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闪3通关手记(第一章·2)

试问,当挚爱的老婆与自己两地分离的时候,身为男人要如何缓解心中的寂寞和伤痛呢??

答案当然是——舔舔和老婆非常相像的儿子了!

于是本日的主题就是——舔儿子!(。)

首先放镇楼图!本作的钓鱼系统超绝良心了,收杆时的剪影居然连兔耳都有做出来,惊了!

钓上了艾尔巴雷亚色的鱼!这明亮的笑容和鱼的鲜丽颜色真是相得益彰!……


其次我要检举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这个人,一开始我跟他安利クルト可爱的时候他带着一脸的冷酷,不屑一顾地跟我说:

【不过是抄袭尤西斯的人设来博人气的新人而已,这种faker我是不会认同的。】

然而围观了两小时之后就变成了:

【立绘真美!脸真好看!性格真可爱!好想抱!!】

又过了两小时之后更是变成了:

【屁股看起来也很不错!好想日!!!】

诸位,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不过这家伙这么快就成了变态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クルト的可爱吧!不愧是我和老婆爱情的结晶!(……

爱好骑马的设定也和老婆一样,看到好马就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双眼发亮太可爱了:


上半天的实习结束之后クルト毫不客气地评价说像游击士那样从事这些找猫钓鱼之类能和当地民众拉近关系的活动听上去很伟大,但其实只不过是种自我满足而已,没有实际意义,毕竟连游击士本身在现今的帝国都已经没有生存空间了。黎恩则对他下了这样的评语:

“你的头脑的确很敏锐,但有时想得过多也不是好事。”

有没有觉得这话很眼熟?好像在前作里也出现过似的……

没错,黎恩也经常这样评价尤西斯啊!

米莉亚姆刚刚转入七班的时候,黎恩感叹小孩子就是有活力要多加照顾她一点才好,尤西斯却说:再怎么样她也是个特务,不知道有什么目的,我会留意她的。

那时黎恩就说:尤西斯不要想那么多比较好吧……

当然,那时黎恩是额头上滴着汗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像是少年人之间打情骂俏的玩笑。然而跟クルト说出相同台词的时候,黎恩的语气可以用严厉来形容: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对于今天这半日里做的事情,你为什么就只从消极的那一面去看待呢?”

啊,黎恩真的成长为超级立派的大人了……(泪目)

这怎么看都是标准的严父模式啊!!!(爆衣)

被这样训导一番之后儿子幡然悔悟,觉醒了S技:


虽然这S技是真的弱,要威力没威力要效果没效果,这方面大概是继承了他妈妈吧【。

但是S技这种东西只要可爱就好了嘛要威力有什么用!!快来欣赏一下

黎恩也学会了新的战阵,名字就很好听了,看到说明我更是感觉吃到了糖:

同志们啊黎恩的定位可是再典型不过的物攻战士啊!!!他一个大菜刀!学了这种!纯用来辅助魔法的战阵!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敲黑板)

当然是为了辅佐身为法师的老婆啊!!!!!(死)


然后一行人蹦蹦跳跳地来到了以纺织闻名的小镇Parm(说是帝国最南端的城镇,城郊街道的岔路上有一座上了锁的生锈铁门,门那边是看上去废弃了好几年的道路……我猜是通往哈梅尔的?哈梅尔因为是已经从历史中被削除了的村子,所以大部分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有过这么一个地方吧),黎恩立刻想到:

这是尤西斯他们第一次特别实习的地点啊!

这里黎恩的脑海中闪现了闪1尤西斯的立绘,真的是毫无防备!惊喜!!甜!!!……

Parm同时也是クルト从小生长的地方,镇上的人们都十分淳朴,一个个握着黎恩老师的手热泪盈眶地说着クルト托付给了这么靠谱的人家真是太好了(??)请老师你多多照顾他我们クルト就拜托你了!!


是怎样啦你们这种嫁女儿的口气!!!他可是我儿子!不要跟我抢抚养权啊!!(重点好像哪里不对……)

然后河边这两个小孩子真是笑死我了……

“哇是帅气的大哥哥……还有クルト哥哥!”

“クルト哥哥!哇是真的!真的是クルト哥哥!”

“好厉害!クルト哥哥,变得好漂亮了呢!”




