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独闯】【风萧萧X流月】茶楼

好奇怪啊我明明记得把这篇搬来过lft,为什么翻遍了也没找到……那就再搬一遍吧【。

虽然是很久以前写的但是自己很喜欢这个片段,果然还是要在自己的地盘留个档。


===================

久而久之,风萧萧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流月上线的时候都迅速赶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高兴地喊一声“Oh Yeah!”,又一段久而久之过后,这个习惯变成了每次见到流月都要拍着他的肩膀喊上一声“Oh Yeah!”,时间一长风萧萧甚至觉得这个口号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每天不起劲地嚷上这么一声就少了些乐趣!

风萧萧对自己创造的这种报复方式很是满意并且得意。本来嘛,其实大家都是这么好的朋友,相互看着下线也没什么,风萧萧虽然不能厚着脸皮说自己很大度,但也不至于为这么点小事斤斤计较。问题是近来这个“相互”越来越名不副实,倒是风萧萧单方面的守候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以自己这么善良的心肠显然是不忍心抛下木桩一样的流月跑掉的,否则如果流月真被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了复活点自己该怎么交代啊!

反倒是现在的状况非常不错:每次看着流月因为自己简简单单一声“Oh Yeah!”而绿掉的脸,风萧萧的成就感就以比一剑冲地还要惊人的速度飚升。既顾全了大义又不至于让自己的心理过于不平衡,多么两全其美的办法!风萧萧简直要佩服自己了,事实上好几次跟熟人聊天的时候他都差点将这段事迹脱口而出,所幸最后关头他总能在幻想中看到圆月弯刀璀璨的刀光,然后心有余悸地告诫自己:冲动是魔鬼!

风萧萧就这样得意了很久,丝毫没注意到随着他的口号越喊越响亮越喊越开心,周围的人注视他的目光也越来越诡异。等他发现连逍遥和老大也用看火星人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

风萧萧本着好奇求知的精神,当即向逍遥表示自己希望深入到群众中去,了解一下大家在这段时间里是不是对自己产生了什么小小的误会!遗憾的是,逍遥的回答表明,众人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对他产生了很大的误会!

逍遥说:“我们还想问你呢!知道你和流月关系好,可是什么时候亲密到每次见面你都要深情欢呼的地步了?”

风萧萧差点没在静止站立的状态下左脚踩右脚然后绊倒,他替逍遥庆幸他们现在不是坐在茶楼里,不然自己肯定会把一壶茶喷到逍遥脸上的。

风萧萧企图以淡定的表情开口解释,但老大没等他调整完毕情绪就清了清嗓子。

“萧萧啊!”老大习惯性地语重心长,“说起来你和流月……一开始究竟是怎么好起来的也没人清楚,现在又不知不觉间发展到了这个境界,可见感情这个东西实在是很难预料的!”

逍遥在旁配音:“问世间情为何物……”

老大耐心地等逍遥配完音,继续带着慈祥的表情对风萧萧说:“不是我们不愿意相信你,只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唉,去你的茶楼听一听就知道了!唉,毕竟面对情感这么神奇的事物,即便瞒着我们,我们也不会怪你!不过遇到烦恼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找兄弟帮忙,记住,我们永远站在你这边!”

逍遥适时高歌:“人生自是有情痴!”

老大应声:“此恨不关风与月!”

逍遥吆喝:“感情深,一口闷!”

老大朗诵:“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完了两人一起用无比慈祥的表情凝视着风萧萧,风萧萧第一次发现居然有人可以慈祥得比一剑冲天还欠扁!

 

告别给自己带来巨大刺激的上铺兄弟们,风萧萧来到了自己的茶楼。

风萧萧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萧茶楼里好好呆过了,上次他在这里听书时大家八卦的还是一剑冲天的第八柄剑,这都是因为能认出他的人越来越多的关系。在第八次听人八卦第八柄剑的典故时被热情的粉丝认出来随即一大群人追着自己跑了八条街之后,风萧萧痛心疾首地对流月叹息道:“只想做个普通人!”流月一如既往地回了他一个白眼和一口鲜血,吐的。

不过那毕竟是相当久远的事情了,此时的江湖人们又会在自己的茶楼里谈论什么新鲜事呢?

