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黎恩X尤西斯】亲子游戏(上)

原本是打算把这篇作为CP15的贺文放出的,但写得实在太慢又爆了字数【。还是先把上半截发出来吧!

感谢领取了黎尤无料《Crystal Garden》的大家!说实在的,一开始我们真的是悲观地觉得20本都发不完,没想到信息发布之后光是场取和邮寄的预定就有20本了……完全被吓了一跳!虽然是很冷的CP,不过大家都很热情呢,好温暖TWT

这一周来也收到了数量完全超出预计的repo,感动到爆……再次谢谢大家!也继续求个repo >////<

闲话完毕,开始PO文!


※自从看到闪1里最后一次特别实习之前米莉亚姆笑嘻嘻地对尤西斯说“不要怕,我和小银会保护你哒!”之后就固执地觉得米莉亚姆是两人的女儿……

※尤西斯平时高傲又成熟的样子,但事实上好胜心超级强,一旦被激将——尤其是被在意的人激将的话——就会进入小孩子脾气的模式,真是超级可爱。


(上)

“啊,糟糕,都这么晚了!”

“完、完蛋了,爸爸妈妈一定又要生气了……”

“现在跑着回去应该还来得及!快走吧!”

“诶诶,这就要走了吗?!”

“没办法啊,妈妈要我们天黑前必须回家……唉,真的没时间说了啦,那我们先走了,改天再一起玩吧!”

“哎,等等啊……算了。”

顷刻之间,“爸爸妈妈要生气了”这句话就像是神奇的魔咒一般,将方才还在无边嬉闹的孩子们驱散得一干二净,暮色中的雪地上只留下了娇小的蓝发少女似乎有些苦恼地在挠着自己的头。

见了这幅光景,从旁目睹了这一切的老好人黎恩·舒华泽先生感到很难不去在意。

“怎么了吗,米莉亚姆?是不是还没玩够?”

“啊,是黎恩呀。”米莉亚姆转过身,将手臂枕在脑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也没有啦,主要是看到他们那么慌慌张张要跑回家,我觉得挺奇怪的。”

“奇怪?”

“对啊,因为我不管在外面玩到多晚,都不会有人管我嘛。以前为了出任务,还经常有彻夜都在外面混的时候呢?”

“小孩子不要用那种词……”黎恩的额角流下一滴汗。不过,听着对方天真烂漫的言语,心里除了吐槽欲,更多的是涌出了一种近似疼爱和怜惜的感情。

“米莉亚姆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能不理解吧……不过普通的小孩子都会被爸爸妈妈约束的哦,因为天黑了之后,小孩子没有防身的能力,呆在外面很危险。亚尔夫和琪琪都是听话的孩子,所以才会在这时候急忙跑回家呀。”

“这样啊……”米莉亚姆歪着脑袋,若有所思起来,“唔……被爸爸妈妈管着好像挺麻烦的,不过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感觉呢?哎呀,忽然有点想体验一下有爸爸妈妈的生活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虽然米莉亚姆说这话时快活得很,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带着大大的笑颜,可是落在黎恩耳朵里,却令他情不自禁地有些感伤起来。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本来应该还什么都不知道,尽情享受父母的呵护才对啊,米莉亚姆却……

“唔,既然这样的话……”黎恩下定决心,提出了一个建议,“米莉亚姆要不要来玩过家家啊?”

“过家家?”

一听到“玩”的字眼,米莉亚姆的眼睛立刻闪亮了,黎恩一面在心中微笑着感叹她果然还是个小孩子,一面回答道:“没错,米莉亚姆可以在悠米尔找两个叔叔阿姨当爸爸妈妈,然后我会跟那两个人说,请他们把米莉亚姆当女儿看待,让你过一天有爸爸妈妈的生活,这样可以吗?”

“好耶!我喜欢!”米莉亚姆高兴地在原地蹦跳了起来。

嗯,悠米尔的人都很热情,米莉亚姆也是个挺可爱的小孩,再加上有自己的请求,不管是哪一户人家,都会很乐意接收这个女儿一天的吧……好,接下来的问题就只剩下米莉亚姆自己的选择……

“那我要黎恩和尤西斯当我的爸爸妈妈!”