一开始就区分出“帅气的大哥哥”和“クルト哥哥”是怎么回事啊!小小年纪就这么会分辨攻受真的是前途无量,啊不,前途堪忧啊!!!

……还有小男孩对着漂亮的大哥哥飘扬粉红色音符是什么鬼?!这个国家的男孩子都已经是这种性向,啊呸,性格了吗?!帝国的未来真的非常令人担心了啊!!!#$$^&%*(

不过クルト也是和尤西斯一样好受小孩子欢迎哦,其实想想也是,这么好看的大哥哥又温柔,小孩子不喜欢才奇怪吧。

小男孩得意地向他炫耀自己现在会爬树会跳水了可厉害了!被クルト泼了冷水说那些都是很危险的地方一定要有大人看护着才可以去,却也没有一点儿不高兴,反倒超振奋地大声答应了。




然后孩子们还缠着他想跟他玩VM,听说クルト并不会玩这个游戏之后露出了有些失望的表情,此时黎恩马上从旁接话说:“哈哈,可以的话,我来陪你们玩吧。”

真温柔啊黎恩!这么驾轻就熟,一定很习惯跟老婆一起陪小孩子玩了【。



走出城我立刻发现——虽说地图上看上去很远,但其实从这里的街道就能直接通到雷格拉姆?!雷格拉姆都到了那巴利亚哈特还会远吗?!可恶的剧情不要拦着我!我要从这里一路步行去巴利亚哈特找我老婆!!!(嚎啕大哭)



之后打了几架人形兵器,劳拉就以俗套的救场方式出场了!讲道理这段还是处理很不错的,之前听说劳拉出场有拥抱非常担心把劳拉做成亚丽莎那种小鸟依人的feel,如果劳拉也是像那样投到黎恩怀里来就太雷了,然而实际上那个拥抱很大气的,没有什么情爱感,更像是friends里那种老友间拥抱的感觉,劳爷的形象得以保全了,赞! 


不过儿子家的道场新师父就是劳拉这个我真是打死也没想到……不是亚尔赛德流吗为什么跑去范德尔道场当师父??难道是像校长一样想双修不成??


但看了看剧情又不是这样……劳拉表示,达到皆传之后也拿到了师范代的资格,所以目前正按照父亲的要求在全国各地的道场之间流动修习。那我只能认为皆传是博士学位,师范代是类似博导那样的资格吧,拿到了之后就可以在各个学校开博士点招生了,和学校的学术派别没有关系,咦我为什么要较这个真(……)

算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三个小兔崽子费了好大力气才干掉了两台的人形兵器!黎恩要开白毛形态才能独自解决的人形兵器!劳拉一个人!一剑就砍飞了三台啊!!连S技都没开啊!!!

叫我男人的自尊往哪里搁才好???(疯狂哭泣)

就连我儿子对劳拉都这样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他平时可是面不改色地对我说着“今天见到了教官的剑才发现八叶一刀流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厉害”“以教官的剑道水平这种发言似乎没有太大的说服力”等等诸如此类的台词啊!!!对劳拉根本比对我要尊敬一百倍!!!可恶我受伤了!心碎!!!

然后劳拉还一脸正直地插了一刀:

“剑道是无穷无尽的,皆传也只不过是途中的一个站点而已。此身仍然还在修行当中,从这一点来说,我也和黎恩是一样的。”

????我怎么觉得被嘲讽了呢??谁来告诉我这不是错觉???…………

心累地结束了这一天的任务,小兔崽子们走出城门的时候都在叫嚷着饿坏了累死了要吃饭要睡觉,然后就看见黎恩已经牵好了马在路边等着他们了,见到他们过来,黎恩露出了一个春风般和煦的笑容:

“大家,先前就想和你们说了——别忘了晚上还要写报告。”

听闻这个噩耗粉毛和黑兔都是惨叫不止,只有クルト说:

“真没办法,那我来帮忙早点弄完吧。”

呜呜呜呜呜儿子小天使!!!

晚上回到营地,吃完饭还没来得及消化,列车和机甲兵就被一炮轰烂了,原来是兰迪妹妹和杜芭莉带着一堆密集到会激发恐惧症的人形兵器来攻打营地……哎第一次实习就这样真的惨,相比起来本校的学生完全可以说是温室的花朵。

之后营地攻防战这段还是打得很爽的,需要马不停蹄地赶去防守薄弱的地方,而且这样紧急的时刻居然不能先钓个鱼摘个野菜(!),也不能在商店买点东西(!!!),可说是营造出轨迹系列中史无前例的紧张感了!!!

