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流星

存文的地儿。
全职狂热中。轮回粉,周泽楷本命,基本没有什么太固定的cp,萌的很多,有梗有空就会写。叶攻党。
最喜欢的大致有这些:邱叶|黄喻|江周|叶黄|叶喻|叶周|喻周喻|周翔周|周黄周|策周策|双叶|双花|双鬼
蝴蝶蓝小说四部全吃。独闯风流。星照颖夜本命。近战顾百。
欢迎来搅❤

【叶周】亲密之人(十四)

(十四)

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周泽楷和同行的两个室友发现遮蔽了天空大半日的乌云已经散去,露出了清澈如洗的碧空。

在京城的十一月里,这样纯净美丽的天空实在太难得一见了。再加上天气还很和暖,于是三人就像其他的许多人一样,暂时忘记了方才课堂上布置下来的那一大堆阅读书目和作业,奔到草坪上大喇喇地坐下来开始晒太阳。

青草看起来很洁净,身上这套衣服今天也已经需要洗了,所以周泽楷毫无顾虑地用书包当作枕头躺了下来,在阳光底下懒洋洋地伸展着肢体。三人就这么沉浸在这种祥和的气氛中,谁也没有说话。

后来吕泊远玩着玩着手机忽然叫了起来:“哎,舍长,你这周五生日啊?”上次宿舍里众人互报生日的时候他随手就给记在了日历上,这会儿随手翻看着日历,就看见十一月二十四日那一天上盖了个戳,底下备注着“周泽楷生日”。那会儿他们宿舍还没评选出舍长呢。

周泽楷点了点头。吕泊远立即兴奋起来:“你俩生日离得挺近嘛,刚给江波涛过完没多久就又要给你过了。十八岁生日可得过得盛大些,咱们怎么安排筹划一下?刚好还是周末嘛,玩到多晚都成!——哎,不过你是不是要按点儿回家啊?”

周泽楷周末回家就跟上班似的,准时准点,共同生活了三个月,这一点室友们早都知道了。当下吕泊远眼巴巴地望着周泽楷。

周泽楷垂下眼帘笑了笑:“不用。”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用回家。”

“噢,那太好了!那我这就约人去,你们要是没意见,我就叫女生喽?”吕泊远冲两人挤了挤眼睛,“人多玩得热闹点儿!”

见两人都表示随便,吕泊远兴致冲冲地站起了身:“那我这就去联络了。放心吧,什么都不用你管,人到就行了!”

周泽楷看着他兴高采烈的背影,似乎也被传染了那种高昂的情绪,不由得弯起了嘴角。等他跑远,江波涛倾过身,将一小片影子落在周泽楷的额头上。

“跟家里闹不愉快了吗?”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惊愕地注视着他。

江波涛微笑了起来:“我猜的。你以前每次回家之前都很高兴,完全没有半点被家里管着的那种不情不愿的态度,我就一直觉得你是真喜欢回家啊。可是刚刚你说不回去,那个表情有点像在赌气的样子,我就想你是不是跟家里人闹矛盾了,要不然过生日也总该回家里庆祝一会儿的吧?”

周泽楷一时间完全不知该说什么话好,只能真心实意地感叹道:“好厉害。”

“你别误会,我不是要八卦你啦。”江波涛笑道,“只是想让你知道,要是有什么想要倾诉的烦恼,可以找我说说看,我会听的。”

周泽楷“嗯”了一声,犹豫着正想开口,蓦地听见远处高高的一声喊叫。定睛一看,一个穿着制服的高中生正从草坪彼端活蹦乱跳地往他们的方向奔来,不是孙翔又是哪个?

周泽楷其实到现在也没怎么搞明白孙翔到底是怎么变得跟他们这么熟的,想必宿舍里除了江波涛以外的其他人也是如此。虽说孙翔就读的是这所大学的附中,两座学校就紧挨着做邻居,要跑过来确实很方便,可是他也实在太融入这大学了。不穿高中制服的时候,班上不太熟的同学见到他们宿舍一伙人,往往会误以为孙翔是尚未打过几次照面的同班同学。

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又自然,意识过来的时候孙翔已经彻底成为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一员了。多个虽然有点不大懂事但总体而言还算很可爱的弟弟也没什么不好,大家都欣然而愉快地默认了这件事,也已经很习惯像现在这样下课后迎接到狂奔而来的孙翔,然后带他一起去吃晚饭了。

“今天放学这么早?”江波涛问。

“自习下半节老师不在,就提前跑出来啦。”孙翔满不在乎地说。

“来早了,食堂也没开门啊。”江波涛微笑着说。

“那有什么关……”孙翔说到一半,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心虚地移开了视线,“不,不就是逃了半节自习嘛!又不是非得在学校自习不可,回家也能一样看书啊!”

“说好了啊。”江波涛提醒他。

“嗯嗯。”孙翔胡乱答应着,目光落在周泽楷身上,顿时兴奋地大叫道,“这么躺在草地上睡觉最棒了!今天太阳这么好,我也要躺!”

说着把书包一扔,屁股往地下一坐,就要在周泽楷旁边躺下,江波涛眼疾手快地拽住他:“你衣服白的,躺了脏。”

“啊啊啊,你是我老妈吗?!”孙翔抓狂。

“不是,我是你后妈。”江波涛冷静地答道。

周泽楷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孙翔气鼓鼓地坐在草坪上,把头发挠得一团糟:“你们刚刚在聊啥?”

“生日。”江波涛说。

“谈心。”周泽楷说。

两人颇为意外地对视了一眼,再度同时开口。

“谈心。”江波涛说。

“生日。”周泽楷说。

这下两个人终于再也忍不住,一齐大笑了起来。

“搞什么啊,又把我排除在外!”孙翔不爽地捶起了地面,“还有到底是谁过生日?!有聚会我也要去!!”

