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黎恩X尤西斯】艾尔巴雷亚家的餐桌(下)


上篇
  中篇


(下)

南克鲁琴街道虽然不如奥洛克斯峡谷风光壮丽,不过人迹罕至,绿树环绕,还有潺潺的溪流经过,景色算得上是明媚幽静,平坦的道路也的确更适合跑马。正是在这条溪流的岸边,尤西斯勒住了自己的马。

“不往前走了吗?”黎恩也停住马,转头望向尤西斯。

尤西斯摇了摇头,他低下头望着流动的水面,忽然开口说道:“这里很适合钓鱼吧。”

“咦?”猛然间听到意料之外的话语,黎恩不由得愣了一下。

“以前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听到你说‘这里好像可以钓鱼呢’……”尤西斯撇了撇嘴。

“哈哈……”想起从前的事,黎恩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所以……”尤西斯从马鞍的一侧拎出了一个长条的箱子,“要钓鱼吗?”

黎恩缓慢地眨着眼睛,这才意识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嘛,还以为尤西斯是想要换个风景才往这边跑的呢。结果……只是为了让我可以钓鱼吗?”

尤西斯没有直接回答。

“你想想清楚,我在巴利亚哈特住了这么久,不管哪条路的风景,对我来说看得都是一样多吧。”

答案已经不言自明了。

“说的也是。”黎恩眯着眼睛,笑得十分开心,“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一面说,一面跳下马,接过了尤西斯手里的箱子。

“是雷克罗德的最新型钓竿啊,这个连我都没有诶……尤西斯真是用心。”

“钓竿而已,以艾尔巴雷亚家的财力,搞到这种东西根本轻而易举,算不了什么。”尤西斯移开了目光,不肯与黎恩对视。

啊啊,又来了,每次都要绕着这么大的圈子关心人,真是不坦率的家伙……

但是,也正因为这样才格外可爱。

这些话黎恩只是放在心里想想罢了,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笑眯了眼,拿出钓竿开始卷起了钓线。

“不过,我钓鱼的话,尤西斯要怎么办?在一边看着,不会无聊吗?”

“什么怎么办的……跟你说说话不就足够有趣了吗,为什么会觉得无聊。”

……好吧,收回前言。尤西斯有时候实在是坦率到犯规哪。

“说到说话……”黎恩果然还是很在意那件事,一边抛竿一边问道,“之前被父亲叫去谈话了吧,到底说了些什么呢?”

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就算一开始不肯说,但只要自己锲而不舍地询问,尤西斯一定会回答。

果然,虽然带着些不大情愿的表情,尤西斯还是开了口。

“也没什么……只是父亲不知从哪里得出一些愚蠢的结论,建立起了错误的认知,所以午饭时才会跟你说出那种无礼的话。”

“具体的是指……?”

“就是……”尤西斯皱着眉,一脸痛苦地说道,“好像认为你毕业之后,不管去什么地方,我都会跟着你去……的样子。”

“哈?!”黎恩惊得手一抖,放走了一条刚要咬钩的大鱼。但此时也顾不得这种小事了,他转过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尤西斯,期望对方进一步的解释。

“没错。”大概是因为开了个头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变得容易出口多了,尤西斯索性用一种接近自暴自弃的态度快速地讲了下去,“‘那小子不可靠,你如果还要我这个父亲的话,就赶快给我跟他断绝关系!’我们一进父亲的房间,父亲就立即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我听了当然是又震惊又愤怒,责问他为什么忽然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没想到,父亲给出的理由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说什么了?”黎恩提心吊胆地问道。

“他说……”尤西斯无奈地闭着眼,尽力模仿着父亲的语气声调,大声吼了起来,“‘那小子以后不准备在巴利亚哈特就业啊,不仅如此,还打算玩什么环游世界!那样的话,你又会像上次一样离开这个家跟他走吧?!你抛弃我这个父亲一次还不够,还要来第二次吗!’……大概就是这样。”

太过震惊了,黎恩几乎忘记了呼吸。好不容易回过神之后,第一反应却是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引来了尤西斯强烈不满的眼神。

“你笑什么!”