如果有时间限制或者营地防御度之类的设定,规定清零之后就直接game over,那玩起来一定更加过瘾!

但由于并没有这种设定,因此这段对于玩家来说还是紧迫感稍嫌欠缺,证据就是我还天真地以为打完了第二天就能继续去帮人找猫找羊打魔兽造染料,没想到次日一早的剧情里狠狠地被坑了……

闻讯赶来的雷克特表示目前为止的状况以第二分校的战力完全可以应对,至于未来更大的危险并没有证据表明它一定会发生,因此不管是宪兵队还是正规军目前都没有多余的兵力,也不会出动兵力来处理这里的事件。

黎恩听完表示那就快点启动去年以来的仪式吧,雷克特问你确定吗我还以为你在北方战役里已经吃到苦头了,黎恩就说虽然不能认同你们的做法,但是身边的人有危险我不能不管,为了保护这里的学生,只要是我能用得出来的力量我都会去用。

雷克特于是满面笑容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份起草好的文件——“这是帝国政府下达给灰之骑士的命令,制止结社在此地的暴动吧。”(哇你好歹装一下没有事先准备好的样子啊!!!连装都懒得装,累……)

黎恩于是拿过那张纸,表明自己即刻开始执行命令,这时劳拉正太还有菲三个人走了进来,商量过后决定四人一同前往。

事情既定,黎恩带着旧七三人走出车厢,迎面就跑来了新七的三个人。黎恩跟他们说目前是特殊状况,七班原定要进行三天的特务行动在昨晚就结束了,让他们三个今天并去其他班级一起上课。

对此粉毛没有太多表示,黑兔挣扎了两句但是黎恩说了雷克特的意思也是要你留在这里之后也就服从了,然后!!!高潮来了!!!

クルト走上前来:那我只问一件事。

黎恩:?……是什么呢?

クルト:就我所见,亚尔赛德流的剑士会作为你的协力者同行,这是否说明范德尔流的……不,我的剑就不行呢?

(看到这里我已然大吃一惊……这是在跟劳拉吃醋吗wodema!!!先前还那么尊敬地一口一个能跟您这样说上话我真是不胜荣幸的劳拉!转眼间就变成了亚尔赛德流的剑士?!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

黎恩:……啊,没错,当然不行了。虽然作为学生是很不错,在这个年纪达到了中传也算是很有才华,但以绝对水平来说终究只是个半吊子而已,我可不能把这样的半吊子带去危险的地方。

クルト:呜……失礼了!







然后就这样!转身!跑掉了?!这绝对是被黎恩弄哭了吧!!!也太可爱了可恶?!

忍不住把这段录了下来……请务必体会一下那句“失礼します”里近乎哽咽的可爱声音……!!(点击这里观看

其他两个人明明都还很淡定啊!粉毛和黑兔都什么也没讲啊!就只有他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被黎恩弄哭(。)

而且他哭着跑掉之后两个妹子气愤地指责着黎恩“你太过分了”一边紧张地叫着他的名字去追他……你们根本男女拿反剧本了吧?!

总之,美味,可爱,想日(???)

想到那张和老婆酷肖的脸庞被欺负到落泪的可爱模样,我的大炎龙就蠢蠢欲动了!(问题发言)

孩子们跑掉之后,劳拉他们三个也都吐槽黎恩是不是太过严苛了,但是黎恩坚持为了孩子好,这种程度的教育是必须的。

真的变成成熟的大人了啊黎恩!!果然做父亲使男人成长啊!!!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毕竟还是担心儿子的,于是四个人就在营地里找了一圈,先是在车厢里遇见了两个正在吃早饭的妹子,黎恩问她们クルト去哪了。

粉毛没好气地:一回来就拿起剑跑去后面的车厢了,跟谁都不说话。



(说起来粉毛和クルト的这攻受度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已经可以把粉毛——啊不,在我的世界里已经是彩虹毛了——列为女婿候选人了???)