“……哈?!”

“呐,行不行啊~?”米莉亚姆兴高采烈地扯了扯黎恩的袖子。

黎恩艰难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呃,米莉亚姆,我们还是学生啊,你应该找年纪更大的人才对……不不不,以最基本的要求来说,爸爸妈妈首先应该是一男一女……”

“诶诶,为什么?”米莉亚姆眨着眼睛,“就不能依我喜欢的设定嘛?”

“……当然不行吧!!!”

“可是,我就只有这么一天能有爸爸妈妈,不能让我最喜欢的人来当我的爸爸妈妈么……”米莉亚姆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头。

“这……”


“所以为什么我非要陪你们玩这种游戏不可,还是这么荒唐的设定呢?”尤西斯抱起双臂,带着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嫌弃地问道。

“唔,再怎么样,米莉亚姆也只是个小孩子啊,似乎也很想体验普通孩子生活的样子……”黎恩劝道,“虽然有点麻烦,不过我们就让她开心一下吧。”

“我说你啊……”尤西斯的额头上冒出一个十字路口,“现在可是在内战当中,你们也未免有点太缺乏紧张感了吧。”

“尤西斯才是太严肃了啦!这样一天到晚眉头绷得紧紧的教训人,小心老太快,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得跟爸爸一样喔!”

“你说什么?!”尤西斯气得竖起了眉毛,“你说变得跟谁一样啊!跟谁?!”

他一边怒吼,一边伸出了手,气冲冲地要去揪米莉亚姆的领子,蓝发的少女咯咯笑着,正准备避开,就在这时,黎恩挡在了两人中间。

“哎呀……算了算了,别跟小孩子生气嘛。米莉亚姆也有不对哦,怎么可以这样说尤西斯,快道歉。”

“就是啊,尤西斯,别生气啦。”米莉亚姆从黎恩背后探出头来吐着舌头,“作为赔礼,我来陪你一起玩嘛。”

“……那到底哪里算是赔礼了,根本是灾难吧……算了。”尤西斯无力地扶住了额,自言自语般地嘟囔道,“不能跟小孩子计较……”

“啊哈哈……”黎恩无奈地笑了笑,忽然灵机一动,提议道,“既然这样,就把这考虑成一件‘委托’如何?”

“‘委托’?”被关键的字眼吸引,尤西斯转过脸来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对啊,皇子殿下发送到卡雷贾斯的委托也已经完成到告一段落了,就把这当成是一件追加的委托怎么样?委托人就是我。”说到这里,黎恩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毕竟也没有人规定我们就不能当委托人嘛。所以,我想正式提出委托,拜托尤西斯跟我一起,努力让米莉亚姆享受一天普通的家庭生活,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接受这个委托呢?”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有什么办法。”尤西斯叹了口气,“虽然感觉会是有史以来最麻烦的委托就是了……”

“哈哈哈,别这么悲观嘛……”

“嗯嗯,也就是说黎恩和尤西斯从现在起就是我的爸爸妈妈了对吧!太好了!”米莉亚姆兴奋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像颗子弹一样扑进了尤西斯的怀里,“嘿嘿嘿,这样一来不管是买吃的还是一起玩,尤西斯都没有理由拒绝我了吧!嗯~我想想,是先吃点心呢,还是先玩捉迷藏呢?哎呀,去温泉里玩猫捉老鼠好像也不错哦!”

“小鬼……”尤西斯的怒气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线上升中,最后朝黎恩投去了凶狠的目光。

“为、为什么要瞪我?!”黎恩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半步。

“啊,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个问题。”米莉亚姆在尤西斯怀里抬起了头,用天真无邪的眼神交替看着黎恩和尤西斯的脸,“到底我该管谁叫爸爸,管谁叫妈妈呀?”

“……我拜托你别再提起这种羞耻的称呼了。”尤西斯无力地扶住了额。


“所以米莉亚姆想玩什么呢?”

“唔~我看看……既然是在悠米尔,果然还是应该去滑雪吧!我也好想像黎恩那样‘咻’的一下帅气地从好高的山上一口气滑下来哦!”

