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同人】【黎恩X尤西斯】艾尔巴雷亚家的餐桌(上)

跟 @晴空万里 讨论的时候说到,如果尤西斯的父亲在闪2结束之后能振作起来,应该会变得特别重视尤西斯吧……也会关怀过问儿子交男朋友的状况之类的(。)

想想真是萌死了,就有了这篇文。

太想让尤西斯过上一段稍微正常一点的家庭生活了,所以关于尤西斯的父亲捏造十分严重,请注意。


(上)

“我说,尤西斯。”

艾尔巴雷亚家的餐桌向来寂静无声。然而这一天晚餐时,这沉默却忽然在管家奉上餐后酒时,被前任当家打破了。他注视着用有些惊诧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小儿子,问道:

“那小子最近怎么样了?”

闻言,尤西斯的表情变得更为讶异。

“不知您指的是?”

“就是……就是那个啊!”也不知是为儿子不能及时领悟自己的意图而生气,还是由于回忆起了什么别的痛处,总之他的脸庞在愤怒之下变得通红,似乎是被这怒火烤炙着,胡子也几乎根根直立,艾尔巴雷亚公爵——虽然严格来说,现在已经不能再使用这个名号来称呼他了,不过为了方便,就让我们姑且还是这么指代一下吧——站起身拍着桌子大叫道,“毁了我两架新型机甲兵一台装甲车,莫名其妙地拽着你抛弃我离家出走的,那个可恶的臭小子!!!”

尤西斯愣了几秒,回过神来十分哭笑不得:“现在还来说这些……不是说好了,不再抱怨过去的事吗?”

“我没有抱怨啊,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那做父亲的瞪着眼睛,不满地说道,“哼,真要计较起来那还了得。当时‘勇士’刚制造出来的时候多么威风凛凛,要不是被他轻而易举地打倒了,军心也不会动摇成那样……啊啊,可恶,说到底贵族之所以混到今天这个窝囊地步,都是他到处多管闲事的错!”

“父亲!”尤西斯不得不出声制止了那喋喋不休的唠叨。被人轻而易举地打倒这种丢脸的事为什么能这样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啊,而且居然还能说得好像是对方的错一样……尤西斯痛苦地扶住了额。还有,要说致使贵族派落败的决定性要素的话,那绝对不是黎恩,而是兄长吧……不过看着父亲已经退后了至少五厘米的发际线,尤西斯决定忽略这件事。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艾尔巴雷亚公爵气鼓鼓地坐了下来。

“……您一开始究竟是想说什么?”尤西斯谨慎地问道。

“啊?……哦,对了,我就是想说,你……那个……不是和他关系不错吗?”

“是可以这么说吧。”

“那么,什么时候也可以把他带回家里来看看吧。”

“……能再说一遍吗?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尤西斯自出生以来,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怀疑过自己的听力。

结果那做父亲的却勃然大怒,仿佛说出方才那句话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耐心:“就是这么回事,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说罢,他气冲冲地拂袖而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室。

“……阿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尤西斯只得将疑问的视线投向了静立在旁的管家。

“我想,这无疑是老爷表达关心的一种方式吧。”管家阿诺向尤西斯鞠了一躬,“老爷也到了关怀尤西斯少爷交友圈的年纪了呢。”

“上次把我骗回家软禁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说……”而且刚才说的那第二句话到底是什么啊,那种说法根本很奇怪吧。

知道从管家的嘴里再也问不出什么,尤西斯不禁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回忆结束后,尤西斯总结道。

“哈哈……发生了这种事啊。”坐在他对面的黑发青年微笑道,“难怪尤西斯会突然在ARCUS联络里说什么‘来一趟我家吧’,坦白说,当时把我吓了一大跳呢。”

“抱歉。”尤西斯叹了口气,“父亲猛不丁地说出那种话,当时我心里也乱的很。”

“你用不着道歉啦……不过话说回来,听上去尤西斯的父亲似乎终于恢复了精神呢。”

“嗯,之前一直闭门不出,谁都不见,不过上个月总算肯出门来跟家人一起吃饭了,偶尔也会聊两句天。”

“那不是很好吗。”

“我只希望他安安分分地呆在家里看看书喝喝茶,别再闹出什么乱子就好。”大概是再度回想起了内战期间在艾尔巴雷亚家发生的事,尤西斯的面庞现出几分忧愁,“这次忽然提起你,还提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真是难以令人心安。”

“我倒觉得,说不定这只是在关心你呢?你看,不是说了是因为你跟我关系要好,才想要见我的嘛。”黎恩将双手支在桌子上,若有所思地说道,“希望了解一下儿子的挚友,这对父亲来说也很正常吧。”

“管家也是这么说……”尤西斯摇了摇头,“你还真是乐观得难以置信。”

“才不是什么盲目乐观,我也是经过思考才推理出的结论啊。”黎恩分辩道,“好不容易从那么大的一场打击中恢复过来,自然会去信任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吧。虽然是尤西斯亲手拘捕了父亲,可是实际上,在艾尔巴雷亚公爵受难期间,尤西斯可是唯一一个没有抛弃他的人,稍微想想就能明白。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就变得很重视尤西斯——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是吗。”尤西斯闭了闭眼,“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就是有这么简单啦。”黎恩自信满满地说道。