然后去尾部车厢找到了正把双剑摆在桌上盯着它们发呆的儿子。

劳拉他们就开始称赞他的剑,说什么真是好剑啊范德尔家的双剑也是绝品之类的。

クルト:反正对我来说是好得过了头的东西,我也配不上吧。

哇说出这么可爱的台词叫人怎么是好!话说我和软鸡讨论了一下,我俩都觉得如果是尤西斯被人说了“带着你这种半吊子去也只是增加负担”的话,假如对方是他不放在眼里的人,他会不屑一顾地怼回去,假如对方是他看重的人(兄长和黎恩),他应该会视客观情况否定或者坦率承认“的确是正确的判断”吧……总之绝对不会像这样被气哭到跑走还跟对方这样赌气说话(。)这样对比之下就看出クルト虽然一直刻苦修行,但果然还是从小被疼爱着,在温柔和善意中长大的可爱小少爷啊。

听到クルト这样说,众人纷纷拿胳膊肘拼命戳黎恩示意他赶紧说点什么(并没有),然而黎恩听到这句话就沉默了,一个字也没有讲。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原本背对着他们的クルト忍不住自己转过身来,低下头说:“……对不起,我刚才讲了些无聊的话。”



“你们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吧?路上请小心。我在这边也会和其他班级一起认真上课的,希望至少能从这方面尽到自己的绵薄之力。”

黎恩:“嗯,那就拜托你了。”


哇黎恩超严厉的有没有啊!!!!惊了!!!!!!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赶紧趁热打铁说两句好话哄一哄对方来彻底和好吗??居然用那么冷淡的表情说了一句客套话就算完了??这真的是那个老好人黎恩吗???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我一下车就赶紧把自己的手机壳涂上了儿子的照片:

还把副核心回路也设定成了儿子的主回路来增进父子感情!

然而做完这些还是觉得好像有点不够,此时我灵机一动,想起来旧都的古董店里有卖一支万年笔,说是クルト喜欢的东西。可惜当时逛店的时候穷得叮当响连买裤子买鞋都要砸锅卖铁,实在没有闲钱买那个笔。

可现在不同了!这一路下来靠着打怪好歹也赚了两个小钱,大件咱买不起买根好笔还是没问题的!这就去把那支笔买回来送给儿子做礼物吧!

说干就干,我数了数兜里的钱,把身上的耀晶片全换了钱,为了保险又卖了几条新鲜打上来的鱼,然后屁颠屁颠地往旧都去了。

顺利地买到了笔!儿子!爸爸为了你真是倾尽全部家产了!收下这份浓情厚意的礼物吧!



然而……

……啊????????????????


现在不能送???现在不能送是TMD什么意思???我先前给女儿米莉亚姆买的礼物买完根本不知道她人在哪离我多远都咻的一下凭空送出去了现在我给这小子千辛万苦买了笔又跑回来人就站在他旁边把笔都攥手里了要递给他的时候你却告诉我不!能!送????逗我吗????



那一夜,我沉思了很久。


礼物送不出去,显然不是地点的问题,那么就只可能是时机的问题。也就是说现在不是给他礼物的好时机,现在不适合送给他礼物。这说明,两人现在根本还在冷战中,甚至僵到了连礼物都没有办法送的地步!!!

那么,会是クルト还在生黎恩的气吗?那显然不太可能,毕竟这孩子都乖巧地道歉了,而且之后跟他对话,他也一直说会好好上课,让黎恩放心。

那么就是黎恩在生气了!嗯,这倒是很合理。首先黎恩先前的表现就很像是生气,面对那么诚恳的道歉,回应的态度却那么冷淡;其次,黎恩要生气也是有正当理由的——男孩子年纪都这么大了承受能力还那么差,稍微说了两句就被气得哭着跑掉,还要同班女生去哄;稍后自己和叔叔阿姨们(……)好心过来劝慰,他居然还说出那么糟糕的赌气话!

这孩子,根本是恃宠而骄,不好好教育一下看来是不行了!目前就先冷落他一阵好了——大概黎恩就是这么想的吧——不管了,反正我就是这样想的!

于是,父子关系就这样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到底我和儿子能否和好?我千辛万苦买来的笔何时才能送出去??我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艰苦的单亲爸爸生活,和老婆月下花前,花好月圆,凉风有序,秋月无边???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你还来了劲了!)

















P.S. 本日志中所有对于黎恩和クルト关系的分析都是我张嘴胡掰的,如果有不幸摸到这里来的クルト粉,还请勿要较真,揍我一顿解解气好了【。

评论(5)
热度(14)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