“哈哈,你对滑雪板这么感兴趣啊……当然没问题了,我来教你!对了,尤西斯滑过雪吗?”

“没有。”

“原来尤西斯也有不会的事,真没想到。”黎恩似乎心情格外的好,“对了,我记得杂货店里最近有卖一本《滑雪入门指南》的,要不要我现在就去买来给你看看?”

“……少取笑我了,那种事情看书无论如何也学不会吧。”

就这样,黎恩老师的滑雪板入门特别授业正式开始了。

“像这样,膝盖再弯一点,身子要挺直,重心放在前脚上……对了。”黎恩轻轻掰了一下尤西斯略显僵硬的肩膀,满意地点了点头,“尤西斯现在的姿势很不错哦,非常标准。可以试试用左脚蹬一下地,慢慢往前滑啦……啊,记得一定要抬头看前面,不要看脚下!”

“这样吗?”尤西斯绷着脸,目不斜视地眺望着前方,左脚在地上一蹬,向前滑出了三亚矩左右。

“哈哈……大体上就是这样没错。”黎恩拼命忍住笑意,“不过不用这么僵啦,稍微放松一点,往旁边看看也没关系。想成是在雪地里骑马怎么样?把握那种像呼吸一样自然的感觉就好。”

“这样啊。”听到“骑马”两个字,尤西斯的表情缓和了不少,再次蹬地时,动作果然流畅了许多,以初步入门的课程级别而言,已经可以出师了。

不愧是骑术社的,以马做比喻的话,立刻就能领悟了呢。这样看来,以后的教学中也应该做出相应的调整比较好。尽责的黎恩老师认真地在脑中备起了课来。不过,尤西斯对滑雪板还真是意外地不怎么擅长啊,明明平时运动神经相当不错的……难道是因为成长在温暖的巴利亚哈特,一年四季都不曾见过雪的关系?

不知不觉间思绪就漫游了起来的黎恩,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

“我说,那个小鬼呢?”尤西斯忽然蹙着眉问道,“自己嚷嚷着要滑雪,把我们两个拖过来的,人又到哪里去了?”

“你这么一说……”黎恩这才猛然意识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听到米莉亚姆喧闹的嗓音了,而这正是被自己忽略了的事,“米莉亚姆?唉,跑哪里去了,该不会……”

“嗯嗯,尤西斯的学习进展得很顺利嘛,不愧是优等生!”

蓦然间,明亮的音色从半空中传来。抬眼一望,果不其然地看见了银色的机器和在那上面晃动着双腿的蓝发少女。

“这样一来,也差不多可以开始比赛了吧?”坐在银臂上的米莉亚姆笑嘻嘻地说道。

“……那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在那之前,你先给我从那上面下来。”尤西斯一脸不快地说道。

“就是啊,米莉亚姆,是你自己提议要滑雪的,半途而废可不好喔。”黎恩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

“咦,为什么?”米莉亚姆用天真无邪的神色歪过了头,“所谓的滑雪,不就是在雪上面滑行移动嘛?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吧?当然,用小银也是没有问题的啰!”

“你是笨蛋吗?!这种强词夺理我不接受,快点给我下来!”

“哼哼,说了半天,不就是怕输嘛!”米莉亚姆露出了坏笑的表情,“哎呀,毕竟尤西斯是初学者嘛,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是没有办法的呢~”

“你说什么?!”尤西斯的额角顿时蹭地冒出了十字路口。

“等、等一等啊尤西斯!落入激将法的陷阱是兵法的大忌!而且前面是……呃!”

说什么都太迟了,为了追赶顽皮的米莉亚姆,火冒三丈的尤西斯已经在雪地上蹬下了决定性的一脚,尽管那是准确而优美得连黎恩这个老师都挑不出什么瑕疵的姿势,可是只有黎恩明白,悠米尔的雪道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整齐,尽管面前的景象似乎是一望无垠的平滑雪原,然而实际上,再滑出去七亚矩就是……

“悬崖啊啊啊啊啊啊!!!”