风萧萧如惊弓之鸟般踏进茶楼,小心翼翼地找了个最隐秘的角落坐下,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始听人八卦。

刚刚坐定,便听见几人向茶楼中央一个打扮得好像范进中举的人说道:“最近这江湖平平静静的,华山上那些事儿咱也早就听腻了,今天不如说点别的吧!”

那个范进看来是每天都要在茶楼做八卦主力的,其他人俨然都有些把他看做职业说书先生的意思,只见他立即答道:“当然可以!只是不知大家想听点什么别的?”

旁边有人提议:“就说说咱们萧老板吧,也不知道他最近干什么去了,都没在茶楼露过面!”

范进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紧不慢地道:“说到萧老板,我这里的确有条不算新闻的新闻,相信在场的诸位大部分也听过了!不知大家介不介意再听一遍啊?”

众人心想:靠!你cos说书的也就算了,有必要cos幼儿园老师吗?!无奈被他挑起了胃口,只得齐声回答:“不介意!”风萧萧喊得尤其大声,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现在被传说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范进再次诡异地一笑:“可惜这条新闻不是有关萧老板的江湖事迹,而是关于他的感情动向的!”说罢停顿了一下,见大部分人非但没有失去兴致反倒摆出一副更急切的表情,才接着说道:“萧老板和江湖第一快刀流月这冲破帮派阻碍义结金兰的故事,大家想必都知道吧?”

众人表示早就知道的同时不忘对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表示了一下深切的鄙视,角落中的风萧萧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茶吐一桌。然而在众人为了显示自己的见多识广从而开始如数家珍地陈述两人的事迹时,风萧萧庆幸自己把刚才那口茶留到了现在才吐——这些人说的真的是他和流月,而不是曲洋和刘正风吗?!

范进耐心地等待众人回顾完毕,方才悠闲地说道:“据可靠消息表明,每次流月上线的时候,萧老板都会在第一时间冲到他跟前兴奋地欢呼一声!”

众人顿时仿佛炸开了锅一般。有听过这消息因此兴趣缺缺的,有对消息的真实性表示疑问的,也有茫然不知就里的,但更多的人选择了把江湖中最普遍的八卦精神努力发挥到极致。

“真的假的?那柳若絮怎么办!”

“难怪柳若絮最近总和落花十三楼一起行动,从没看见过她和萧老板在一起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咳,毕竟萧老板和流月经常一同出生入死,两个人的刀又都是江湖第一快,惺惺相惜也是在所难免的啊!”

“话说最开始不是流月主动找萧老板的吗?怎么如今咱们萧老板变成倒贴的了?”

“这……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楚呢!”

风萧萧的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绿,由绿变紫,最后转变成华丽的紫红色。如果流月在场的话定会毫不犹豫地嘲笑他“好一张猪肝脸”,可惜现在风萧萧没有功夫思考那些,他决定静悄悄地溜走。

风萧萧马上发现当初将座位选择在最深的角落是多么错误的决定:自己和门口之间几乎是密不透风地堵着一大坨人,再好的轻功都没有施展的余地!无奈,风萧萧当机立断地决定沿着人墙边上蹭过去,他一边蹭一边祈祷人群的注意力专注得不会来看自己这个方向或是自己的长相知名度不算太高,遗憾的是两个愿望均未实现。

刚蹭到人群密集处,立刻有眼尖的人大声招呼道:“哎,那不是萧老板吗!”

人群马上就沸腾了:“在哪里在哪里?”更有一小部分既认得风萧萧反应又敏捷的人已经开始朝正确的方向冲了。

“萧老板,加油!我们支持你!”

“即使倒贴我们也永远站在你这边!”

