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轨同人】【黎恩X尤西斯】通往胜利之日(END)

黎尤无料《Frozen Valley》在cp17上顺利发放完毕啦!通贩也已经派完,只剩下一本预定了cp场取却直到我们收摊也没现身的妹子的份额……软鸡说要自己黑掉不外发了,不过我敢肯定,如果有南极同好来求,我们还是会双手奉上的【。所以还有没有想要这本无料的妹子呢!

这次照惯例为了感谢无料领养放上答谢文!顺便说一句,之前出的两本无料里的所有文,包括我和 @书记官的小甜饼 今后写的黎尤文,都是一个世界观时间线里哒!串起来就是黎尤的恋爱史!目前在缓慢补全中!等全部写完了之后我俩还想出个总集篇……(捂脸)

总之,再次谢谢大家了!> <


通往胜利之日


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我就……

穿越在内战的硝烟战火之中,每逢夜深人静之时,躺在床上等待入睡的黎恩总是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想要坐在学院的图书馆里认认真真地复习备考一次啦,想要参观新学年的社团展览,试试看加入某个社团的感觉啦,想要和失而复得的妹妹一起好好地游览一次帝都啦……等等等等,具体的内容不一而足。

像这样的念想,对每个人来说,都应该是支撑着自己跨越这场内战的勇气吧。黎恩当然也不例外。只是,他没有想到,某一天,自己会在这个句式里填上那样的内容……


“不论这场内战的结果如何,帝国贵族的立场都会改变吧。但是,我们的‘荣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改变。”

“尤西斯……啊,没有错,即便只是证明给我们自己看,我们也要坚持下去,坚持这份属于我们彼此的‘荣耀’。”

“呵……非常好,你就好好跟上来,可别落后了!”

攻占了托尔兹军官学院之后,当晚在第三学生宿舍故地重游的一对挚友自然地聊起了关于这场内战的走向和未来的种种话题,谈到心意相通之处,两人更是情不自禁地击掌为誓,说出了这番豪情壮志的言语。

不过,激情过后伴随而来的往往是相对的冷场。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发泄完毕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凝望着对方的脸,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尤西斯不由自主地别开了视线望向窗外,随即却被那里的红色光辉所吸引,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那是……”

“诶……是火把啊。”黎恩也走了过来,和尤西斯并肩站在窗边向下眺望,“应该是在什么地方点燃了篝火吧……好厉害。”

没错,尤西斯所看见的光线,正是街道上映出的火光,从学院大门前开始,一直蔓延到广播局和第三学生宿舍,街上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擎着火炬,将整个托利斯塔都罩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彩。

“哼……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尤西斯摇了摇头,“明天就要进行最终作战了,比起花费精力进行这种无意义的活动,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怎么想都应该是储存体力,好好睡觉吧。”

“唔……虽然你说的也有道理啦。”早就习惯了好友煞风景的发言,黎恩如今已经锻炼到可以在流下一滴汗后就若无其事地微笑以对,“但是,通过这样的活动来勾起大家对学院的回忆和热爱,不也是让人打起精神的好方法嘛?”

“哎……那也没错吧。”尤西斯格外痛快地同意了。

“哈哈……怎么样,要不要下楼去加入他们呢?”

“我拒绝。”尤西斯立刻就扭过了头。

这是早就料想到的答案,本来也只是在半开玩笑的黎恩当然也没有介意,仅仅是低下了头去,安静地欣赏着街道上温暖的景色。

“身为托尔兹的学生,果然看到这火光就会想起那次的后夜祭呢。”

还有……后夜祭上和尤西斯一起度过的静谧时光。

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羞耻,所以黎恩并没有把这后半句话说出口,而是在一股不知名情绪的驱使下,偷偷地观察着尤西斯的脸色。

“是啊。”尤西斯回应道,“说来也怪,明明才过了两个月而已,却总觉得那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了……”

嗯,毕竟中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嘛。

——正想这么回答,尤西斯却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大概是因为,跟你分离的那一个多月实在太难熬了吧。”

