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同人】【黎恩X尤西斯】人言可畏(END)

※闪1期中考之后的故事,一周目时没看攻略,结果黎恩期中考的排名简直是我心中的痛……

※灵感来源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人言可畏


“我说啊,你们不觉得这所学校里很多超——可爱的女孩子吗?到这里上学真是来对了啊!”

突如其来的谈话声令黎恩止住了脚步。

“喔喔,的确是这样,一点也没错!不过好看的女生太多了也有点苦恼……哎,你们觉得最漂亮的是哪个啊?”

“我觉得劳拉同学超漂亮的哦,气质凛冽又高贵。”

“诶~你喜欢那一型的啊?虽然她真的是很美啦,但是不觉得气势上有点太压倒性了吗?我每次看到她都觉得怕怕的。”

“同意!我觉得还是托娃会长最棒了!”

“会长是很可爱没错,不过我还是喜欢气质更成熟些的,要我说,你们不觉得莎拉教官其实是个大美女吗?”

“不不不,那也有点成熟过头了……昨天我还在她附近闻到了浓重的酒味啊!”

几个男生就这样热火朝天地谈论着貌似游走在危险边缘的话题,令不远处的黎恩感到十分尴尬。照理说,他们也没有聊到什么过分的内容,也不关自己的事,直接走开就好了,然而很可惜,现在的黎恩办不到这一点:男生们站在书架前面窃窃私语,而经过再三确认,黎恩要找的那一本书,就在他们身后的书架上。

目前为止,除了静静地等待他们走开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吧……

为了避免尴尬,黎恩只好站在附近的书架侧面,同时一面被迫聆听着他们的讨论,一面在暗地里不停地流汗。好在这样的时间也没有持续很久,几个男生扎成堆太过显眼,很快就引起了图书管理员的注意。

“几位同学,如果要聊天的话,还是去别的地方比较好哦?在阅读区请保持安静,再说,别的同学也或许会需要在这里找书。”

男生们有些沮丧地向管理员小姐道过歉便离开了,黎恩终于如愿地拿到了自己需要的那本《帝国社会史》,回到了书桌旁。

“抱歉让你等了,我去的时间好像有点久。”

“是‘听’的时间有点久吧。”他的同伴抱起了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黎恩一愣,有点尴尬地眨了眨眼:“原来你也听见了。”

“讨论得那么大声,听不见才奇怪。”对方先是摆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而后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露出了有些促狭的笑容,“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你也对这种话题感兴趣啊,在那边动也不动,是听得入迷了吗,还是在对那个问题做自己的判断呢。”

“拜托不要取笑我了……”黎恩满脸黑线地叹了口气,“而且真要说的话,我觉得学园里最好看的人怎么都应该是尤西斯吧。”

“你说什么?!”他的同伴惊愕地瞪大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嗯……怎么说呢。”黎恩用手支着下巴,很认真地思考了起来,“第一次见到尤西斯的时候,是入学的那一天在校门口吧,那时尤西斯就站在春天盛放的莱诺花树下,一下子就觉得这副景象好像世界名画一样啊,那种美好的感觉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

“……你是笨蛋啊。”坐在对面的尤西斯一脸痛苦地扶住了额头,“这种话是跟男生说的吗?!”

“啊哈哈,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把我的感受照实说出来而已嘛。”黎恩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够了……”尤西斯头顶冒出一团乱麻,他伸出手,拉过了离他最近的一本书,“算我的错,不该跟你提起这个话题。拜托你快点开始自习吧。”

“唔,说的也是。”黎恩也翻开了手里的书,“不好意思,还让你给我推荐参考书,帮我复习……”

“那没什么。”谈话一回到常轨,尤西斯就立刻恢复了平日那种冷淡的表情。黎恩就是在此时注意到,不远处坐在柜台后的图书管理员向他们这边投来了关注的视线和一个亲切的微笑。

难道……

一个念头闪现过黎恩的脑海,他也没做太多的思考,张口就问道:“尤西斯,刚才难道是你拜托管理员小姐去提醒那几个男生的吗?”