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好友摔伤,黎恩身体上的反应要远远快过意识,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他就已经驾着滑雪板腾空而起,追随着好友的脚步从悬崖边飞落而下。

尤西斯显然没有预料到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居然是这样高难度的道路,措手不及之时,身体在半空中失去平衡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黎恩甚至能看清那双蓝色眼睛里闪过的一丝诧异……以及恐惧。

能赶上!

在心里这么默念着,黎恩一面深呼吸,一面运起明镜止水的心法口诀,奋力在空中调整着自己的态势,最终,总算是成功地在落地之前堪堪拉住了尤西斯。当然,作为代价,维持漂亮的姿势是绝对不可能的了,能够缓冲的距离太短,就连安稳着陆都办不到,两人抱在一块儿,在雪地上稀里哗啦地翻滚了好几圈才罢休,滑雪板都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被这么一通天旋地转的折腾过后,两个人的脑子都有些发懵,尤西斯更是因为呛到了雪而大声咳嗽起来。黎恩虽然没有这么狼狈,可是撑起身后看着眼前骤然放大了的尤西斯的面容,亦是许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米莉亚姆欢快的声音从空中响起,黎恩才猛然意识到,方才那一瞬间,嘴唇上传来的那柔软的触感究竟意味着什么——

“啊哈哈,黎恩和尤西斯在做羞羞的事!”

“什什什……你在说什么啊米莉亚姆!!!”黎恩像颗子弹一样从地上跳了起来,“这不是小孩子该说的台词吧!”

“但是,别的小孩子都是这么说的呀?”米莉亚姆眨巴着眼睛,“‘我跟你们说哦,昨天晚上我看见了爸爸妈妈在做羞羞的事!’——之类的,像这样的台词,昨天一起玩的时候就有人说哦?哎呀,我一直觉得这句话挺帅气的,想自己也说着试试看,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黎恩和尤西斯果然是最棒的爸爸妈妈呢!”

因为槽点多得难以下口,黎恩一时间震惊得压根说不出话。在他身旁,终于平复过来呼吸的尤西斯同样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看来悠米尔的儿童教育真是令人堪忧。”

“我拜托你不要说出来……”黎恩头顶冒出一大团乱麻,无力地垂下了脑袋。

——不过,看尤西斯这么平静的反应,应该是根本没察觉到刚刚发生的那个……那个……吧……

光是在脑海中稍微浮现出“接吻”这一类的词语,就已经面红耳赤得无法自持。实在没有勇气把这个词哪怕是在心里说出口的黎恩偷眼望向身边的好友,对方白皙的脸庞因为方才这一番运动的关系,浮出了一层薄薄的红晕,但总的来说,表情跟平时相比,并没什么分别。

果然是没察觉到吧……

黎恩在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我说……”尤西斯站在流理台边叹着气,“我们为什么非得做这种事情不可呢?”

“嘻嘻,那当然是因为尤西斯和黎恩在滑雪比赛中都输给了我呀~”在他身后,米莉亚姆坐在长桌旁的高脚凳上快乐地晃着腿,“所以作为惩罚,要做点心给我吃!这是事先说好的喔!”

“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跟你约定过那种事。再说谁在滑雪上输给了你啊?都说过很多遍了,那种荒唐的方式根本就不是滑雪!我是绝对不会认同的。”

“唔~那倒是也无所谓啦。”米莉亚姆支着下巴思考了起来,“尤西斯心有不甘的话,可以再来跟我比试几场嘛。虽然很想吃甜点,不过玩耍也很开心!来吧来吧,这次我们玩什么呢!”

米莉亚姆一面说着,一面已经跳下了凳子,兴奋得双眼闪闪发亮。

“……算我没说,你老老实实地等着吃点心就好。”尤西斯立即转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上了先前一直被他咬牙切齿地捏在手里的围裙。

“尤西斯……”黎恩的额角流下了一滴汗。

明明那么不情愿的,听到米莉亚姆的话之后却居然被吓成这样,尤西斯也真是遇到克星了呢……哎,算了,能平安地度过这一天就比什么都要好。至少,由自己和尤西斯两人而不是米莉亚姆来负责料理的话,厨房得以保全的可能性也会大幅度上升吧。

这么想着的黎恩,一边翻看着面前的食谱,一边掀开了身前热气腾腾的煮锅,用长柄勺在搅拌着锅中软熟的红豆。

“那么,我再确认一次,将要制作的点心是「红豆馅饼」,依据的是从卡米拉阿姨那里得来的食谱,没问题吧?米莉亚姆,你吃得惯吗?”