“……诶。”这过于冲击性的发言使得黎恩陷入了愕然,一时间目瞪口呆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直到尤西斯转过头来疑惑地问“怎么了”,他才突然回过了神,使劲地摇着头。

“不不,没什么,就是没想到尤西斯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有点吓了一跳。”

“……哼,跟你平常的那些相比都不算什么吧,只是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尤西斯白皙的脸上却飞快地掠过了一丝红晕,只不过,它来去得过于迅速,即便是动态视力出类拔萃的黎恩,也不由得怀疑自己方才是不是看走了眼,抑或方才的只是地面上的火光映照在尤西斯脸上,给自己造成的错觉……

不过,现在的尤西斯表情真的好柔和啊。

即使是在不坦率地板起了脸的现在,面部的线条也显得柔软而温和,完全没有那种冰冷的感觉。

而就在上学期伊始,尤西斯还曾经在这里批评着试图借着送学生手册的机会向他搭话的自己“不要随便窥探他人的隐私”,然后冷淡地锁上了门……

如果穿越回九个月前,告诉自己说尤西斯会变成现在的这副模样,那时的自己一定不会相信吧。

在心中不知不觉慨叹起来的黎恩,并没注意到由于自己的沉默而忽然变得有些微妙的气氛,只看见好友向前踏了半步,似乎离自己更近了些。金发上跳动着从空中洒下的清凉月光,街道上的火光又将他的面容映得格外温暖,两者交织出一种奇妙的光辉。

这么看起来,尤西斯真的……好可爱啊。

突然之间,黎恩的脑海中跳出了这样的念头。两个人之间已经很近了,近到只要稍微摊开手掌就能指尖相触,如果,离得再近一点的话,又会怎么样呢……

一定会更美妙吧……

种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在黎恩心中缠作一团,心里似乎什么又没有想,又似乎满得已经无法思考任何东西,只知道不停地靠近,靠近……

突然。

“明天我们VII班是六点半在操场集合吗?”

“哇啊啊啊啊啊!!!”

就像猛地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黎恩惊慌得几乎当场跳了起来。害怕对上尤西斯疑惑不解的目光,他狼狈地游移着视线,无论如何也不肯和对方四目相对。

“是,是啊,为了让瓦利玛试刀,明天要早点集合呢……既然要起那么早,今晚还是早点休息吧!哈哈哈,我去睡了,尤西斯也早些睡哦!”

尤西斯说不定会觉得自己很奇怪吧……可是仓皇奔回自己房间的黎恩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如果再留在那里的话,气氛一定会变得比现在还要奇怪——他有这样的预感。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逃回自己房间的黎恩,并没有获得预期中的宁静。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方才内心涌动出的奇妙的冲动感丝毫没有消退,反倒越发的鲜明。

——仔细想来,那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之前在卡雷贾斯上迎接怪盗B的挑战,被迫对尤西斯进行搜身的时候,也曾经有过类似的尴尬经历……尽管那时被尤西斯安慰说,这是青春期少年和同伴亲近时难以避免的自然反应,可是在那之后,也搜过艾略特、盖乌斯和马奇亚斯他们的身,完全没有相似的感觉。上次在悠米尔做红豆馅饼的时候也是,注视着尤西斯的脸莫名地就产生了奇怪的想法,再加上这次……真的能用简单的生理反应来解释吗……

黎恩苦恼地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尤西斯。为什么只有尤西斯,这么的特别呢……

和自己一起度过后夜祭的人是尤西斯,托利斯塔防御战时登上瓦利玛向自己告别的人是尤西斯,在艾辛格特山脉上醒来时第一个想到的人还是尤西斯。

跟大家失散的期间,最为挂念的同伴也是他,毕竟尤西斯的身份和其他人都不一样,那样微妙的地位,立场说不定会很为难吧,不知道他会怎样处理……

偏偏尤西斯是最后才被找到的同伴。

而且在重逢之初,还说了一大堆什么今后要跟大家分道扬镳之类的话,害得自己心脏都快要停跳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劳拉和艾玛她们,听到尤西斯的那番表态时,虽然遗憾,却似乎都没有像自己那么激烈的反应……也对,以尤西斯的家庭出身,要选择站在贵族联盟那边,确实不能说是什么情理之外的事,劳拉和艾玛在那之前,想必也已经对这个问题有过一番讨论和思考了。