“抱歉……”黎恩摆着手,自己也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适合发笑的时机,却实在是忍不住,“因为,完全没想到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啊,看来尤西斯离家出走那件事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真的很深吧……这么害怕尤西斯再度离开,说明父亲对你在乎得不得了啊,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尤西斯也望着黎恩惊呆了。

“该说你值得钦佩吗……这种盲目乐观的精神还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好啦,事情总该往好的方面想嘛。既然父亲邀我来巴利亚哈特从军只是出于这么单纯的原因,我们也没必要为这个担心了吧。”黎恩拍了拍尤西斯的肩膀,忽然语声一转,笑眯眯地问道,“还是说,不管我将来要去哪里,尤西斯真的打算天涯海角都随我去呢?”

“什……别开玩笑了!”尤西斯的脸瞬间变得通红,“那种事情办不到的吧!”

“尤西斯的脸好红啊……难不成是在害羞?”

“我没有害羞!”

又是早就预想到的答案,黎恩点着头,笑得更加舒畅了。

恼羞成怒的反驳过后,尤西斯却忽然平静了下来,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身为领主,家里又是这个状况,我不可能离开自己的土地。继续分离是在所难免的吧。但是,无论你去什么地方,我都在这里等你,然后……”

“尤西斯……”仿佛有一股暖流瞬间涌遍了全身,黎恩凝视着尤西斯,连眼眶都有些发热。

“那么,我也来对应地发誓好了。坦白说,我也还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去向。不过,无论我去什么地方,都会回到这里找你,然后……”

让你看到比今天更加强大,更加坚定的我。

在那之前,就在不同的地方,朝着相同的方向一起努力吧。


冬日天黑得早,两人从街道回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在公爵府门口下了马,立即便有佣人过来接过了缰绳,将马牵去马厩照料。尤西斯转过身面对着黎恩。

“晚饭也一起吃吗?”

“当然。”

闻言,尤西斯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露出了微笑。

“不过,父亲怕是不会加入我们的了……就我们两个人的话,在家里用餐会不会太夸张?你不大习惯吧?”

“说的也是……那么,就去尤西斯舅舅开的餐厅吃一顿怎么样?好怀念那个汤的味道啊……”黎恩说着眯起眼睛吸了吸鼻子,仿佛已经坐在了香气四溢的餐桌旁。尤西斯也不禁被他这副模样逗笑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挨得很近,夕阳西下,恋人的面容在余晖中被映照得分外动人,正是不管发生点什么事都毫不奇怪的氛围……黎恩情难自禁地伸出了手,想要抚摸尤西斯的头发。

然而下一秒,两人却因为正在接近的脚步声而不得不飞速分开。公爵府的管家阿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尤西斯大人,您回来了。”他冲尤西斯鞠了一躬,彬彬有礼地递上一张名札,“子爵阁下已经在府中等候您多时了。”

尤西斯皱起了眉,并没有伸手去接:“不是说过,今天不论有什么客人登门都一概谢绝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非常抱歉。”管家深深地鞠着躬,“我的确是照了尤西斯大人吩咐的去做,也告诉对方大人今日不在府中了,但子爵阁下说什么也不肯离去,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必须立即商议不可,坚持留在这里等……”

“那家伙……”尤西斯咬着嘴唇,毫不掩饰自己不愉快的神情。

“既然有急事,尤西斯还是去见一见对方比较好吧。”黎恩开口说道,见尤西斯似乎想要张嘴说话,他便抢着一口气往下说道,“没关系,不用顾虑我。”

尤西斯叹了口气。

“阿诺,你去转告他,我换过衣服就来。”

目送着管家应声离去,尤西斯蓦地张开双臂,匆匆地拥抱了黎恩。

“抱歉……我会尽快回来。”

