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二十)

我从小梅树就开始笑,一堆大老爷们儿围着小梅树系小纸条是要怎样!比我还少女啊!!然后送花事件就来了!虽然早知道这个安排但是进入视线的时候还是觉得没有一点点防备!妈的这桶狗血洒得太爽了,我一边看一边拼命在床上翻滚!!结尾……虽然是很想车震没错,但是那么窄一条路,后面还有车堵着按喇叭呢?!我陷入了焦虑(。

机械之心:

(二十)


年末将近,节日扎推在一起。


再不久是圣诞,然后是元旦,再之后是农历春节,再然后是西历情人节,而去年情人节,周泽楷和叶修一起看了场电影,一晃眼竟然已经有小一年。


或许感受到了节日的躁动气氛,寝室宅们决定把寝室打扫一遍再摆放一点温馨的小装饰。四个男生在一起商量了许久,最后决定买一盆小梅树摆在阳台上,会开花的植物总是让人特别期待。他们甚至说好,元旦休假前,大家一起对着梅树许愿,然后将写着心愿的小纸条绑在小梅树上。


即使被江波涛吐槽,往还没有膝盖高的开花植物上系纸条不仅少女心且异常傻,买一颗小梅树的决议依然被执行下来。兴头中的少年们,打定主意要残忍地折腾一颗小梅树。


就是在端着小梅树盆栽从花鸟市场出来时,周泽楷撞到了捧着花束的陈果和叶修。


周泽楷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小,且充满了戏剧性,就像有一双手在把他和叶修往一处赶,却不去管赶到一块儿,结果是好,还是不好。


叶修带着陈果路过两边挂满植物与鸟笼的巷口,堪堪早周泽楷几步的时间。若是方才江波涛砍价的速度再快一点,他和叶修或许可以正好在巷口撞个满怀。虽然周泽楷也说不出,撞个面对面这种事情到底好还是不好。


七点刚过,正是吃晚饭的时间,等周泽楷走到巷口,叶修和陈果的背影恰恰隔断在饭店的玻璃门后。


时间在无形之中未免也安排得太好了些,叶修从巷口经过,他还在巷里,等他站在巷口了,叶修又进了室内。看得到,却不会产生交集的距离。


仿佛一个暗示,相遇的意义只是为了让他看到,看到本来应该在他视线之外的,看到一个悬而未决即将要划上句号。




当天夜里,周泽楷终于还是回了家。他把小梅树和室友交换着端回寝室,然后喝了杯水,又重新系上围巾,平静地告诉室友们,他把明天要交的练习册忘在家里了。说这句话时,那本练习册轻飘飘地压在背包里,或许还没有他的钱夹重。


他乘地铁回到家里,等到将近末班车的时间,再离开家,并乘坐十二点前最后一班地铁回学校。


站在楼道反锁家门时,他已经想好,一会儿若是被宿舍管理员问起晚归的缘由,他就老老实实说,自己失恋了。或许会被骂,但他觉得被骂也挺好。


回学校的末班地铁上,坐了一对卿卿我我的情侣,动作倒也没特别夸张,只是单纯地五指扣在一起,互相对视着窃窃私语。然后,男生似乎是讲了什么笑话,女孩子便笑着锤了男生一下,随即又扫了眼四周,趁着少人注意时,亲了下男朋友的脸颊。


周泽楷转了视线,地铁在隧道里行驶,车窗外黑暗一片,车厢过于明亮,衬着车窗像镜子。于是他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脸,年轻的,只能装载一个练习册重量的忧愁的脸。


一本练习册很快就会被翻过去。他开始有点理解什么叫未来还长。




周泽楷觉得自己嘴里就像含了一颗糖球,甜腻的汁液一点点化开,不忍心去嚼,不想要太快吃完。倒也并非是缺乏安全感,虽然如今嘴里只剩下残留的色素能证明自己曾经吃过一颗糖,难免还是有些感伤。


很难去描述那种并非经心营造的小心翼翼,回忆起来,甚至有些令人着迷。


他忽然想起方锐说过的一句话:“等待判决也是有快感的,被拒绝了,也是有快感的。”




周五,离开社团活动教室后,发生了点意外的事情。


周泽楷所在的社团要出元旦活动的展报,可巧涂展报的小姑娘受到了流感的袭击。社长希望提前两周摆出展报的目标眼见要破产,周泽楷主动接下了涂展报的活儿。


社长抱着已经勾出轮廓的展报对周泽楷将信将疑,周泽楷陈恳地表示,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画家,然后他当着女社长的面在废纸上画了一个火柴人。脾气火爆的女社长当即就想把展板拍到周泽楷陈恳的脸上。


最后另一位正在负责画新学期招新宣传单的美工成功地安抚了濒临爆发的女社长。这位二年级的学长说:“宣传单画得差不多了,新学期再印也不迟,我来涂展报吧,让周泽楷给我打下手呗。”


周泽楷和这位学长涂到晚上十点,收工之后,两人看着靠在墙边的展板都有些高兴,学长半坐在还没来得及收拾颜料的桌子上问周泽楷要不要吃宵夜。




这个冬天,天气实在暖得不像话,十二月下旬的夜里在室外乱晃,竟然也没觉着冷,甚至在热腾腾地吃了一顿之后,周泽楷有点想把外套解开。


路边已经有了圣诞的气氛,周泽楷恍然想起今天已经是二十三号。有一个瞬间,他想起去年平安夜,叶修送了他一只钢笔,笔帽侧面镶了一颗打磨得像碎钻的水晶,总之叶修说是水晶。后来有次在叶修在刷卡签字时,周泽楷知道叶修用的钢笔和送自己的那支是一模一样的。


