周泽楷带进舞池后,玩high起来,很快把“眼皮跳得厉害”忘到脑后。方锐腰软,舞跳得好看,父母应酬多,各种场合带着他,也算是从小练起,通常都是一进舞池玩疯起来,很快便吸引了旁人的注目,更何况今天身边还带着一个样貌出色的周泽楷。两人平日玩得熟,少顾忌,周泽楷基本动作上手之后,方锐开始带着周泽楷玩贴身。


 叶修按照周泽楷发在朋友圈的照片找到这家店时,一进入店里就看到方锐跳上舞池旁的一个木台,紧跟着周泽楷拉着方锐的手也跳了上去。等周泽楷站稳了,方锐背贴上周泽楷的前胸就开始扭。周泽楷动作不算熟,但被方锐带得感觉挺对,两个人清清爽爽的,身高差也漂亮,周泽楷低头鼻尖正好碰到方锐的耳尖。方锐拉着周泽楷的手搭上自己的腰,一个漂亮的顶胯之后,旁边出现了喝彩起哄的声音。别说,那个顶胯,还真被这两人做得挺和谐。


 


周泽楷刚感到有人从台下拽住他的手臂,他便整个人被拽了下去,连带着想扶周泽楷一把的方锐也被带了下来。


 “你才多大,成年几天,就在夜店里玩!出息!”叶修抓着周泽楷的手都在抖。


 事发突然,方锐本来以为是哪个陌生人,理所当然抓着周泽楷不放手。等看清楚叶修的眼神,方锐赶快吓得撒了手。


 叶修说到底也只比周泽楷方锐大五岁,外人看热闹弄不懂他们三什么关系,嬉嬉闹闹议论纷纷,什么猜测都有。更有嫌热闹不够地在旁边喊:“我看他俩挺好的,不然您放手吧。”


 叶修挑起嘴角,歪头冷笑:“这人放不放手我说了算。”


 接着叶修也不管议论,拖着周泽楷往外走,好在周泽楷也不反抗,默不作声地跟着叶修拨开人群走出去。方锐本来想偷偷溜号,叶修回过头来,不冷不热地喊住方锐:“你也出来。”


 一路走到店外,叶修才停下来。他把周泽楷拽到一边,也不松手,一手圈着周泽楷手腕,一手伸到方锐面前:“手机。”


 “干嘛?”


 “我要叫你家长来接你。”


 方锐摸出自己手机,调出一个号码,按了通话键,再把手机递给叶修:“叫吧。”


 


叶修点燃烟,咬在嘴里,腾出手后,继续圈握住周泽楷的手腕。面色倒是挺淡,也看不出究竟还生气不生气。


 方锐在街头椅子上坐了一会儿,觉得冷,又站起来。周泽楷问:“锐锐,你要不要围巾。”


 方锐斜眼看叶修,叶修正抽着烟,也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却莫名地让方锐觉得心惊,于是他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周泽楷,你好好听你哥的话,你哥找你一晚上不容易……”


 方锐话没说完,接方锐的人到了:“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林敬言对叶修说。


 等林敬言脱下手套站到叶修面前,叶修才想起难怪方才电话里的声音听着耳熟。面前这个穿着灰色大衣,戴着银色细边半框眼镜的人,是周泽楷的高中语文老师。


 叶修瞥到周泽楷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冲方锐挑了下眉,方锐目不斜视,站到林敬言面前:“老师,我错了。”


 方锐丝毫没提周泽楷提议出来玩,又被叶修找到的事,这次打电话给林敬言完全不是方锐提前计划好的。只是在叶修提出要找人带他回去的那一刻,这个念头突然蹦进他脑子里。他觉得他想见林敬言,被教训也好,哪怕看到林敬言失望的眼神也好,但是他逃逃躲躲,管着自己不让自己去见林敬言,只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了极限。那一刻,这一刻,不论如何,都想见到这个人。


 “老师,我想您想得不得了,您来接我,我特别高兴,真的。”


 方锐的眼睛很大,叶修第一次见到就这么觉得。少有的几次见面,方锐睁着那双大眼睛特真诚地看人的表情已经足够让人印象深刻。然而,这个瞬间,方锐站在林敬言面前,喊着“老师”,叶修忽然觉得以前那些跟此刻这个根本无法比。有的事情,真的太好懂。


 “林老师,我带着小周先走了。”


 林敬言冲叶修点头:“路上小心。”


 


叶修甩上车门,走到周泽楷面前伸出手,周泽楷不动,他便也不动。僵持了片刻,周泽楷牵住了叶修的手。


 叶修带着周泽楷往电梯里走,出了电梯,再一路牵着走到家门口。叶修拉开门,对周泽楷扬了下头:“进去。”


 进了门,叶修沿路摁开门厅、过道、客厅的灯,他坐在沙发上,对周泽楷招手:“我告诉你,我很生气。不生气你拍照发朋友圈是否故意,不生气我对着街景找了一夜,不生气你不接我电话。但是你年纪还那么小,你不该背着我去那样的场所,在人堆里和人扭腰摆胯。”


 “当着你的面行不行。”


 “我们这是在玩文字游戏?”


 “你该给我空间。”


 “怎么给?一不留神你和男生亲嘴,再不留神你跑去出柜,今天可好,直接晃到夜店去了。下次我要在哪里发现你?”


 “我不会把酒店照片发朋友圈的。”


 叶修几乎是控制不住地抽了周泽楷一巴掌,抽完了,看着周泽楷迅速红起的半张脸,方才觉得自己手心烫得厉害。抽得太重。


 但越是心疼,越是生气,怎么能说那样话,为了赌气轻轻松松说出那样的话,即使是重重地抽了周泽楷一巴掌,手还是抖得厉害,一点都不解气。


 周泽楷也不捂脸,“今天还喜欢你,让你找到我。不喜欢你了,你不会发现我。”


 “你到底懂不懂我为什么生气?我不喜欢你自己胡乱作践你自己!”


 “……和你行不行?”


 “什么?”


 “那所有的事,和你做行不行。”周泽楷探过头去,嘴唇停在叶修唇边,“你亲过我,还回去。”


 脑子跟断了信号的卫星电视,辗转之间除了唇齿碾磨的触感和舌尖似极交丄媾的缠绵,延绵的欲求如同能烧坏脑子一般,所到之处理智断裂的声音接二连三,像一支交响乐。


 清醒过来,是因为身体的反应,叶修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坚硬起来的部位隔着裤子抵在周泽楷打开的双腿间。他们依然衣着整齐,但是很快就会不整齐,他的手正已经顺着后腰的曲线插进周泽楷的裤子里。


 周泽楷靠在沙发上,看着单膝岔开他的双腿跪在他面前的叶修,问:“行不行。”


 “……我十分钟前在这张沙发上因为你说你要和人开房而生气打你,转头在同一张沙发上干丄你,这算什么事。你让我想想。”


 “我不会永远等你,哥。”久违地,周泽楷用了对兄长的称呼。


 




 @烟火流星 你来决定吧……随心写……忘记我对你说的……有的情节以后总可以找着机会塞进去的……虽然我个人觉得…但你别管我觉得了…你自己觉得吧…


 

评论(5)
热度(253)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