黎恩用笑容相对,在恋人耳际的发丝上印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没事的,我在这里等你。”


虽然话是说得很潇洒,但亲眼目睹着恋人的背影远去,黎恩依旧难以避免地感到了失落。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说不定两人现在正坐在中央广场的餐厅里吧……想到这里,心情就更加沮丧了。

但是不行啊,尤西斯一定也跟我是一样的心情,不,应该比我还要差吧……所以必须打起精神才可以。现在时间也不算晚,说不定还是有机会一起吃晚饭的……正在这样想七想八的时候,黎恩的思绪被一个女仆的声音打断了。

“请问,黎恩大人……我带您去您的房间休息好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咦?”黎恩愣了愣,“抱歉,我吃过晚饭就回托利斯塔了,所以应该没有必要为我准备房间才是。”

“可是,就算不在这里过夜,也会有需要用到房间的地方吧?毕竟刚从城外回来。”女仆坚持道,“那个,这是尤西斯少爷吩咐的……还说如果黎恩大人不想使用单独的房间的话,就去他的房间也没关系。”

“是吗……”黎恩想了想,骑马过后确实是出了不少汗,方才没有注意,不过现在留意到之后,也觉得顶着一身的汗呆在这里大概有点失礼,的确是洗个澡比较好吧。

“那么,可以带我去尤西斯的房间吗?麻烦你了。”黎恩不好意思地对她笑了笑。


洗过澡出来,也没有在房间中看到尤西斯的身影,只见到女仆正忙着在书柜前的圆桌上布置菜肴。见状,黎恩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个,尤西斯已经吃过饭了吗?”

女仆吃了一惊,连忙转过身向他行礼。

“是的,非常抱歉,因为事情没有谈完的样子,尤西斯少爷要和客人一起共进晚餐……少爷吩咐我来照顾您的晚饭。”

“我知道了。”黎恩尽力掩饰住内心的失望,笑着冲她点了点头,“谢谢你。”

如同预料的那样,直到黎恩食不知味地吃完这顿晚饭,尤西斯也没有回来。看了看表,时针即将指向晚上七点,要坐火车回去的话,现在无论如何该动身了,即便现在就出发坐上车,到达托利斯塔也得是午夜时分了。但是,难得的一天聚首,在没有再度见到尤西斯之前,无论如何也不想走。

再说,也跟尤西斯约定好了,会等他回来。

黎恩靠在椅背上,思绪自然地弥漫开来。管家只说是子爵阁下,没有报上对方的名号,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的贵族,找尤西斯又有什么事呢。从尤西斯的表情来看,应该并不是很欢迎对方的到访,又一谈就谈上这么久,该不会是什么棘手的事情吧……

或许是因为房间里的温度太舒适,椅子也十分柔软,饭后也正是犯困的时节,黎恩想着想着,竟不由得闭上眼睛,神思昏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在睡梦中听到轻微的声响,然后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黎恩睁开眼,这才意识到自己睡着了,不由得吓了一跳。

“你醒了啊。”站在他身前的尤西斯一脸遗憾地收回了手,“难得看见你睡着,还想说可以吓唬你来着。”

所以你到底是想干嘛啦……黎恩暗地里流下一滴汗,坐直了身子问道:“事情都谈完了吗?”

尤西斯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如果有什么为难的话,可以讲给我听哦?虽然大概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很愿意……不,是我很想听尤西斯说。”

听到这句话的尤西斯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那笑容仿佛是在说“就知道你是这样的家伙”。

“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不过,也算是跟你有点关系吧。”尤西斯一面说,一面踱步到了窗前,黎恩也跟了过去。

“跟我有关系?那是什么事呢?”

尤西斯眺望着窗外的夜景,说道:“今天来的那家伙,他儿子是凯尔迪克大市集总管的候选人。”

“哎?”黎恩一愣,“奥图总管过世之后,记得是……”

“一直是奥图总管的儿子在代理执行总管的职责,不过,现在得决定正式的人选了。”

“原来如此……这是用什么方式决定的呢?”

