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同人】【黎恩X尤西斯】艾尔巴雷亚家的餐桌(中)

爆字数了,分三篇发吧(。

上篇在这里


(中)

“我打算明天早上六点出门……”

“这么早?你是打算过来跟我一道吃早餐吗?”

“虽然是很想那样做……不过不可能的吧,尤西斯难道忘记了,从托利斯塔到巴利亚哈特要坐五个钟头的车吗?”

“诶。”被他这样一说,尤西斯稍微愣住了神,“什么嘛……居然是坐火车来啊。”

“干嘛那么惊讶的语气啦……坐火车有那么奇怪吗?明明很正常啊?”

“不……还以为你会开瓦利玛过来之类的,那样的话一眨眼就到了吧。”

“……那种登场方式太浮夸了吧!”黎恩在第三学生宿舍里握着ARCUS扶住了额,“我觉得既然是去见尤西斯的父亲,行动当然还是要稳重一点比较好。”

“你不用这么小心。”尤西斯不以为然地说,“该格外注意的是我父亲才对,做过蠢事的人是他又不是你。”

“我觉得不是这个问题……算了。”想要给恋人的父亲留一个好印象……虽说是这么人之常情的心理,真要说出来却总是莫名地觉得有些羞耻,黎恩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总之,车票我已经买好了,预计中午可以到巴利亚哈特吧。”

“嗯,正好是午饭的钟点,我也吩咐过厨师了,他们都承诺说明天的午餐一定会拿出看家的本领。”

“哈哈……我会期待的。”黎恩笑了起来,“那就明天见啦。”

“明天见。”


公爵家的主厨果然说话算话。第二天中午,坐在艾尔巴雷亚家的餐桌旁,黎恩心中不禁暗暗咋舌。明明只有三个人用餐,菜肴的豪华和细致程度却几乎可以和他在皇宫中享用过的庆功晚宴相媲美……只不过,有没有享用这些餐点的轻松心情,可就很难说了。

“所以你就是……”坐在主位上的艾尔巴雷亚公爵上下打量着黎恩,从鼻孔里重重地哼出了一声,“我见过你。”说罢,他叉起一块小牛肉放进嘴里,用力嚼了起来。

黎恩没有吭声。他和艾尔巴雷亚公此前正式打过两次照面,第一次见面时他拉着离家出走的尤西斯跳进精灵之道逃离巴利亚哈特,第二次见面时,他和尤西斯一起拘捕了艾尔巴雷亚公爵……

黎恩决定还是不要以他们曾经的会面作为谈话的题目比较好。

“父亲。”这时一旁的尤西斯却忽然说话了,他放下刀叉,向艾尔巴雷亚公爵投去警示性的一眼,“先前和我约定过什么,还记得吗。”

“当……当然。”艾尔巴雷亚公爵的表情蓦地变得颇为尴尬,“说好了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你不要多啰嗦!”

“那就好,那么拜托您履行诺言吧。”尤西斯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咳……我知道了。”艾尔巴雷亚公爵带着有些不情愿的神色,转向黎恩。

“黎恩·舒华泽。”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以前,在内战期间,我曾经因为考虑不周,对你的故乡悠米尔做出过非常失礼的事……那的确是丧失风度的行为,如今我也感到很后悔。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向你正式表达我的歉意,对于那出闹剧造成的损失,艾尔巴雷亚家也会无条件地进行补偿。”

这是事先无论如何也没有料想到的内容,闻言,黎恩陷入了震惊和轻微的迷茫。直到发觉艾尔巴雷亚公爵正在用征询的眼光看着尤西斯,而尤西斯又正注视着自己,才猛然意识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那件事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实质性损伤,赔偿当然是不用了。我想,只要您有这个意识,今后也不再做出这样伤害别人的事,我也能够代表悠米尔的人们原谅您吧。”

听到他的答复,艾尔巴雷亚公爵就像完成了一件重大任务一般,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拿起了手边的餐叉。

“你能这样说,就再好不过了,十分感谢……那么,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就开始用餐吧?”