“萧老板,给俺签个名吧!俺这里有现成的酱黄瓜!!!”…………

风萧萧被嚷得头昏脑胀,觉得当日飞龙山庄和铁旗盟帮战那阵仗也不过如此,幸好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看见旁边有扇开着的窗子,于是马上一边骂自己眼神不济一边闪电般蹿了出去……

 

第二天,风萧萧感到很矛盾。

经过昨天的教训,他死活都不敢再进自己的茶楼了;但好奇心告诉他:他很想知道现在自己究竟被八卦成了什么样!

难道我已经无聊到这个地步了吗……风萧萧郁闷中。

他一边努力安慰着自己,一边趴在屋顶上掀开了瓦片。虽然八卦场所一般是在一楼,不过没关系,以自己现在的听力水平,即使在屋顶上也是可以听到一楼在说什么的嘛!——等等,既然在屋顶就可以听见,那昨天为什么要混进去凑热闹啊?!风萧萧继续郁闷中……

怀着这样那样的郁闷,风萧萧正式开始了窃听。经验告诉他,人在江湖中不可能听到两次同样的八卦,今天的八卦一定会比前一天高一个层次。而事实证明,他的经验是正确的。

只听得底下有人说道:“哎,听说了没有,咱们萧老板每次见到流月都会极其兴奋地扑上去……”

“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那流月也就真让他扑啊?!”

“我还没说完呢!萧老板扑是扑得很兴奋,可惜人家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一看见他就往边上闪!”

“啊?那萧老板岂不是要扑到地上了!”

“哪能呢?以萧老板的轻功,那当然是@#$%^&*……!”

“真、真不愧是萧老板啊……”

“是啊,即使把轻功用在这么猥琐的地方他也是咱们的偶像萧老板……”

风萧萧听到这里,终于没能忍住,扑通一声摔到了街上。

这一声可以说是巨响,茶楼里的人被惊动得一拥而出,风萧萧以脸着地的姿势,将迅速靠拢的脚步声听得一清二楚,值得庆幸的是他现在有着充沛的内力。风萧萧正打算趁人群还未围拢一飞冲天,却被一个他最不想在此刻听到的声音阻住了脚步。

那是流月的声音在问:“高手,你趴在这儿干嘛呢?”

晚了。就这么几秒钟的功夫,两人四周形成了一个可观的包围圈,更糟糕的是,风萧萧清晰地听到方才害自己摔到街上的几个茶客又开始了八卦:

“那边那个不是流月吗?”

“这么说脸朝下的这个就是萧老板喽?”

“错不了的,昨天萧老板穿的就是这身衣服!”

“可是萧老板为什么趴在街上呢?”

“这还用问,当然是他扑过去的时候人家闪了那么一下!”

“不会吧!萧老板不是轻功盖世吗?”

“再好的轻功也有失手的时候啊!何况对方老是躲闪失败的话多没成就感,适当地讨好一下也是必须的嘛!我跟你说啊,*&^%$#@……!”

风萧萧觉得自己耳根子都快烧红了,他拼命祈祷流月没有听见这些人在说啥,可惜这么近的距离,傻子也知道即使是斧头帮新人也能把谈话内容听得一字不漏。风萧萧已经可以想像流月现在拼命忍笑的样子,正当他认真地思考以多快的速度飞起才不至于撞到正遮在自己头顶上围观的那些人的下巴时,系统显示:流月发来了消息。

风萧萧纳闷,以流月的风格,难道不是应该先一脚把自己踢起来再说话的吗,怎么还不怕费事特意发个短信?

打开一看,消息内容是:死了没有,怎么一动不动的!

风萧萧没死也顿时被气了个半死,回道:“你他妈的有话不能直接说吗!”

流月回道:“我不是担心直接喊话会泄漏你的身份,有损你高手的面子吗!”

风萧萧一想,也是啊,自己在这里趴了这么久不就是因为怕被人看到脸嘛!看来流月还是很替自己着想的。风萧萧瞬间被感动了,转用比较柔和的语气给流月发消息:“那真是谢谢了啊!你看能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在不被认出来的前提下脱身的!”

流月迅速回复:“趴在这儿等到他们都下线就行了!”

风萧萧回复:“靠!!!”