周泽楷记得他当时看着叶修手里的钢笔有点愣,随之又开心得掩饰不住,便侧头去看玻璃橱柜里的商品。他们正经过手帐区,叶修把钢笔别回上衣口袋,抬头看到周泽楷对着手帐笑得出神,他以为周泽楷对手帐感兴趣,便说:“今年圣诞节送手帐吧。”




周泽楷感觉自己就走神了一小会儿,意外的事情就扑得他一个措手不及。


学长似乎起先被一个卖花的小孩缠住了,后来不知怎么干脆就把小孩手里单只包装的花枝全部买了下来。


他俩走了一小段路,学长怀里的单枝玫瑰滑落了好几次。周泽楷便从学长怀里拿走了一半的花枝,兜在怀里。他想,学长真是个好人,并说出了口。


学长却笑着否认:“不是心好,只是觉得有机可乘。”


周泽楷脑子还有点没转过来,就听到学长问他:“如果,我是说如果像说的那样,你可以喜欢男生,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周泽楷忽然明白,原来前几天闹出夜店照片被挂微博的事情也是可以有意义的,比如此时此刻,它为自己送来了一个追求对象,若是他答应,他将拥有下一段恋情。


一本练习册平滑翻页的隐喻,再次在周泽楷脑子里闪过,这让他有些想笑。


就是在这样的笑容中,周泽楷回答说:“养在花瓶里,一周没枯,就考虑一下。”周泽楷把重音压在了“一下”二字上,说着,竟然真的笑出了声。


学长叹气之后,吹了声口哨:“这和说好的设定不一样啊,不是沉默寡言还特别乖吗。”


“那你也再考虑一下。”周泽楷还在笑。


“只是意外,又没说反悔。”


周泽楷想,你不会有我意外,原来练习册的最后那页将会这样被翻过——


然而,周泽楷被车灯闪了下眼,紧接而来的鸣笛声,让附近的人将视线纷纷转向声源。


这个景象让周泽楷觉得有点眼熟,有点像高三放冬假的时候,他和方锐在校门口聊天,然后叶修让他上车。


周泽楷看着熟悉的暗灰色保时捷,忽然有点想问问叶修,在他眼里,自己是不是总跟一个需要放学接回家的孩子似的。


周泽楷对学长说:“我哥来找我了。”




和学长分开后,周泽楷一个人抱着花枝走在路边,一辆保时捷以散步的速度在步道旁滑行。


不一会儿,狭窄的车道响起了连环的鸣笛声,由于保时捷的慢行,车道小规模滞留起来。然而,面对连环的鸣笛声,保时捷车主表现得十分之我行我素。


在鸣笛声都快赶上交响乐时,周泽楷终于走到车边,保时捷也就准确地停了下来,叶修降下车窗,对周泽楷说:“把花扔了,上车。”


周泽楷不动,叶修便又重复了一次:“扔了,上车。你要花,我买。”


周泽楷想起陈果手里那捧花,“买给你该送的人。”


“该送谁?”叶修扬眉问。


“……”


“我看你对我怨气特别大,说话。”


“我喜欢别人了。”


“再说一遍。”


“后悔了,我喜欢别人了。”


“别拿这种事情跟我闹,上次我应该跟你说过,这样的事情,我会生气。”


“认真的。”


“才几天时间,够你认真喜欢上个人。”


“相处很久了,刚发现。”


“刚才的男生?”


“嗯。”


“我以为那天分开前我说的你能懂。”


“不懂。”


叶修闭了会儿眼睛,再睁开时,他解开车锁,把车随意停留在路边,“你不上车,只能我下车了。”他绕到周泽楷这边来,语气和缓得像刚才的争吵没有发生,“说了,要花,我给你买。”说着这样的话,他去牵周泽楷的一只手,猝不及防,那些零散的花枝便簌簌落落地,从怀里掉了下去。


周泽楷潜意识想要接住下落的花枝,却被叶修拽着往斜前方的花店走,叶修扯掉周泽楷手里的最后一支,说:“学会撒谎是好事,但是不要用来骗我。我知道,你若喜欢刚才那个男生,现在你不会在这里跟我耗。但我现在很生气,几乎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不准跟我说喜欢其他人,开玩笑也不允许。要问理由,我喜欢你,这个够不够。”


周泽楷忽然就开心起来,发自内心地开心,他觉得有一些残忍而甜蜜的小情绪在他心里化开,就跟含着糖球却不小心被糖球没铸匀的部分划破嘴一样,甜的、痛的,混在一起。


于是他顺从地跟着叶修往花店走,看叶修跟店员说要一捧怎样的花束,看花束被漂亮地包装起来再递到自己手里,然后在跟着叶修上车的前一秒,他把这捧花送给了一个路过的陌生女孩子。


面对女孩子惊讶的表情,周泽楷说:“圣诞快乐。”然后下一秒,他被叶修从身后拽进车里。


“我总是低估你使坏的心眼,惹我生气这么开心?”叶修问。


周泽楷揽住叶修的脖子,交换了一个短暂的亲吻,“开心。”随后,他被按到椅背上,与此同时,椅背整个平躺了下去。周泽楷提醒到:“小心被交警抓。”


“来抓。” 叶修说。








wu~ @烟火流星 交给你了!群众们都在期待你!


关于这章叶修的遗留问题和解释时机,我需要跟你说一下,有时间了渣扣敲我,其实很简单,就几句话。


————————


没想多,是震,当然还有一个大前提是流星愿意写。

评论(10)
热度(290)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