之后的餐桌气氛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除了艾尔巴雷亚公爵频繁地询问黎恩的学业状况及各种个人信息,令人有些疑惑之外,基本上算得上是一次相当愉快的聚餐。艾尔巴雷亚家的餐桌礼仪和用餐程序就像皇宫一样繁琐严格,令黎恩稍稍有点不习惯,不过好歹也是在宫中吃过饭的人了,这点程度应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正餐结束之后,还要经过一小段休息时间才会呈上红茶和甜点,于是趁着艾尔巴雷亚公爵在这期间起身去盥洗室的当儿,黎恩靠近了尤西斯。

“是尤西斯让父亲为悠米尔的事向我道歉的吧?”

“被你看出来了啊……”尤西斯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很想说那是父亲自己的意志……不过很可惜,督促他这样做的是我没错。”

“明明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黎恩如同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时间过得再久,做过的事也就是做过,不会改变。”尤西斯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跟父亲也是这样说的。曾经做过那样过分的事,如今自己要请人来家里,却还不打算道歉的话,不觉得羞耻吗。如果真的想见对方,就请给我好好地准备起码是最基础的道歉……我就是这么向父亲说的。”

“哈哈……”想象着说出这番话时的尤西斯气势凌厉的样子,黎恩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对于那桩事件,黎恩总觉得尤西斯其实比悠米尔当地的人们都还要在意得多。老实说,至今还会为艾尔巴雷亚公爵没有道过歉而介怀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他了。这大概也是性格中的高傲和贵族的使命感使然吧。身为侧室的儿子,明明之前是这个家里最不受重视的人,倒头来却是最关心这个家族荣誉的人。在感叹命运弄人的同时,黎恩也情不自禁地被这样的尤西斯深深地折服并吸引着。

对艾尔巴雷亚公爵这样的人来说,能说出那样的话,想必是经历了一番心理斗争,放下了不少自尊心吧。由此看来,他现在对尤西斯真的是相当重视……想到这里,黎恩也不由自主地为恋人感到开心。

“那么说过之后,父亲就答应了吗?”

“也没有,一开始他很不高兴。”尤西斯皱着眉说,“但我也有我的坚持。‘如果连这点事都不肯做的话,我是不会联络黎恩,让他来见您的。’——我这么说过之后,父亲就忽然间松口了。”

“诶。”黎恩一下子愣住了。

“就是这样。”尤西斯耸了耸肩,“当时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父亲对见你这件事这么执着,到底他想做什么,我在那以后也多次打探过,却一直没能得到答案……”

说着,他便用有些担忧的目光凝视住了黎恩。

“没事的。”黎恩微笑以对。虽然艾尔巴雷亚公爵如此迫切地想见自己的面,当中的原因好像难以用‘想会一会儿子的好友’来解释,的确是令人有点在意,但不管怎么样,黎恩都不觉得当中会包含着什么恶意。更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都还有尤西斯在这里啊,没什么好担心的……正想握着尤西斯的手这样告诉他,背后却忽然传来了餐室的门开启的声音,而后艾尔巴雷亚公爵站在门口,用力地咳嗽了两声。

两人一惊,都立即坐直了身子。所幸艾尔巴雷亚公爵似乎也没看到儿子和客人在桌子底下的那点小动作,直接坐回了座位。而后管家奉上茶点,三人开始享用这顿午餐的最后一道程序。

“说起来,你明年春天就毕业了吧?”艾尔巴雷亚公爵忽然问道,“听说你是不准备回老家继承领地的。那么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唔,确实如此。”不用说,这个问题也是黎恩自己近来一直在思索的,不过很可惜,至今也没有什么很确切的答案,“目前也只是定了这个想法而已,其他的还没……”

仿佛就等着他这句话似的,艾尔巴雷亚公爵兴致勃勃地出声打断了他。

“还没计划的话,来巴利亚哈特当个军官怎么样?”

“咦?!”黎恩和尤西斯两人一同惊呆了。

那边厢艾尔巴雷亚公爵却全无察觉,犹自兴冲冲地往下说道:“以你的实力和名气的话,即便只是刚毕业的军校生,也可以直接得到尉官的军衔吧。从上尉,不,即使从上校做起也没有问题。巴利亚哈特有奥洛克斯堡垒在,军备可是相当先进和精良,对军人来说也是不错的去处吧。如何,不考虑看看吗?”

黎恩被这一番热情洋溢的言辞惊诧得几乎说不出话,他迅速地和尤西斯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读出了相同的隐忧——

难道,是想借着尤西斯和黎恩的关系,把黎恩收归己用吗?