其实也不是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要说在心底没有如此期盼过的话,那绝对是假的。然而,过去每一次对父亲的希冀和信任,最终都被证明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事到如今,尤西斯也学会了至少不要轻易地抱有期待。可是……

看着眼前的黑发友人嘴边的微笑,尤西斯实在说不出反驳的话语。

“好吧……你坚持这样说的话,我就也这么相信好了。”

闻言,黎恩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了。

“一定是这样没错。尤西斯偶尔也别把事情考虑得太复杂才好。”

“你还敢说我……”尤西斯无奈地望着他。

克洛斯贝尔在兄长卢法斯的治理下一派繁荣的样子,自从被镇压之后就没什么新的动向,帝国内部目前也是平静无波,权力无可争议地集中在了那位铁血宰相的掌心,并且,这种趋势到现在也还没有停止,再也没有哪一股势力能与之抗衡——就这个意义而言,目前的帝国,可以说是近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和平。

托这个的福,这半年间黎恩也不再有驾驶着灰之骑神驰骋于战场上的需要。表面上看似乎过得还算清闲,不过在内战中见识到了机甲兵威力的帝国政府如今毫不犹豫地在机甲军的扩充和训练方面投入了大笔的预算,托尔兹士官学院作为全国最优秀的军校,又仗着接触过骑神的优势,也一马当先地把已经建好的机库当作训练基地,开始让学生接触这方面的课程。而黎恩作为灰之骑神的操纵者,自然无法从这件事中脱身。从军队中请来的教官没办法每天都呆在学院里,经常上完一堂课就要走人,因此,在那之后更细致地帮助学生解答疑问和训练的工作,就由学院长委托到了黎恩头上。如今,他也可以算是这门课的半个导师了。

虽然从事着这样的工作,学生的本职却也不能耽误。二年级的课程还在继续,同时也要和新一届的VII班一起,进行这个班级特有的特别实习。

自己都已经忙成这样了,怎么还有这么大精力去管别人的事情呢。尤西斯板起脸,不由自主地感到有些生气。

“事先声明,虽然父亲是这么说了,不过我只是替他传个话而已。话既然带到了,我身为人子的义务也就已经完成了。至于他的要求,你大可不用搭理。”

“突然说这种话……”黎恩皱起了眉头,露出一副有些困扰的表情,“办不到的吧,那可是尤西斯的父亲啊。”

“你不用顾虑我也没关系。”

“那怎么能行呢!毕竟……”说着,黎恩忽然压低了声音,那最后的几个字便如柳絮一般,很轻很轻地飘进了尤西斯的耳朵里,“我们可是‘恋人’啊。”

恋人。

听到这个词的同时,尤西斯的心脏不由自主地紧缩了一下,而后耳朵尖开始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红。

没错,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不仅是曾经共患难的VII班同学,是亲密而珍贵的朋友——

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恋人。

在攻占托尔兹士官学院作战成功的那个夜晚相互表露了心迹,结为情侣。那之后便发生了一系列超现实的事件,几乎整个世界都动摇了,变得虚无缥缈,两人的信念也各自遭遇了惨不忍睹的崩毁。

可是,惟有彼此是真实的。

VII班全员一起去托利斯塔车站迎接从克洛斯贝尔归来的黎恩时,尤西斯特意落在一群人后面等他。那个时候,两人凝视着对方许久未见的面容,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这个事实。

但是,紧接着摆在眼前的就是未来的选择。一方面不想跟恋人分离;另一方面,有过类似经历的尤西斯深知那种自身的身份和立场被撕裂成两半的苦痛和彷徨,在那段艰难的时间里,陪伴在他身边令他振作起来的是黎恩,如今黎恩也遭遇了这种事,尤西斯希望自己能够付出对等的回报。

无论如何也不放心黎恩一个人留在学院。怀着这样的心情,尤西斯开始着手准备诸般事宜,预备在未来一年间将具体事务的处理托付给管家阿诺,自己则从托利斯塔进行遥控指挥。然而领主的工作要上手已是不易,更何况是不亲自掌管呢。这件事很快就被黎恩发现并阻止了。

“尤西斯应该也明白的吧,你的工作可不允许你和我一起呆在学校里,还有比这重要得多的事情需要你去做。”那一天,黎恩很严肃地批评了他,“比起腻在一块儿,我觉得对现在的我们而言,更重要的是各自做好自己该做的事。那样的话,一定能在未来找到更好更清晰的道路。”

尽管不甘心,不过,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尤西斯垂下眼帘,咬住了嘴唇。

“可是……”

“我不会有事的。”黎恩抢先说道。

他一面说着,一面轻轻地拨开尤西斯额际的流海,在那露出来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被这么说了也没办法了。尤西斯放弃一般地闭上眼睛,把头靠上了他的肩膀。

“即使你在远方,也要让我放心啊。不然的话可不饶过你。”

“啊,就这么约定吧。”黎恩环抱住尤西斯的腰,低声答道,“我们……绝对不会让彼此担心。”

就是因为这样,毕业至今,两人共处的时间可谓少之又少,相聚的机会就像是疾风竹叶猫和天使羊波波那样珍稀。这一次能见面,也是黎恩在特别实习的课题完成之余好不容易抽出的空当,尤西斯则是听说了黎恩在帝都进行特别实习的日期之后,就立刻开始交涉,终于将一场在帝都的交际会定在了这一天,两人才得以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喝茶。

“那么,别光说我了,也来讲讲你的事吧。”尤西斯咳嗽了一声,坐直了身子问道,“实习途中这样跑出来,真的好吗?”

