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十八)

久等了…… @机械之心 


(十八)

冲动和情欲无疑都是思考的反义词。因此,为了如自己所说的好好想一想,叶修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克制在那一瞬间几乎支配了自己,差点就夺走自己清醒意识的滔天欲望。为此,第一要务就是把自己的手从周泽楷衣服里抽出来。

好在这也并不很难。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帮了他的忙。叶修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微微一变,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快步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等他打完这个电话出来,周泽楷依旧保持着和方才一样的姿势在沙发上躺着,正把手指咬在嘴里盯着天花板,眼神也不知着落在哪里。

“别咬手指,不卫生。”叶修脱口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想想周泽楷出现之前,即将大学毕业的自己都整天吊儿郎当,吃睡也没个准儿,什么都随便,哪能想象很快就要过上带孩子的日子?这一带还带出习惯带出瘾来了,改都改不掉。

叶秋只比自己小一天,从小也不需要自己照顾,真不知道这种照拂弟弟的技能点是从哪点出来的。

周泽楷果然把手指从嘴边放了下来,坐起了身子直盯盯地看叶修。叶修叹了口气,把方才说过的台词又重复了一遍:“你等我想想。”

“想多久?”周泽楷问。

“我也不知道。”

周泽楷咬嘴唇,叶修坐在他旁边,伸手把他的牙齿从嘴唇上掰开了。

“我是真不知道。谁说得清自己要多久才能想明白一件事?我不能对你撒谎。”

“在那之前,我就等着吗?”周泽楷声音低低的,也不知是在问谁。

“那是你的自由。”叶修说,“我不想绑着你。”

周泽楷把手覆在脸上,闷闷地说道:“太狡猾了。”

“也不是说只要你喜欢,就随你便啊。”叶修补充道,“说过很多次了,不许跟男人谈恋爱,更不许像今天这样乱来。”

“我都出柜了。”周泽楷从指缝间眨着眼睛看叶修。

“这套话也就能骗骗爸妈和叶秋了,少拿来蒙我。”叶修没好气地说,“恋爱都没谈过,就知道自己是GAY是直男了,啊?”

“知道。”

“怎么知道。”

叶修本以为周泽楷又会吐露出近似告白的话语作为答案,没想到周泽楷却一本正经地说:“角色设定。”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叶修愣了好几秒,最终一巴掌呼在了周泽楷脑袋上,“动漫看多了吧?我看你最近可没好好学习,瞅瞅你课余时间干的这堆破事儿。”

“你大学都逃课。”

“我逃课都是为了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哪像你……”

话题被转到了不知名的方向,叶修有些恍惚,意识仿佛在不知不觉间漂浮了起来。明明心里在想的不是这些事,嘴里却流利地说着些不相关的话……不过,两个人也着实是很久没有这样聊过天了,感觉还挺怀念。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一会儿,周泽楷回话的间隔越来越长,终于好半天也没再出声。叶修抬起有点沉的眼皮一看,这位不知什么时候又躺回了沙发上,这会儿紧闭着双目,安静得连呼吸都听不见了。

叶修关了客厅的灯,从卧室里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给他盖上的时候在他旁边弯下身,便不由得多看了一眼他的脸。都说人在沉睡的时候不设心防,面容会比清醒时显得更年幼些。周泽楷平时就一副单纯乖巧的外表,睡着了倒是也没什么变化。叶修伸出手轻轻拨开一缕落在他眼帘上的流海,心想,不过这样露出额头就是真显小了。

冷不防,袖口被轻轻抓住。

“回屋里睡吧?”叶修说。

周泽楷却没有任何动静。叶修笑了笑,也没掰开他的手,就着被捉住袖子的姿势在沙发旁的地毯上坐了下来,用另一只手掏出了衣兜里的手机。

屏幕在黑暗中灼灼发亮。叶修打开通话记录,给最上方的那个人发去了短信。

“明天一起吃个饭吧?有事想跟你说。”

 

周泽楷睁开眼睛的时候,最先听到的是“砰”一声关门的声音。虽然关门的人已经尽量放轻了力道,但铁门撞上的那一瞬发出声响依然在所难免。周泽楷也不知自己是被关门声吵醒的,还是先醒来片刻,随即就听到了关门声。他盯着天花板发了几秒的呆,又把视线移到墙上的挂钟,这才反应过来方才那一声是叶修出门上班的结果。大概是昨晚在沙发上睡着了,叶修就拿来了被子。

至于为什么这么确定被子是叶修给盖上的,那是因为这床被子不是周泽楷的,而是叶修的。叶修平时用来睡觉的被子,现在正覆在自己身上。

认知到这个事实的一瞬间,周泽楷浑身都不由自主地慢慢发起热来。以后会怎么样,他决定现在先不去想。清晨自然的男性生理现象,外加喜欢的人的气息正环绕在身侧,牢牢地将自己包裹其中,这种诱惑几乎是致命的。