“哼,谁让他们太不注意了,在图书馆里这样肆无忌惮地聊天,让周围的人很困扰。”尤西斯理直气壮地说道。

“哈哈……”莫非是因为注意到我在那里进退两难,才这么做的吗……这个疑问黎恩并没有说出口,只是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谢谢。”

“你不用道谢。”尤西斯皱起了眉,“他们声音太大了,我在这里读书也觉得很烦人……再说,你一直不回来,复习都没办法继续了,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果然是为了帮自己啊……这么看来,尤西斯说不定意外地会关心人呢。黎恩再次肯定了自己先前的推断。

期中考成绩在前一天发布,黎恩的排名是六十四。本来算是个平常的中游成绩,但夹在几乎人人都排进年级前二十的VII班里,就变得格外显眼。而且跟班里前一名相差好多……

因为这个缘故,放榜的这一天,下课之后黎恩就被他们的副班长找上了。

“我说啊,黎恩……”马奇亚斯清了清嗓子,“这话由我来说可能有点多管闲事,不过你的成绩实在太让我吃惊了。菲每天都在睡觉,考成那样也就罢了,根本不是什么稀罕事……你是怎么搞的?!以我看来,你的实力应该远远不止于此才是啊?”

“我想……大概是我复习得不够充分吧。”

面对气势汹汹的马奇亚斯,“先前是你看错了,我的实力的确就只有这样啊”之类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最后黎恩也只能有些苦恼地挠着头,给出了这么一个中规中矩的答复。

马奇亚斯却很满意地推了推眼镜。

“没错,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黎恩你明明就很聪明,如果多花些时间在读书上,一定能成为优等生,为什么就是不肯用功一点呢?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我们是学生,读书才是我们的本分啊,别的事情再重要,优先级也该排在后面才对吧。”

“你说的很对……”到这个地步,黎恩也惟有低下头静心聆听对方的教诲。

“你能意识到这一点就好。没关系的,还有机会,不要灰心丧气。下次考试,就让我们一起努力,更加彻底地把那群贵族学生打得落花流水吧!”

“那个,马奇亚斯,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姑且也算是个贵族学生啊……”

然而斗志正在熊熊燃烧中的马奇亚斯已经听不见黎恩的吐槽,在热情地使劲摇晃过黎恩的手之后,他就眼中闪烁着坚定的火焰,豪情万丈地离开了。

既然都这么说了,还是在念书上多花点时间比较好。怀着这样的想法,黎恩前往图书馆开始自习。

就是在这时遇上了尤西斯。

“我不知道你是那种会在期中考刚结束之后还泡在图书馆学习的人。”尤西斯望着把自己埋在一堆教科书里的黎恩,挑着眉说道。

“啊哈哈,我的确不是……不过被人说过之后,也觉得我是该用功一些。”

黎恩将先前与马奇亚斯的对话内容转述给尤西斯听,果不其然,尤西斯嗤之以鼻地皱起了眉。

“那家伙就是爱管闲事,你不用理会。”

“但是他说的确实有道理啦。学生的本职工作是学习没有错,一直以来我有些忽视这一点了,的确也是该有个人来提醒我……”

“你还真是个老好人。”尤西斯撇了撇嘴,目光落在黎恩面前的那叠书上。

黎恩也发现了他的视线所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次考得最差的就是帝国史了,真是惭愧……尤西斯对历史很擅长吧?读的书也很多的样子,要是能推荐我几本参考书就好了……”

“……真是让人不爽。”

“哈?”黎恩摸不着头脑,怎么都想不出自己究竟说出了什么得罪到对方的话。

“你那种表述方式,听起来就像是在说是因为我没有提供足够的帮助才导致了你的成绩不理想一样。”

“咦?!不不不,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黎恩吓了一跳,拼命地摆着手,但这时已然迟了……尤西斯拽过一张纸,刷刷刷地奋笔疾书片刻之后,他将那张纸推给了黎恩。

“这是……”黎恩低头一看,挺拔的字迹在纸上从头至尾,写下了长长一列书单。

“参考书。”尤西斯敲了敲桌面,“现在就去把这些都找来,然后我会一本一本地指导你阅读——下次考试,绝对不会再让你用这个当成绩不佳的借口。”

于是,就变成了现今的局面。

虽然开端是有点莫名,不过能得到尤西斯的辅导,怎么看受益者都是自己,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吧。黎恩规规矩矩地坐在书桌边翻开这本费了一番功夫才拿到的书,心情还算挺愉快。这时的他,并没有预料到这件小事会给自己的生活和情感带来怎样的影响。


黎恩的灾难是从这一回的特别行动日里,走进文学社的活动课室时开始的。

“哎,就班长一个人吗?莫非假期里还在这里念书?”