尽管再三仔细翻阅了随身的料理手册,但遗憾的是,迄今为止手册里尚未记载哪怕是一例甜点的做法,最终,黎恩只得向杂货店的卡米拉阿姨讨要了她曾经制作过的红豆馅饼食谱,热情的阿姨一听说是小少爷要和朋友亲手下厨做点心,立刻手脚麻利地把所有的原料都替他们备全了。老实说,这对于并不擅长制作甜点的两人而言,这真是帮了大忙。幸运的是,米莉亚姆对这款点心也很是中意。

“嗯嗯,很好吃的哟,以前在杂货铺里尝过嘛!嘿嘿,真想快点吃到啊~”

咕咚一声,米莉亚姆使劲咽了一口口水。

“想吃就给我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要添乱。”尤西斯一脸不爽地揉着案板上的面团。

“哈哈……尤西斯也没问题吧?”

“虽然没做过类似的点心,不过这份食谱上的步骤写得这么详尽,只要照着做,想出大错才比较困难吧。”

尤西斯取过刀,开始将面团切成均匀的小块剂子。

“不,就算你这么说……毕竟尤西斯基本上从没接触过这种东方式的点心吧,尽管如此,却只依靠文字说明就能做出这么熟练的动作,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很厉害啊。”

“哼……你用不着这么夸我,这种只需要用刀的工作,对练惯了剑的人来说,做得趁手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尽管嘴里这么说着,尤西斯的脸上仍然浮现出了一丝浅淡而难以觉察的笑意。

“来,我这边也压好豆沙了,差不多可以开始包馅饼了吧。”

“啊,别忘了奶油喔!”米莉亚姆突然叫道。

“诶,还真的差点就忘了……”黎恩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由于米莉亚姆拼命要求着“想吃到口味和从前相比略有变化的红豆饼”,两人商量之后,一致决定在红豆馅中拌入奶油试试看,材料是现成的,做法简单,味道应该也还算安全,可说是相当稳妥的一道变动。然而真的做起来之后才发现,光是忙着实践最原始的程序都已经精疲力尽了,要不是米莉亚姆及时提醒,奶油一定会被遗忘。

好在还不晚。尤西斯将淡奶倒在一只玻璃大碗里,拿过打蛋器开始准备奶油。大概因为被这计划外的程序弄得有些焦躁的关系,奶油虽然不一会儿就打发好了,却也溅了好几滴在外面。落在案板之类的地方也就算了,只要无视就好,但倘若飞到尤西斯的脸上……

“哎,这里沾到了奶油哦。”黎恩想也没想便条件反射般地抬起手,抹掉了尤西斯嘴边上的一团奶油。

“……谢谢。”

“没关系。”黎恩看了看自己指尖上的那一小撮奶油,就这么洗掉或是擦掉的话总觉得很浪费啊,而且刚打发好的奶油又香又干净……黎恩极其自然地把指头上的奶油送进了嘴里。

“唔……这很好吃耶。话说回来……尤西斯,奶油还没清理干净哦,嘴唇上还有一小点。”

就在尤西斯皱着眉擦拭嘴唇的时候,黎恩的心跳骤然加快了,只有他自己清楚那是出于什么原因——就在刚才,面对着尤西斯嘴唇中央的那一滴奶油,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出言提醒,而是……

直接凑过去舔掉也可以吧。因为……好像很香的样子。

心里有个恶魔一般的声音这么说道。

……当然不行吧!!!黎恩在心中怒吼起来,严厉地斥责着方才那个脑筋出窍的自己。啊啊啊,真是的,就算是舔奶油舔出了惯性,也不能有这么荒唐的念头啊!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心里一片慌乱的黎恩不敢再直视尤西斯的脸,他低下头,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跳一般,拼命敲打着其实早就碎成了泥状的豆沙。


(TBC)

评论(3)
热度(32)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