但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会那么惊讶,那么大受打击呢……

尤西斯会是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同伴,这件事仿佛早就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以至于它只要有哪怕一丝无法实现的可能,就令人如此焦躁不安。和尤西斯成为敌人,那样的事根本无法接受。

开什么玩笑,等跨越了这场战争之后,还想再和尤西斯一起骑马,一起喝茶,一起读书,还有,邀请尤西斯也体验一下钓鱼的乐趣之类的,许许多多其他有趣的事情……

想要和尤西斯一起……

这样的心情是……啊。

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黎恩木在了床上,眼前一片空白。毫无知觉地将拳头攥得死紧,汗水从他额头上涔涔而下。


“糟糕!”

在晨曦中一跃而起,黎恩感到胃里一阵抽搐。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早上睡过头,简直会成为一生的污点!

好在原本设定的起床时刻是预留出了充裕的时间,现在即使比预定的钟点晚了一会儿,也还不至于会迟到,只不过行动要紧凑些就是了。匆忙换过衣服冲出门来,在二层并没有感知到其他人的气息——也是,这么重要的日子,大家肯定都早早就出门了吧……

黎恩没再多想,匆匆下楼。

“太慢了。”

“……咦?咦咦?!”黎恩惊讶地停住了脚步。

“到底要让人等到什么时候,在清早这么拖沓可不是你的风格。”

站在宿舍大门旁,似乎颇有些不耐烦地回过身来的,不是熟悉的友人又是谁呢。

“诶,尤西斯莫非……是在等我吗?”

“……只是刚巧走到这里就听见了你的脚步声,所以停了一下而已。”

“不不不,你刚才明明说过的……呃。”

意识到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戳穿对方比较好,黎恩猛然刹住了车。金发的友人挑了挑眉毛,伸手推开了面前的大门。

“走了。”

“啊,走吧。”

追随着前方飞扬的那一缕金发,黎恩踏进了同样金色的阳光之中,心里燃起了对未来的无限希望。

尤西斯一定不会知道,自己心中对他抱持着怎样的感情……不过没关系,用不了多久,这份心情就会传达给他的。

——没错,就在已经触手可及的,那胜利之时。


……又做了这样的梦啊。

从床上坐起身,黎恩扶着缀满冷汗的额头露出苦笑。

这么说也不完全正确,确切地说,那些并不是梦,只是在梦中得以重现的,过去的一段回忆而已。不过现在的黎恩并没有心情计较这些,对他而言,那时候的事,和美妙的幻梦也没什么分别。

吐出嘴里的牙膏泡沫,黎恩瞥了一眼镜中眼圈有些青黑的自己,叹了口气。从煌魔城事件结束起直到今天,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会变成这副样貌也是当然的。虽然在白天已经努力用繁重琐碎的工作将自己压榨得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别的事,可一旦入了睡,思维挣脱了理性的控制之后,就会化作这样的梦境,再三搅扰着自己。

谁能想到,当时没有说出口的话,竟会由于这样的原因,而永远失去了被述说的机会呢。

不过,以目前的状况而言,没有说出口绝对是好事。倘若真的和尤西斯……那么现在不说别的,单是自己的身份血统,就会给他带来数不清的麻烦吧。

所以,现在这样一定是最好的。

默念了数遍这样的语句,终于平息下了心中那股躁动的黎恩,系好制服上的最后一粒纽扣,拿起了手边的太刀,然后推开房门,迎向门外的晨光。

“驻克洛斯贝尔临时武官,黎恩·舒华泽,在此报到。”


(END)

评论(5)
热度(21)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