“不是的……”艾玛放下手里的书,摇了摇头,不知为何脸还有点红,“因为参加的是文学社,所以为了熟悉社里的创作风格,正在帮忙校对前辈们创作的小说……”

“校对小说啊……”黎恩打量了一下她面前的桌上那两沓厚厚的书籍,露出了同情的神色,“看上去工作量很大的样子呢,我来帮忙可以吗?刚好我正闲着。”

“咦?!黎恩同学要帮我校对这个……”艾玛的脸一瞬间变得更红了,不过她很快就镇静了下来,“那,如果不麻烦的话,就拜托黎恩同学了……”

当黎恩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下的时候,她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急忙追加了一句嘱托。

“对了,黎恩同学请校对右手边的那些就好,左手边的请千万不要看!”

“诶?……好的,我知道了。”虽然有些好奇,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说了,当然还是不看为妙。老实的黎恩一口答应下来,从右边的书堆里抽出一本,翻开了封面——

灿烂的金发上跃动着斜阳的光辉,蓝曜石般清澈透明的眼眸也在夕照的映射下,变幻出格外美丽的色彩。夕阳西下,身姿英挺的少年驾着飞驰过后的骏马,悠闲地踱步,一人一马都俊美无比,当真是宛如世界名画一般优雅的场景。

而比那更加美妙的,是那个人微微流着汗,从马背上俯下身来和自己说话的时刻。

“黎恩,找我有事?”

被叫到名字的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凝视着对方的脸,同时,也在心底默默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尤西斯·艾尔巴雷亚。

没有错……从见到这个人的第一天起,黎恩就被这副端丽的美貌所吸引,深深地为他着迷,直至如今。

不出意外的话,这份心情,在未来也将会继续下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黎恩就像是被烫到了屁股一样,惨叫着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怎么了?黎恩同学,你……”正在埋首校对的艾玛疑惑地抬起头来,当看清黎恩手里那本书的封面之后,她顿时面色大变,“为什么你会拿着这本书呢!不是说好了请你校对右手边的那些吗?!”

“我是从右手边拿的没错啊!你的右手边……啊。”

话说到这里,黎恩猛然顿住,和艾玛同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因为两人是面对面坐着的,所以艾玛在嘱咐黎恩时,已经体贴地将左右调转成了黎恩的方向,然而糟糕的是黎恩也有着不输给她的体贴,在听取指示时,他依据艾玛的方位,将左右的方向又掉了回去……

所以说,两个老好人一起共事也是会产生巨大问题的啊,绝对。


“也就是说,文学社的活动,是以男性之间的暧昧和恋爱为主题的小说创作吗……”惊魂未定的黎恩心有余悸地呷了一口艾玛为了道歉烹制的红茶,“那个,怎么说呢,虽然以前也偶尔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不过实在是没想到会把真人当作创作题材……”

“真的很抱歉!”艾玛鞠了一躬,哭丧着脸说,“我最开始也曾经质疑过,但学姐说这只是个人兴趣而已,需要用写作发泄出来,只会在社员之间分享。我想那应该也没大碍吧,没想到……实在是对不起!”

“班长你不必这样道歉啦!”黎恩急忙摆起了手,“那个,我觉得学姐说的没错,不流传出去的话的确是没什么问题,要说起来其实也是因为我自己不注意……唉,总之,我也没有责怪文学社的意思,只是在这种场合看到自己的名字,而且用语还莫名地熟悉,吓了一跳……”

“咦?所谓的用语熟悉是指……”

“啊,没什么啦,就是当中有个形容我自己前两天才刚刚用过,当时还被尤西斯吐槽了来着,所以印象格外深刻。不过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词语,肯定只是巧合吧,不用在意。”

艾玛听了,却完全没能流露出“不在意”的眼神。

“唔,以防万一,请容我问一句……”艾玛做了口深呼吸,“黎恩同学说的词语……该不会是这个‘世界名画’?”

“是这样没错……咦咦咦?班长你怎么知道?!”

“那个……”艾玛苦笑了一下,“其实,创作这篇小说的前辈曾说过,她是因为听到了当事人在图书馆的对话,才从中得到了灵感来源。说实话,当时我和桃乐丝学姐听完她的转述,都觉得那实在有点太夸张了,也许她是因为情绪激动而夸大了事实也说不定,可是没想到,那竟然是真的……”说罢,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极为复杂的神色。

“……等!等一下!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

“啊……没想到只是稍微去外面转转,回来的时候竟听到这样的爆料,呜呜,这种幸福的感觉……就是所谓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吧!”

“……桃乐丝学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啦!还有鼻血流出来了喔?!比起艺术之类的优先关心一下自己的健康啊?!”