 

加上孙翔,最终出席周泽楷十八岁生日聚会的有二十来号人。这么一堆人能去的地方也就是那么几种,最后一个场子还是毫无新意地定在了KTV的PARTY包。

众人本来想逼迫周泽楷唱歌,没想到这人话不多还会卖萌,根本逼不动。不唱歌,那怎么办呢?又不能冷落了寿星,只能玩别的了。众人于是写了许多张签,扔到筒里一摇一抽,得,国王游戏。那就玩呗。

国王游戏嘛,自然就有人开始动小心思了。玩过了几轮,这一轮抽到了孙翔当国王。他清了清嗓子,踌躇满志地站起身来,这时旁边的姑娘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角,一面冲他挤了挤眼睛,另一只手迅速比出了11这个数字。

孙翔立刻心领神会,这是两人在游戏开始时就说好的。当即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番,然后高声宣布道:“那就9号和11号来嘴对嘴亲一下吧!”

可别说,这种最老土的要求恰恰是最能调动群众兴奋情绪的。热热闹闹的乱点鸳鸯谱谁不爱看,而且搞不好这游戏里点一番,事后还真成了,这么牵上线的情侣也不是没有,届时又能满足一番大家的八卦心理。包厢里顿时桌子被拍得哐哐响:“9号和11号两位同学快点站出来了!”

11号站了起来,当然,就如同预料中一样是周泽楷。孙翔志得意满地回过头想邀功,却看见身旁的姑娘脸都绿了,用嘴型冲他无声地怒吼了一句“你搞什么”,而后把手中的号码狠狠地亮给他看。

孙翔一看傻了,那分明是个6,他先前瞥得太快给看倒了。

那么,9号到底是谁呢?孙翔心惊胆战地抬眼一看,顿时脸变得比那姑娘还要绿十倍。

包厢的另一端,江波涛缓缓地从周泽楷旁边的座位上站起了身。

一看见是两个男生,其中一个还是今天的寿星,在座一部分人顿时叫得更欢了:“服从命令!亲一个!”

“不行!”孙翔大叫道。

众人纷纷诧异地回头看他:“为什么不行?”

“因,因为……”孙翔语塞,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也说不出必须反对的理由,不过这都不是问题,“总之不行就是不行,我是国王,我说了算!”

“下令之后就不是了啊,国王的命令是不能反悔的!”众人起哄得更热烈了,开始整齐划一地一边鼓掌一边喊出“亲一个”的口号。

“怎么办?”江波涛无奈地问周泽楷。

周泽楷耸了耸肩,忽然拉住江波涛的胳膊,带着他转了小半个圈。

背对着包厢里的观众,周泽楷按着江波涛的肩膀,缓缓地低下了头。

偌大的包厢刹那间鸦雀无声,只有大电视里还在孜孜不倦地唱着不知什么人先前胡乱点的歌。虽然起哄得欢腾,却没有一个人想到周泽楷行动这么果决,当真说亲就亲,连个铺垫的时间都不给。

不过这安静也就持续了那么两三秒,回过神来后众人的情绪更加高昂,口哨声都快掀翻屋顶了。孙翔就在这一片喧闹声中铁青着脸,迈着大步走出包厢,恶狠狠地摔上了门。

KTV的包厢是软包门,再怎么用力去摔也无法爽快地制造出惊人的巨响,即使摔出了声,大概也会转眼就被埋没在室内的喧嚣之中吧,不过孙翔就是打从心眼里感到非得这么做不可。出了门之后,他靠在墙壁上狠狠地捶了两拳身后的墙,然后一抬头,看见对面有个男人正望着自己这个方向。

“看什么看!”孙翔没好气地吼道,“没见过人发脾气啊?”

那人似乎本来也没在看孙翔,更没想到他会冷不丁忽然发难,听到这么一句喊话之后愣了一愣,却也没跟他计较,耸耸肩,摸了根烟叼在嘴里就走开了。

 

自从最后一次把话说开之后,叶修和周泽楷之间的关系就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平时没事不会相互招呼,偶尔叶修关心周泽楷,发微信叮嘱他降温了多穿衣之类,周泽楷便会简单地回复几个字。两人不会刻意互相回避,却也不再刻意多花时间呆在家里。

有些淡漠,不过,是很普通很正常的兄弟关系。叶修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局面,他很满意。

但再怎么说,今天也是个大日子。叶修发微信跟周泽楷说生日快乐,又问他打算生日怎么过。周泽楷回说跟同学一起。

叶修又问打算去哪。片刻,周泽楷回了一串地点列表。

叶修拿着手机有点想笑,这硬邦邦的态度,赌气的成分也太明显了,还让人不自觉地就觉得挺可爱。这点小情绪,随着时间过去,总会消弭殆尽的。

但是这也太巧了。叶修看着位于列表最末端的KTV,可不就是叶修现在正跟同事在里头的那家么。既然这么巧,叶修决定问一问周泽楷,要不要聚会结束后,顺带被他捎回家。

叶修到走廊里去给周泽楷打电话。他多走了几步,电话还没拨出去,就被对面一间PARTY包里传出的震天动地的起哄声吸引了注意,不由得往里多看了几眼。一看之下,顿时愣在了原地。

不会吧,这么巧。

烙印在视网膜上的,正是环抱着一个男生的肩膀,正在低头与对方亲吻的周泽楷。


(TBC)


 @周古月 你可以吐槽北京只有这一家KTV了!!

评论(64)
热度(225)

© 烟火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