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 番外 穿越梅雨

叶修还能好好出门么!!!至少现在即将出门的我觉得我没法好好出门了啊!!!!


机械之心:

一点小普雷,时间肯定是正文现在进度的很久以后,或许比正文结尾还要以后


周泽楷回到家里,将食物放进冰箱,外面下起雨来。

并不意外,五月梅雨天,一大早就看着要下雨。

没一会儿叮叮砰砰的雨声发展成整片的巨响,天色也暗,乍一听,仿佛进入花屏的黑白雪花世界。

叶修不在家,还要一个月才能回,嗯,叶修到南美做实地考察去了。

一个人便觉得家里实在有些空,好在周泽楷是个沉默的人,此刻这间公寓也不过是像周泽楷这个人。

寂寞,似乎也没有,就是有点犯懒,什么事都不太想做,只想摊在床上,大概也是五月病的一种吧。周泽楷觉得他得去另外学点什么东西,懒病都是闲出来的。

正在周泽楷盘算着是学门语言还是去考个会计或者报个厨师班……电话铃便响了,是skype带着电子汪感的叮咚声……

这个电波系的形容实在让人不知所谓,但早在高三时,某次母亲打电话回来,周泽楷就把这个形容说给了叶修听,叶修当时咬着烟笑起来,“似乎有点那么个意思。”

周泽楷话少,后来也没机会给另外的人形容skype的铃声,于是周泽楷至今都以为“电子汪感的叮咚声”是个广泛的感受。

啊,是说在skype电子汪感的叮咚声响起时,周泽楷自己都不曾察觉地勾起了嘴角,好吧,是的,在铃声响起之前,或许是有点寂寞了。

“在干嘛?”叶修的声音穿越大洋和半球到达周泽楷耳边。

“嗯……”周泽楷在床上翻了个身,床单拉出一个快乐的褶皱。

“嗯是在干嘛?”

“下雨了,好大。”

“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坐在洗澡盆里能把人带盆一起冲走。”

“……”叶修显然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周泽楷站到阳台去打电话,叶修或许能从听筒里听到点雨声。

“我还从你说话的声音听出你在犯懒。”叶修的笑声听起来比平常闷,但是奇妙地有种拿个酥软的纱罩把人套起来的心动,“你是不是太阳还没下山就跟床上打滚。”

“没太阳。”尽管嘴里反驳,周泽楷还是坐起身来,准备下床去干点什么。

“别起来……窗帘拉着的?”

周泽楷看了眼拉了大半的窗帘,算拉着吧……反正卧室这边也没有什么高楼可以望进来……周泽楷一只手放到自己裤扣上,手指灵活一动,浅灰色的棉质内裤便露了出来。

叶修的每句话都听得很清楚,又似乎每句话都没听清。耳朵里的雨声,幻觉中变成了南美海岸线的海潮声,而叶修的声音让这个水世界蒸腾起来,阳光下水蒸气飞上云层,眼里印着斑斓的五光十色。

周泽楷把电话夹着耳朵下,伸手去够床头柜的抽屉。他动作太急,扭开胶管时,盖子顺着床铺滚到地上,挤胶管又下手太重,大半只手湿得不像话。当他终于绷着脚背哆嗦着将手指放进自己身体里,电话那边也显得不太好。

他们太熟悉彼此,仅仅是从哼声的细微差别,叶修就能知道周泽楷选择了比较微妙的抚慰方式。“一个人搞得那么火热,哥受不了啊,我快要出门了,小周。”礼物大过期待的哭笑不得,不知是不是此刻的心境。

“只是更能……”周泽楷咬住嘴唇,闷哼一声,“幻想感受到你。”


在最后的浪潮中,周泽楷迷蒙地睁着眼,看见十七岁的自己在沼泽般软黏又令人筋疲力尽的春丄梦过后,倦怠地清醒过来。然后十七岁的他第一次想着一个男人将手放到了身前,享受那令人一边皱眉一边愉悦的快丄感。

自丄渎过后,十七岁的少年会换上干净而土气的夏季运动装校服,衣服上有洗衣液与柔顺剂的味道,能闻到清浅的花草香,而黏浊的味道早已顺着水流冲进下水道。

一切无人知晓。

只是一个人的秘密。


而现在更难以启齿的事情,他也能说与人听。


(END)


@烟火流星 just糊点东西充数,不要太在意我写了什么

小伙伴们憋急,流星昨天今天都在写,很苦恼也很认真,昨天我们也聊了好久,相信明天就可以看到18啦



评论(1)
热度(156)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