但是,等一等,就算是这样,也依旧是有问题。虽说地点和内容都正确无误,照这样看来,自己在那一天和尤西斯的对话肯定是被听了墙角没有错,可是……那时的图书馆里,并没有别人啊?因为期中考刚结束,阅览室里空空荡荡的,除了自己和尤西斯以外一个别的学生都没有,就算有人站在书架后面,在那样寂静的空间里,自己也没道理察觉不到。

明明是在理应空无一人的房间里,谈话却被他人听了去,这诡异的情形到底……嗯?

黎恩猛然间意识到了一个盲点。

“莫非……图书管理员小姐……也是文学社的成员?”

凝望着缓慢点起头来的桃乐丝和艾玛,黎恩感到一阵晕眩。

学生也就算了,居然连管理人员都……这个学校里,到底还有什么人能够信任啊?在她的面前可以安全地展示出男生之间的友情,而不必担心会“淑女的兴趣”发挥成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这样普通的女性,在当今的世界里难道已经不存在了吗?!


最终,黎恩就带着这样无力的心情离开了学生会馆。唯一欣慰的是,作品给当事人造成了这样的冲击,即便是桃乐丝也很有些不好意思,最终她当着艾玛和黎恩的面将这本小说封存了起来,并保证决不会再让它出现在任何一位非文学社成员的视线之内。

这样的话,至少能保证尤西斯肯定不会知道这个……想到这里,黎恩多少松了口气。自己都已经这么崩溃,完全无法想象要是换成尤西斯的话会有什么反应,单是转过这样的念头,就足够让人不寒而栗了。

不过话说回来,不光是尤西斯吐槽,管理员小姐和桃乐丝学姐她们听了之后也反应这么大……自己那句话真的有这么夸张吗?这样的话,以后是不是应该多少注意一下,否则要是再造成什么困扰就麻烦了……

在为这样的事情烦恼着的黎恩,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操场上。

已经黄昏了啊,在文学社真是耽搁了好久的时间……这个钟点,操场上还在活动的似乎也就只有骑术社了,要去和尤西斯共度一段时光吗?

一面想着,操场一角的马厩已然近在眼前。而在那门前的,正是骑在一匹白马上的尤西斯。夕阳映射下,依稀可见他额角和两鬓附近晶莹的汗迹,看来是刚从附近的街道上跑马回来。

“尤西斯。”黎恩自然地招呼道。

“嗯?”听到他的声音,尤西斯转过头来,从马背上微微俯下了身,“找我有事?”

——不对,这样的场景,总觉得很熟悉……

刹那间,不久之前看过的文字不受控制地跃入了黎恩的脑海——

而比那更加美妙的,是那个人微微流着汗,从马背上俯下身来和自己说话的时刻。

尤西斯·艾尔巴雷亚。

没有错……从见到这个人的第一天起,黎恩就被这副端丽的美貌所吸引,深深地为他着迷,直至如今。

不出意外的话,这份心情,在未来也……

“哇啊啊啊啊啊啊!!!”黎恩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竭力控制着自己没有当场扭曲着面孔大喊出声,而只是在心底发出了无声的惨叫,“没,没什么事!对了,刚刚看到你骑马回来,想说这匹马真不错啊,尤西斯在骑术社好像很投入很开心嘛,这才叫住你的。那就这样,以后的社团活动也要加油哦!我先走了!”

客观说来,这段话的内容着实无懈可击。要不是黎恩的表情太过仓惶,活像一个匆忙背出台词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溜下台的蹩脚演员的话,一定天衣无缝。

“什么啊……”尤西斯望着黎恩匆匆远去的背影,总觉得那个仪态完全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

“……那家伙,真是莫名其妙。”

当然,这点小事算不上什么,只是一段无伤大雅的小插曲而已。

只不过,再怎么小的插曲,在重复过无数遍之后,存在感都会直线上升的。

“尤西斯,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被唤回神后,尤西斯眉头微皱,望向对面的友人:“为什么这样说?”

“刚才你在找书的时候,眉毛一直拧着,可能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吧。”盖乌斯真挚地说,“不过作为旁观者,看了就觉得你像是在烦恼什么的样子,所以才问你。”

“这样啊……”尤西斯不禁微微沉思起来。要说是烦心事倒也不至于,可他不否认,最近的确有一件不大对劲的事情,让他每次想到的时候都觉得有些别扭,甚至于心中很疑惑……

“咦,是黎恩啊。”盖乌斯忽然朝着阅览室的门口挥了挥手。

……比如现在。

“啊,盖乌斯!……还有尤西斯也在。”黎恩胳膊底下夹着两本书,快步向这里走来。

“真巧啊,在这里遇见你。”盖乌斯说。

“是呀,真巧。”黎恩笑了笑,“你们……在这里自习吗?”