想来也不是全无可能。虽然以宰相为首的改革派已经彻底地占了上风,艾尔巴雷亚公本人也已经被剥夺了爵位,还在闭门思过中,可是像他这样的人,不可能对目前的状况甘心。贵族目前又都还保有自己的军队,就算不再计划与改革派开战,想要壮大领邦军的力量,以免未来真的被那个铁血宰相一口吞——怀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照这样来看,想要利用儿子和对方的这一层好友关系来拉拢黎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希望能进一步了解儿子的挚友什么的,果然只不过是个幌子啊。尤西斯叹了口气,早就做好类似的心理准备了,所以也并不会太意外,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了微微的失落。

不过比起那个,更重要的是黎恩……这家伙即使打算从事军方的工作,以他的立场而言,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进入领邦军吧,毕竟他可是那位宰相的……尤西斯瞥了黎恩一眼,正打算出言中断这场尴尬的对话,黎恩却先行开口了。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

“你该不会说,是因为想要去正规军吧?”果然,艾尔巴雷亚公爵已经沉下了脸,“看不起我们领邦军吗!”

“不是那样的。”黎恩摇了摇头,“虽然曾经有过一点在军队中工作的经验,不过要我自己选的话,大概不会进入军队吧……”

“那你想去做什么?”艾尔巴雷亚公爵面带不愉地问道。

“这个嘛,因为我还很不成熟,所以或许会像教我剑道的老师一样,先云游四方,在修行中精进自己……”

“这个所谓的修行是要多久?半年?一年?”

“这是由修行的状况决定的,我也没有办法预先回答您。”

“也就是说,”艾尔巴雷亚公爵脸色一变,“你要去环游世界,而且还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回来?真是难以置信!这种事能当工作做上一辈子吗?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这么没有责任心……”

“父亲!”尤西斯的脸色也变了,“这是别人的人生规划,您没有资格指手画脚的吧。何况黎恩还是您特地请到家里来的客人,不觉得这样很失礼吗?”

艾尔巴雷亚公爵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击一样,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小儿子一眼,而后赌气似地把餐叉往桌上重重一放,站了起来。

“我吃饱了,要回房去了。”

黎恩和尤西斯面面相觑。然而,艾尔巴雷亚公爵走出餐室的大门,又回过头来,气鼓鼓地喊道:

“尤西斯,你跟我来一下!”


在会客室随意翻了几本书,又在女仆的盛情邀请之下重新用过了一轮茶和点心之后,尤西斯终于出现,及时地拯救了黎恩快要被撑开的肠胃。

“怎么了?”看尤西斯脸色不大好,黎恩自然开始往那方面猜想,“是父亲说了什么话吗?”

“没什么……”尤西斯摇了摇头,“只是些蠢话罢了,你用不着在意。”

明显是不想细说的样子。既然如此,黎恩也只得暂时作罢。为了让恋人心情好转,便提出了新的建议:“那么,要不要去骑马?上次来巴利亚哈特还是内战时的事了……那时都没能陪你骑马,一直挺遗憾的呢。”

“你居然还记着那种事啊……”惊讶过后,尤西斯的表情缓和下来,露出了微笑,“当然好啊,不过……这次就不往奥洛克斯峡谷跑了吧,去南克鲁琴街道那边走一走怎么样?”


(TBC)


1、在巴利亚哈特实习的时候,工匠街上的老师傅会说:“趁着尤西斯大人去外地上学,卢法斯大人又出门在外的功夫,艾尔巴雷亚公爵大肆提升了税收……”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笑了好久。那个“趁着”是怎么回事啊!堂堂的公爵诶!四大名门的当家啊!为什么改个税收政策还要偷偷摸摸趁儿子不在家的时候才敢弄啊!而且躲着卢法斯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尤西斯也要躲……

艾尔巴雷亚公因为智商太低,大概意外地容易被儿子管住呢……就是凭着这样的感觉写出了这个故事!


2、闪2里攻占学园之后,黎恩去找尤西斯的时候说:“可惜天已经黑了,不然就能陪你去骑马了。”

我对这句印象特别深……那个温柔宠溺的感觉,太震撼了(。

评论(2)
热度(18)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