“以往都是由领主……也就是公爵家直接指派,不过今年,我决定让凯尔迪克的人民自行选举。”尤西斯垂下了视线,“说是补偿好像也有点奇怪……但是,感觉这是最起码应该做的吧。”

“这很好啊。”黎恩握住了他的手,温言说道。

“与之相对的,也有一些麻烦的地方。”尤西斯叹了口气,“刚才的客人就是其中之一。他本来对这个决定没有意见,可是,大概是发现了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得民心吧,于是就慌了神,急急忙忙地跑来找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黎恩总算是明白了,“但尤西斯是不会答应他的吧。”

“当然了。政令已经下达给民众,我告诉他公爵家不可能收回成命。可是那家伙不肯死心,仍然软磨硬缠的,这才耽搁了这么久。”尤西斯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的确是够呛啊。”想象着尤西斯耐着性子与对方应付周旋的场面,黎恩不由得感到了强烈的同情,与此同时,好奇心也油然而生,“那最后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那个啊……”尤西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轻轻地笑了起来,“最后我实在失去了耐心,就明白地跟他说:就算由公爵家指派,他的儿子也是资格不合,无法当选的,因为历来总管一职都只会交给在大市集有实际商业运作经验的人。”

“咦……这是真的吗?”

“并不是。虽然奥图总管本人确实是在大市集经商出身,不过更早之前也有委任给贵族子弟这样的情况。”尤西斯微笑着说道,“但仓促间无法考证这些吧,他也没法反驳,只能很震惊地反对说:贵族又不可能自己站在大市集里开店,这种规定岂不是等于把贵族出身的人都排除在外吗,太不公平了。”

“这样说的话……好像还真是有点难以辩驳呢。”黎恩也思索了起来,“尤西斯是怎么做的?”

“很简单。我跟他说:说什么贵族不可能有这方面的经验,这话也太有失偏颇了,我自己就曾经在大市集站过摊呢,令郎真想当选总管之职的话,为何不也去尝试一下。”仿佛恶作剧得逞了一般,尤西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后他就震惊到没话说了,真该让你看看他当时的脸。”

黎恩也同样陷入了震惊。

“可是尤西斯你……没在大市集站过摊的吧?!”

“你不是在那里替人看过店吗?记得第一次特别实习回来之后,你们去凯尔迪克那一组的报告是这么写的吧。”

“是这样没错……”

“那不就跟我做过是一样的么。”尤西斯带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

“我说你啊……”黎恩有些哭笑不得。说了谎还这么理直气壮,尤西斯是在什么时候学坏的啊,真是伤脑筋……不对,比那更要命的是他根本没觉得自己在说谎吧,所以才能一副光明正大的态度。唉,这根本就是犯规嘛。

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不知不觉间黎恩离尤西斯越来越近,两人之间再也不剩什么距离的时候,尤西斯似乎有点慌张地咳嗽了一声,移开了目光。

“算了,不说这些了。”

“嗯。”

黎恩伸出双臂,自然地环住了尤西斯的腰。尤西斯也闭上双眼,双手抚上了他的后背。终于可以不必顾虑别人的打扰,尽情地做出这般亲密的动作,两人安静地享受着这段好不容易才得来的静谧时光。

“可以接吻吗?”黎恩小声问道。

尤西斯垂下了眼睫。

“你用不着问我的意见……”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再说什么“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之类的好像也怪让人害羞的。黎恩没再说话,只是放任着两人的嘴唇挨得越来越近,最终自然地贴合在了一起。嘴唇相触的那一瞬,尤西斯条件反射般地闭起了眼睛。

这样说来,自从尤西斯毕业以后,这还是第一次接吻……

自那以来,本来见面的机会就很少,好不容易对上时间见一次面,也都是在餐厅和茶馆之类的地方,能瞒过人群的视线偷偷地牵上一会儿手就很好了,根本没有余裕去做更为出格的事情。