“嗯,趁着期中考才过去不久,对知识的记忆还比较牢固的时候,想趁热打铁多学习一些帝国历史,就请尤西斯来帮忙了。”盖乌斯答道。

“你也在恶补帝国史吧?”尤西斯突然问道,“自从上次在图书馆见到之后还没有交流过,进展怎么样了?”

“哎?啊……那个。”黎恩挠了挠头,“还不错啦!多亏了尤西斯推荐的书,那些内容不管是用来应付考试还是扩展知识面都十分的实用,同时又很浅显易懂,又有趣……真的很有帮助!”

“我也有同感。”盖乌斯抱着双臂点了点头,“黎恩,难得在这里遇到,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自习?反正都是要学帝国史吧?”

“唔……我就不用了,因为是打算在宿舍自习的,都已经在厨房里煮好茶了。”黎恩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到图书馆只是想借本书来的……啊,就在这里。”

黎恩一面说着,一面从架上抽出了一本书:“那么,我先走咯,虽然很遗憾……下次再一块儿看书吧。”

“嗯,回头见。”

盖乌斯目送着黎恩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这才转过身来,随即就被同伴双眉紧锁的表情吓了一跳:“尤西斯?你怎么了?”

“……你不觉得,他的举动很奇怪?”

“有吗?”盖乌斯凝神回想了一会儿,“我没觉得啊。虽然说一边喝茶一边自习这种事好像显得有些太悠闲了……不过谁都会有心血来潮的时候吧。”

“……不是那个!”尤西斯气鼓鼓地说,“我是指他告诉我们自己打算回宿舍自习这件事。”

“这个……怎么了吗?”

“很简单啊!”尤西斯用指关节气势汹汹地叩叩敲着桌子,“他遇到我们的时候,身上是带了书的,而且书上还贴着图书馆的标签。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是在宿舍预备好了要自习,来这里只是为了借书的话,为什么还要特意把图书馆的书带过来呢?既然带着书,就明显是准备在这里自习的,却对我们说了谎,这还不够奇怪吗?”

“这……很有道理。”盖乌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尤西斯,你观察得好细致啊。”

“……一眼就能看到的事情而已,不足为奇。”

话虽这么说,在听到盖乌斯这句不经意的评论时,尤西斯的心脏还是猛然“咯噔”了一下。真的吗?他情不自禁地在暗地里问着自己,虽然是毫不费力就能看到的东西,可是如果放在别人身上,自己能够注意到吗?随便什么人夹在腋下的书本,自己真的会去留意么?从两本书推理出这些,到底是出于敏锐的观察力,还是因为……

不过,想这些也没有用。尤西斯摇了摇头,将这样的思绪赶出脑海。与此同时,他听到盖乌斯若有所思地问道:“不过,黎恩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为什么……尤西斯叹了口气。如果说此前的种种小事还只是让人心生怀疑的话,今天这一桩,无疑是令人再也没有否认的余地了。

那不管怎么看……都是在躲着自己吧。

大概是从一星期前的自由行动日开始的,那一天,黎恩先是一如往常地叫住了自己,随后却又用莫名其妙的借口匆忙逃离。

之后也有好几次都是这样。有时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然而转过头去对上黎恩的视线时,黎恩却会立即低下头,而后简单地寒暄两句就离开了。

明明要是放在往常的话,在这种场合里那家伙绝对会说上一大堆多余的话……真是一点也不像他。

而且,每当两人目光相触时,黎恩那种慌张的反应……简直就好像一条发现自己嘴里叼着的排骨忽然间变成了爆竹的小狗。

——似乎是有点奇怪的比喻,先前的每一次也都能勉强用“大概是自己想多了”来解释,所以尤西斯一直忍耐了下来。

可是,人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


“为什么要躲着我?”

这一晚,第三学生宿舍201室的房门骤然被敲响了。正在自习的黎恩连忙跑去开门,随即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门一开就劈头问出上述话语的尤西斯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黎恩,大概是为了防止对方逃走,也或许是担心在走廊里吵闹起来让别人听了笑话,趁着黎恩在愣神的功夫,他立刻往前跨了一步进入房间,然后砰的一声在身后关上了房门。

“那个,尤西斯……”从没面对过这样气势汹汹的尤西斯,黎恩被对方的威压所迫,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了一步,“你……你在说什么啊。”

“我问,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尤西斯将问题重复过一遍之后,冷笑了一声,“别想糊弄人。你该不会非要我把证据一一列出来才罢休吧?还是说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否认这件事呢?”