周泽楷将右手伸到下身,那里已经硬得用不着抚慰太多回,就从前端渗出了液体,用湿润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抚过后面的时候,周泽楷浑身颤抖了起来。仿佛是为了躲避罪恶感和羞耻感一般,他把整个脑袋都埋进被子里,闭着眼咬住了自己左手的手背。

 

 

周泽楷回到学校之后,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奇怪。他在路上遇见一个同班的男生,按照习惯点头微笑算是打招呼,没想到对方见到他,脸色却微微一变,虽然也向他招了招手作为回应,却向斜里跨了一步,远离了他好大一截。显然是硬生生地改变了行进路线。

周泽楷心中有些纳闷。他交际圈很窄,亲近的人也就只有室友们,除此以外的人基本上都只是点头之交的交情,连话都没怎么说过,当然也谈不上有什么机会得罪人。为防万一,周泽楷在脑子里把最近的事情梳理了一遍,也没想出自己可能是在什么时候招惹了对方,只得作罢。

只是一个也就罢了,问题是之后偶遇的两个同院的人,跟他打招呼的态度也都不太正常。虽然不像第一个男生那么明显,却都在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视线谨慎地打量着他。等他坐进图书馆,又察觉到了那种观察性的视线,循着来源转过头去,两个女生正在交头接耳地傻笑,虽然一瞥见他的目光就赶紧分开,但动作太慢太刻意了,怎么也遮掩不住。

事已至此,周泽楷也不得不满心疑惑地思考起问题究竟出在自己身上的什么地方。就在这时,头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周?”

“总算看见你了。”江波涛站在这张书桌旁边,眼神里包含着些许担忧,“你还好吧?”

虽然不明白江波涛指的是什么事,不过八成跟这个奇怪的氛围有关了。周泽楷点点头,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空位:“坐么?”

于是江波涛在他隔壁坐下,看了看他的表情,叹了口气:“这么说你还不知道。”

周泽楷又点点头。江波涛打开手机调出一张照片,递到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咦”了一声,抬起头惊诧地望着江波涛。

照片上拍的,正是前一天晚上他们三个人在夜店的舞台边拉扯的样子。照片中叶修和方锐在暗处,脸都有点模糊,离镜头最近的周泽楷正好暴露在一束灯光下,面容却是清晰可辨。

“估计是觉得好玩,当时在场的一个人就给拍下来发了微博。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刚好被咱们班的同学看见了……”江波涛苦笑了一下,“我私信了那个po主,他还挺好说话的,已经把微博删了,不过事情已经在院里传开了,所以……”

这就能解释先前发生的那一连串奇怪现象了。周泽楷默默地把手机还了回去,说了声“谢谢”。

“没事吗?”江波涛似乎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

“没事。”周泽楷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跟家里出过柜。”

“哦。”江波涛表情顿时放松了不少,“确实,家人能理解支持的话,别人就无关紧要了。”

周泽楷没做声。妈妈向来极为疼爱自己,思想也算开明,继父又不好管自己这个非亲生的儿子,所以父母能谅解自己喜欢男人,这他事先也算是能料想到。可是会不会再进一步谅解自己喜欢的对象是谁……那就难说了。周泽楷不禁叹了口气。一心沉溺在感情里的时候,无暇顾及其他,然而只要像现在这样稍稍多思考一下父母的事,心头就立即沉重起来。

两个人相互喜欢却不能在一起。叶修坚持的原因,他多少也有所理解。

前头的路必定不好走。可是,他更加有自己的坚持。

“要不要回去?”看他一副无心学习的样子,江波涛低声问道。

“好。”周泽楷点点头,收拾着东西站了起来。

 

(TBC)


首先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也很感谢一直在等着这篇文的人,说真的完全没想到有这么多妹子在等,吓了一跳……很惭愧也很感动。

这一更真的写得无比艰难,短短三千字,从周四到现在,我反复写了删删了写,前后重复了大概五次,真的是写论文都没有这样改过……太久没动笔导致手感缺失不是主要原因,更主要的是我终于意识到了无商量联文的挑战性。具体的就不细谈了,总之我还蛮受打击的,苦恼地跑去找糊糊撒了好多泼,也被糊糊包容了。爱糊糊!

虽然是写得这么艰难,不过也更加清楚地意识到,只有我一个人的话,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故事。因为两个人一起,所以到达了仅靠自己到不了的地方。所有的困难,也都是因为是走在这样的路上,所以才会产生的吧。

这么一想,就觉得很开心。谢谢你啦>////<


评论(16)
热度(192)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