流月慢腾腾地回道:“不用担心,反正现在也没人打算去看你的脸!”

他说得不错。距离风萧萧躺到街上也有些时候了,但风萧萧一直很有毅力地趴在地上纹丝不动,离他最近的流月则是懒洋洋地站在一旁,时不时露出一抹坏笑。这样的两人绝对算是襄阳街头一绝景,这一奇景导致许多本来想上前把风萧萧翻过来的好奇者驻足不前,一边狐疑地盯着在地上挺尸的风萧萧一边用更加狐疑的目光打量笑嘻嘻的流月。更导致那几个茶客的八卦范围从小到大,音量由低转高,内容不断翻新。风萧萧脸都快趴肿了,心里咬牙切齿地把流月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骂够之后才想到当务之急是用轻功脱身,风萧萧抽搐了一下发麻的腿,正打算行动,却听得流月忽然说道:“大家让一让,我要出去!”

风萧萧愣了,不知道流月又卖的是什么关子,他在衣袖的遮掩下朝流月的方向偷看了一眼,只见众人跟自己一样在发愣状态中下意识地让到一边,留出一条足够宽的通道。流月道了声谢,又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慢悠悠地向外走去。风萧萧再次愣了,他不确定流月究竟是不是在对着自己笑。

发愣尚未完毕就收到了来自流月的短信:“你还不趁机逃跑,真想趴在那儿一辈子啊?”

风萧萧抓狂,淡定,调整情绪,趁众人还在观望流月的背影时“嗖”地飞上了房顶,又毫不停顿地从房顶上向远方奔去。风驰电掣全力施展开的速度使他很好地达到了不被人看到脸的目的,但如此惊艳的轻功和速度也使得众人都意识到方才那个在街上挺尸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萧老板。至于他挺尸的原因,众人则纷纷先是表示不解之后又得出结论:高手就是高手,行事果然与人不同啊!

 

风萧萧奔出老远,终于在某个房顶上看见了正在晒太阳的流月。

风萧萧停下了脚步,犹豫着究竟是该先感谢流月帮自己解围还是先踢他一脚解恨,遗憾的是流月并没有给他犹豫的时间,他伸了个懒腰,笑道:“不用太感谢我,大恩不言谢嘛!”

风萧萧也不再犹豫,上去就是全力一脚“风卷云残”,还未近得身,便有一片圆润的刀光向他的脚袭来,风萧萧无奈地收招,闪躲过后顺势跃到流月身边坐下。

流月笑嘻嘻地说道:“冲动是魔鬼啊!”

风萧萧白了他一眼,问:“你刚刚到底是去干嘛?不会真是专程替我解围的吧!”

流月想都没想就说道:“当然不是,我是有要事要办,你那事儿顺便。”

我就知道……风萧萧郁闷得差点吐血。不过好奇最终战胜了吐血的欲望,于是他又孜孜不倦地接着问:“什么事啊,这么快就办好了?”

流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你真想知道?”

这一眼更加勾起了风萧萧的好奇心,催道:“你就说吧!”

流月“蹭”地站起来,走了几步,与风萧萧拉开一定的距离后重新坐下,风萧萧正在诧异,就见流月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猫,说:“我是去笑!”

风萧萧机械地点头道:“哦。”片刻之后突然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大骂:“流月你这个王八蛋!”冲过去抬脚欲踢,流月却跟木桩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定睛一看,下线了……

都下线了还能笑得这么欠扁,妈的。风萧萧也数不清这是今天自己第几次郁闷了,索性在屋顶上躺下来思考明天该采用什么方式报复流月,嗯,该不该跟他探讨一下茶楼里的那些八卦呢……

不过在那之前,风萧萧首先想到的是流月今天一连串的笑,当然对流月来说笑容是很廉价的,所以风萧萧有点怀疑自己的脑壳是不是被那些八卦烧坏了。

他竟然发现了一个被他忽视了很久的事实。

那就是:流月笑起来的样子,其实是很好看的。


评论(9)
热度(30)
  1. hweil烟火流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