“嗯,我想没问题的。”黎恩的眼中闪烁着微笑的光辉,“今晚是自由活动的时间,关于这一点已经跟大家达成一致的意见了。”

“可是,晚上还要写报告吧。”

“那个等一会儿回到住宿的地方再写就好了。毕竟都写过一年,已经很熟练了嘛,很快就能完成的。”黎恩冲尤西斯眨了眨眼。

“是吗……”尤西斯犹豫了片刻,“和其他人相处的好么?”

“是挺好的啦……”不知是不是错觉,黎恩也变得有些吞吐起来,“不过老实说,感觉大家都对我过于尊敬了,不管说过几次也没法彻底改变,总觉得有点不太自在。”

“那也没办法吧,毕竟你在各个方面都是前辈。”

“说的也是。”

而后两人便不约而同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其实……”黎恩忽然开口说道,“怎么说呢,虽然都是‘VII班’,班级里也都是很好的人,不过每次出去实习,报出VII班这个名号的时候,一想到身边的人不是尤西斯和大家,果然还是有点寂寞。”

尤西斯屏住了呼吸。

“我也是啊,每次想到你的身边有新的VII班,总是忍不住觉得嫉妒。”他小声说道。

虽然声音压得极轻,却并没有逃过黎恩的耳朵。对方立刻眯起眼睛凑了过来,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诶——尤西斯居然也会说这种话啊。”

“……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

“哈哈,不要这样嘛。因为太可爱也太意外了,刚才被惊得心脏差点停跳呢。”

“跟那没关系吧!”

尤西斯忿忿地将脸转了过去。早就已经习惯了对方这种程度的不坦率,黎恩微笑地注视着恋人泛红的耳朵尖,心中不知不觉间变得软绵绵的。

“这半年间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尤西斯在这里就好了——班里只剩咱们两个的话,应该也挺开心的吧,仔细想想,那可完全就是二人世界呢。”

“……嗯。”

“不过……”

“不过?”

“果然还是像现在这样最好了。”

望着黎恩脸上绽开的笑容,尤西斯不由自主地悄悄伸出手去,在桌子底下勾住了他的指尖。光是像这样感触着恋人用力回握的手上传来的温度,心底就升起了无限的喜悦与满足。

“那么,就这样定了吧,下个月的自由行动日,我会去巴利亚哈特。”

“没问题吗?不是还要帮忙学生会和课程指导?”

“嗯,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忙啦,时间我会自己调整的,这方面不用担心。”黎恩眨了眨眼,“更重要的是,我自己也很想去啊……想到能借这个机会跟尤西斯共处一天,就很期待呢。”

“真是拿你没办法……”


(TBC)


P.S. 闪2后日谈里黎恩和尤西斯在宿舍里谈论未来的打算那段,我觉得是整部闪轨最大的一颗黎尤糖……比私奔还要甜!

尤西斯:“领主的工作虽然有些辛苦,不过有管家阿诺代理的话,即使一年不在,也……”

黎恩:“不行哦,尤西斯可不能跟我一样留在学校里。这个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吧?目前我们应该各自去做最该做的事。”

这段对话真是看得我目瞪口呆……尤西斯想为了黎恩在学校里多留一年,还跟黎恩讨论这件事,黎恩拒绝了,尤西斯也就听了他的……

说真的,毕业之后的去向这种事情,即使是再好的朋友也很难坐到一起商量的吧?更不要说被对方左右自己的决定了。这个怎么想都是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啊!就算不是恋人,至少也是那种亲密到会被人遐想连篇的好朋友。

尤西斯之前就说过好几次,觉得就贵族的立场而言,黎恩和他很像。闪2结局黎恩的身世揭露之后就更像了,两人都是那种尴尬的立场,而VII班里也只有他们两个是这样。我觉得到这时候,VII班里也只有他们两人能够真正相互理解——这种事没有相似经历的人再怎么关心和着急,也没法感同身受。

所以尤西斯也是VII班里唯一一个提出想在学校里多呆一年陪伴黎恩的吧……因为最了解黎恩现在是什么感受,所以无论如何也不放心让他一个人。

真是超喜欢这种两人相互扶持着向前摸索的感觉……

而且两人说好,为了在未来找到更好的道路,现在必须各自去做最应该做的事——这种两人一起为了更灿烂的未来而在不同的地方努力的感觉!真的超甜啊!!

因为是怀着对未来的希望而分开,所以就连眼前的分离也是甜的。

黎尤真的太棒了!!!呜呜呜!!!

评论(16)
热度(29)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