“……败给你了。”黎恩垂下了脑袋,“我还以为我掩饰得还算不错呢……”

“这就是所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吧。”尤西斯将手臂交叉在胸前,皱起了眉,“总之,现在你可以说明原因了吗?事先声明,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大可直说,要是讲得有道理,我自然会改的。”

“诶……不是因为这种事啦!”黎恩终于急急忙忙地抬起了头,“不是尤西斯的问题哦,绝对不是……唉,原因说起来挺可笑的就是了……”

而且怪羞耻的……不过,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总不能再瞒着对方。最终,黎恩忍着巨大的羞耻心,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向尤西斯交代了一遍。

“所以你是说,有人写了一本小说,在其中把我们两个描绘成了相互之间存在恋爱感情的关系,因此你在看过那本小说之后,每次见到我都觉得很奇怪?”

“是这样没错……可以的话拜托你不要再总结一遍了。”黎恩的脑后坠下了一颗巨大的汗珠。

尤西斯叹出一口气,摇了摇头。

“不行,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在意。”

“……咦?”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个。”尤西斯蹙着眉头,盯住了黎恩,“明知那只是虚拟的故事,又有什么好在意的?为什么会让它影响到真实的生活呢?难不成你是那种要靠小说来决定自己交友关系的类型?”

“唉……怎么办呢。被你这么一说,感觉自己目前为止的行为一点立足之地也没有了。”黎恩苦恼地抓了抓头发,“不过,你说得对,会被这种事扰乱心神的我,的确是太不成熟了……抱歉。”

“那就是说……”尤西斯的眼中闪过一丝光彩。

“嗯,我保证今后不再那样躲着你了。所以拜托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跟我做朋友,可以吗?”

“哼,那种事用不着你说。”

虽然嘴里是这么说着,尤西斯的脸上却露出明显像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唇边绽放开了十分明亮的笑容。

被尤西斯这样说过之后,黎恩自己其实一时也回想不出究竟为什么会由于一篇小说的缘故要躲着尤西斯了。或许是因为小说里的描写存在感太强的关系吧——因为印象实在太过深刻,拜那所赐,每次见到尤西斯的时候那些文句都会闪现在脑内,提醒着自己以前并未多花心思注意过的,尤西斯漂亮的容貌。尤其是在现实中的场景和小说里有所重合的时候,比如,像是夕阳下在操场上遇见尤西斯的那一天……

每当这样的时候,心里就会不受控制地产生一种可怕的错觉,好像自己真的如同那篇小说里所写,对尤西斯恋慕了这么久一样……

哇啊啊啊!这样不行!!!黎恩奋力地甩了甩脑袋。说好了以后要恢复常态的,都是因为自己意志力太薄弱的关系,才会被一篇小说影响到这个地步,以后决不可以再这样了!

不过……

黎恩偷眼看了看尤西斯。说实话,以尤西斯的性格,本以为他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反应会比自己还要剧烈的,没想到却冷静成这样,丝毫没把它当回事……

结果从头到尾,只有自己一个人像个笨蛋一样啊。黎恩叹了口气。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莫名地沮丧。

他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尤西斯也正在内心深处做着一模一样的反省——

其实现在想来,黎恩的掩饰确实就像他本人所说的一样,几乎无懈可击,像是今天在图书馆,盖乌斯就丝毫没注意到什么……说到底,自己之所以能察觉到,凭借的也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

究竟是为什么,会仅仅因为黎恩打了个招呼之后没有像平常那样凑上来说话就开始在意呢……最终还焦躁到直接跑上门来兴师问罪的地步,就差没拽着他的领子怒吼着发问了,一点也不优雅。尤西斯不知不觉间咬住了嘴唇,这样的步调,着实是被打乱得一点也不像自己了。

不过……

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了眼,注视着对方。

这点小小的烦恼,在与朋友和好的快乐面前,实在是不足为道。目前为止,在对方的笑容之前,这些浅淡的阴影,都会立马烟消云散的吧。

嗯,目前。


(END)


其实我和软鸡大大写的黎尤都是一个世界线里哒!能合在一起看,哇哈哈。


以后的黎尤文如果没有特别注明的话也都会是这样!


那么下次再见啦!> <


评论(13)
热度(44)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