明明毕业之前的那一周里每天都在肢体相缠,毕业后却不得不忍受这样寡淡的生活,着实是痛苦。也曾经有过不少因为过度思念恋人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夜晚,然而,在这一刻的甜美面前,所有经受过的折磨都烟消云散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吻来得太过珍贵,两人的动作都很轻很轻,仅仅是像初吻时那样单纯地磨蹭着嘴唇,就已经感到了满足。偶尔伸出舌头舔一舔对方的嘴唇,也会在刚伸入唇缝的时候,就由于碰到牙齿而受了惊似地立即缩回来。因为小心翼翼地屏着呼吸,氧气很快就不够用了。

稍微分开之后,黎恩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尤西斯的脸颊和额头。手掌经过眼睛的时候,便感觉到尤西斯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把掌心拂得痒痒的。这样的触感令黎恩想起了小时候在溪谷中迎风盛开的花朵上,小心地用手掌盖住难得一见的蝴蝶。

好可爱……

在内心里这么感叹着,黎恩收紧了环在尤西斯腰间的手臂,让他更加贴近自己,两人再度接吻。这一次的吻深入而激烈,结束的时候,两人已经顺势倒在了旁边柔软的大床上。

“我在想……”尤西斯搂着黎恩,喘着气小声说道。

“什么?”黎恩问道。

“你也不是非得在今晚回去不可吧……”尤西斯用有些湿润的蓝眼睛看着黎恩,“虽然是赶不上火车了,不过坐飞艇的话,即使明早再出发,也能赶上早间的课……”

“那也得凌晨就动身吧。巴利亚哈特机场那么早就有航班了吗?”黎恩微笑着问道。

“别明知故问!”尤西斯恨恨地咬了咬牙,“当然是用艾尔巴雷亚家专用的飞艇送你……”

“才当家不久就做这种事,尤西斯也真是会滥用职权呢。”

没等尤西斯瞪起眼睛发作,黎恩就更紧地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笑了。

“不过,我们还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

“你也想坐飞艇回去?”尤西斯狐疑地盯着他。

“不是。”黎恩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想,可以明早召唤瓦利玛来……”

“……你好意思说我吗。”

结果是两人一起笑了起来。黎恩拨弄着尤西斯的头发:“那么,今晚就在这里叨扰了。”

“嗯。”

“睡在这里可以吗?”

“可以。”

“做更过分的事也可以吗?”

“都说了用不着来问我……”尤西斯终于受不了了。黎恩安抚般地吻住了他。

“你在看什么?”一吻结束,尤西斯注意到黎恩的视线总是在往房门的方向飘。

“啊,也没什么……”黎恩指了指进门处矮柜上摆放着的一大盘玫瑰,“我在想,那些花瓣……可以随便用吗?”

“是可以。”尤西斯搞不清他的意图,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那我就不客气了。”黎恩高兴地亲了他一下,然后爬下了床。尤西斯目睹着他将那盘玫瑰端到床边,心里总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果然,黎恩的手指一搓一扬,鲜红的玫瑰花瓣便纷纷落落地洒在了床上,为颜色素净的床单增加了不少艳丽的色彩,花瓣像雨一般飘落,连尤西斯的身上都沾了不少。

“第一次来这里时,我就想这么做了。”黎恩笑得双眼弯弯,俯下身吻上了尤西斯略带惊愕的眼睛。

“愿望得以实现真是太好了呢,尤西斯。”


(END)


1、闪1里凯尔迪克实习时有个隐藏任务,替贝琪的爸爸看店,黎恩就是在那时帅气地站了一回摊XD

2、尤西斯的房间:

巴利亚哈特停泊日走进他房间的时候真的被那大束大束的玫瑰美呆了……当时就好想在床上洒满玫瑰花瓣再把尤西斯压进床里ry

自我代入了黎恩真是对不起!


总之完结啦!下篇再见!> <

评论(2)
热度(29)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